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可风访谈(上):为什么艾未未要剃我的头?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2   浏览数:2267   最后更新:2013/03/17 19:34:37 by guest
[楼主] 无厘头 2013-03-13 11:15:41

来源:艺讯中国 作者 Sam Gaskin


剃头之前的电影摄影师杜可风


上海报道——当我们通过 Skype 和杜可风取得联系的时候,他正在九龙湾的工作室里工作。「我也不知道这是个工作室还是壁橱还是妓院还是个梦的仓库——我不是很确定它是什么,“他笑呵呵地说。”我觉得它是一种可能性,多多少少是这么回事。它是个活的有机体。它在不断演化。每次打算清理它,都会导致我做出更多的东西来。」



被誉为当世最伟大的电影摄影师之一的杜可风,此前住在香港中环自动扶梯附近的一个地方,他就是在那里和导演王家卫合作了著名的《重庆森林》。他们的合作关系是一段传奇,两人一起拍了七部全长片,包括张曼玉、梁朝伟、章子怡和张国荣等在内的中国顶级影星相继出演(最近刚刚推出一款1:6大小的张国荣人偶,以纪念这位巨星逝世十周年)。


杜可风说这人偶「应该是真人大小的十倍。」



香港中环这个地方,本身就是许多电影里的明星,因此杜可风在搬到九龙湾时还是很舍不得的。不过他是个整天在外奔波的人,为此在中环租一个天价的空间有些不划算,而且新工作室里货柜码头很近。「这是找回我作水手的根了,」他说。



1952年出生在悉尼的克里斯托弗·道伊尔(Christopher Doyle),少年时代离开澳大利亚,成为一名挪威商船船员。几经漂泊后他来到香港,后来又去了台湾,在那里学了中文,并取了「杜可风」这个中文名字——「杜」是来自唐代诗人杜甫,「可风」则是取意「如一阵风」。1983年他首次拿起摄影机,在杨德昌的《海滩的一天》里担任摄影师,拿到了当年的亚太影展最佳摄影。这时候他才去了法国学习电影摄影。



三十年后,杜可风的电影履历已经跟他的工作室一样凌乱庞杂了,同时也一样在不断演化。以港产艺术片成名后,他的脚步遍布全球,和张艺谋、陈凯歌、古斯·范桑特、奈特·沙马兰和吉姆·贾木许等导演合作。2011年他做了一部「情色音乐剧」、今冈信治的《水下之恋》(「摄影机算是根屌,还是个洞?」杜可风问我们),还有3D泰迪熊恐怖片、清水崇的《恐怖兔子》



杜可风用「恐怖」来形容拍摄3D电影的经历。「我觉得我把它拍得太诗意了。我想我就是不够恐怖吧。我自己裤裆里就够多恐怖了,」他笑着说,「我的生活不需要更多的恐怖。」



最近杜可风在北京做一部还不能谈论的电影,由他最新喜欢上的影星艾未未主演。「艾未未是中国电影的汤姆·汉克斯,」他说。「艾未未在电影里太漂亮啦,因为他是纯爷们,什么都不吝。他是中国电影未来最亮的明星。这个要写下来。他是新浪潮版的乔治·克鲁尼。等他看到[素材],他可能会一把火把我们拍的全烧了,也可能会接受它。」



「北京很好玩,」他接着说。「我不知道是不是惹火他了,反正我的头发都他妈被他给剃了。」杜可风的那一头松垮垮的银发的确是不见了。「我不知道他这是在说去你大爷,还是要整我,或者是觉得跟我合作很愉快,我来分享一些我的世界里的东西给你。」



总是在向前走的杜可风给我看了目前正在做的计划,本周将在北京和上海展映。这是一部多屏的不靠谱纪录片,杜可风在里面呈现了他的生活的一个版本——「我妈是在一辆霍顿轿车后座怀上我的」——而他的那个说着国语的中国分身对此不以为然。「随着影片的进行,杜可风快把克里斯托弗·道伊尔气死了,」杜可风说。「我操,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基本的节奏就是这样。我不知道做出来的结果是否完美,反正去掉自身神秘色彩的过程是很好玩的。」



