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进去某些象征作品,以便去解放出一些原来已像广告和色情中的人的身体那样的东西?
发起人:理论车间  回复数:0   浏览数:1621   最后更新:2012/08/07 11:52:05 by 理论车间
[楼主] 理论车间 2012-08-07 11:52:05

展进去某些象征作品,以便去解放出一些原来已像广告和色情中的人的身体那样的东西?

1-广告或色情中,商品或身体的似像,能百般吸引我们,正是因为,它们是不能用,而只作展示的;正如复活后,在天堂里,我们的闲置的生殖器,将只展示其繁殖的潜能或美德(让村上隆涂上黄金??)。辉煌的身体是其功能已不再被执行,而只用来展示的身体(阿甘本《裸 体》,98)。

 

2-在《存在与时间》里,海德格尔讨论到了合手和适手的区别。他举的例子是一把破榔头。它不能用了,所以只是适手,不合手了。不能用了,不是说没有用了,而是,它应该另投用处,至少是,它还可被展示,可到手,但这时它就没有明确的目标了。丢勒的《忧郁的天使》中,人手边的所有工具,都处于这种适手但弃置的状态。还有就是儿童兴致过了之后满地的玩具所处的状态。它们都不在可能的使用范围之内。必须想办法,使他们能重新被上手,进入新的使用。

 

3-展示在这过程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它将玩具和工具放进了一个不能被“用”的状态里?这样将作品展示到那个无用空间里,是为了什么?是想要狸猫换太子吗?展进去某些象征作品,以便去解放出一些原来已像广告和色情中的人的身体那样的东西,使他们重新自由地进入新的使用?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