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何岸短文三篇
发起人:宁静海  回复数:8   浏览数:1390   最后更新:2013/03/31 20:47:25 by guest
[楼主] 宁静海 2013-03-26 10:18:21

来源:艺术时代


这里刊发的是作为艺术家的何岸的三篇文字,是小说?是散文?是自传?抑或是随笔?我们不得而知。


碎片(一)


我在这座城市飘荡已经有六年多了,六年前来到这里时,我身无分文,对未来没有任何的憧憬,认识的人只有我的女朋友,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熬过来的。


几个月地下旅馆的生活,让我不知所措。每天除了在白天大街上卖打口盘,晚上回到充满潮湿和霉味的旅馆里疯狂地做爱,仿佛只有这样才不会孤单。七月的北京酷热难当,我们在双安的基地被警察查获之后,我接着开发出一个卖碟的好地方—位于大北窑的工艺美院。站在七月的阳光下,对着过往的兄弟姐妹厚颜无耻地大声说:“热爱音乐吗?热爱生活吗?”中午是我的节日,女友班上的同学一来一大群。女生们一人拿着一张CD,看着帅哥走过就齐声喊:“热爱音乐吗?帅哥!”没有不落马的。那是我最幸福的七月!每天收摊时享受了一整天阳光的汗水顺着脸颊滴到嘴里,咸咸的很好吃。


我对将来的期望就是能够开一个音像店,这个愿望很快就被完结掉了。我想扩大进货量,找人借钱又进了一堆货,在中午卖盘时被警察俘获。在把我推上车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坐在石凳上的女友,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用满是泪水的大眼睛看着我。我在车上对警察说:“叔叔,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他们没收了我的全部CD还有钱,把我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放下。


我一个人顶着阳光在人行道上走着,内心很惶恐,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走过一个街口时,我看着迎面而来的一辆吉普车在我眼睛里越来越大,我没有躲避,侧过身用正脸迎向它。都记不清当时我看到了什么,但我确实能听到我的脑袋里有很大的嗡嗡声,很大很大的声音立即被一股巨大的焦糊味冲散。紧接着,嘭的一声,我身边的防护栏飞了出去,我这才感到惧怕想转身逃跑,无奈我的膝盖在跳动,身体在发抖,根本挪动不了半步。开车的好汉面如土色地对着我一个劲地说:“牛逼!牛逼!”


感谢老天爷没有把我收了去!我挣扎着活到了二零零三年,看这势头还要继续活下去。二月底的北京有了一点点春意,我走在大街上,迎着陡峭的春风,张开嘴咬了一口属于我的第三十二个春天。真牛逼!我活到了三十二岁,现在是扎扎实实地成了一个老油条了。我的二十岁就住在我的隔壁。我痴迷于我的二十岁在夏天的阳光下被人打得抱头鼠窜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阳光的味道。那个时候老觉得哪吒被龙王逼死的时候是在二十岁!我很喜欢哪吒,我妈老说我长得很像他,真牛逼!他二十岁就被龙王逼死了!


二零零二年十月杨洋打电话告诉我,金红梅死了。我吓了一跳,她是被电动三轮车撞死的,马路的那边是她爱上的一个男孩和那个男孩的女朋友。这真不是一个凄婉的故事,她仅仅是到男孩的老家来看看他,也许只是不小心,太不小心了。我想当时肯定也是嘭的一声……说到这里我忘了告诉大家,金红梅是我认识的一个校友,算是比较熟悉吧,女,一九七四年生于湖北,死之前在上海生活,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好像每隔一段时间我的一个触手可及的朋友会在突然之间离开,就像按动电脑的Delete键一样迅速、干脆。我是个佛教徒,我想,在我老死以后也见不到他们了,他们已经投胎到了人世间,我可以在阴间看着他们在人间的阳光里辛苦地再活一遍。

