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艺术周的幸与不幸
发起人:宁静海  回复数:0   浏览数:1730   最后更新:2013/10/08 10:46:19 by 宁静海
[楼主] 宁静海 2013-10-08 10:46:19

来源:燃点

文 / 墨虎恺 译 / 梁舒涵

Mike Steiner,《激怒:对艺术有一丝罪意》,1976,与Ulay联合表演。这次有(馊)名的盗窃行为发生在柏林新国家馆,盗窃的是希特勒最喜欢的一幅画(Ulay试图把这幅画给土耳其的“临时工”移民,但人家并不喜欢)。

在充满传奇的现代艺术中心(KW)举办的展览“画不停歇!”是注定要被遗忘的。

柏林艺术周汇聚了一系列重要美术馆的开幕、柏林当代艺术展(art berlin contemporary)(艺博会),以及林林总总的个展,还有对话、偶发、午餐会等活动,人们聚聚聊聊,好不热闹。

这次多场地的大型展览是柏林市政府的“佳创”(不过他们说要启用的新机场,都一年了还没动静)。艺术周的主题展《画不停歇!》(Painting Forever!),同时在KW现代艺术中心、新国家馆(Neue National Galerie)、德意志银行艺术中心(Deutsche Bank Kunsthalle)和柏林画廊(Berlinische Galerie)同时举办。但不幸的是,展览里发生了不少“撞车”,很多作品都受了伤,还伤的不轻,这似乎是策展人们始料不及的(本人的评论即将奉上)。

柏林当代艺术展(art berlin contemporary,简称“abc”)是那种人们不想承认是艺博会的艺博会,因为柏林人太cool,太柏林。但它确是艺博会,想法是不错——装置很多,而且专注于艺术家的个体。然而展览的实施却不太尽如人意,旧工业火车站大厅(柏林车站)很靠近市中心,看起来也很棒,有的作品也是相当有趣,而且参展的画廊也很专业。但那些装置作品这么展很容易相互“打架”,还碰到了临时的隔断墙,甚至是火车站建筑上,这就不好了。

Matthew Buckingham,《六位始祖,黑山,公元502,002》(2002),汉堡车站美术馆。

另外,作品还有点太雷同。 “abc”所展现的是柏林和德国(甚至奥地利)的艺术,也有从别处来捧场助兴的,例如巴西的画廊“A Gentil Carioca”。但这些画廊展位的模样和思路都大同小异,不免死气沉沉,让很多作品都陷入了混乱的背景中。但可看之处也还是有的,例如Nina Canell的空无的观念作品(Konrad Fischer画廊 & Wien Lukatsch画廊)、德里亚斯·菲舍尔(Andreas Fischer)的作品(Johann König画廊),还有戴安娜·思瑞安妮(Diana Siriani)的作品(Figge von Rosen画廊)。绘画不是很多,就像KW现代艺术中心等地的情况那样,说明绘画现在不是柏林的重头戏了。

Stef Heidhuis,《围栏》(2013),EIGEN + ART Lab画廊。1980年出生于柏林的Heidhuis值得关注。

柏林艺术周的精华在汉堡车站美术馆,在那儿好展览可不少,例如“20世纪的终结--好戏还在后头--与马科斯收藏的对话”,以及“体压-1960年代以来的雕塑”等。

柏林当代艺术展有很多优势,但是展览侧重装置的布置容易把作品的安设和艺博会的设置搅合起来,甚至连展厅里原本的设施也被混入其中。

要体会柏林艺术界的深度,就要来画廊看看。在DNA画廊里,他们给我介绍了Mike Steiner 和Ulay有(馊)名的行为《激怒:对艺术有一丝罪意》(“Irritation: There is a Criminal Touch to Art”,1976):他们从柏林的新国家馆偷了一幅画,这不是别的画,正是希特勒最钟爱的画家卡尔·施皮茨韦格(Carl Spitzweg)的作品《穷诗人》(Der Arme Poet,The Poor Poet)。让我感兴趣的还有道格拉斯·戈登在Michael Fuchs画廊的作品,而在同一座建筑中还有EIGEN + ART Lab画廊带来的Stef Heidhues的作品。

在柏林当代艺术展上,Nina Canell轻盈的作品脱颖而出(Konrad Fischer Galerie & Wien Lukatsch)。

柏林当代艺术展不想被称为艺博会,但它就是个艺博会啊。很少有画廊能成功利用这个混乱的空间,其中一个就是“neugerriemschneider”画廊带来的装置《Pae White》——即便现在看上去很像色谱。

“墙”展上Douglas Gordon的《靠墙,派对结束了》(左)与Johannes Albers的《墙海》,Michael Fuchs,柏林奥古斯特街

Francesco Clemente 的印度帐篷,Blain | Southern画廊

(更正:本文此前版本所涉艺术家Maria Eichhorn实为Nina Canell,相关作品由Konrad Fischer画廊和Wien Lukatsch画廊提供。现已更正)

柏林当代艺术展上,唯有Andreas Fischer的作品(Johann König画廊,柏林)(在观念上)得以独善其身

Erró,《Paris》(1982),汉堡车站美术馆。

正好有空去下我最喜欢的餐厅“[deleted]”,柏林的最高机密。

柏林艺术周少不了的角色——约瑟夫•博伊斯(《20世纪的终结》,1982-83)和罗德尼•格雷厄姆(《橡树,凯格维尼》,1989/2001),汉堡车站美术馆,展品来自马科斯(Marx)与弗里克(Flick)收藏。

来现代艺术中心参加展览《画不停歇》开幕的艺术家Thomas Eller和Bjorn Mellhus、策展人David Elliott,以及Momentum Worldwide总监。

Matthew Buckingham,《六位始祖,黑山,公元502,002》(2002),汉堡车站美术馆。

要把柏林当代艺术展给烧了,差点大功告成(Zink画廊)

艺术家Nasan Tur在柏林当代艺术展(Blain Southern画廊)

柏林当代艺术展上René Luckhardt的作品(来自因斯布鲁克的Bernd Kugler画廊)。奥地利的画廊是这次参展的佼佼者。

柏林当代艺术展上Diana Sirianni的作品(Figge Von Rosen画廊)。“画不停歇”展览的背景让她的绘画看起来乱七八糟。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