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北京周游记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4   浏览数:938   最后更新:2014/04/29 15:44:44 by guest
[楼主] wangxiaoer97 2014-04-25 09:51:10

来源:彭德雅昌博客


一会所

一会所

北京的会所是官商聚集的地方。自从反贪以来,官商们闻风收敛,关门大吉。西安友人有一处据点,藏在北京市区的小河边,屋子里都是小女生们热衷的小摆设。闲得无事,我浏览了一遍,竟然产生了兴趣,拍了一堆照片。这个小型会所,调动了我对会所文化的好奇心,以致想看看更高档的会所。将来我死了,把我书房的精品图书捐给它们。

彭德:北京周游记

彭德:北京周游记

彭德:北京周游记

彭德:北京周游记

二老板

樊洲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同徐亮一道向我推荐贾廷峰。他是太和画廊老板,为人透明,口才好,平等待人,同人打交道没有障碍,天生的活动家。贾廷峰爱憎分明,直言不讳。冷战时代的这种优点,在后现代社会很可能是缺点。这也是当代艺术批评大面积偃旗息鼓的时代背景。两斗皆仇,两和皆友。再对立的人,只要坐在一起,就能一笑泯恩仇。不像冷战时代彼此毕生不见面,可以放肆地朝死里骂。贾廷峰推崇的艺术不是很前卫,可是他的生存状态很前卫。他满身的八卦故事,有趣有味,亦庄亦谐。没有八卦故事的人,不能交往。他倾二十年追求一位才女,直至同对方结婚。中国男人爱吹捧女儿,绝少吹捧妻子,怕小三不高兴。贾廷峰背着自己的妻子,当着我由衷地鼓吹,仿佛是卓文君的化身。就凭这两点,贾廷峰可成就大事。

杨凯是99艺术网的老总,长着一副憨厚、让人信任的娃娃脸,对人没有威胁的模样,感觉能轻易将他蒙骗。商界多骗子,这种表面印象反而成了他的先天优势。杨凯单身,手下好几十美女,居然没有心仪的对象。也许是吃了成都姑娘的亏或上了北京美女的当,几次托我介绍陕西女子。自古男人的理想妻子正是陕西妞,名叫孟光,“举案齐眉”的女主角。可是当今的陕西,孟光在哪里啊?

杨凯鼓动我在99网开专栏,怎么写都行。我只想写写随笔式散文,记录自己的心迹。网络时代的文体是段子和随笔,可是中国的美术网站却不为这两种文体提供平台。你在博客上写得再好,它也不把你上架,怀疑你是软性广告。一切文章都是广告,关键在于有没有人味和品位。中国的美术网站,一家比一家死板,文章越来越无趣,只剩下拍卖和说教。这种状况反过来使得网民的口味凝固。雅昌网是最大的网站,而今越办越差,头版充斥着商家推销。既不能谈国是,学术文章又没有力度。当代人都聪明,一点即通,长篇学术论文只是给傻子看的。艺术国际最有冲击力,可是也缺乏人味,看不到网民的内心独白。

三里屯

三里屯我不曾造访。以前老听人提它,心想京城的地名也真土,致使上海富人笑北京富人是土鳖、老炮。三里屯?荒草丛生的城中村?如同当年圆明园画家村吧,棚户东倒西歪,苍蝇漫天飞舞,画家失魂落魄,等等。我们的驻地离这个俗村很近,美女们反复怂恿我去逛逛。入夜,游览北京青年人热爱的这个地方,老远就感到特殊。路上有猎艳的老外,也有国产的朋克。三里屯西式社区的规模,在纽约都找不到。转了一圈,自我感觉是木乃伊复活,乡巴佬进城。唉,搞当代艺术搞了三十年,三里屯都没来过。

北京周游记

彭德:北京周游记

二十人座谈会

侯拙吾的个展,展名《墨变》,即水墨画的变异,包括形式、题材和境界的变异。我今天在网上搜索,发现墨变一词不是我首创,别人早就在用。先有陆春涛的个展名,后有鲁虹策划的群展名,甚至搜出了钟孺乾的书名《水墨变象》。早知如此,应当另起炉灶,起码改名为“墨演”。其实展名只是提示,不可能统括画家的十年追求。

