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费尔施代恩:葡萄糖在我的作品里承载了意义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490   最后更新:2015/03/18 19:41:16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15-03-18 19:41:16

来源:艺术世界  陈冰雨 | 采访

托马斯·费尔施代恩,《胰腺(缸中之脑)》(Thomas Feuerstein, PANCREAS (BRAIN IN THE VAT)),亚克力玻璃、钢铁、脑细胞,110×50×50 cm,2012

ArtWorld:你是读艺术史和哲学出身,所做的许多装置作品又用艺术手法去表现科学原理。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科技感兴趣,并将此作为你艺术创作的切入点?

托马斯: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分离违背了我对现实的认知。无论是运用物质、材料,还是使用科技手段都被视作艺术创作中的特定手法,这也促使科学与技术得以融合。特别在今天——21 世纪——从信息时代转向所谓“分子时代”,艺术更是要紧跟时代,表达当代体裁,像极电流一样运作。作为一个雕塑家,对我而言,技术与材料的运用并非未经思索随意为之;它们是过程,是叙事,是一个完整概念表达的一部分。

ArtWorld:你在作品里对科技与未来都有展开想象,平时会爱看科幻(文学和电影)吗?它们对你的创作是否产生影响,你如何定义“科幻”。

托马斯:我爱科幻小说和电影,它们用一种潜在的替代性方式来讨论人的状况。如果没有故事和小说,我们就不成其为人类。事实和小说总是交织在一起:事实在印证着小说;而小说则表现了事实处于某种应急状态下的可能性。它们的这种关系也使得我的创作总是建基于硬科学和现实政治,进而概念化表达幻想世界。

托马斯·费尔施代恩,《胰腺》(Thomas Feuerstein, PANCREAS),亚克力玻璃、钢铁、塑料、技术设备、菌、脑细胞,230×800×200 cm,2012

biotechnologicalrealisation: Thomas Seppi, Department of Radiotherapy and Radiooncology,Medical University of Innsbruck exhibition view CANDYLAB, Kunsthalle Krems,2012/2013

ArtWorld:《糖果灯》(CANDY LAMP )系列很容易看作是《糖果实验室》(CANDY LAB)系列的延伸,它在美学上比后者更成熟,为何它会在网站上归为《苍蝇室》(FLY ROOM)系列下边?

托马斯:《糖果实验室》(CANDY LAB)系列和《苍蝇室》(FLY ROOM)系列都是关于葡萄糖分解的。展现相关分解过程的雕塑《胰腺》(PANCREAS作为《糖果实验室》(CANDY LAB)的一部分将由纸张和纤维素构成的书本转换成为供养人类脑细胞的糖分(葡萄糖)。《苍蝇室》(FLY ROOM)系列则是用透明的葡萄糖液作画,由此吸引果蝇。果蝇吮吸糖液的笔触,被粘住,从而构成不同主题图案里的像素点。与《胰腺》(PANCREAS)相比,《糖果灯》(CANDY LAMP)系列是使用藻类里提取出的葡萄糖来循环供给能量。

ArtWorld:《糖果灯》(CANDY LAMP )系列在网站上的说明都一样,材料表现形式略有不同,创作时为何做出了 5 种?其中《CANDYDE》的表现又略有不同,能否就此作品讲解一下创作的实际操作过程?

托马斯:这个系列里的灯状玻璃装置在家就跟普通灯一样运作,不同的是,一旦开灯,藻类就会开始光合作用。从技术的角度看,《糖果灯》系列都是光生物反应器,像未来派室内盆栽植物一样运转。随着细胞越来越多地生成,营养液的颜色也会变得越来越绿;生物质也会被过滤,并由酶分解成糖分。

托马斯·费尔施代恩,《九头蛇(糖果灯 5号)》(Thomas Feuerstein, HYDRA(CANDY LAMP #5))玻璃、金属、塑料、泵、照明电器、藻类,尺寸可变,2012

ArtWorld:你的装置作品许多都聚焦在糖分转化的科学原理,为何对“糖”特别感兴趣?

托马斯:葡萄糖对我们的生命进行普遍的能量供给:它供养所有细胞(特别是脑细胞),同时也是每个生命体的主要能量源。葡萄糖在艺术创作里并非一般的材料,但正如我之前所提到的,我从来不会未经思索地随意使用材料——葡萄糖在我的作品里承载了意义。

ArtWorld:在《糖果灯》(CANDY LAMP)系列里,你对于未来派室内盆栽植物(futuristic houseplants)生长有一番自己的想象。生活中你会养植物吗?对于植物进而生态的未来,你有怎样的想象呢?

托马斯:我在我家和工作室里都养有水草和不同品种的藻类,在罐子和生物反应器中还培植得有蘑菇。它们中的一些看上去就像空间里的秘密风景。在所有的时代和文化里,人类文明都建基于植物和生物学。没有植物,我们就不会有农业和营养。而在未来,植物和生物学将在科技、生态乃至心理学方面发挥主导作用。我们的灵魂会像我们的肺需要光合作用分解的氧气一样比过去更亟需植物的“绿色”滋养。

托马斯·费尔施代恩,《CANDYDE》(Thomas Feuerstein, CANDYDE),玻璃、金属、塑料、泵、照明电器、藻类,60×30×20 cm,2012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