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坦:自然源于人类控制之外的野性力量
发起人:宁静海  回复数:1   浏览数:869   最后更新:2015/01/30 13:45:46 by guest
[楼主] 宁静海 2015-01-22 22:58:54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欧宝静

导言:继2014年11月20日,隋建国、王广义、文森·欧等艺术家的作品进驻中法艺术公园后,近日,帕特·安德瑞安岳敏君、冯峰、范勃、徐坦等艺术家的作品也“落户”中法艺术公园。艺术家徐坦来到此次作品揭幕式现场。

  2012年,徐坦“拼凑了”关键词“社会性野生”,特指在人类社会环境里,大部分植物已经为人类社会所“指派”,是所谓社会植物,但是依然有一些植物,不按照这种社会规范生长和显现,虽然它们体现了一种自然的野性的力量,但是它们的存在范围是在社会植物生长规范的缝隙间“悄然”发生或生长的,徐坦称之为“社会性野生”植物。

  在此次作品揭幕式上,作为以往研究项目的延伸,徐坦带来了“种园”项目——“我只是想,在这一小块的地上,能否让我们进行,对不为我们人类控制的、具备一点点野性力量的活动,对一点‘荒芜’发生的观测?——我想,‘荒芜’是一种体验自然界回归的很好的方式。”

方案平面,深绿色部分是非种植区,浅黄绿色部分是种植区。种植及非种植区中的白色小块,是放置埃菲尔桥残片的位置。白色线条是路径。

徐坦种植计划区域

“种园”项目:对垄断与控制的抵抗

雅昌艺术网:“种园”项目与您之前的研究项目“关键词”有什么关系?

徐坦:“关键词”发生了九年,以前有“关键词学校”,现在有“关键词实验室”。“社会植物学”是在“关键词实验室”下面的一个分项目,而“种园”又是“社会植物学”的研究内容之一。所以总的来说,“种园”也是“关键词”的一部分。

雅昌艺术网:触发您启动这个项目的灵感是什么?

徐坦:我们的想法是受到佛山的一位周老先生行动的影响。周老先生是佛山南海的居住者。他常年在城乡交界地方观测,发现不少在被政府以及其它机构征用,但尚未开始施工的土地。从1993年开始,他尝试在这类土地上见缝插针搞种植。当种植进行到一定的时候,土地被征用者收回去,他马上转移到新的一块相同性质的土地上继续种,有时在他种的一块土地尚未被收取之前,他已经准备好转移去下一块土地了。被政府征用之后仍然长期闲置的土地,就是他游击的目标。

  “游击种植”已经成为他的生活方式。而且他告诉我,种植之后的收获主要是为了一种乐趣,他经常把收获物——蔬果送给朋友、熟人,换得开心。他并没有太多地用这种种植盈利(虽然有其他游击队员,比如周老的亲属是用这种方式盈利的)。这种不记赢利的游击生活方式体现了什么?是一种游戏、或者其它?作为种植者的周老先生,每天在自己游击的地上种植和欣赏成果的时候,并不知道这块地他能种多久——或许明天就没了。但是这也不能阻止他种的热情,并且任何时候他已经瞄准好了下一块游击之地了。

  我假设其本身包含有一种政治性,打一枪、换个地方再打一枪的游戏。我认为,在当今社会里,这些问题值得被探讨。

雅昌艺术网:“种园”项目目前在中法艺术公园的启动情况如何?

徐坦:开垦的这块土地被划分为160块1x4米的小块,已向这里的社区居民发出种植邀请,每个种植者10%的种植成果将拿出来和大家分享,形成“分享馆”机构,类似于西方的食物银行。目前已有十位居民提出种植申请。在当代社会里,参与性是民主和社会现代化非常重要的基础,我希望通过这个种植项目,促进社区居民关注当代生活环境、行为等,对这种参与性有一种有益的促进。

雅昌艺术网:在项目实施之前,已有哪些规划?

徐坦:此项目的工作分为近期和较长期两阶段。

  近期阶段:主要进行种植和对于“自然繁衍”以及“社会性野生”的观察。在园区选择一块地,将其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种植区,种植各类人类培植的植物(社会植物),主要是食物类植物,如蔬菜、粮食。在连续三年里,尝试了解和观测人工种植的植物是否具有自然繁衍的可能,事实上就是尝试恢复某种意义上的传统种植(特别是在种子收获及再播种方面):从选择种植的植物开始,选择种子,播种,维护生长,收获种子,再种植,再收获,观测它们再生及繁衍的情况,尽量不使用农药和化肥。

