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长物志》第四回展:梁硕
发起人:artspy  回复数:0   浏览数:1663   最后更新:2013/08/04 14:51:07 by artspy
[楼主] artspy 2013-08-04 14:51:07

《长物志》第四回展:梁硕


展览日期:2013-8-3 至 2013-9-2

主办单位: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展览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E06

策  展  人:戴卓群

艺  术  家:梁硕                                                来自:艺术眼


渣物语


戴卓群/文


梁硕“善变”,这是他特有的方式,不是因为他搞不清楚应该坚持的东西,却恰恰是源于他清楚自己不应该坚持什么。


梁硕是美院雕塑科班出身,在早期以“城市民工”为对象的作品里,清楚地将创作的关注点从对雕塑本身的追求转移到了对一种底层人物生存状态的体认,并且通过弱化语言上的塑造性和艺术处理对雕塑做出反叛,使雕塑变得普通无奇。但很快,他对沿用雕塑的基本方法也感到了更多的局限,并在此期间做了剪报形式的尝试,不久,更是兴趣盎然地迷恋上了被精英阶层视如敝屣的民间艺术。他对一本正经的“艺术家”身份产生了抵触,试图带着淳朴的心态在卑微的视野尝试另一种存在的可能,并利用民间艺术小巧、简单、低成本制作和游戏性等这些品质做了《玩具系列》作品,同时以尽可能低廉的价格售卖给所有想买作品的观众。虽然之后梁硕尝试了绘画、装置、影像、表演等更多样的媒介和创作形式,但从早期作品中便体现出的对既寻常、莫名而又卑微之事物的深切关注成为他艺术脉络中的核心线索。带着对艺术无休止的困惑和焦虑,梁硕似乎渐渐体受到了艺术对于他的真切意义,艺术不能解决我们的现实问题,但我们必须要对自己的生活做出反应,找到精神的自由出口。


梁硕对经验世界和惯常事物的抵抗体现在他生活的方方面面,NOT,脑凉,掉队……都是他对自我形貌的表态,在一篇展览自述文字中,他曾用这样一句话来结尾:“当年我大汉天子乃一介匹夫,现如今却登堂入室,可惜,可叹”。


梁硕总是用“渣”来形容自己近来的身与行,“渣”字的本意在字典中被描述为“物质经提炼或使用后的残余部分”。此次《长物志》项目,他将集中呈现新近以水墨做为媒介的探索和实验。在这一阶段的工作中,通过对水墨技法和特性的尝试与掌握,对传统画史画论的研读与探究,梁硕再次站在反经验的立场,向我们抛出了“水墨”和“题材”这些早已被目为过时陈旧的话题。他发现,即便中国山水画艺术的嬗变,也不光是风格和图式的承继更迭,背后都有非常明确和具体的题材与语境的针对性。今人对“题材”的回避,是特定历史时期文化管制将其妖魔化后极而反的结果。梁硕既有对当下庸俗和空洞社会题材沉疴的不屑,更且对今日躯壳式水墨形式流弊亦不买账,对于梁硕来说,“渣”是一种实存,更是态度,乃至趣味。


现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