我的记忆如碎片寸寸掉落,我还记得向我迎面而来的吉普车是我最喜欢的“陆虎”,是一个叫我牛逼的好汉开着的。如果他当时很不小心地撞到了我,我也会在嘭的一声中飞起来,我想我那肥胖高大的身体是非常适合像陆虎这样的车给撞上的,这是我在回忆中常常感到自豪和温暖的地方。

我肄业于一九九六年,在离开学校的联欢会上,我们几个好汉在依依不舍地唱着歌。我清楚地记得那首歌叫《明天会更好》,我们都在泪流满面地歌唱,也在热血沸腾地期待,期待我们的生命能够穿越即将到来的风雨到达一个充满阳光的未来。


[沙发:1楼] 宁静海 2013-03-26 10:18:59
关于海(二)

我在说到海时前面一定要加蔚蓝色的,这是我对海的极限认知,没有办法。我是长江边长大的,对水的形态和博大就只有那一条江带给我的遐想。我只有两次见到了海,一次是在汕头,那次的印象不提也罢,太让我失望了。海对于我来说是有声音的,那一次我只听到了机帆船的声音,剩下的就是灰色的翻着机油的海。还有一次就是在去年,我三十一岁的时候,我们一行五人,要从北京到香港转机去台湾,快到香港新机场的时候,我透过炫窗看到了她。当时在我的周围你所想象的关于海的所有铺垫都完备,我的眼底是维多利亚湾,飞机下降的速度很慢,我可以有时间一览我想象里的海,还有那天的阳光,卓越的阳光,在那样一个角度,你只能用洒在海面上这样的比喻并且是跳动的铺洒,现在就缺音乐了,嗯,我确实第一次看到了音乐,我的眼睛里有我所知道的关于蔚蓝色的音乐,用北京混子的话说太TMD波光粼粼了!我终于发现我确实是一个平庸之辈,在那样一个时候我的第一次就只有在这样的词语和情感中游荡,没有任何多余的独特的东西,可惜了我的蔚蓝色的大海。
小的时候,很爱看动画片《哪吒闹海》,最喜欢的就是哪吒站在陈塘关头面对大海拔剑自杀的情景。当时的镜头就是后来我在骇客帝国里看到的那样,我的少年英雄背对着我面向大海提剑封喉,剑入喉咙,这时我的盖世英雄忽然停止运动,镜头继续移动,我的目光随着镜头从我的英雄的背后越过肩头到达眉间,我的少年英雄眼里充满愤怒和忧伤,琵琶声碎,碎落我心。随后在她的瞳孔里一片蔚蓝色,我的英雄走了,绝美。在此以后,我知道了海是自杀者的天堂,特别适合少年,(西湖就只有给小资妹妹们准备了)。中国的乐器看来只有琵琶才能够表达海的声音,可惜,女孩不能够担当这种载体,只有男孩才能够拿着琵琶对着大海声声碎拍。安徒生说大海深得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这句话很入我眼,总有些神秘的东西在那一片蔚蓝色的里面吸引着你,看着那一片蔚蓝色就是一种呼唤,我们从那里面来,总有一种要回到那里的冲动。


我倒觉得自己上小学时的装束:白衬衣、兰裤子和红领巾是最适合在蔚蓝色的大海边慢动作地奔跑了,要是得了绝症就选择两种地方,三十五岁以前我就选择大海一定要是蔚蓝色的,就穿着我的少年的装束,白衬衣、兰裤子、红领巾,飞入大海。然后你就会在几天后看到一个永远的少年在海上漂浮,海面上是我的少年的颜色:红,白,兰。曾经第一次看到山海关这个名字,仅仅是这三个字就让我一夜未眠,我在想那是飞越了多少千山万水以后的景色,山海如斯,残阳如血。
[板凳:2楼] 宁静海 2013-03-26 10:19:39
关于表情的上下文(三)