这部作品名为《三条人》(Away With Words),用的是他执导的第一部全长片的片名。杜可风说这个表演是关于词语和画面之间的关系的。他自己就是一位高产的作家。「我已经写了14、15本书了,都已经绝版了,」他说,「现在在eBay上都炒到了天价,我都想要是能留个几百本就好了,但是——哈哈——我没有。」



昆汀·塔兰蒂诺史蒂芬·索德伯格相继表示要尽快离开电影业,以免越来越差的新作破坏他们导演生涯的形象,相比之下杜可风至今还在尝试实验的形式,可谓一缕清风。「我喜欢把电影当作一种挑战,去接近跟我不一样的一代人,了解他们不一样的视觉感受,当然还有不一样的生活经历,」杜可风说。「如果我们觉得自己有什么想说的,那他妈就走出去好好说说。」



「我们应该干翻这个体制,我们应该干翻媒介,我们应该格外凶狠地对待我们自己的所谓高高在上的,用英语怎么说来着?我们的所谓高高在上的地位,身份。去他妈的身份。那些孩子,『江南 Style』之类的——我们当然要跟他们对抗,也许要有尊严,但一定不能有傲慢,不能高高在上,不要自以为是什么高端的文化精英或视觉行家。别来那套。」



「很多人经常问我,那个,你是怎么看待数码媒体的呢。我说孩子们会教我们的。我们是学生。YouTube上那些人,或者一天24小时几乎一直在折腾的人,他们在网上,每天都在感受视觉数码,他们才是我们的老师。」



至于他自己的职业生涯会如何结束,他说:「我知道我死的那一刻要么手上有摄影机,要么身上有个女人——还有有比这更满意的结果么?」

[沙发:1楼] 无厘头 2013-03-13 11:18:32
来源:艺讯中国 作者 Sam Gaskin


杜可风访谈(下):《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得奥斯卡是对电影摄影的亵渎


2011年10月28日杜可风在多哈翠贝卡电影节上

上海报道——在和著名摄影师杜可风谈起他在北京、上海文学奖上的表演是,他津津有味地谈起了当时男主角的艾未未,激怒自己的乐趣,还捍卫的年轻一代和实验精神。看起来似乎是个正能量无穷的人。然后我们谈起了克劳迪奥·米兰达(Claudio Miranda),这位(长得像巫师一般的)智利裔美国摄影师凭借有大量特效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获得了奥斯卡最佳摄影。

杜可风的第一反应是他特有的咯咯笑。

「你要我说真话吗?哎呀呀呀呀。好吧。我尽可能找个礼貌点的方式来说,我不想搞人身攻击,但是那东西他妈就是一坨屎。我就直说了。唉,去他妈的。我才不在乎呢,我知道他肯定是个很好的人,我知道他很在乎,但是这电影97%的部分是不受他控制的,这他妈是在说什么摄影呢。对不起,真对不起。我只能直截了当,我不在乎,你可以把这些写下来。我觉得这他妈是对电影摄影的亵渎。」

「 我知道他肯定是个很好的人,我知道他很在乎,但是它传达给世界的讯息是,我们才是最重要的,我们有钱,我们投钱进来,我们控制画面。要我说,去你妈的吧,可怜虫。你们这是他妈搞笑呢吧?那算什么摄影。那是在用权力控制画面,是一帮认为自己最牛屄的人想要控制整个体系。你们丢掉了电影。这不是电影,不是电影摄影。这不是摄影。

