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乌托邦小组微电影《北朝鲜迷宫》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264   最后更新:2015/03/04 13:54:13 by 无厘头
[楼主] 无厘头 2015-03-04 13:54:13

来源:观鲤台

乌托邦小组微电影: 《北朝鲜迷宫》

North Korean Labyrinth A Microfilm by Utopia Group


《朝鲜迷宫》海报

Poster of North Korean Labyrinth

剧情:摄像机镜头在充满北朝鲜图像的迷宫里奔跑直到眩晕

Resume: Camera  run in a labyrinth where is full of North Korea’s images.

A4当代艺术中心与乌托邦小组的访谈


  • 1   A4 :这个微电影节的由来?

  • 邓大非(以下简称邓):作为一个艺术家的组合——乌托邦小组,我们比较关注与乌托邦有关的很多事物,北朝鲜是目前在世上唯一的比较明确的号称是共产主义的国家,我们认为共产主义是一种体制化的乌托邦,当然最后它在统治上走向了极权,实际走上了与理想中的乌托邦完全相反的道路,这是一种讽刺,一种良好的意愿最后办了坏事;其实这个距离我们中国也并不遥远,在很多中国人心中还是存有很多的相关记忆,比如文革。

  • 当然今年出现网络上、电视等新闻媒体上的北朝鲜新闻,确实构成了很多奇观化的景观,我总结有几种1关于脱北者苦难的纪实报道2 关于到北朝鲜旅游后在网络上传播关于那里如何落后、如何可笑的搞宣传(愚民)的描述,当然中国人在描述这些时候,总会在话语里面流露出某种优越感,或者去北朝鲜可能就是去寻找某种优越感吧。3关于北朝鲜的领导金氏家族私生活的报道。4北朝鲜在军事上迅猛姿态的表演。

  • 我觉得当我们在谈论与北朝鲜有关的事情的时候,其实也是在消费与他们有关的一切,好像他们是特傻逼的一群,金三胖弄成那样可笑的头型(模仿他爷爷),人民被愚弄成那样的无知和狭隘,好像那些事情已经距离曾经的我们很遥远了,好像和我们不相干了 ....... 去年底我们遇到王国峰艺术家,他一直在做关于北朝鲜的摄影作品,听他描述了在平壤的一个国际电影节的事情,我们就觉得很有趣,后来我上网也查了这个事,虽然看不到所谓的一些参赛影片,但见到朝鲜的官员说以前北朝鲜拍摄的电影是为了教育大众和引导他们的意识,但这次来了这么多其他国家的电影放映,明显不能起到教育的作用,那就提高门票的价格吧(限制观影人数,但据说是每场放映人数都是爆满的,看来在封闭环境中人们对外界的了解还是有饥饿感的)!所以我就思考,个体的人生活在不同的体制、系统里面他的生命状态是不一样的,艺术其实是和每个人独特的状态有关系,而不仅仅是少数所谓艺术精英在那里自恋,靠资本、价格来强化自己。这个项目我们想,也许可以借鉴一下电影节的形式和更广泛的人有一个交流和分享,可以门槛做的比较低,大家都可以参与进来各抒己见,我们讨论北韩这个现象,通过北韩带出各自的态度,可能会引出更深入的话题。 这不仅仅是搞怪、恶搞或是仅仅对集权政治的反讽,我希望能够从参与的视频和人群中带出更多的讨论与各自的生活经验对这个事情的反思来。我很希望大家能够在作品中更多的通过这个主题,表达自己的观点,和存在的感受。

  • 何海(以下简称何):我们很早就开始关注北朝鲜问题,琢磨着找一个什么样的切入点去做点儿跟北朝鲜有关的东西。艺术圈里也有其他人在琢磨北朝鲜,例如策划人顾振清老师前年就想组织几个艺术家到朝鲜去一趟,做点作品。我们当时都提交了一个准备在北朝鲜现场做行为艺术的方案。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没有成行。但我们还是继续琢磨这个事儿。为此我们还专门发起了一个关于北朝鲜或者后极权主义的读书会,由朱其老师主持,很多艺术家都参与了,已经开了几次会,一起读了两本书。这些都为我们更深入地思考北朝鲜的问题做了铺垫。

