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亏国保公安一直以来给老栗和老艾做着人工呼吸……
发起人:理论车间  回复数:22   浏览数:2143   最后更新:2014/09/04 01:42:22 by guest
[楼主] 理论车间 2014-09-01 13:45:48

来源:新浪微博 作者:理论车间后门


多亏国保公安一直以来给老栗和老艾做着人工呼吸…

实际上,情况越来越像是,国保和公安们像吸血鬼,通过老栗和艾未未的身体,在做着艺术了!

这一次,这么多的人对第六届“北京独立影展”所标榜的政治抗争姿态开始喝倒彩,让我明白:国保和公安对艾未未们实在太重要啦,简直就像福尔摩斯需要华生!卖出作品,他们应该分成。没有国保和公安给艾未未们做人工呼吸,如此百般配合,他们根本没法做艺术卖大钱的!

第六届“北京独立电影展”被封后,身边的绝大多数同志一反过去的普遍同情,开始追究这种看上去很悲情的抗争中的艺术姿态到底矫情不矫情。我觉得,这会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用“民主自由”来创收,终于开始受到普遍责疑。这,终于发生了,虽然拖了太久。关于艺术与政治的关系问题,终于被开出两条槽道,可以让我们更直白地来讨论了!

喊着替人民要自由和民主,去创收时,艾未未高氏兄弟以及一大圈的艺术家,从来还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很高尚的,不知道自己这就成了一个可恶的承包商,哄抢生意,恶性竞争,把他们所要拯救的小小人民,当作了从苏北运到上海的热天里的饭店抢手货:小龙虾...

今天,中国当代艺术的主导场景在移换,一次次的自我刷新后,大家正在从过去的种种花样百出的冷战和后-不同政见意识形态中走出来。大家开始警觉到,周围的背景和道具都在变,得重新用新坐标来定位自己的工作了。

就当前的艺术之政治性而言,下面这四个老旧的坐标,社/共主义, 自由民主, 民国和文革,都不是我们能够安全地一蹲到底的茅坑啦!我们必须抹掉它们,重新定位我们自己!

我们到底应以哪一种政治坐标为自己的斗争和创造的边线?不要社共主义,要民主自由就一定对了?不要文革,你要民国,就一定对头?这些问题,栗宪庭和艾未未压根没有能力来回答,他们也从来没有负责地去思考这样的问题。他们理解的政治,只是美协加国保,弱民与贪官之间的对抗,或专制与民主之间的方便选择而已。他们说,我们与国保公安斗争,就是在为你们争民主和自由!替你反蚣和反裆,你还说我们不好,那你一定是五毛!

好像只要他们一反裆、反蚣,我就得让他们多少步,给他们送饭似的!就像学生运动里,一个人只要站出来反抗当局了,就有了大功劳。他怎么可能错,因为他是为人民、为大家、为你我!似乎你应该先慰问他才对!

政治和艺术应不应该结合?应该!怎样结合才更好?答:艺术地盘大,政治是在艺术的局部中发生。所谓:艺术是元政治(meta-politics)。政治是发生在艺术这一感性-审美域里的,艺术为政治提供更大的地盘;艺术本身已是百分百政治的,不需要单独标榜、上面专门写上:我正在通过追求自由、民主来做艺术。做艺术时号称在做政治,是在与政治恶势力斗争,那是脱裤子放屁。

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我们都是在将艺术搞成更大的政治,就是不光从自己的当前的一条口号出发,去代言一种自己所宣称介入的政治,而且还以了明的姿态,搞出比现在流行的政治更大的格局,搭出更志在高远的帐篷,拉来更多的人民团体,去架空现有的病入膏肓的实体政治。正在到来的新的大地政治,是这一块块破碎的大地上的各人民团体之间的生死大战, 这种定夺什么必须去掉、什么应该留下的大地政治或“全球总体战争”,将使“中国的未来民主事业”变得很小气,甚至使它看上去不着边际了:我们是为了弄一个看上去有点像欧美的议会民主装置,然后去开始我们惊天动地的大地政治吗?我们绕远了没有?我们还有这个时间余裕吗?,难道,我们必须与牢里的刘大波和牢外的艾未未一起,继续用后-不同政见时代流行的抗议和抵抗方式,花三十年时间,来追求到一个像印度或像台湾这样的民主政治制度,然后再与其他人民一起,投身到大地政治中?别的人民都在打着扑克耐心等我们完成为个伟大 任务,然后一起出发?

