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装修搞艺术,邵一的“一个空间”
发起人:宁静海  回复数:2   浏览数:3940   最后更新:2017/09/19 08:01:54 by guest
[楼主] 宁静海 2014-09-14 16:23:15

来源:文艺生活 陈淑芝


当代艺术家邵一有两个工作室。


地铁1号线滨和路出口的工作室,是他早前用来做作品的地方,但现在主要用来摆放已完成或未完成的作品。之前画家薛峰曾经借用过这里一阵子,门口的水泥墙角还对了一大摞颜料盘。二楼的休息室有简易的厨房和房间,朋友来了,往上面一带,坐下来,泡一壶深普,就能聊上半天。直到我去的前一天,邵一18岁的女儿都还住在这里。


这个喜欢摄影的女儿遗传了老爸的艺术天分,刚刚作为大学新鲜人,去上海寻找她的新视界了。而我们,在星期天的下午,坐在这间被巨大风扇鼓吹得呼呼作响的仓库里,聊起了一个艺术家的过去与现在。


至于刚才说的另一个工作室,则在开车5分钟的距离之外,邵一给它取名叫做“一个空间”。


个人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搞艺术之前

考过北影、想过出家、干过装修


1985年,中国美术学院还被叫做“浙江美术学院”;6月,邵一从萧山老家的高中毕业;12月,刚刚从“浙美”油画系毕业的耿建翌参加了在美院举办的“85新空间画展”,邵一把这场画展称为“第一次当代艺术的冲击”。在此之前,邵一只是个单纯喜欢画画的少年,暑假的时候,每天骑自行车从萧山赶到文二路的杭师大学画,一个月14块钱的学费还是跟同学父母借的。


那一年的最后一天,邵一进了萧山印刷厂,做设计。邵一随手指着手边的纸巾包装袋,“像这种字体、花纹、图案,我们那时候都要一层一层套版印刷出来”。这段工作经历,让邵一学会了徒手写美术字,学会了摄影和冲印。他开始对影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想着要报考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


现在说起那段经历,邵一自己都会笑着觉得不可思议。按照学校给的招生简章,邵一开始系统地自学,为了研究电影怎么拍、拍的时候有什么门道,他特意跑到萧山的电影院,买一张票从早坐到晚,“那时候正在放的电影是谢晋的《芙蓉镇》,第一遍看剧情,第二遍看台词,第三遍看机位,第四遍看导演”,就这么一遍一遍地看,1986年,邵一的北影复试理所当然地通过了。但一切都砸在了体检时的视力上。“当时要求的是5.0以上,我不达标,就被刷下来了”,邵一至今仍然觉得遗憾:“现在想想,如果那时候考上了,就正好赶上第五代导演那波儿了。”1990年,邵一再战北影,无奈这一年,摄影系不招生,于是无心复习的他只当完成一件任务一般就去了,结果自然草草收场。


后来,邵一去深圳印刷厂继续干设计,但没干多久,便辞职回家。这一次,他拾起自己喜欢的佛学,去净寺找僧人聊了几次后,开始铁了心要出家。“那时候对禅宗特别感兴趣,把周围关于禅宗的书全找来看了一遍之后,想沿着禅宗当年的足迹亲自走一遍。”于是,邵一不顾父母劝阻,出发前往五台山。那一年的夏天,他离开萧山,冬天,便因为路过家中而“被外婆留了下来”。老人家当时一边切菜一边说了句:“我们也不是想劝你不要走,就是想多留你住几天。”听完,邵一仿佛听到自己心里扑通一声跪下的声音,之后,他遇到初恋女友,结婚成家,做装修赚钱,真的留了下来。那是1989年。


个人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搞艺术之后

努力为杭州艺术青年提供空间


2000年,邵一离婚,不再做装修,决定一门心思搞艺术。从那以后直到今天,除了中间停过2年,其他时间邵一基本与艺术为伴。作为生活在杭州的艺术家,他形容自己:“与美院最没有关系,但却最爱跟美院较劲的人。”


上面所说的邵一的另一个工作室——“一个空间”,来自邵一对目前杭州当代艺术圈的不满:杭州总是留不住人,你看那些美院毕业的学生,有几个真正还在搞艺术?“你想要留下来基本只有一条路:留校教书”,邵一认为,杭州的艺术圈可供这群年轻人发挥的空间太小了。


而邵一心目中,“一个空间”的作用就在这里:定期举办展览,为艺术家提供创作、展示,甚至生活的场所,“这样才能让他们觉得留下来是有事情做的,是有好玩的事情可以做的”。


现在的“一个空间”,邵一既是它的规划者也是策展人,他亲自为这个工作室划分出几大区域,并且已经在上半年开始第一个展览。


-------------------物分享------------------


一架相机:在邵一的工作室里,摆着他和女儿平时爱用的各种幸好相机。这些相机大多是胶片机,他坚持在自己的暗房里冲洗照片。他还试着用铁桶制作出十几个“针孔成像”的简易照相机


1个空间(1space):作为1个空间的提议人和策划人,这个兼具工作室和展览空间概念的地方,显然已经成为邵一目前最用心打造的一件艺术“作品”。他把这个空间氛围“看”“说”“做”“睡”“听”等几个部分,其中,“睡”的空间由一个小房间里放着一张简易床组成,意为吸引外地艺术家进驻“一个空间”,“只要提出需要,我们会给他提供住宿地方,他可以在临走前留下作品。”


一个细节:这个房间的使用者是朱昶全,刚刚从美院毕业,目前是“一个空间”艺术小组的一员。这个工作室里有他创作的痕迹,也有一顶帐篷,供使用者休憩。


“关于这个作品的想法、故事很多,同时也不值一提,就权当是视觉和感官的游戏。”


“当时(一次自驾采风期间),破陋屋顶的天光和墙洞射入的自然光极具舞台效果,画面的一切都感觉是刻意布置的。但其实不是。”

[沙发:1楼] guest 2017-09-19 08:01:00
邵一的联系方式?
[板凳:2楼] guest 2017-09-19 08:01:54
不知道现在还喝酒否,不喝俺就不去找你了哈哈哈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