  • 一个比较直接的缘由是我们发现北朝鲜这样封闭的国家居然也举办过所谓的国际电影节。当然是花钱请了一些外国导演拍正面表现北朝鲜政权的电影。这让我们很感兴趣,原来这么封闭的国家也想要国际化,也想要找到被国际认可的感觉。可是我们得不到更多的关于这个电影节的资料。好奇使我们开始想象这个电影节上会有一些什么样的电影。后来我们想,为什么我们不干脆自己替北朝鲜弄一个电影节?这个形式就这样诞生了。当然,我们不可能像平壤那样要求导演们必须歌颂北朝鲜,但也不规定必须批判,什么立场都可以,但你最好有立场。这也算是给平壤做个示范:这样才是有意思的电影节!

  • 另外,我们之所以选择电影节的方式,也是考虑到北朝鲜政权很像一个电影剧组,每天变着花样表演各种戏剧性情节给人民看,也给外界看。金领袖就是最大的导演。

2   A4:  是因为现阶段网络热点而考虑做这个作品吗?北朝鲜的话题已经被当成一种笑话来展现或者传播,你们也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达到效果吗?


  • :北韩近几年频繁爆出的热点新闻牵动着国际社会的神经,这些东西当然会对我们有影响。但我们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它是热点而关注它。我们对它的关注由来已久,至少从我们的名称“乌托邦小组”就能看到迹象:乌托邦现象一直是我们关注的中心问题。我们对于作为信仰或理想的乌托邦心存敬畏,同时对于任何宣称能够在现实中建立乌托邦社会的政治制度都持批判态度。而北朝鲜是后者的极端典型的代表。我们怎么可能不对它关注呢?当然朝鲜最近几年种种吸引国际眼球的举动也为我们做这个作品提供了契机。

  • 人们确实常常把北韩当成一个笑话,它也确实有许多可笑之处。笑话或谐谑本身没有什么不好,在一些艺术家、理论家、哲学家那里,这些东西甚至意义重大。比如巴赫金的狂欢理论,就对笑话和谐谑推崇备至。在对于拉伯雷的分析中,他认为笑话和谐谑是“第二世界”反抗“第一世界”的强大武器。所以关键是看你对于笑话的态度是怎样的,你为什么说笑话。如果仅仅是消费北朝鲜,把北朝鲜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或者从北朝鲜获得一种“他们比我们更惨”的优越感,那就没什么意义。可是如果我们用笑话来讨论严肃的东西,从北朝鲜的笑话反省自己的问题,甚至是人性的通病,那么笑话就有可能成为比正儿八经的论说更有力量的东西。


  • :其实网络热点有很多,北韩不是唯一的热点,在中国还是有很多人觉得那个事和我没什么关系,倒是北韩前一阵子的核试验刺激了很多人,比如我的大学同学的家就住在中朝边境,那边核试验后,我电话打过去,询问家人是否出来住一段时间,别被核污染了等等。

  • 但我理解北韩的很多举动其实都是一种政治表演,依靠渲染敌人的强大来达到强化金氏集团统治的合法性、唯一性、真理性。这个很有意思,其实每个政体都会有类似的表演,比如我们也要隔三差五的制造一些奇迹出来,奥运完了、搞世博会、之后弄个宇航员上天了还要搞个授课让全国的小学生都看见。北韩的可笑之处在于那个政体实际上不断的在给内部的人民作秀,但在外面的人看来就是把他们的人民当猴耍,愚弄。从这个角度我们看见各种系统的权力都是通过种种表演和景观来统治的,这个很有意思,只是手段方法有区别,这个和我们个体人的生存的自由有关系。个体的人们在面对系统、权力的时候是如何获得方方面面的自由的,他们关于自由的精神状态是什么样子的,我很感兴趣。