上面说的这些看法,我三年前就表达过了,当时大家认为我不够厚道,说得太刻薄。这一次,这么多的人自己都看得很清楚了。这么多的人无法忍受地勇敢站了出来,并不是来帮国保和公安的,而是想要清晰地表达这样一个立场:我们对你老栗还是挺信任的,但你们要做得这么夸张,不要太把我们旁观者从来的无条件信任当草纸使!你们的游戏露出很大的破绽了!你得对得起我们从来的支持!

真的是强权政治在强奸想要追求民主自由的艺术?

冷静一想:如果“政治”不来强奸,栗艾还能算在做艺术吗?幸亏有了国保和公安,这些年来,他们才能像跳大神那样继续在我们面前装得是在大搞艺术!是国保和公安在给栗宪 庭和艾未未们做着人工呼吸,使他们误以为自己是艺术家。经费一缺,国保和公安一撤走,他们的艺术,就得断气。

1989年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倒台后,波德里亚这样警告我们:革命和文革的失败和终结,并不表示小资文青们依附的全球主导势力,就因此得胜了!左是不对的,这不表明你押了右,就一定有胜算,一定就不是愚蠢地重复了!在这个越来越开放的社会里,“自由民主”或“生态环保”这样的说词和目标,也只是多种意识形态里的一种!只有遇到斯大林时代、文革时代的迫害时,你喊喊“自由民主”这样的口号,人家才会认为你是孤胆英雄!你才可以用“自由民主”当雪花膏,来涂抹自己的作品!但那样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

给老栗和艾人工呼吸的成本太高啦!警察应该多去处理社会治安问题!今天下午,某位著名策展人对我这样大喊!

[沙发:1楼] guest 2014-09-01 14:32:40
都断气都冥目了8

[板凳:2楼] guest 2014-09-01 15:06:45
艺术本身已是百分百政治的,不需要单独标榜、上面专门写上:我正在通过追求自由、民主来做艺术。做艺术时号称在做政治,是在与政治恶势力斗争,那是脱裤子放屁。

说得好。
[地板:3楼] guest 2014-09-01 15:22:16
傍着老栗的基本都低能儿
[4楼] guest 2014-09-01 15:59:02
都没断气呢,但是也都冥目死掉了
[5楼] guest 2014-09-01 17:31:51
太拿艺术当回事了吧?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6楼] guest 2014-09-01 19:19:41
手机用户2943913472陆老师,当您在说“关于艺术与政治的关系问题[…]可以让我们更直白地来讨论了!”时,您说的“我们”是谁呢?警察面前是否可以“直白讨论”呢?当您在说“政治是发生在艺术这一感性-审美域里”时,您可以把警察的行为归进“感性-审美域”吗?还是说它不是“政治”的?还是它根本没“发生”?

手机用户2943913472是的,我们当然需要在各式的坐标下“重新定位我们自己”,但这种重新定位的导师是否只能是Jean Baudrillard或者Bruno Latour?“中国的未来民主事业”在“全球总体战争”面前是否真的那么“小气”呢?您问道:“我们绕远了没有?”这是个好问题,但我不觉得答案已经确切到足以让您做出如此表态的地步。

艳光四射性冷淡:特别欣赏陆老师发现理论和符号说不通愚民的时候这股娇憨的撒泼劲。

CafeEspresso有一点特同意,无论是追求自由民主还是反思文革民国,在微博上都快被说烂了,早就没高端感了,甚至让人觉得有点土。还一点,艺术作品还是有高下之分的。烂就是烂,再歌颂自由民主也好不了。哎算了,不扯了,继续去循环《我的滑板鞋》了

齐傲昂这些人的问题是 没有政治迫害 他们就没法搞艺术了 没有政治迫害 他们搞的就不算艺术了。我是否应该也让政治去迫害一下 我立马就能成艺术家了,今天是否已经不需要思考艺术是什么了 而是急着去找政治迫害?

