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泽克:我不是“最嬉皮的哲学家”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1   浏览数:1088   最后更新:2013/01/30 17:23:55 by guest
[楼主] 无厘头 2013-01-30 11:28:19

来源:观察者网

(本文原刊美国《Salon》杂志2012年12月29日;观察者网特约撰稿人康凌 译)


大约25年前,哲学家齐泽克用一本《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The SublimeObject of Ideology,1989)搅动了斯洛文尼亚学术界的一潭死水,也以此在英语世界据有了一席之地。书里机智地混杂了拉康式的精神分析、法兰克福学派的观念论、和对1979年的恐怖大片《异形》的分析。

 

今天,他无处不在。这个蓬头垢面的“激进左翼”哲学家已经成了所有名人里最不可思议的一位:他是大众偶像,也是死气沉沉的欧洲左翼的精神导师。

 

齐泽克已经出版了50多本书(最近的一本是《梦之危年》(The Year of DreamingDangerously),并主演过好几部纪录片。现有一份期刊《齐泽克研究国际期刊》(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of Žižek Studies)专门研究他的思想。他被称为“哲学界的波拉特”、“文化理论界的猫王”、以及“最嬉皮的哲学家”。这些头衔为他深恶痛绝。


齐泽克


问:过去几年里你已经做过大量的访谈,这次我们希望搞得更抽象一点,把齐泽克作为一个现象来讨论讨论。

 

答:嗯,随你。

 

问:最近,《外交政策》把你列为2012年的全球百大思想家之一。

 

答:对,但放在最下面!

 

问:恩,你是第92位。你觉得你配得上这个榜吗?

 

答:别这么问!你这绝对是在折磨我!我知道按规矩我应该说不。这个榜上的第一名是那个缅甸的姑娘么?我总是记不住她的名字,她叫什么来着?

 

问:你说的是昂山素季?

 

答:对!我对她本人没意见,但你给我解释解释:她算哪门子哲学家或知识分子?

 

问:首先得说明一下,那是一个“思想家”的榜单,而不是“哲学家”的榜单。

 

答:是啦是啦,但她算哪门子思想家?她只不过是想给缅甸带来民主。当然,这很好。但不能仅仅把民主当作一个理想就完事儿了——“啊,民主!每个人可以高潮!让我们把它带给更多的人吧!”

 

思想始于你开始提出一些真正困难的问题的时候,比如:在民主进程中,究竟决定了哪些东西?

 

问:我最近看了看《齐泽克研究国际期刊》……

 

答:我从来没翻过这玩意儿!绝对!我从来没打开过那个网站。

 

问:你怎么看待这个主意?

 

答:我和这份刊物的编辑PaulTaylor的关系很好。我们是朋友。他觉得这会有助于他的学术生涯,但讽刺的是,结果它带来的只有麻烦。

 

你也看到了,就像你在那些我拍过的破电影里看到的一样,我是个神经质的人,我完全没法忍受在屏幕上看到自己。我从不去读那些讨论我自己的文章——除非他骂我骂得太凶,然后朋友们觉得我应该回应一下。

 

我在这方面有点羞愧。我害怕看到自己。


齐泽克


问:你之前也谈到过这个。而且你已经注意到很多记者都试图把你描述成一个丑角,一个小丑。不过我还是想知道:在多大程度上,这你是自己装出来的?

 

答: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干么?因为我极其害怕,如果人们真的打算知道,简单地说,我的真面目的话,他们会觉得非常无趣。

 

你知道,在私底下我是个相当沉闷的人。看看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吧,我在巴黎。

 

[齐泽克抬起他的笔记本,转向他的周围:一间空旷的客房,只有床和一扇窗。]

 

看到了?我在一家小旅馆的房间里。我从家里逃出来一周,没办法。在这里,我一天只出个一两次门去搞点儿吃的。除了和你以及另一个朋友Skype外,我已经一周没和活人讲话了。我非常喜欢这样!

 

我怕的是,如果我展现出真实的一面,人们就会知道,其实那儿什么都没有。所以我必须一直演一直演,以此掩藏自己。

 

顺便说一句,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真人秀非常无聊:因为人们不再是他们自己。他们在表演自己的某一种形象,这极其无聊、愚蠢。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会被真人秀所吸引。我觉得它应该被禁掉。我觉得Facebook和Twitter也应该被禁掉。你不觉得吗?

