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艺术图景正在展开:西方对阿拉伯艺术空前关注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733   最后更新:2015/04/07 17:03:56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15-04-07 17:03:56

来源:凤凰艺术

无题,2008, Monir Shahroudy Farmarian

近日的一天早上,艺术历史学家纳达·夏博特(Nada Shabout)在跟我聊天时,谈到了二十年前他针对研究生课程展开的一项调查。他说:“当我与大学联系,表示想要研究现代阿拉伯艺术的时候,他们很可能回答的是,‘那是什么?根本就没有这个东西!’”学院将他派到了研究中东和伊斯兰艺术的部门。夏博特说道,“现在,至少大学没有再说那些话了。”

夏博特在美国阿林顿州的德克萨斯大学(the University of Texas)攻读了哲学博士学位,现在在北德州大学任职艺术史副教授。她是西方国家少有的专业研究中东现代艺术的历史学家,当然,研究过程中也常常与美国、欧洲和世界各地的同行们交流经验。她所研究的领域,起源于上个世纪中期,被称作先锋派艺术。

尽管得力于上升期的市场以及政府的大力投资,中东地区的当代艺术近期得到了相当多的来自国际的关注,但是西方国家对该地区稍早时期的现代艺术依然缺乏了解。在经济、政治和物流障碍的压力之下,一幅20世纪中东现代主义的图景正在逐渐展开,相信今后几年,我们会看到更多的里程碑式发展。

大英博物馆伊斯兰与现代中东艺术展品管理员威尼西亚·波特(Venetia Porter)表示:“人们在看到阿拉伯现代主义艺术家作品的时候会说,‘这简直就是东拼西凑。他们不过是对毕加索或者布拉克的照本宣科。’”她还表示:“事实上,在政府奖金的支持下,这些中东艺术家曾前往巴黎和罗马进修。当然,在这个学习过程中,他们像普通人一样也会受到当地艺术的影响。但真正有趣的是,他们回到自己的祖国,会创造出全新主题的作品。所以比如说,一位伊拉克艺术家,可能就会用立体主义来描绘巴格达的街景。”

伦敦白教堂艺廊(London's Whitechapel Gallery)的馆长,伊沃纳·伯拉维克(Iwona Blazwick)谈道:“人们越来越多的认识到,我们所知道、被教授和展示的艺术,都只是某一种艺术,但事实上艺术的种类是无穷无尽的,我们应当意识到多元现代主义的存在。”

诗歌墙,Saloua Raouda Choucair

4月5日,俄罗斯抽象绘画艺术大师卡济米尔·马列维奇(Kazimir Malevich)将在莫斯科举办白教堂画廊展,主题为“黑方块的探险:1915—2015的抽象主义与社会”,尝试将这些现代主义联系起来,探索过去一个世纪里几何抽象艺术的发展。同时参加该场展览的还有黎巴嫩艺术家Saloua Raouda Choucair,她在1950年左右,与法国著名的立体派艺术家费尔南德·莱热(Fernand Léger)一起在巴黎学习,并发展起了流畅且色彩丰富的绘画风格,修饰精致,富有抽象美。

2013年,黎巴嫩抽象艺术先驱Choucair曾在泰特现代美术馆举办过个人展,彼时她在西方世界还没什么名气。组织这场秀的国际艺术展负责人杰西卡·摩根(Jessica Morgan)提及此事,这样说:“这完全是一系列奇妙的巧合!我在黎巴嫩看到了她的一件作品,然后向人询问有关信息。我发现她还活着,便请问是否能够前去拜访。我们在她的工作室里看到了几乎毕生的作品,因为她从不售卖自己的绘画。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启示。”

