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l u x u s的未竟之梦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1069   最后更新:2013/04/22 11:29:00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3-04-22 11:29:00

来源:今艺术 文/李立钧


Fluxus并不是一个行动、一个歷史片刻或是一个组织。


Fluxus的定义指的是一种观念上的想法、一种作品的形式与类型、一种趋势,一种过生活的方式,一种当人们进行创作时不断变动的组式。

——希金斯(Dick Higgins)(註1)

尚.都普伊Jean Dupuy|绿红—真处子(字谜)Vert rouge-Trou Verge (anagramme) 油彩、画布 22x25cm 1984 高雄市立美术馆提供


无法定义的Fluxus


先挑明了讲,如果你真想知道Fluxus是什麼,千万别去问Fluxus艺术家!因為你可能只会得到一个令人猛翻白眼的答案。譬如布莱希特(George Brecht),他曾经说过:「大家很常问『Fluxus是什麼?』基本上,我们会回答『就是它一直以来那样』。」


他答了等於没回答。不过,在另一个Fluxus的重要艺术家威廉斯(Emmett Williams)身上,Fluxus就更令人困惑了。他在1982年写说「Fluxus还没被发明」,不过他在两年前才说过「Fluxus已经死了」。如果压根没诞生过,那Fluxus要怎麼死?如果根本没存在过,那我们又怎麼会知道有一个叫作「Fluxus」的东西?


不用怀疑,他们绝对是在胡诌。不过,这样「拒绝被定义」的赖皮态度可以说是贯穿整个Fluxus的最主要,或是严格说来,「唯一」可以用来定义Fluxus的特徵。在中文世界裡,「Fluxus」通常被音译成「福鲁克萨斯」或是有人也把它翻译成带有东洋风味的「激流派」。事实上,Fluxus这个字源自於拉丁文flux、fluere,意思是流动、流逝。这个字之所以会被挑选来作為Fluxus的标誌,正是取自它始终变动、无法化约、归纳的意义。


虽然和其他的艺术流派相同,Fluxus代表著在一段时间裡,一群特定的艺术家共同从事的创作、展览和表演,Fluxus也有自己的出版物、宣言,不过,就整体看来,Fluxus甚至不能被称作一个「艺术流派」或是「运动」,因為即使许多艺术家曾经以「Fluxus」的名义发表作品,也针对Fluxus发表过许多言论,但是他们之间从来没有一个公认的定义、方向、论述或是领导人物。艺术家各自詮释、各自表述,这般来来去去。Fluxus在1960到1970年代间,始终是一个面貌模糊、无法明确定义的「奇怪风潮」。不过就像瓦兹(Robert Watts)说过:「在Fluxus裡,最重要的是,没有人知道它是什麼。因為世界上至少该有些什麼专家不懂的东西。」或是布莱希特所言:「Fluxus从来没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和方式,每个人都因為某种无法言喻的共同点就自然而然聚集在一起发表、创作。或许这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觉得,艺术的边界应该比原来更宽广。」正因為没有统一的行动方针,Fluxus用它的开放性涵纳了一群出身不同、风格迥异、来自各地的艺术家,早在一个还没有网路的时代,就促成了一个跨国、密集交换讯息、热烈讨论的网络。


Fluxus的诞生


事实上,Fluxus这个字原本是Fluxus发起人马修纳斯(George Maciunas)於1960年,為了一本当代艺术杂誌所选定的名称。1961年底,他经营的AG画廊(AG Gallery)破產,马修纳斯因债务不得不从纽约逃到德国威斯巴登(Wiesbaden),虽然最终并没有实现这个出版计画。不过,他在1962年以Fluxus為名,於威斯巴登美术馆举办為期四个週末的「国际最新音乐节」(Internationale Festspiele Neuester Musik)以后,Fluxus渐渐聚集起一群人,开始以Fluxus為标誌,在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哥本哈根、荷兰等地,举办展览、活动,试图打破旧有艺术形式的界线,从事跨领域、跨媒体的艺术实验。


虽然Fluxus今天被视為是当代艺术重要的「艺术先锋」,不过,从歷史看来,Fluxus的诞生主要并不是源於视觉艺术「内部」的反动,而更要归功於「外部」的刺激。事实上,许多后来Fluxus的重要艺术家都是1950年代末在纽约社会研究新学院(New School for Social Research)的实验性作曲课堂上结识,受到作曲家凯吉(John Cage)影响极深。凯吉认為,音乐必须摆脱主观意志的刻意操纵、控制,在偶发、机遇下產生,并主张直接用「日常物件」来演奏。这个「音乐的理念」不但啟发了Fluxus后来的行為艺术(performance art),Fluxus在1962年第一次对外公开时,更直接把自己定义成一个「音乐节」。从一开始,Fluxus就揉杂了不同艺术类型的表现形式,模糊了视觉艺术和音乐、剧场、舞蹈、电影、科学研究的分际,让原本「静态」的艺术展览,向「表演」靠拢,成為了某种动态的「事件」。有趣的是,Fluxus大部分艺术家也不是「视觉艺术」出身,譬如布莱希特是化学家、瓦兹是机械工程师、希金斯(Dick Higgins)是音乐家与诗人、白南準(Nam June Paik)是音乐家、菲里欧(Robert Filliou)是经济学家。


Fluxus的基本态度


正如前面提到的 Fluxus难以定义,因為它从来不是一个封闭、排他、固定的理论系统。我们最多只能把它理解成某种对於艺术的「态度」。不过,从马修纳斯写的一系列文章,我们仍然可以辨识出Fluxus的几个基本主张。(註2)