 

你知道,我手头唯一的自己的照片,就是那些正式文件,比如护照上的照片。

 

但!是!这绝不意味着我非常讨厌自己。不是这样。我喜欢我的著作,我以此为生——以理论为生,真的。有点儿无耻的是,我痛恨这样一种左翼人道主义腔调:人民在挨饿!非洲的儿童!谁要理论?错!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无用的理论,我以为。

 

问:你说你还没看过2005年你主演的那部纪录片《齐泽克!》。我最近看了一遍。有一幕当时我就震惊了。你把你的导师Astra Taylor带到了厨房里——告诉她你把你的袜子放在那儿。

 

答:对,为了震她一下!那是个非常幼稚的事儿。我曾提到说我把袜子放在厨房里。她不相信我。她觉得:“哼哼这又是他那种后现代的夸夸其谈。”我想说的是:“去你的!它们就是在那儿!”

 

有些蠢货对电影里的另一个镜头发表了很多看法……你还记得我半裸地躺在床上做访谈的那次吗?那些个蠢货马上就问了:咦,这里面有什么信息?

 

这实在是很俗啊。[那导演]整天都在缠着我——缠得老子烦死了——我累得像条狗。她想要再问一些问题。我就说:“听着,我现在要上床了,你只能再拍五分钟。”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现在人们看着它说:“恩,他半裸着是要表达什么意思呢?”没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老子他妈累毙了!

纪录片《齐泽克!》


问:但这不正是你在自己的写作里常干的事儿吗?搞来一个半裸的家伙,然后为他的半裸赋予意义?

 

答:是的!

 

问:回来谈谈厨房里的袜子这事儿。你显然知道,把这事儿展示给导演会有助于她把你描述成一个稀里糊涂的哲学家,没法过好日常生活?

 

答:错错错。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很有条理的人。我真是太有条理了。每件事都计划到分钟。这也是我能完成这么多事儿的原因——在数量上,我没说质量。

 

我训练有素,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这是我在军队里学到的。

 

我大概看上去很邋遢,嗯哼。这是因为我觉得给自己买东西这事儿实在是太恶心了:裤子、夹克、等等等等。我所有的T恤都是各种座谈会上发的礼物,所有的袜子都是飞机商务舱里拿的。在这方面我完全不在乎自己。

 

但我的屋子必须是干净的,我是个控制狂。这正是我为什么在为军队服务的时候感到失望。不是因为我这个糊里糊涂的哲学家没法对付纪律。我所震惊的是,在秩序和纪律的外表下,前南斯拉夫的军队是一个一塌糊涂的混乱的社会。我对如此混乱的军队感到深深的失望。我的理想是住在寺院里。

 

问:我们继续。你以前说过:“我是个哲学家,不是先知。”但你的追随者非常虔诚,很多人都奉你为先知,为什么?

 

答:嗯,这事儿我不太确定。一方面,我会回到一种更为经典的马克思主义上,像是:“这是不会长久的!这完全疯了!清算的时刻会到来的!之类之类。”

 

同时,我非常痛恨这种政治正确的、文化研究的垃圾货色。如果你提到“后殖民主义”这类词,我会说:“去他的!”后殖民主义是一帮印度高富帅发明出来的,他们觉得自己可以通过玩弄白种自由派的负罪感,来在西方顶尖的大学里混到一份不错的职业。

 

问:所以你为那些试图避开后现代主义的成果——政治正确性、性别研究、等等——的年轻人提供了喘息之机?

 

答:对!就是这样!

 

但在这方面,我也有点狂妄自大了。我几乎把自己当作一个基督式的人物。来吧!向我开炮!我将牺牲自己,但我们的事业将继续前进!之类之类……

 

但是,悖论的是,我讨厌公开露面。这也是为什么我几乎完全停止了教学。对我来说,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和学生交流。我喜欢没有学生的大学。我尤其讨厌美国学生。他们觉得你欠着他们的。甚至还有专门的“办公室时间”(Office Hour)用于约见老师!

 

问:你真是很欧洲化啊。

 

答:对,在这方面我完全站在欧洲——特别是德国的威权主义传统一边。英国已经完蛋了。在英国,那些学生觉得他们有权在半道儿上把你截住然后向你提问。我讨厌这一点。

 

应当说,我非常赞赏美国和加拿大。在某些方面,它们比欧洲更好。比如说,法国和德国目前在思想上处于一个非常萎靡的状态——尤其是德国。那里没有任何有趣的事情。而美国和加拿大在思想上的活跃则让我惊喜。以黑格尔研究为例,如果欧洲人想要理解黑格尔,他们得跑去多伦多或芝加哥或匹兹堡才行。

 

问:对于你的流行,黑格尔会怎么看?

