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嘴”从良记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022   最后更新:2015/03/09 17:17:07 by 无厘头
[楼主] 无厘头 2015-03-09 17:17:07

文:啊糙  来源:艺术财经

这是个神转折的故事
一句话别落下
当代艺术传说里,曾经有一个最狂野的Cult(邪典)组织,叫做“十大恶人”……啊不对,跑错片场了,叫做“后感性”,诨名“Body帮”。

你以为cult都上面那样,其实后感性cult帮是下面这样


这个门派,在江湖上曾叱咤风云十多年,帮众大多崇尚“暴力美学”,所练绝学剑走偏锋,最善用人体语言(body你懂得,不管真的假的)练功,因此在普罗大众中颇有恶名。尤其最鼎盛之时,展览无不血乎刺啦,催人吓尿,引正义人士欲杀之而后快。但是……有多大争议就有多少拥趸,其独门绝学也聚拢了一干信徒,一度有一统艺术江湖之势。


此教派中争议最大者当属朱昱,诨名——朱大嘴——因为跟十大恶人的李大嘴一样,最出名的绝学,是号称自己“吃人”。

至于吃过谁,怎么吃,文字所述和图片都过于刺激,容我仅略过此段。真心好奇者可自行度娘。


因称吃人,朱大嘴鲜明的恶人形象纵横江湖——尽管当时他不过三十岁上下,相貌敦厚,衣着朴素,立志突破艺术圈的乏味与抄袭,不惜以身示恶。但毕竟人都是热血而猎奇的动物,冷静而不付诸感性的评价根本不存在。于是大嘴一路走来,江湖言论十之八九是道德谴责与墙裂批判。

《厨师大盗他的妻子和她的情人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江湖风云年年转,艺术圈城头变幻大王旗。“Cult”团体“后感性”经历多次分裂重组,最终渐趋隐退之势。曾经骨干人物,或风格大变重新登场,成为当下艺术中坚力量顶梁柱,或委曲求全打磨棱角,只求市场突飞猛进。

然而一度充当过武林风暴眼的朱大嘴,却自废武功埋头走上 “从良”的修炼之路

朱昱画的石头,似乎也印证着修炼的艰难


武侠世界里修炼必须闭关。朱大嘴闭关不是简单粗暴地躲在没有人烟的大山里,而是武功上的“隔离”。他彻底废掉自己“行为”创作的招牌,躲开诱惑,重提画笔,寻找纯粹功夫系统。说理论道也变得学究起来,什么“只有在相对封闭的状态中工作,自我的语言才是可以提纯的”,什么“寻找没有受到他人影响而属于自己的一种观察世界的方式。”BLABLABLA……外行地总结一下,大概就是:第一,我与以往断绝关系,不提当年勇了;第二,我正在修炼的是全新的说话功夫,这是漫长的过程,最后我咋说话自己也在摸索;第三,我吃素,以后请叫我朱大修士。

武侠世界里修炼目的在于疗伤。功夫越是刁钻毒辣,越容易反噬自身,比如欧阳锋。朱大修士做大嘴时,曾经以冲击道德底线为己任,而极端客观地表现恶也同样把他逼到承受力和想象力的尽头。金庸老先生教导我们,想脱胎换骨重新来过,最好自断筋脉。好在朱大修士基本功不错,当年也是技术优等生,用画画“从良”难度不大。



然而!神转折来了!

就在昨天,朱大修士携打磨十年的全新创作在长征空间出关展览同时,他首次正面透露以往“吃人”问题的真相,那就是:

“那些年我没有真的吃过人!你们看到的吃都是假的,是表演!是拍出来吓唬人的!”

神马?你们热爱(厌恶)的大魔王居然是骗你们的?原来他真的是李大嘴在世!(古龙笔下嘴哥面恶心慈,吃人神马的都是吹出来的)。不过仔细想想,的确没人见过朱大修士吃的现场,所有证据都指向几张照片,几段文字记录和聊天录像。(此时好想求果壳达人拿出纠错穹顶之下的神技给我们真相)。

唉,被一个人来回骗,我们的世界观几乎是崩溃的……



斩钉截铁澄清之后,朱大修士似乎也不想进一步用言语解释和漂白了。他把所有“洗白白”的心路历程,都搁在自己的画里。肤浅的看,此次出关十年作品回顾展示得是个“洗盘子”的过程:从他早年画得有些狼藉的超级写实作品“剩餐”,到稍显清汤寡水去油渍的“茶渍”,再到最新的几乎看不出痕迹的“痕迹”,朱大修士的一块白盘子越洗越干净,心境越洗越透明,让观众感觉整个人都好起来了。

盘子越洗越干净,用的什么洗涤灵?


还能看出大嘴风格的,是“吃”的主题。

这里插播一个关于吃的题外话:十九世纪有句名言“吃什么,我就知道你会干什么。”在法王路易十六的大婚典礼上,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没怎么吃盘子里的菜。这是个极微小的细节,却成为风起于青萍之末的触发点,民众从玛丽王后于餐桌上的表现,隐约窥见其某些处世风格与做派,不免心生疑窦。十数年后,王后悲惨命运无意中隐证了自吃与命运之间的草蛇灰线。朱大修士也把握住吃的命运线,由野蛮到文明,由刺激到平淡,把创作当成消灭欲望的自我战斗。


朱大修士的剩餐,一定也在隐喻着“圣”餐,宗教中是通过吃与喝的仪式来体现牺牲、拯救与信心。未擦洗的盘子们,即使抽离了艺术手段,也无疑是朱大修士自身经历的一面镜子,斑驳陆离或者清明瓦亮地映衬在每一个观众心灵深处,演绎出艺术历程的跌宕起伏。(此处升华段落应有掌声)

电影《坠入》讨论吃与拯救,圣餐与磨练


展览的布置也挺讲究,没作品名,没创作年代,只看到一堆盘子密密地顺溜着一面墙贴过去,从浓到淡,从有到无,从实到虚。

引着观众走向越来越清淡的展场布置

看过展览,好似一个人用尽力气,从重庆老火锅一路吃到白菜熬豆腐,最后厨子端上席来的那道汤偏偏忘了放盐。只喝了一口,顿时长吁一口气,心头豁亮。

此时除了感叹,所有其他表达都算无力了

Tips
此观后感纯属乱弹,如有雷同,我吃了你哦。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