  第二部分是非种植区。在未来3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内,我们在这块地上将什么也不做,任其发展,保持一块土自行变化的情况。不做人为的种植,不主动去更改上面的植被情况,任上面的野草自行生长,仅仅观察上面会发生什么情况。在尽量不干扰的情况下,在一块植被已经被人类活动彻底毁坏了的土地上,观察“野生”的植物生长情况,看看所谓的“自然”会如何再光顾这里,以及这块地上会发生什么样的“荒芜”的情况。

  在近期阶段的土地区域内,选择少量“埃菲尔铁桥”残片放在种植区和非种植区内。在种植区内,我们利用这些残片做一些农用工具、工具架和休息用的凳子;在非种植区内,放少量残片,供野生爬藤植物生长攀爬。

  较长期阶段:对于社会/城乡自我兴起的种植(以及“种植游击”)行为的观测。选择另外一块连接于近期阶段的地进行调研,了解社区、邻里对于种植的基本看法;同时开展长期的种植活动,至少进行3-5年。这个过程社会对于种植、植被的多样化意识,对于土壤、土地、自然等的概念,对于财产占有的意识等等。通过研究,以获得发现新的在社会中显现的关于“种植-意识”问题的可能。同时观测、研究居住者通过种植独立生存的可能程度,包括生存对于资本主义物质生活循环的依赖状况。

  另外,再安排一些有关这一议题的工作坊,研讨会,种植观摩活动,并邀请不同学科人士参与,比如我将邀请佛山市的周老先生——“城市种植游击队员”做我们的种植指导者,他将展现在当今城市发展、土地争夺激化的情况下,作为市民、社会成员,如何主动出击,利用城市建设空隙和“边角料”土地进行种植活动。

雅昌艺术网:您希望通过这样的规划,实现怎样的研究目的?

徐坦:当下的极权主义,在对自然世界进行的掠夺,比终结自然界历史的始作俑者——老牌资本主义显得更加粗暴,是一种双重掠夺。

  居住者是否能通过“游击行为”,尽可能依靠自己的种植来满足日常食物需要?如果城乡居住者经自己劳作,能尽可能满足自己日常食物需求,这将对于当代全球资本,对食物生产链的垄断、控制,对各种工业化侵蚀自然农业,污染传统食物生产链都具有潜在的积极抵抗的意义。

在中法艺术公园的“种园”项目之前,艺术家徐坦对“社会植物学”的调研与探讨

艺术与公众:艺术发生在人的内心

雅昌艺术网:正如此次中法艺术公园的艺术作品,越来越多的艺术品走出画廊或美术馆,这种趋势说明了什么?

徐坦:这种趋势说明,在当代社会,社会成员有更多权利享受对艺术的需求,另一方面也说明了,艺术与生活的关系更紧密了。很多(艺术)事件的发生不一定是在美术馆,比如在这里(中法艺术公园)发生的这些艺术的美学体验,它就是在这里发生了。你再把它们拿到美术馆去,等于是复制。以前社会享受艺术的人比较少,你得有文化,得有钱。但是当代社会有权利享受艺术的人,遍布社会角落的普通社会成员,所以艺术的发生不仅仅在美术馆里面,在很多地方都具备这种可能,这是为了适应社会的需求。

雅昌艺术网:您觉得艺术与公众之间应该是怎样的关系?

徐坦:我觉得当代艺术最重要的就是社会实践,作为一个当代艺术家,作品怎样和社会、公众发生沟通交流,以及美学上的互相交换,这非常重要。美学真正的发生是在社会上,是在美术馆以外的地方发生交互作用——我能够给公众什么,公众能给我什么。他们给我的是很重要的。研究本身就是艺术,我一直把“关键词”看作是一个研究性的项目,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提供了信息给我,我也希望我的研究能够给他们提供发生美学的可能性。

雅昌艺术网:可是尽管这些艺术品和公众距离越来越近,公众却不一定能理解。如何将这些艺术体验传达给公众?

徐坦:比如这一次的《种园》,在种地的过程中,如果种地的人和我交流,我期待产生的一些美学经验就有可能产生,这样的话我认为艺术就发生了。这是很重要的。如果面对一件艺术品,看了之后是麻木的、没有感觉的,我不认为艺术发生了。

  艺术对于我来说是发生,发生在人的内心。比如说,你跟一个人聊天聊得很嗨,或者看到一个感动的场景,这个过程中,艺术有可能正在发生。所以说,艺术发生的机会很多。“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在南山下悠然的采菊,体验陶渊明的这种感受,这也是艺术的感受。现在这种感受,已经有可能普遍在公民社会中发生。

[沙发:1楼] guest 2015-01-30 13:45:46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