我去画廊看展览开幕,结果艺术家摔伤请假了没来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059   最后更新:2015/06/01 16:23:30 by 无厘头
[楼主] 无厘头 2015-06-01 16:23:30

来源:VICE中国

前几天有人突然给我发了一个链接《请假——厉槟源个展》。厉槟源,我在脑海中反复搜索了两圈这个名字,最后想起来是两年前望京街头的 “裸奔哥”。打开链接一看,除了时间地点和题目 “请假 LEAVE OF ABSENCE” 之外,海报上只有 “一个看不清是谁的男子” 正在被推进 CT 扫描仪,关于展讯内容什么都没提。

尽管如此,“裸奔哥” 本身的魅力足以已经决定让我奔赴展览,想去看看两年来他过得怎么样。

展览当天恰好是连续气温飙高里的一个凉爽天,走在胡同里有种北京天气真是好的错觉。我4点多到达现场时,已经超过了公布的开幕时间好一会儿,但这个名为 “智先画廊” 的空间却大门紧闭。我在反复确认地址又来回徘徊好几圈后,终于迎来了一个背着包的波多黎各人,他告诉我自己就是画廊主人。

开门后,主人显得非常生气,我向内探头一看,原来白色地砖上被踩满了脚印,一个白色柱形台也被搞得脏兮兮的。愤怒的主人一边念叨着 “从来没见过画廊被弄的这么脏过,这样没办法开展”,一边开始清洗画廊(画廊本人也是艺术家),好像我这个唯一的观众完全不存在一样。我正嘀咕着展览有没有被取消的时候,负责展览记录的摄影师带着投影仪和照相机赶到了,我趁机跟这他聊了起来。对话如下:

“投影仪是用来播放今天的展览内容的吗?” 我问。

差不多吧, 你等下看吧。” 摄影师回答说。

“那厉槟源不会来了?”

“他摔伤请假了。”

画廊主人在检查弄脏的台子

这个答案让我非常震惊,感觉 “碰上艺术家在自己的展览开幕上面没来” 应该算是一种了不起的运气。至于摔伤这个理由,就像不想上学的小学生编出来的一样任性。可我觉得艺术家和任性差不多是同义词,于是很快就从震惊中缓解过来了。

摄影师开始对着打扫场面拍照,边拍边跟我解释这个艺术项目:项目持续30天,里每日一展。因为展览往往开幕那天人最多(这时我忍不住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四周),所以这个项目也有意让展览开展当天就撤。而他自己的工作就是不管发生什么,尽量客观地记录现场。

画廊主人在拖地

***

VICE:所以上个展览发生了什么?(我盯着地面)

摄影师:不是上个展览发生了什么,虽然我们接触的是艺术家群体,但是中国人有时候并不在乎细节,你明白我意思吗?外国艺术家弄完展览都会收拾好,中国艺术家也许很有名但不会去考虑这个事情。他(画廊主人)对这件事很敏感,很不能接受。

但是也不会有人去提醒吗?

不提醒,提醒就是去刻意地改变。我只报道,不会说 “你干嘛、你干嘛”。有的人看到你掉沟里会走过来就你,但我们(摄影师)不会说话,可能拍张照片走了。[作者注:摄影师还朝着我拍,大概觉得踩着开展时间准时赶来的唯一观众也是必要记录的一部分。]我们邀请的30几个艺术家有些知名,有些没那么知名。

今天的艺术家在这些艺术家里算是有名的吗?

这要看他自己的意思,看两方面,一方面是媒体,一方面是他自己。(没听懂)比如说昨天的耿雪,在18、9岁的青少年里很有名,她做的东西比较日范,很多小女孩都很喜欢,看到她的名字都“啊”,就好像看到那个谁,李敏镐。(我又震惊了,感觉要回头再看一遍《海公子》)

所以昨天还蛮多人的?

