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沉默的大多数》杨冬雪访谈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962   最后更新:2014/02/21 16:02:48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14-02-21 16:02:48

文 /墨虎恺译 / Fei Wu  来源:燃点

杨冬雪(出生于1984年)和吴俊勇、孙逊等新晋中国艺术家一样通过调侃、讽刺的画作与设计作品构成了历史、社会与政治的寓言。此次北京艺门画廊(香港)的个展是他在香港的首次展出,randian燃点就他的这次展览对他进行了采访。

Chris Moore:你在艺门画廊(香港)的新展《关于沉默的大多数》是关于什么的?

杨冬雪:首先我想纠正下这个题目,这个题目的错误是我的原因,十分抱歉。完整的题目应该是《几乎失去功能的碎片/》。

这个展览所关于的是我们无法改变的现象,甚至不愿去改变的故事,源于我们对不公、糟糕的现实的某种依赖。更多是一种结构性的匮乏与混乱。就好像这个世界如果没有盗贼,那全部警探就要下岗。在这样的情景下,对于大多数的艺术家来说,混乱是最好的养分。

Chris Moore:这次展览的题目和王小波的一本书同名,请问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杨冬雪:不光是那本书,其实有一个电影也叫这个名字。取名的时候我并非经过特殊的考虑,只是一个直觉。我认为,这些作品应该是一种态度——对于无法改变的情况,这是大多数人的情况。如果你持续关注我的创作就会发现,我做的作品都是关于意识和物质之间的关系的。对我来说,关于性、关于政治都不重要,这只是我特定时间内的思考,是在一个时间段内和特定情境下才能生效。我认为,重要的是我的劳动,我强调的是劳动力,艺术家唯一的价值就是劳动力和生产。至于政治,那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因此没有必要去考虑。这个问题是我解决不了的,充其量就是一个素材而已。我不想把作品定义为某一种想象,我希望用观众的眼睛去拼凑这个想象,让作品打开一扇门,而不是把作品固定在某个位置上。

Chris Moore:为什么采用水彩?

杨冬雪:画廊订制,方便运输。

Yang Dongxue, “Regarding The Silent Majority”, Exhibition view, courtesy of Pékin Fine Arts, photographed by Kwan Sheung Chi
杨冬雪,《关于沉默的大多数》,展览现场,图片由北京艺门提供,Kwan Sheung Chi拍摄


Yang Dongxue, “Regarding The Silent Majority”, Exhibition view, courtesy of Pékin Fine Arts, photographed by Kwan Sheung Chi
杨冬雪,《关于沉默的大多数》,展览现场,图片由北京艺门提供,Kwan Sheung Chi拍摄

Chris Moore:这里有件作品让我们想到以前经常出现在政治大会,或者运动会上的移动观众台——《几乎失去功能的碎片B》(2013)。请就这件作品谈谈你的感想。

杨冬雪:“几乎失去功能的碎片”这句文字指的是在特定的时间内,事物被意识加工。 而加工后的无论是观念还是输出形式将全部死于所谓的艺术制造中。如果在我存在的时候用某种动作去表演我从未存在过,或是无意识的存在,对我来说是很有意思的事。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我从05年至今的作品都可以在前面加上“几乎失去功能的碎片”这几个字。我这里所说的动作,只是在特定的时间、情境、空间内才能生效,如果离开这个特定的情境、空间,和时间后,进入生活本身,我是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一个相对比较快乐的奴隶。

至于《几乎失去功能的碎片》中的B、A或F的所有图像,它只是促使我进入创作的一个视觉素材,或者说是一个开始或结束的理由。

Chris Moore:很多作品里都有字母符号,比如刚提到的《几乎失去功能的碎片B》这件作品似乎让人联想到警察破案时的证据分类,或者小孩儿的学习辅助工具。这件作品是这两种意指的结合吗?

杨冬雪:这些数字和字母是《几乎失去功能的碎片》捣的鬼。

Chris Moore:骑龟的那个警官是谁?

杨冬雪:我不知道。不过你认为他是谁就是谁,我会相信你所认为的。

Chris Moore:展览上有大量性的内容——比如那个大地球用一个椎体插入小地球的作品。你是不是在性、政治与个人的自由表达之间建立了一种平行关系,无论是出于你个人还是笼统而言?

杨冬雪:其实没有你说的那么复杂,就是从直觉性地采集素材到直觉性地编辑图像,再挂到墙上。

Chris Moore:在性和政治处理上,这里是不是有吴俊勇和孙逊的影响?

杨冬雪:我并没有专注于处理这个问题,单从性和政治上来说,这个素材点我并不太感兴趣,这个话题太大了,大到根本不是问题。而且内容也太复杂了,如果把这个问题准确地数据化,太累了。我最多也就是依赖于这个情景素材编辑个图形故事罢了。至于受没受影响我不知道,会学习吧,从他们的作品中会吸收些我不知道的知识,因为他们也是值得我学习的艺术家。

Yang Dongxue, “Regarding The Silent Majority”, Exhibition view, courtesy of Pékin Fine Arts, photographed by Kwan Sheung Chi
杨冬雪,《关于沉默的大多数》,展览现场,图片由北京艺门提供,Kwan Sheung Chi拍摄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