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艺术中心的九位温暖直男谈谈怎样与周围环境发生冲突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2   浏览数:2033   最后更新:2015/05/13 22:27:12 by guest
[楼主] 无厘头 2015-05-13 16:20:06

来源:VICE中国

双飞拯救全世界,MV 剧照,2012年。全部图片及影像资料由双飞艺术中心提供。


一个处女座病患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抓狂了,因为她找不到主题。最近,杭州 双飞艺术中心 九个直男来北京搞了一系列基情的艺术,吸引了圈里圈外大把湿答答的注意力。作为一个寻找内容的记者,我本应该去他们的莲花台研讨会上抄一点东西,结果却跟着他们中的几个去了两次酒局。


在嘈杂的环境里,我坚持一个一个问他们严肃的问题,有人在跟我说双飞极度欢乐之下的内核是悲伤的,有人在跟我说手淫。我想干脆抓起他们的手抒一段情,又担心写不出来让他们觉得满意的采访文章,成为一个失败的记者,同时损害了公司名誉。但无论如何,这件事情发生了,必须得处理好,就像每个本来正常地生活着、却突然撞见了双飞九个屁股的人一样。


双飞艺术中心是一个九人艺术团体。他们毕业于同一学院,除了个人创作之外,从2008年开始借着集体力量不时出现在各种公共场所和展览现场,互相挑逗敏感的神经,展现他们亢奋的身体。比如带着面具去银行建筑工地抢劫建筑材料,或者在盛满纯白的奶汁酒店浴盆中共浴。看完他们的 过往作品 之后,我觉得我的脑部神经被烧着了,对世界产生新的认识:原来生活可以这么裸。

双飞奶之纯爱,2012年。


这一回他们来北京做了三次展览。在 798空间站的“双飞克莱因蓝” 开幕现场,8个人穿着丁字裤钻进进蓝色颜料里,在白色的充气滑梯和墙面上翻滚磨蹭,还有一个全裸。然后他们又去今日美术馆举办了 “双飞荒蛋奖”,邀请每人花一块钱买一颗生鸡蛋在祭坛上跟对手碰撞,并且给每天最后一个鸡蛋没有被碰碎的人发1000块的奖金。5月4号,他们又在一个胡同空间里 “替天行道”,点香烧纸,邀请路人们按顺序进去拜一尊 3D 打印的双飞9人神像,拜完后发给信徒双飞艺术中心印制的 “0朵” 纪念纸币。

“双飞克莱因蓝”空间站开幕现场,2015年。



双飞荒蛋奖-双飞原子蛋,2015年。


展览 “替天行道” 结束之后,我告诉他们:我要采访。他们显得非常严肃,立即对采访时间地点和形式向我提出了一系列问题,这让我也有些措手不及。


双飞:你想单独聊还是集体采访?


我:有什么区别?


双飞:单独聊的话可能更认真一些,集体聊的话,我们就在表演。我们有时候会下一个套,比如把采访者约到我们的住处来,我们都换上睡衣跟她聊。也不是猥亵她,就是制作一个场景。表演的时候有的人就会突然露馅了,讲了一些真话出来。


我:那我还是单独聊吧。


双飞:好。


结果单独聊的时候,他们竟然特别真实,真实得让我感觉到许久没有的一股清新的气息。我们就在这种清新的气息里聊了聊他们至 low 的形象、他们的艺术活动跟周围环境产生的冲突、个体在集体表演时不舒服的体验以及他们严肃和纠结的创作过程。


聊天时,感觉他们只要回到个体,就变成了温暖、友好甚至害羞的直男,跟那个对外具有极大排斥力的自嗨的群体有巨大反差;不过,这种反差让 “双飞” 的形象更加迷人又扑朔迷离。那双飞艺术中心为什么叫双飞?其实没那么有意思,我不打算说了,反正 “双飞” 带来的直接联想非常像他们,疯狂,不知羞耻,有爱。

双飞拯救全世界,MV 剧照,2012年。


VICE:你们为什么总是以一种 “杀马特” 式的形象出现?


双飞:我们曾经很多次也想搞得高大上一些,“雅” 一些,最后呈现出来的东西还是很 low。不过跟杀马特还是不一样吧,真正的杀马特也会觉得我们是土逼,是 low 中之 low 吧。也可能是我们作为双飞艺术中心时,对 “艺术” 这个东西的起心动念更原始,更自然。虽然是很 “差” 的表演,但走心,不用去装什么。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平时太他妈帅了,太他妈有逼格了,太他妈有模有样了啊哈哈哈哈。


刚才烧香结束了,你们关着门在里面干什么?


吃肉啊。


为什么不叫我们一起吃?


你们应该要想像我们在里面做秘密的行为艺术。你们以为我们在 “替天行道”,但我们在吃肉,神在吃肉。


你们在一起干过什么事儿?