如今是纽约迪亚艺术基金会(the Dia Art Foundation)会长的摩根,为泰特美术馆拿到了首件Choucair的作品。将此作为收集中东及其周边地区艺术作品的努力尝试。该博物馆还买到了一些其他现代艺术家的作品,比如伊拉克抽象派画家迪亚·阿里-阿兹扎维(Dia Al-Azzawi),伊朗雕刻家穆尼尔(Monir)他们对有底座支撑的玻璃面砖上进行的创作,打开了硬边艺术的新篇章。

摩根表示:“这些艺术家里面很多都来自黎巴嫩或者伊拉克一类的国家,经历了大动荡,很多时候,他们的作品之所以没有被展出,仅仅因为没有稳定的展出条件。同时,这些档案材料也面临着丢失、保管不慎的危险,或者作品本身就处于危险环境当中。我认为,我们不仅有责任搜寻这些艺术品,更应当保管好它们。”

蒙妮尔·法曼法玛妮(Monir Farmanfarmaian)于20世纪50年代居住在纽约,随后在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进修,她在西方社会的职业生涯可谓大器晚成。法玛尼出现在了新奥尔良市2014——2015三年展上,这场展出由洛杉矶郡立博物馆馆长希尔曼斯(Franklin Sirmans)组织,也是法玛尼首场个人独秀,主题为“法曼法玛尼:无限可能。1974—2014年的镜像作品与绘画”。

古根海姆基金会会长,理查德·阿姆斯特朗(Richard Armstrong)告诉我,预计将在2017年开放的古根海姆基金会阿布扎比分公司,已经争取到了几十个阿拉伯和伊朗现代艺术家,其中包括20世纪70年代的女艺术家蒙妮尔·法曼法玛妮。古根海姆基金会同时也还在考虑,举办更多有关中东地区的现代艺术展,并为当地艺术家们打造更多的奖金项目。

为什么西方博物馆现在表现出这么浓厚的兴趣呢?阿姆斯特朗注意到,文化的发展通常能够映射出经济世界的进步,过去25年里,中东地区的国家经济实力增强,以往被轻视的艺术如今也有望得到更多关注。他还补充道,“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概念在快速传播。一个就是廉价旅行——过去被用于评价飞行之旅;另一个就是数字媒体,让我们轻松获取以往难以获得的信息。”也直到现在,西方机构才开始意识到,他们错过了多少精彩。

同时参加本次三年展的还有黎巴嫩画家于盖特·卡兰(Huguette Caland),她从20世纪70年代起创作的风景油画,以细腻的毛发纤维和乳房绘制技巧为特色。黎巴嫩籍美国诗人阿德南(Adnan),同样偏好风景类抽象色彩画,目前已在卡塞尔文献展,2014惠特尼双年展和其他国际秀场获得了展位。

生于伊朗的雕刻家塔纳沃利(Parviz Tanavoli)现在也正处于职业上升期。他于20世纪50年代在意大利工作,其高雅、精致的金属雕刻,会让人想起美国雕刻艺术家史密斯的作品。史密斯美国首展,将于6月7日在曼彻斯特维尔斯理学院的戴维斯博物馆(Davis Museum)上演。

来自伊朗的独立策展者和艺术顾问,蕾拉·迪巴(Layla Diba)说道:“以地区性或主题性为中心,或者是某位单独艺术家特定时期的展览,是我们期待前进的方向。”迪巴是布鲁克林美术馆里伊斯兰艺术区前任策展人,2013年曾在纽约亚洲协会策划过题为“伊朗的现代主义”的调查,这是首次在美国针对伊朗现代艺术的调查。

举办这样的展出绝非易事。迪巴说道:“考虑到国际政治的变幻无常,以及美伊邦交的缓慢进展,我们必须确保伊朗之外的地域有足量的展出作品,并且这些作品一定要足够优质。散居海外的犹太人带来的好处,就是能够提供他们当地带来的艺术作品。”这场展览上的没有外借回来的展品,不过艺术家阿哈摩德·阿里(Ahmad Aali)的确借回了一张自画像,这样的借用行为,需要得到USA外国资产管控办公室的特别许可。