齐傲昂艺术也好 翻译也好 哪怕大学教师也好 本质都是民工工作 非要和无产阶级拉开审美距离 做不到就捏造一个大迫害出来 谁逼孙老师拿着比民工还低的工资 干着社科院的活了?抑郁是个人的选择 自杀也是个人的选择 我不同情他的自杀 他自杀是为了得到同情? 同情是侮辱。

皮包公司V后门这篇写的可以的,拍碎文艺脑残的脑袋,让他们看不懂,让他们找不着北,艺术就成功了
[7楼] guest 2014-09-01 19:26:17
理论车间后门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不过,你是一只贱逼... //@沈宏WSJ:左派幼稚,右派矫情,但什么是“一块块破碎的大地上的各人民团体之间的生死大战” 的“大地政治”或“全球总体战争”?香港占中的人不打扑克但要的算不算“小气”的“中国的未来民主事业“?马上都要沪港通了。

廖伟棠这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小丑,连他的“文革”都是被鲍德里亚加持过的文革,和中国人经历的文革可大不一样。

一只绿茶饼:陆兴华是号称左派的资本家。如此悖谬的身份只能说明他在投机

一斗大豆大意就是如果他的母亲被强奸,作者会加以点评幸亏有了强奸犯,母亲难听的尖叫才被大家听到了。感谢强奸犯

坦克手贝吉塔影展被撤,大家穿“停”的T恤,搞“闭目式”,给我这个局外人的感觉是:主办方压根也没想办成,他们对于被封后的公关活动,准备得比正常举办要更加充分、周密,得心应手,他们只具备这样的斗争经验,也只习惯于这样的抗争/消费方式。独立电影在这里充当的是一个根本不重要的配角。

sukavivo: 看到廖伟棠这sb一跳八丈高,实际上他这种批评牛头不对马嘴。陆sir的文章运行在一个更高的哲学模态上,他却用策略性的政治角斗来反驳,好比说人家在设计筹划原子弹,降维武器二向箔,他却问,歹徒举起砍刀冲过来了,你讲这些有什么用,还耽搁我找砖头。
[8楼] guest 2014-09-01 19:30:10
理论车间后门: 这个内容,我已唠叨了三年以上,你们难道你们没注意到我已多么熟练了吗?这是运算!我这等于是天天在场上训练的,他们以为自己也是足球运动员,但已三年没上场地了。low逼们只会从自以为是的常识出发,还振振有词。

贡邦宇03不管V和陆老师平常多么正确,深刻,这篇的观点我是始终不认可的。毕竟此文起始于老艾,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老艾当初的发心中存有这样的私心。

理论车间后门回复@贡邦宇03: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罪,这样的假斗争,只是无聊无聊又无聊,老艾有没有主动想把国保公安当人工呼吸机,这一点,我觉得你还是提得太离题。他当然不会去主动订购人工呼吸机的,咱这也是一个比方。

理论车间后门这不光是关于艺术的,也事关一个当代中国人在理论表达里如何端正自己的位置:一种受迫害狂想症,长期像毒蛇一样捆绑着我们当代中国人的思考。这些立场,这三年里我到处说,大家都认为我过分了。但今天说出,我就感到自己蜕了一层皮,轻松了很多。我的这些长辈都是内心阴暗地替我们要着民主自由的!

壬波切刑天卖瓜子的是他们的偶像,砸碎可不得了。其实陆师根本没说过这卖瓜子的是否城管的亲戚,陆师只是在陈述你在乌克兰交火区卖瓜子是否合适。仅此而已。

壬波切刑天对生存环境的准确认知是纪录片和瓜子的任务,如果一直在弹片和硝烟里却拍摄西门庆和潘金莲的苟且,这就不但是落伍了,而是更加苟且。

贡邦宇03老艾真不是我的偶像,不是国保公安硬成全他,我还不知道这个人,我也看不懂他的艺术。V师和陆师才是我的偶像[嘻嘻]
[9楼] guest 2014-09-01 22:22:21