最早的一次活动是这样的,我们决定去动物园偷一只猴子,于是我们就在深夜潜入动物园。夜晚的动物园是很诡异的,斑马、猩猩什么的都在叫,还有一只猩猩在拍笼子。可是我们最后没有成功,因为那些猴子非常聪明。最后管理员发现了我们,差一点要放狗来咬。


你们的艺术活动是不是总要造成冲突?比如 “白领白痴团” 那次,最后警察也过去了。


最早可能是这样,那时候感觉召来警察很酷。但后来我们并不想要故意这样了,没有必要为了搞艺术而跟警察冲突,我们并不是很左派的。现在我们更重视精神上的冲突,而不是肢体上的。我相信我们做的事情肯定是会对路人产生震撼的,这也增加了他们的承受力。比如说刚才那个发怒的邻居,下一次她再见到这种事,就会说:这算不了什么,我在我家门口见过更离谱的。


为什么总是脱衣服?


我们怕把衣服弄脏啊。克莱因蓝的那一次,那么多颜料滚在身上。(作者注:但我觉得是因为荷尔蒙爆发的时候,身上的布片会被他们烧掉。)


那别人都穿着内裤,你为什么全脱了。


我想感化他们也都脱了,但是没有成功。其实原来我们在一起表演的状态像是在跳脱衣舞,要演给别人看,自己并不太开心。现在我们慢慢回到一个自然的状态,像是在手淫,重要的还是要自己舒服。


别人看着你手淫会让你们更兴奋吗?


不会,会影响我们。

双飞奥沙经济讲座,2009年。


双飞这个群体形象给了你们很多力量吧?


对。私下里我们过着正常的生活,喝喝茶,玩玩珠子。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在北京这几天好像完全不是我,我终于要回家了,我要回去看我儿子。你喝茶吗?


不喝,我觉得太麻烦了。


不是的,你要慢慢体会,一棵茶叶它的形状、颜色、声音(声音?)对,声音。把它放在水里,慢慢泡开,然后 …… 第三次泡的时候 ……


嗯 ……(转到另一个人)双飞对你来说的意义是什么?


你可能看得出来,我是这里面最内向的一个人,很多时候我愿意在表演当中做一个背景角色。这些活动有时让我觉得不舒服,但又有一种粘性。这有点像大家一起嚼一块口香糖,一个人嚼过之后,在手里捏、拉、揉,再传给另外一个人。你接过这块口香糖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厌恶,担心他没有刷牙、或者口香糖已经在他的手里玩黑了。但是你又有一点想做这件事,这就是粘性。


(另一个人)双飞的活动在你生活中占多大的比例?你会总认为自己是双飞的一员吗?


对我来说,因为我自己也还在做艺术,所以我会非常关注这件事,也会积极地参与,是很大的一部分。


有时候在一个项目中,某个人会加入特别多的想法,这样这个项目就具有了这个的特质,就不完全是 “双飞” 了,反过来,“双飞” 这个团体也会赋予个人不同的东西。


对你来说,双飞为什么要一直存在?双飞的项目总是能够表达你们的想法吗?


我们对外一直说是双飞是有爱的,但是这是一个幌子。虽然双飞当然是有感情的,可是我们不只是因为这个而存在。双飞做了这么长时间之后,有很多粉丝的期待,这也是它的一个价值,它要存在下去。不过,双飞有没有表达我们想要的东西是最重要的,起码对我来说这是很重要的。


我们创作的时候也是十分严肃和纠结的。最早在学校里,我们受到了很多学院派的影响,比如老师张培力。后来也有一些社会性的艺术家对我们说,你们这些学生做的东西怎么都和老师是一样的?这两方面的力量一直在影响者我们。


最后是选择了什么方向?


没有选择一个方向。我觉得最重要的可能是,我们绝对不会成为我们讨厌的那种艺术家。


你们讨厌哪种艺术家?


有的艺术家总是说,我就是表达了一个什么,把自己特别当一回事,甚至当成一个摇滚明星。双飞从来不会把自己当成摇滚明星,没有人问我们 “你们在表达什么”,这样的问题,有这种问题的人也不会来采访双飞了。(作者注:幸亏我还没来得及问。)


这些话都可以发表在文章里吗?


可以,别写我的名字就行了。


你们平时在关注什么?


对我来说,因为我现在又开始画画了,所以我当然会关注很多绘画方面的事情,关注绘画性的问题。本来我觉得,绘画可能有一个很棒的概念就够了,但是你如果真的下笔去画,这还是另一回事。这是手对着纸的一个直接的神经末梢的行为。


本来我一直是在画画的,后来停滞了一段时间,因为绘画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继续讨论的了。进入新媒体系之后,大家觉得绘画有很多的局限。但是你如果在我们刚读新媒体系的时候问我们,为什么不画画了,其实没什么理由,就是觉得绘画这件事情不酷了。


双飞的创作跟你自己的创作有什么区别?


从物理上来说,双飞群体的创作是即兴的,个人的创作一定是经过设计的。


双飞以后会怎么样?


没想过,也许就这样下去吧。(笑)


谢谢你们。

[沙发:1楼] 无厘头 2015-05-13 16:26:34

浏览更多双飞艺术中心的作品:

双飞6周年纪念钞(零朵),正面,2014年。

双飞6周年纪念钞(零朵),背面,2014年

双飞纽约军械库空间站展位现场,2014

双飞纽约军械库空间站展位现场,2014年

双飞大声展,2010年

双飞宫,798空间站,2009年。

双飞宫,798空间站,2009年。



双飞抢劫银行(录像版 & 动画版),2008

[板凳:2楼] guest 2015-05-13 22:27:12
哈哈哈哈一群神经病,好喜欢他们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