武汉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梦想被赶到一个潮湿角落的城市,就像我在少年时候屡次被人打得抱头鼠窜的时候,总是要找个很晦涩肮脏的地方蹲在那里踹息。那个时候最真实,我的心跳,呼吸都在那个角落里面。不过对于我这样的在打架时很能够逃跑的人来说,有一次终于没有跑了,被一伙人堵在了一个我刚要蹲下来的角落,那是一个房屋的废墟。因为对方拿的都是木棍,把我的意志彻底打垮了。我从刚开始的呼天抢地被打得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到后来我都忘了疼痛,就躺在那里,双手抱着头,身体紧紧地蜷在一起。从痛苦的缝隙里张开眼睛,我看到在哪个角落里的一些凌乱的纸片上面有着很明显的擦过的大便的痕迹。关键是那些野草,叶子上还挂着人的吐的浓痰艰难地垂下来,痰的丝线随着我的呼天抢地的呼喊颤动着。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身体怎么那么经得起折腾。

武汉的欢乐就是在那个时候,无论什么季节,你都可以找到一个很老的角落,在那里自言自语或者躺下来,在你的旁边就是古老房子的转角,还有仰面的一大片天空。老京广线两边都是杂草,如果看到一个被丢弃的饭盒(不是后来的泡沫那种,我忘了是搪瓷还是陶的),它就会让我浮想联翩。爸爸告诉我那叫盖浇饭,火车上吃的,你到北京上海去的时候就吃那个,饭被蒸的和碗沿一样整齐,上面就是汤汁和饭菜,很好吃,这是爸爸说的。他去过很多地方,好几次告诉我在去的这趟火车上有什么样的盖浇饭。

这是武汉曾经让我温暖的地方,你的情绪再怎么压抑都可以找个古老房子的角落,在那里蹲着喘息。你可以从一个墙壁的棬头摸索到一个刷着文革标语的西洋小房子的背后,在那里撒个尿,或者捡一个你喜欢的横板子的烟盒。这个城市的孤魂野鬼都在那些古老房子地下室或者阴暗潮湿角落里面,不能见阳光,它使得这个城市从晚上到白天都在呼吸着。伴随着自己艰难生活的开始,每一年都在消失着自己很多的记忆,看着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变成了武汉的一条条像盲肠一样的大道。那些野鬼们都被阳光杀死和驱赶,他们比我还要可怜。魂飞魄散的时候,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武汉越来越像一个被人奸杀的妇人,不知道什么人在享受完他们的快感的同时,还把这个妇人的肠子拉了出来,随意抛弃。现在每年回家如果是我一个人在路过一个曾经少年留恋的地方,我都会掉过头去或者闭上眼睛,不忍观看她现在的模样,那就是一个被人蹂躏肢解之后重新拼装的尸体。一个城市可以残忍到让你失意的地步,你就想剩下的就是逃避和飘荡。真想念曾经有过的表情和季节的味道,我都忘记很久了。
[地板:3楼] guest 2013-03-26 13:11:33
朗雪波LXB:一篇老文章吧


何岸不怕:~:嗯三个都是老的


潘达姐姐:很有画面感,而且非常符合合不拢的生活习性


张松514: 杂志上应该有配图片吧?


何岸不怕: 纯粹文字不需要配图否则就读者文摘了


一灯大师傅: 城北地带溅出的少年血腥红带着温度。

[4楼] guest 2013-03-26 15:01:38
总结一下:一个小生意人遇到点挫折寻死不成,跳跃到故人之死,感叹有余;大难不死变成屌丝后打的看海,穿越到童年梦想,感慨山海残阳;最后用小资的忆苦思甜回忆了少年p的街头鼠窜,再次感慨残忍失意。
[5楼] guest 2013-03-26 19:33:04
写点散文挺好的,别搞艺术了,扬长避短。
[6楼] guest 2013-03-30 13:51:30
真2.。。。。
[7楼] guest 2013-03-30 17:19:11
文盲
[8楼] guest 2013-03-31 20:47:24
可以勇敢也可以温柔~~非常喜欢“碎片一”!!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