多亏国保公安一直以来给老栗和老艾做着人工呼吸…

[10楼] guest 2014-09-02 01:10:34
理论车间后门确实厉害,不管是什么菜,端到他面前,只要不符合他的口味,他都能迅速调转屁股,从后肛门排泄出消化不良的西左粪便,予以玷污。
[11楼] guest 2014-09-02 02:01:31
栗艾被理论车间后肛喷放泄成屎人

[12楼] guest 2014-09-02 02:10:56


[13楼] guest 2014-09-02 10:31:48

1,啊哟,不知不觉陆老师悄悄积攒了好多铁杆脑残粉……


2,嘎多评论,只有这条最地道——一斗大豆大意就是如果他的母亲被强奸,作者会加以点评幸亏有了强奸犯,母亲难听的尖叫才被大家听到了。感谢强奸犯


3,一直把“陆师”这个敬语挂在嘴上的壬波切刑天说:陆师只是在陈述你在乌克兰交火区卖瓜子是否合适。仅此而已/如果一直在弹片和硝烟里却拍摄西门庆和潘金莲的苟且,这就不但是落伍了,而是更加苟且。

这个比方呢,是木有用的,它可以用于“陆师派”批判“栗艾派”,反之也一样可以用于“栗艾派”批判“陆师派”。


4,陆老师应该把这文章重点交送给国保和公安嘛,让国保公安别那么傻逼,停止给老栗和老艾做人工呼吸,让他们的艺术死翘翘!或者说,看他们的艺术死不死翘翘!这样牛逼的文章,丢在艺术圈里有个屁用啊,最多最多,无非能从栗粉艾粉里争取几个过来做陆粉而已,而且还不一定呢。如此苦口婆心的口水,陆老师完全喷错了地方嘛


5,假设哈,国保公安开窍了,不给老栗老艾做人工呼吸了,他们的艺术死掉了,又怎样呢?恶势力就没有了?


6,社/共主义, 自由民主, 民国和文革,都不是我们能够安全地一蹲到底的茅坑啦!那,在陆老师眼里能够一蹲到底的茅坑到底是啥样子滴啊?或者,陆老师会说,这世上压根没有什么能够一蹲到底的茅坑!那,陆老师说的“更大的格局”到底是啥样子滴啊?新的大地政治、全球总体战争,到底是个嘛?能不能讲清楚一点?还是,陆老师会说:他妈的你们这帮傻X,我这已经讲得够清楚了好伐!!!

[14楼] guest 2014-09-02 10:51:09
楼上牛逼
[15楼] guest 2014-09-02 13:46:15
被理论车间后门蹲坑!
[16楼] guest 2014-09-02 15:31:38
理论车间后门喜欢在老栗和老艾头上大小便找乐子! 好不讲卫生''''''
[17楼] guest 2014-09-02 17:39:01


[18楼] guest 2014-09-02 20:55:12
屎达达满脑子是屎达林的艺术为政治服务的屎文
[19楼] guest 2014-09-03 10:48:27
屎大大想分一杯羹
[20楼] guest 2014-09-03 14:39:20
无法否认中国必定有政府干预,并会是长期存在的,爱栗子两位同志,抓住了这个特点,加以挑衅,没有什么不对,平常心看待就好啦。一般人还真扛不住,做山大王也是要有些武功的。
[21楼] guest 2014-09-03 16:53:40
评论与事实严重不符啊,南京影展、云之南影展、以及被合并的现象工作室中国纪录片交流周,成为常态后,栗先生才参与进来的。当代艺术评论的那些个家长点点脑子好不好,搞明白事实很重要。陆一会骂独立电影为“纪录片逼们”一会用艾未未来指称独立电影,错乱亢奋得很,病入膏肓了吧?
[22楼] guest 2014-09-04 01:42:21
一个流氓团伙劫持了后门他奶他妈和她姐姐妹妹老婆,并抢劫了他爸他哥他弟的家,他吓得躲到流氓胯下斗鸡鸡,而他的叔叔大爷们抡起棍子和流氓团伙拼起命来,于是街坊邻居们都赞扬起了他的叔叔大爷们,气的后门鼻青脸肿,跳起脚来骂他的叔叔大爷们:你们是靠和流氓打搅装英雄捞好处。这就是后门屁眼一直拼命攻击艾未未高氏兄弟和老栗的真相和逻辑。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