 

答:他应该对此完全没有问题。我记得是在《精神现象学》的末尾,他甚至写道,如果一个哲学家真的说出了时代精神,他就会变得流行……即使人们并不真正理解你,他们也会以某种方式感觉到它。这是一个漂亮的辩证性问题:人们是如何感觉到它的?

 

问:你是一个虔诚的拉康主义者。如果[精神分析师、心理学家]拉康现在还活着,你会感到别扭么?

 

答:必须的!因为他完全是个机会主义者。他不会喜欢我的路数。在理论上,他是个彻底的反黑格尔主义者。但我试图证明的是,尽管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他事实上是个黑格尔主义者。

 

问:当你在撰写那些你声称不喜欢的流行著作时,你脑子里想像的读者是谁?

 

答:停!停!我从来不问这个问题。我不在乎。另一个禁止的事儿是我从不分析自己。对自己进行精神分析这个主意真是太恶心了。在这方面,我是一个保守的天主教悲观主义者,我觉得,要是我们真的深入自己的内心,我们只会发现一堆垃圾。所以最好还是不要知道。在《齐泽克!》一片里我非常谨慎,所有关于我个性的八卦都是骗人的。

 

问:干嘛要这样?因为好玩儿么?

 

答:因为他们是一群蠢货!我痛恨记者!电影人!我觉得这事儿里有些非常下三滥的东西。当然,你也可以追问我:既然你认为它无关痛痒,为什么还要花心思去撒谎呢?好吧,这确实是个问题……

 

你知道,我在阿根廷结婚那会儿,真是囧死了。人们觉得是我自己策划泄露了我的婚礼照片。完全不是好吗!

 

问:我看过那些照片。作为一个把爱情描述成暴力的、不必要的东西的人,你貌似在这事儿上非常成功啊。你的妻子[阿根廷模特AnaliaHounie]穿了一件白色礼服,捧着鲜花。太传统了!

 

答:是的,但你注意到没?在那些照片里你可以看到,我并不开心。我甚至闭上了眼睛。这是一种心理逃避。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不在这里。

 

我在婚礼上安插了一些笑话。比如说,组织方来让我挑选音乐,所以,当我在婚礼上走向我的妻子时,他们演奏的是肖斯塔科维奇第十交响曲的第二乐章,传说中的“斯大林赞”。我俩拥抱的时候,他们演奏的音乐是舒伯特的《死亡与少女》。我像个孩子一样高兴!但婚姻完全就是一场不断不断不断持续的噩梦。


齐泽克和他的妻子Analia Hounie


问:所以你是为了你的妻子才搞了这场盛大的婚礼?

 

答:是啊,她做梦都想着它。

 

从这个角度看,你知道我很不喜欢哪本书么?Laura Kipnis的《反对爱情》(Against Love)。在她看来,“无爱不性!”是资产阶级秩序最后的防线。这是一本朱迪思•巴特勒(Judith Bulter,女性主义哲学家——观察者网注)式的玩意儿:重构啦、认同啦、之类之类的。

 

在我看来恰恰相反。今天,激情婚姻已经几乎被认为是一种病态。我觉得这样的说法是具有某种颠覆性的:我愿在这个男人或女人身上赌上一切。这就是我从没试过所谓一夜情的原因。至少得有那么一点儿永恒的东西。

 

恩,但在个人层面上我和朱迪思•巴特勒的关系很好。她有一次跟我说:“老齐,你肯定觉得我是个贱人。”我说:“不会,一个像你这样喜欢黑格尔的人,不可能完全是个蠢货!”

 

问:你觉得自己接近于哪些历史人物?

 

答:罗伯斯庇尔。或许还有一部分的列宁。

 

问:什么?不是托洛茨基吗?

 

答:1918到1919年,托洛茨基比斯大林还要严厉。我确实喜欢这一点。但我永远不会原谅他在20年代中期干的那些蠢事。他太愚蠢,太傲慢了。你知道他会干点什么?他会在开党会的时候带上法国的经典著作,像福楼拜、司汤达的书,以此向其他人表明:“去你的,老子是文明人!”

 

问:你曾写道,我们应当多思考,少行动。但最后你却倾向于列宁:一个以行动出名的家伙。

 

答:对,但就是列宁没错的。1914年一片混乱的时候,你知道他干了什么?他搬到了瑞士,开始捧读黑格尔。
[沙发:1楼] guest 2013-01-30 17:23:54
精彩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