《林肯》!哈,咱说说爱国主义吧。你们难道没发现全世界都在笑话你们吗。你们没觉得你们这些学院老不死的都满口废话吗,你们就坐那,手捂着帽子。你们手捂着帽子。咱们都明说了吧。我他妈不在乎你们怎么看我。总得有人去跟真实的世界打交道。这世界偏偏跟林肯先生解放黑奴的历史没关系——那片子的开头三分钟大概是我看过的最恶心的片段了。林肯先生啊,但是你也知道……别他妈把事给搞砸了。

「我不看奥斯卡颁奖,但是从身边的人那得到了反馈,包括 ASC [美国电影摄影师协会]的人,然后你看,你把奖给了一个完全数码画面的片子。我也许是错的,因为我还没看过那电影,因为我懒得看它。」

我们问他怎么看电影艺术和科学学院对电影摄影的理解。

「他们当然对摄影是屁都不懂的。庇护所已经被疯子占领,但是你知道,我们在这世界的别的地方,有别的庇护所,我就住在其中一间,我想继续当一个疯子。所以,你们那些傻……这是最傻的,喂,全世界都做那在,你们什么时候能跟真实的东西打打交道。不可思议。这个奖是给技师、制片人的,不是给电影摄影师的。我认为他其实应该,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说去你妈的。但当然那是他的事业。对不起。从我个人说,你可能已经看出来了,我会说去你妈的。要是有人敢这么折腾我的画面,我根本不会露面。因为,拜托,摄影?开玩笑吧?」

五部最佳摄影提名中,三部是35毫米胶片拍摄的——鲍勃·理查德森的《被解放的姜戈》、雅努什·卡明斯基的《林肯》、西姆斯·麦加维的《安娜·卡列尼娜》——还有用数码格式拍摄的两部,罗杰·迪金斯的《007:大破天幕杀机》和米兰达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越来越多的电影开始用数码格式拍摄,CGI 的使用也越来越多,我们问是否电影正在走向一个和摄影观念相关的新方向。

「我完全不这么认为,」杜可风说。「这跟电影的方向无关。这无非是这些老家伙在自慰。你知道投票的人平均年龄是多少吗?六十五岁。去查查。我可能会记错。可能已经讲到六十四岁了。[根据《洛杉矶时报》的一份报道,学院成员中94%为白人,77%为男性,平均年龄62岁。]他们是半截子入土了,泰坦尼克号只有三艘救生船。喂你们这些王八蛋,你们有麻烦了,你们让位给了会计师,让位给爱国主义,这是堕落。

「我知道这世界上不止这么一个堕落的政权,我也不是说人不应该追求自己的利益,我只是认为,总该有些人去走另一条路,可能我们必须以某种特定的方式去战斗,可能我现在就是,总得有人把话说出来,我他妈才不在乎什么职业生涯呢。我本来就不觉得这是什么职业。我恰好就是在做我要做的事。所以管他的呢。到死都是穷光蛋又怎么样。老子不在乎。但是,我操,你们把摄影奖给一个99.7%都是……」他不说了,又咯咯笑起来。

为了打破平静,我们说《少年派》得最佳摄影的确是有些奇怪的选择。

「不,如果你知道这帮人有多烂,多迷糊,你就不会觉得奇怪。你们帮银行家救市,支持你们的富人,你们说斯皮尔伯格和塔兰蒂诺是电影之神。嘿嘿,好自为之吧。」

我们还问他对台湾导演李安是何看法,他是少数几个一直没有合作过的中国大导演。这时候杜可风反常地谨慎起来,只是含混地说李是个「需要绝对控制权」的人,「不会愿意跟我这号人打交道的。」

在杜可风这一阵恶语相向的背后,我们看到他对电影摄影艺术的热情,这是他誓要追求的东西。「我认为我们正在一个惊人的过渡期,我知道的,我们中的某些人是在发声的——我,安东尼·多德·曼特尔[《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和《反基督者》摄影师]——在呼喊,因为我们在乎这些。

[板凳:2楼] guest 2013-03-17 19:34:37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