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我有病——厉槟源个展
发起人:artspy  回复数:27   浏览数:3049   最后更新:2013/09/08 01:18:30 by frogsangtian
[楼主] artspy 2013-08-24 20:17:32



我有病——厉槟源个展

展览日期:2013-8-24 至 2013-9-22

开幕酒会:2013年8月24日4:00-7:00pm

主办单位:杨画廊

展览地址:北京市798艺术园区创意广场东侧20库

策  展  人:崔灿灿

艺  术  家:厉槟源                                                    来自:艺术眼


新闻稿:

成为大众话题的“裸奔”事件,起初缘于厉槟源的个体行为方式的偶然性表达,这种偶然在趋势下被艺术家再次更新成一种有意识的出发。由崔灿灿策划的厉槟源个展《我有病》,将于2013年8月24日在杨画廊开幕,一个引向艺术家背后众多创作的通道被开启。毕业于央美雕塑系的厉槟源,此次展览将呈现多个影像和装置作品。独特的个体释放方式让厉槟源被更多人知晓,而深入和全面地了解艺术家更广泛的创作,我们需要回归原点。《我有病》是一种自我存在感的强调与骄傲、对世俗世界的不屑与挑衅。


现场:


神灯

臭水沟的春天、空房间、来自黑桥的炮声、一天下午、三岔路口、向董存瑞致敬

死了都要爱,溜鸡

无间,链接

被禁锢的舌头、拔地而起、肖像、厉槟源个展


白日梦


今生今世


天堂

潮起潮落

与夜平行

春秋

(左起)越过重浪,我最摇摆


天使

越晃越大

回声



倾斜的十字架

被禁锢的舌头

看上去很美

一万年太久

清洁



[沙发:1楼] guest 2013-08-24 21:09:30


[板凳:2楼] guest 2013-08-24 21:35:17

前面舌头是Urs fischer的作品

这个机械的是Arcangelo Sassolino的作品



[地板:3楼] guest 2013-08-24 21:46:51
美院学生不都是抄吗,干嘛这么大力回击,支持下小农贸市场般的798





[4楼] guest 2013-08-25 01:42:47
本质上还是小点子,地面铺海报是学安哥拉馆,连用货架做底座都是一些小点子,学一些一看就会的皮毛。
[5楼] guest 2013-08-25 14:06:43
很多抄袭的影子,想他人所想,做他人所做的点子习作。是有病,在不深入。
[6楼] guest 2013-08-25 15:21:49
一个时间段的总结,期待新的时间段的开始!我们这个社会需要草名艺术家。
[7楼] guest 2013-08-25 15:23:59
杨画廊是唐人分部嘛,哈哈,都是做这些伪“学序”展
[8楼] guest 2013-08-25 15:33:50
都是小G8点子
[9楼] guest 2013-08-25 15:52:44
又是一堆中国制造,薇薇这帮人除了抄就是抄,抄还不好好抄。
[10楼] guest 2013-08-26 01:14:26
所有作品暴漏了创造力的匮乏,做他人跟屁虫是走不远的,比之前想象的差太多
[11楼] guest 2013-08-26 01:37:23
上面所有帖子貌似都是一个人发的,您是吃定阿特爸爸了,别的那些回帖也都是您吧
[12楼] guest 2013-08-26 01:45:45
美院学生不都是抄吗,干嘛这么大力回击,支持下小农贸市场般的798。本质上还是小点子,地面铺海报是学安哥拉馆,连用货架做底座都是一些小点子,学一些一看就会的皮毛。很多抄袭的影子,想他人所想,做他人所做的点子习作。是有病,在不深入。杨画廊是唐人分部嘛,哈哈,都是做这些伪“学序”展。都是G8点子。又是一堆中国制造,薇薇这帮人除了抄就是抄,抄还不好好抄。所有作品暴漏了创造力的匮乏,做他人跟屁虫是走不远的,比之前想象的差太多。

楼上是这个意思吗?
[13楼] guest 2013-08-26 10:59:40
来源:Artlinkart


崔灿灿:现实的意外

无论是厉槟源的装置或是行动,它最初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在乏味而又平庸的现实中,这种片段的、破碎的,有别于传统和大众经验的存在方式,构成了厉槟源在今天的独特性价值。

    

    厉槟源在望京裸奔了四次,被网友偶然拍到,之后在网络中迅速传播,被大众媒体称为“裸奔哥”。如果说,厉槟源的这几次裸奔是作品,那么这些行动并非是预谋已久,它来源于一次情感挫折后,释放的冲动所导致的一种特殊表达。

   

   在厉槟源的许多作品中,即兴的行动占据多数。相对其它艺术家而言,厉槟源的这些行动不再是固定空间和时间中的艺术工作,也没有以艺术史或是某种特定的观念作为实践的坐标,它是本能的,同样也是在艺术之外的。

   

   行动随时随地可以展开,无需展厅,也不需要观众,伴随着荷尔蒙进行快速的移动、反应和交流。这种持续的表达既是和它者进行交流的渴望,对自我存在感的确认,也是对生活方式的选择。

   

    在与现实的遭遇中,厉槟源始终以独特的方式进行回应:一种无聊式的黑色幽默,甚至有些低级趣味。然而,在绝大多人所追求的高尚的知识与道德面前,在所谓的客观、中立、理性的自我神圣化之外,欲望的冲动与低级趣味显得如此真实与生动。

   