中东艺术研究领域的学者数量依然不多,但是正在增加当中。夏博特谈到:“我学生遇到的问题之一就是,当他们想要研究某个问题的时候,很难找到相关文件。即便在今天,很多中东出版的书籍,在其他世界各地都难以获取。”为了改善这种情况,夏博特与另外两位同事正在着手编辑“基本来源选集”,现代艺术博物馆承诺将出版该选集。

与其他艺术组织实体大相径庭的是,拍卖行在研究领域扮演者极其重要的角色。一位科视负责阿拉伯、伊朗和土耳其现当代艺术部门的专家,哈拉·哈亚特(Hala Khayat)说:“我们正在用我们拍卖行的商品目录,重写人类历史。”尽管这个事实可能会让一些观察者退缩,但是夏博特和迪巴承认,自从十年前拍卖行建立以来,就雇请了专家对拍卖品进行审核。(夏博特指出,“如果你看看20世纪早中期的欧洲现代艺术史,就会发现,拍卖行和艺术博览会同样有重要作用。他们有资金,而学术界无法比拟。”)哈亚特还说道,“我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学生邮件,事实就是,这些信息根本就没有文档记录。”

相较于西方现当代艺术市场规模而言,中东艺术所占据的市场份额还比较小。阿拉伯艺术家作品拍卖价的最高纪录为255万,来自马哈茂德·萨义德(Mahmoud Said)1929年的绘画作品《旋转舞(Whirling Dervishes)》;而欧洲艺术品成交纪录则为3亿美元,拍卖作品来自法国后印象派画家、雕塑家保罗·高更(Paul Gauguin),匿名买家则很可能是卡塔尔皇室。不过中东艺术品的身价也正处于上升期。哈亚特提及黎巴嫩艺术家萨利巴(1915——1994),她首先在巴黎学习抽象几何艺术,随后在纽约定居。“不过是十年前或者五年前,你还可能以5000美元或1万美元价格买到一件中东画作,因为只有很小部分的知识分子对此感兴趣;而现在,这些作品的市场价已经升至5万美元,8万美元,10万美元。”

正如西方现代主义艺术曾经历过的一样,价格上涨意味着有些博物馆想要举办最高水平的完整展出,变得越来越困难。波特说道:“这的确是个问题。”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大英博物馆是西方社会首家涉足中东艺术品收藏领域的单位,对中东艺术品进行了文档整理收集。当时的负责人大卫·M·威尔逊(David M. Wilson)提出质疑:为什么在19世纪很多博物馆的国际收藏出现了中断?波特回应道:“要解答这个问题,我们只有走访伦敦少数几个人去寻求答案。对于我来说,这将是十分浩大的学习工程。”

波特还说道:“我对这一领域探究的越深入,就越意识到,当前我们所了解到的不过是一点皮毛。这是一个令人惊奇的世界,有着精妙绝伦的东西,而大部分还没有被看到。因为要真正理解,我们应当去伊朗或伊拉克亲身体验,当然,如果这可行的话。”

作为补救,白教堂画廊将于九月开始,举办一场为期一年、由四大部分组成的展出,展品来自吉尔吉耶艺术基金会(Barjeel Foundation),该基金会坐落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主要关注中东现当代艺术。这次展出将呈现很多西方以往从没看到过的艺术作品。布雷兹威克表示:“我相信,这将是英国历史上,首次不以人类学方法,而以阿拉伯现代情感视角举办的展出。信不信由你。想一想,‘是什么将我们带领到了这一步?’”

这是个令人苦恼的问题。夏博特说道:“学术界和艺术史并没有被殖民的经历,但我们在看待问题的时候却残留着殖民化的方式,尤其是就现代主义而论。我们需要对19世纪和20世纪进行重构,从而对究竟什么是现代主义有更深的理解,并将其展示给全世界。”(尚智编译)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