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朗西埃:当代艺术就是一般艺术
发起人:之乎者也  回复数:1   浏览数:1088   最后更新:2014/11/04 18:27:52 by guest
[楼主] 之乎者也 2014-11-04 09:52:13

来源:艺术家


·你常说自己不是哲学家,那如何定位自己?

我不是哲学家,不是历史学家,不是电影理论家,也不是当代艺术理论家,我只是在使用人人平等共享的人类智力,是在用脑工作。我认为,哲学、历史和电影研究都不是一种社会分工,人人都可以去做,它没有固定的方法,“做”的本身,才是方法。

我很强调必须不断打破哲学里面所讲的专业分工、专家之间的领域划分,需要重新分配里面的感性地盘。打破学科的分类和其中的话语界限,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一个人如果想要当哲学家,我们就应该设法先不让他或她当成哲学家,先把他或她的地盘打开,让其不知所以,拿不定自己的身份,很久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所以,说我是哲学家、艺术批评家、历史学家、电影理论家等,其实都是没什么意思的。我并不是用哲学、用艺术批评去干什么,我只是用我的头脑寻找和解决问题。我在找的时候,也不是用了特别的身份,我就是一个正常的人,与无论哪一个人在能力上没有任何区别的人。

·什么是你所理解的“当代艺术”?

我认为,我们希望能够以全球的态度来解释这个世界,当代艺术才发生。这个理解过程,就是当代艺术。在当代艺术里,没有大师和大师作品。当代艺术就是一般艺术,它可能运用的方式和套路其实都不重要。当代艺术使得原有的各种艺术之间的边界变得不确定。

我感觉到当代艺术家很多都是在做研究。实际上做的工作,是把我们的当代经验,重新放入各种新的框架里面。他们不再搞作品,只是沿着现有的研究主题往下走,不断往下探索。什么是表达我的研究主题的最好的方法?什么方法是使我的研究对象更具体的最好的方法?这种追求,就算是当代艺术了。


·什么是审美平等下的艺术行动?

如果一个民工面对镜头,用另外一种形式来讲他或她自己的生活时,这与艺术家用一个新框架和套路来表达一个主题就差不多了,两者之间就达到了审美平等。这个时候,民工就是艺术家,艺术家与民工之间达到了审美平等。

所以,任何人讲出他或她自己生活的时候,如果有足够的距离感的话,他所讲出来的东西,就会成为艺术品。关键就在于把要讲的东西重新放进一个新的框架里面,重新创造它,而并不是说每个人都获得平等的艺术审美权利的问题。某些时刻,我作为哲学家,同时也是艺术家。如果我要讨论或者论证的话,我是用句子的,将一个句子连到另外一个句子上去。这个连接方式也是有好坏的,最好的连接方式,就算是艺术。我认为,最好地说出我想要说的东西的方法,本身就是艺术。

·理论越来越精致,是不利于平等的吗?颠覆性的理论,本身也仍在制造不平等?

当然,理论本身是不会有助于平等的。问题应该反过来问。我们其实不要先去假设有那么一个平等存在,而是应该问:如果我预设了平等,那么,我的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从此应该注意些什么?

有多种不平等,但平等只有一种。

理论家应该经常逼问自己:我的理论提供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平等?在预设了平等之后,我们应该如何来做理论?我们的理论、实践、智力到了实践中,都必须从平等出发。

·你常说的“人民的力量”,实际上汉译成“人民的权力”这个说法时,会有些造反派的口气,请再解释得周到一些。

我说的“人民的——”,是“权力”,而不是“力量”。我们讨论的是用什么样的人民力量来激活政治。比如,你说要革命,但你是要与什么样的人民一起去革命?为此,你将如何先建构出这一人民?

要知道,并没有固定的人民。作为集体政治团体,人民其实有许多个化身,还不断会有新的化身冒出来。我只对那些还较不像化身、化身还未彻底的突然冒出的人民感兴趣。文化身份和遗产都不足以凝聚人民。有时,共同体强大的身份,反而还拖住和僵固住人民。

民主的人民有许多种可能的形式,但它也只是人民的许多个可能的形式里的一个,也是被分享的。所谓人民的“权力”或“力量”,就是指这种与主导者当面对峙的权力,你说它是造反派的姿态也不妨。


·如何用哲学定义今天我们说的“占领”?

“占领”这一概念是:颠覆街道的正常功能,推翻既有的街道空间里的正常秩序,重申平等。

例如,人民面对华尔街的资本权力统治去占领他们的地盘,以弱慑强,在看似不可抗的全球资本的强力面前,彰显无名的平等者们的集体力量。这种占领是一种很好的艺术政治行动。它使一个新的人民亮相,它展示这一审美的人民或民主的人民的集体可见性。

占领后才会产生异感。占领才能打破那共识秩序。共识是主导我们的正常的可见、可思和可说的那一警治秩序。电视上半分钟的节目,就宣布了事实、现状和现实,专家一解说,好像事情就真的成了他们嘴里说的那样。共识向我们提供事实框架,我们被关在里面,必须同意。共识屏蔽掉了另外的各种可能性,使我们无法忠实于自己的上下文。比如在法国,到处有工厂关闭。议员和社会学家就会跑来与抗议的群众说,这是社会经济的必然趋势;全球化,这有什么办法,你不得不适应它;这是世界市场,历史必然性使然,等等。共识就是主导者搪塞我们的那一整套话语。

占领,创造异感,是我们要用十秒钟的事实,去粉碎主导者强加给我们的半分钟事实。我们用十秒钟告诉我们的压迫者:还有其他的世界可见性,事情根本不是像你们说的那样。十秒钟不行,我们用就十分钟,二十分钟。我们就这样去建构出与共识秩序内完全不同的可能性和意义。

我们用占领去制造异感,不一定要去证明我们的主导者错在哪里。我们只须去证明:除了你们说的那一些,还有另外的更多;除了你们的共识秩序统治下的公共空间,还有另外的、完全不同的公共空间。这就是异感的作用。当代艺术在这方面很有用武之地。(雅克·朗西埃 法国哲学家、巴黎第八大学美学教授)

[沙发:1楼] guest 2014-11-04 18:27:51
纯傻逼,跟公知一样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