我不爱开会。一开会,立马想到魏忠贤的爪牙讥讽东林党“聚不三不四之人,说不痛不痒之话”的典故。因此,事先约定不开座谈会,以免生硬地把大家凑在一起打哈欠。批评家到齐后,殷双喜建议开会,没人表示反对,因为批评家的快感地带在嘴巴。杭春晓、徐虹、段君对侯拙吾的艺术方式和意图的表达提出质疑,陈孝信、高岭、刘淳、刘礼宾和贾廷峰则加以赞扬。由于有人文关怀,高岭认为侯拙吾是二十年来最打动他的水墨画家。会议发言比较对立,殷双喜会后发来短信:今天的会是这两年开的最好的一个会。陈孝信会后则向我表示,与会者太多,意见不集中、不深入。

中国人开会,与会者最少、意见最集中的是中央常委会。会议达成的共识总是被大力宣传,可是大家总是不遵循,如同画家总是把批评家的发言当废话一样。

批评界即便开会,也必须使它成为开放的平台。美术界的会议主持人评判别人的发言和做总结,而今几乎成了定式。我特别讨厌这种做法,因为大家都长了耳朵在听,没有必要由某个人来评判,更没有必要总结。总结是开放的敌人。

彭德:北京周游记

彭德:北京周游记

老栗老了

当年我客串《美术》编辑部,同栗宪庭在一个办公室编杂志。他是最年轻的责任编辑,人称小栗。32年一晃而过,小栗成了老栗,我也不得不跟着大家叫。他比我小五岁,看白发比我大十岁,伛偻着脊背,让人伤心。栗宪庭的生存状况,远不如城中村的村委。他是中国批评家的缩影,被画坛榨猪油一般榨干了,至今所到之处,还在陪笑脸。否则,像我总是一副苦瓜脸,就会招人厌。靳卫红要在《画刊》开办“旧文新读”栏目,见了栗宪庭,我特别想把我的《拯救批评》一文再发一遍,促进批评家们过上有尊严的日常生活。我要是当了总统,《拯救批评》会以中央文件的名义,下发各级部门,不仅要求通读,还要组织官员和富豪谈心得、写体会、见行动。

北京周游记

郎绍君精神

郎绍君是我一向推崇的老大哥。当年他抨击顶头上司李希凡,义正辞严。他托病淡出江湖,深居简出,显然是看透看淡了画坛炎凉。他坚持自己搭车,老远地一个人来看展览。郎绍君一生推介的画家不计其数,老来竟然自己挤车,没有一个发了财的画家拯救他。杭春晓曾是他的博士生,我对他说:杭春晓而今在当代艺术圈的地位,相当于你当年在批评界的地位。他扭头直勾勾地盯着我问:是吗?如同我看三里屯的神情。师生二人不同的是,稿酬、策展费、出场费,后者比前者早年的数额高出无数倍。

石冲请客

石冲请客

石冲请我吃饭,尚扬、曾梵志和侯拙吾夫妇在座。我平素就餐,两素一汤即可。石冲不愿点这种和尚菜,以免被留下话柄。他找了一家很排场的高级餐馆,花费相当于我半年的伙食费,还没有喝酒。什么时候,中国画坛请客用盒饭或自助餐啊?

侯拙吾是有名的大藏家,饭后到石冲画室看藏品,包括明清官窑瓷器和历代杂件。石冲收藏的瓷器,在美术史上的价值不如他的作品。每次见面,我都反对他搞收藏,数以千计的藏品同他的创作也没有联系,可是他乐此不疲。刚开始像中了邪,而今邪已转正,没救了。尚扬是石冲的老师,年轻时爱好收藏,而今彻底放弃,看古董的样子比我还消极,不像三十年前,见了出土的破铜烂铁,如同打了鸡血针一样,脸色潮红,嘴唇抖动。

远离北京

远离北京

三年前,侯拙吾请我策划他的个展。我不想进京,说过两年再说吧。当时我有篇文章《远离北京》,至今没发表,打算做完他的个展,再等大家淡忘了才投稿,否则显得言行不一,又有吃不到葡萄骂葡萄的嫌疑。这次为参加侯拙吾个展开幕式和批评家聚会,在京呆了整整一周,无所事事地写出《北京周游记》,进一步认定应当远离北京。当然,年轻人除外。



[沙发:1楼] guest 2014-04-27 22:21:22
批评批评春晓
[板凳:2楼] guest 2014-04-27 22:35:42
为啥要远离 而年轻人不是?
[地板:3楼] guest 2014-04-29 04:25:49
[4楼] guest 2014-04-29 15:44:44
年轻人也应该远离遍地屌丝的798,宋庄,黑桥,好好干一番事业,等着这些屌丝画廊、美术馆来拯救你,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