    这种行动的出现首先是一种态度,对经典表达方式的厌倦,对传统交往方式的拒绝。厉槟源的作品是远离“物”的,它并没有一味的去迷恋物的“材料属性” 和“文化属性”,艺术表达所需的原有资源与工具在此刻被打开;同样,厉槟源的许多作品是无稽的,无厘头的无聊式存在, 它并非是行为式的表演,也不需要太多的现场气氛和逻辑脚本。在今天,最大的现场理应是现实生活,而生活本身即是一种行动,是现实中人的多种可能性。

   

   一直以来,物的象征与表演始终占据着艺术的主流,它虚构了一种可被仰视的经典,艺术将“物”作为一种可见的形式,并赋予其观念属性,使其与物质世界紧紧相连,“物”同样衍生了通过实体空间进行传播与交换的艺术系统。

   

   回到文章的最初,厉槟源的“裸奔”在无意之中,碰触了一个更为有效的传媒与交换系统,通过互联网进行有效的交流与虚拟储存。行动从艺术品的物质系统中解脱出来,回到原本发生的偶然中去,当它在现实中发生之时,即摆脱了以往的通过艺术空间传递至社会空间的交流方式,媒介的材料决定了传播方式,而传播的方式同样决定了对媒介的材料的选择。

   

   一件作品进入博物馆的过程,既是这件“事”本身死亡的过程,厉槟源的许多作品只有还原到现实之中才会生动,而在展厅之中所看到的则是“事”的标本和遗留的物证,一次意外的现场。

   成为异类是对多数同类者的不屑。“我有病”是对自我危险性的强调,在传统交往中制造的障碍,它有别于那种早已安全而又互为讨好的交流,它并不祈求理解与信任,因为“我”,你永远无法完全理解,它仅是我的存在,无需回应的信号。

   

我有病,同样也有骄傲,就在这里,你有药吗?

[14楼] guest 2013-08-26 11:08:20
是有病, 脑残!
[15楼] guest 2013-08-26 11:41:27
作品即没意思 又不深入
[16楼] guest 2013-08-27 01:03:09
个展做的太急了,职业意识还不够强。干嘛把学生时代的习作都拿出来?汇总一下并不就等于个展哦!好好反思,期待下一个个展,展示思想而不是玩意。
[17楼] guest 2013-08-27 10:45:15
[18楼] guest 2013-08-28 01:00:19
策展人和历都太急,急呀。
[19楼] guest 2013-08-30 03:51:56
16楼滴,好土,展览思想?怎么不说展览时代精神?
[20楼] guest 2013-08-31 09:54:06
知道
[21楼] guest 2013-09-01 20:52:33
真他妈的差,差的如此真实
[22楼] guest 2013-09-01 22:12:10
是我今年看到最好的展览,简单粗暴。
[23楼] guest 2013-09-02 00:16:31
准备去看现场再评价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AwNjc2NzI4.html
[24楼] guest 2013-09-02 08:43:34
一帮喷子
[25楼] guest 2013-09-04 12:45:16
什么是重要的:厉槟源展评

来源:艺讯中国 作者 王懿泉


厉槟源,“臭水沟的春天” ,行动(照片),2013

厉槟源,“拔地而起”,照片,2012

在夜晚的街道上抱着充气娃娃裸奔是不是行为艺术?用可口可乐释放出的气体充胀一只气球是不是雕塑作品?将佩斯画廊的公告牌篡改写上一个虚假的展览信息是不是观念艺术创作?

或许,这些问题和质疑对于厉槟源和他的最新个展来说都不重要。连策展人崔灿灿也这样认为,在他为厉槟源个展所写的文章里,他表示这个展览“并不祈求理解与信任”。

那么,什么才是重要的?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首先你应该知道展厅的状况。杨画廊的展厅里弥漫着动物粪便的味道和鱼缸中的腥臭味(分别来自两件作品,“看上去很美”和“白日梦”),地板上摆放着多个电视机,其中循环播放着厉槟源的行为表演录像。另外,装置和雕塑作品出现在展厅中不同位置,包括那个饱受争议的由一瓶可乐和一只气球组成的作品“越晃越大”,以及可以喷水的洗手池装置,名为“潮起潮落”。展览的整个面貌看起来很粗糙,感觉像是将艺术家混乱的工作室直接拷贝进了展览现场,而作品也携带有一种未完成的状态。这或许是艺术家和策展人的精心安排。

其实,这些展出的作品并没有多少视觉吸引力,因为它们的美学价值和对艺术实践的贡献,都不新鲜,因而也不重要。

真正有吸引力的和真正重要的是,在让艺术界和大众得知他的存在的过程中,厉槟源所使用的方法。这个方法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不择手段,物尽其用”。这个方法可能是艺术的,也可能是非艺术的。具体来说,厉槟源用可乐和气球在艺术界以内企图证明自己杜尚式的艺术姿态,而在大众媒体和社交网络上他创造了“裸奔哥”和“行为艺术家”的公众形象并不断演绎着新的故事。

到目前为止,厉槟源的艺术工作进展地有声有色,他很享受如媒介理论家尼尔·波兹曼所忧虑的“娱乐致死”的状态,并沉浸在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所预言的属于每个人的成功的十五分钟里。他仍在乐此不疲地使用着自己的方法,他也并不会像展览名字所说的那样“有病”,因为从他和艾未未的合影里,谁都看得出来,厉槟源在炫耀自己的骄傲和肌肉:这对厉槟源来说才重要。

http://cn.blouinartinfo.com/news/story/953057/shi-yao-shi-zhong-yao-de-li-bin-yuan-zhan-ping
[26楼] guest 2013-09-05 23:04:02
就这。。。怪不得要裸奔了
[27楼] frogsangtian 2013-09-08 01:18:30
artinfo,artinfo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