3   A4: 这个微电影项目与以往的艺术项目有何区别?

  • :区别当然很明显,首先是题材上的区别。

  • 我们以前的艺术项目的主题大致有两类:一类是针对某些历史文化问题进行思考,当然目的还是借用历史对当下社会进行反思。例如在苏格兰实施的以早期来华的苏格兰宣教士和汉学家理雅各为主题的《理雅各的记忆之宫》,以及在曼彻斯特实施的以工业革命和圈地运动为主题的《圈地》;

  • 另一类是直接针对当下中国社会的问题的项目,这类项目一般都是面对一些具体的、微观的、个体的问题展开,这一类中最典型的就是持续一年的《家庭美术馆计划》。这个计划中的每一期都针对某个人、某个家庭、某个小群体所面对的具体问题而展开,但实际上却能反应非常普遍的社会问题。

  • 这是我们第一次直接触及一个现实中的宏大题材。我想这对我们是一次挑战。因为范围太广,可能性太多,反而有可能无从下手。不过我们也因此索性放手一搏,向全社会征集作品,于是这种开放性也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精彩。

  • 另一个区别是形式方面的。我们以前的项目虽然一直都强调公众的参与性和互动性,(《家庭美术馆计划》就被证大艺术馆定位为一个实验策展作品),但在项目中我们自己的主导性还是很强的,就是说整个活动完全是我们在控制,真正的作品还是我们自己做出来的。而这次可能会有失控的部分,我们这次把作品做成介于作品和策展之间的一个模糊形态。这次每个参赛的人都真的做了一件作品出来,或者是微电影,微动画,或者是剧本和脚本,或者是MV。这些作品本身都是独立的,我们完全不干涉。但我们又通过其他一些东西,让它和传统的电影节不同,包括我们自己制作的录像、电影海报、等等。


    • :形式上区别是主要的,以往的项目,何海刚才说了,主要实施形式都是关于当代艺术系统内部的常规形式,这次我们首先借鉴了微电影节的平台想和更广泛的人群有个互动,不是以往在展厅里面那些电子的互动作品,它最后发展到什么结果取决于参与的人群的兴趣和各自的作品。我们也想尽可能多的开放这个平台,让大多数人做游戏般的参与进来也好的,总之我想让大家看见、理解这个项目的时候不要有陌生的感觉,要有很熟悉的样子,看见我们有很欢迎的善意,最后这个项目的结果是什么样子,以及意义是什么都要等到发生后才能判断。

4  这个电影节为什么要以网络互动的方式来进行诠释呢?


  • : 首先网络成本比较低吧,即时性较强,这边发出来了,很多人就知道了,有的朋友马上就私信我询问一些具体的细节,互动就开始了,我也能马上感觉到人们的反映,还有很多名人不也是很看重网络这个平台吗?这里我们可以直接和他们交流阿!当然他们理不理我们,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 :这个很简单,网络的力量大家都看到了,它具有现实世界无法比拟的优势。我们想要以网络来达到最大的传播效果,让尽可能多的人看到,尽可能多的人参与,这样才能形成社会事件,达到一定规模,它的意义才会显现。

    • 而且网络是个民主讨论的场所。它具有草根性,大众性,门槛最低。中国的几亿网民应该也是思维最活跃,最愿意参与公共事件的群体。所以他们是我们的活动的合适对象。在这个平台上,不仅专业人士可以参与,业余人士也可以参与。


    • 5  为什么会设立这些奖项?


    • :呵呵,当然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人参与了!一个电影节或者大赛如果没有奖项,多么无聊啊,一点刺激都没有。当然1000元的奖金微不足道,但这代表一个荣誉,这也表明我们组织者的认真态度。

    • :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完全按照电影节的方式在做,电影节上面有的我们基本上也都有了这样人们觉得熟悉,不陌生,比较放松,容易开始展现自我。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