1963年,马修纳斯在杜赛道夫(Düsseldorf)的Fluxus音乐会前,从字典上影印下「Flux」条目,借用这个字「持续流动」的意义来解释Fluxus。在这个「Fluxus宣言」中,他认為,Fluxus是一个始终变动、繁复多元的运动。Fluxus目的在於推翻一切病态、虚假、菁英、中產阶级、商业和欧洲中心主义式的艺术型态,追求一个能被普罗大眾理解,而不被艺评、专业人员所垄断的「艺术」。


更「具体」且接近「现实」的艺术


在1962年的〈在音乐、戏剧、诗歌与艺术中的新达达〉(Neo-Dada in Music, Theater, Poetry, Art)中,马修纳斯更进一步说明了Fluxus的基本理念:在传统的艺术概念裡,艺术作品的「物质形式」背后总预设了「作品真正内容」的存在。在这样的概念下,虽然观者观看作品,不过对观者来说,作品的「外在形式」只是通往作品「本质」的必要工具。作品的「形式」和「内容」虽然不可分,不过「形式」永远是次等的。马修纳斯认為,这样的预设是虚幻的。在形式之后,并不存在任何更崇高、更具本质性的「内容」。换言之,我们不需要去追求作品背后的「真正内容」,因為我们所感知到的作品本身,就是作品唯一而且真实的内容。因為这样的想法,马修纳斯提倡一种更「具体」的创作形式。


在音乐创作裡,这代表的是扬弃经过人為预设、计算、设计、抽象化的「纯粹」音乐,而是让「日常生活」中的物件在偶发、意外之中自然產生「声响」。譬如说,他认為,当你拿鎚子敲打钢琴,会比你用钢琴演奏一首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的曲子还要接近世界本身的真相,因為现实本身是无法「事先设计」、而且充满偶遇和不确定性的。在1962年,第一次的Fluxus音乐节裡,威廉斯就「演奏」了一首长达45分鐘、由敲击平底锅组成的《德意志歌剧》(Deutsche Oper)。而马修纳斯和其他艺术家,则直接在可纳(Philip Corner)的「钢琴活动」(Piano Activities)中,当著「听眾」把一架钢琴支解成碎片。最后,他们甚至把切割下来的碎片拍卖给台下的观眾。在这边,Fluxus不但模糊了「音乐」和「视觉艺术」(观眾和听眾)的界线,他们更模糊了「台上」和「台下」(创作者和观眾)、「日常生活」和「艺术」的分界。


生活即是艺术


如果所有的分界都模糊掉了,那剩下的会是什麼?


用马修纳斯的话来说,那会是一种「生活即是艺术」的状态。事实上,对他而言 Fluxus是一种「反艺术」的态度。Fluxus反对艺术创作作為一种职业,反对艺术和生活、艺术家和观眾之间的区隔,反对艺术裡所要求的目的性、完整度和意义。他认為,Fluxus的阶段性任务在於要让人认知到日常生活和具体的世界就是「艺术」本身;艺术不假外求,不需要透过所谓的艺术专业、机构、艺术家,甚至是艺术作品来获得,因為艺术就是我们周遭的一切。马修纳斯把艺术的范畴扩展到了极限,认為艺术无所不包、无所不是,而Fluxus最终极目的甚至连自己都得抹除,让艺术直接等同生活、世界和现实。毫无疑问的,这是一个很乌托邦式的艺术定义。然而,在他定义底下的「艺术」最矛盾的地方就是,这个的艺术到头来什麼都是,却什麼也都不是:当任何东西都是「艺术」的时候,我真能在周遭辨认出「艺术」吗?或者,此意义下的艺术其实变成了某种没有实质内容的虚空状态?


从1962年到今天,Fluxus已经经过了50个年头。歷史证明,Fluxus的确影响了整个当代艺术后来的发展。然而,歷史也证明,Fluxus最后并没有推翻掉Fluxus当初想消灭的「艺术体制」、「艺术机构」,而我们生活与艺术之间的界线也仍然分明。不过,或许就是因為这些Fluxus未能达致的理想,让我们还在「艺术体制」下理解Fluxus曾经做过哪些虽天真、却令人激动的梦。


註1原文:Fluxus is not: a movement, a moment in history, an organization.

Fluxus is: an idea, a kind of work, a tendency, a way of life, a changing set of people who do Fluxworks.


註2虽然马修纳斯所发表的宣言式文章在今天被视為是理解Fluxus的重要歷史文献,不过,我们必须注意的是,这些文字只能被阅读成理解Fluxus的「建议」,因為在当时,马修纳斯虽然自詡為Fluxus的理论代言人,不过他的定义并不被所有Fluxus艺术家接受,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马修纳斯把Fluxus描述成反社会的政治阵线。Fluxus艺术家中,有人拍电影、有人举办前卫音乐会、表演,有人致力於社会运动和社会实验,马修纳斯自己则製作了一系列类似玩具的「Fluxus商品」贩卖。回顾歷史,我们或许可以说,Fluxus能成為一个标誌,单纯是因為一群风格、主张不同的人曾经同时以Fluxus名从事创作活动。当然,这也是因為马修纳斯无意(也无力)把Fluxus塑造成像是超现实主义(Surrealism)或是国际情境主义(Situationist International)那样,有著明确政治立场的「艺术运动」或是「主义」。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