昨天有点过。就是她艺术家本身的吸引力要远远大于作品,大家都是来合影的。这是一个现象,更多的人对这个作品不大关心,来了以后先跟耿雪照张相,但是他们对作品是什么,好像无所谓。比如前两天大卫·霍克尼来北京了,798都炸了锅了,但是作品是什么,无所谓。你如果问“霍克尼是哪国人?干什么的”,就像是问 “齐白石是谁” 一样,大家心里是“知道,知道,就是牛逼人嘛”。

其实你要真想获得东西,你应该去关心古根海姆在展出什么,西方70后的艺术家在做什么,直接把你打蒙了。我们跟他们艺术家在搞的还是不大一样。

安装投影中

这里之前的展有没有你印象深刻的?

非常多,今天是第17天了,之前有那么6、7个展非常好。

比如说?

清水惠美的,前天金闪的,额,还有他的(指画廊主人)。

他的展览是什么?一个装置吗?

怎么说,他跟他老婆说着听不懂的东西,但是感觉气势蛮足的。因为他说的那个文章就是谁也听不懂的话,有西班牙语,有英语,有他们自己的很奇怪的语言,就是看大家对大段对白的反应。

那天人也多吗?

多,他们就跟中国人一样有一个固定群体,互相捧场。来了好多人,80%是老外。你得这么想,这就是个大的社交活动。观众也是来社交的,比如我知道朋友的朋友要来,为了见到他,我也来,有些人就是这么简单直接。有真正艺术心态的人在北京太少太少了。艺术也是一个行业,每天并发的展览有几十个,每天我们会赶场,来的有藏家、卖家、媒体,来社交混圈子的,我认为真正关心艺术来的观众就基本上没有。十年我没见过真正来欣赏艺术品的。

那怎么样的人在你眼里算是真正的来欣赏艺术的?

那些会买的人。艺术品对他们来说是刚需,就跟女孩子逛街一样,就算不买也会去逛,因为你要了解,而一旦看中了就肯定会买。

***

这时又来了一个女孩,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正来欣赏艺术的。大概快一个小时,画廊主人兼艺术家终于对地面的干净程度表示满意,开始拖了鞋布置现场。

摄影师指着那个薄纸袋说 “你们可以先溜一眼展览内容”,结果我取出来一张手写请假条,唯一值得瞩目的大概是 “摔成脑震荡” 几个字。(可怕的是,我至此还没有想起来这次展览的名字。)

厉槟源的请假条

摄影师在知道我会说西班牙语后,大力怂恿我跟画廊主人 Garcia Frankowski 用 “母语” 交流,“这样可以让他不那么生气”。顺利攀谈起来后,Frankowski 告诉我,他和妻子展览当天读的长文是不同文学作品里关于“乌托邦”的描述,他们把它连在一起用不同语言朗读了出来,怪不得摄影师会觉得气势很足。

终于现场布置完毕,请假条被贴在尽头的墙上,摄影师已经走了,我和另一个姑娘以及 Frankowski 穿着袜子贴墙观看视频视频放映的是厉槟源行为艺术的影像记录。当视频播放到《何其疗》的时候,里面的 “裸奔哥” 带着红色长假发穿着条纹裤,拎着一个放着迪厅音乐的音响,在黑桥村街头甩头晃脑,时而跳上车一阵 “空气吉他”,时而拉住放了学的小孩要一起跳舞,反被打了几下。Frankowski 跟我说。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厉槟源会摔成脑震荡了。

所以今天厉槟源的展览就以视频放映的形式结束了。回去的地铁上我总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于是又把海报打开了一遍。海报上那个被推进 CT 机的人旁不是清楚地印着展览的名字吗?我突然清醒过来,原来这场展览本来就叫《请假》不是吗?

厉槟源展览,第十七日,照片由智先画廊提供

Garcia Frankowski 夫妇个展,第二日,照片由智先画廊提供

从上往下依次是:清水惠美个展、康靖个展、李萌个展、陈曦个展,照片由智先画廊提供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