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都咱们都在河边走
发起人:北门骞  回复数:2   浏览数:901   最后更新:2006/06/20 06:16:44 by
[楼主] 北门骞 2006-06-14 10:42:59
咱们都咱们都在河边走
近一时期,在我熟悉的艺术圈内发生几起不大不小的事件,一是四月中旬我的宋庄同行搞了个国际裸体日;这本是个艺术家们自己闹闹的行为艺术,但因被媒体炒热,(当然首先是咱们国民对“裸”一类持续性趣)一时搞得满社会风雨,及至于公安部门介入,变成违反社会治安的事件。二是刚过去的五月,上海证大的一次“个展”;因其中几件作品涉及所谓“黄色”和意识形态问题而被有关部门在开幕伊始,即遭“停电”的封杀;最后竟发展到其中二个艺术家被拘留数天、十几天的处罚。这么二起事件,其实还可以加上三月份宋庄“画家村”网站突然遭封网事件,很明显,凸现了现在有关部门在文化上控制的趋紧和管理体制上的僵化;但对此的是非曲直,已经有深圳的吴味,他针对上海的“个展”事件,所写的“问题作品与言论自由”的专文里有过很好的阐述。
在此,我不得不提出来的是艺术同行们对这些事件的反应和态度。按理大家都是专业人士,都知道个中三味,大家不难有个基本判断和良知的,然而,我从周围听到的、得到的信息却是少有对强势部门的质疑和不满,更多的反而是对弱势的那几个当事艺术家的批评、指责甚至冷嘲热讽;比如上海“个展”事件发生后,一向对艺术家持严厉批判态度的卡夫卡、陆在有媒体专门采访他时,他对管理部门显然粗暴的做法没敢说一句话,却暖味地要求艺术家们以后搞展览更应技巧性。在“美术同盟”网关于此报道的一则跟帖里,有人竟如此写道:

一场典型的上海式闹剧,有些人是准备来挑逗这个社会的,勇敢气势岸然,出了点事情就洋像百出了,托人的托人,求情的求情,.风闻组织者某某,和某某事先已经知道他们要来查了,已先准备好撤出作品.剩下些垫背的。
当然,被抓进去可能也成了他们吹嘘的本钱,甚至大家回忘记他们的孬态,忘记他们作品的弱智,这时他们可以有耀武扬威式的嘴脸,哥们,我进去过!!,被迫害过!!!你呢????
此人虽然网名longmaolong,但从其幸灾乐祸的文笔中看得出,他来自圈内。再比如这次宋庄 “国际裸体日”以后,当执法部门将它定性为治安问题加于追查时,在宋庄画家中,我听到最多的也是对参与者各种指责和批评,而对这样执法的合理、合法性却几乎无人异议;此类的情形在上次“画家村”网遭封杀时已经出现过。这让我想起若干年前张洹、马六明他们在“东村”,因搞行为遭拘捕,消息传到圆明园画家村,圆明园很多画家也是抱着类似于幸灾乐祸态度的,当时村里有个风云人物且说,他们不好好搞绘画,该抓。“东村”的被抓事后不久,轮到圆明园画家村遭殃了;于是让我也面对京城里有些画家所持的同样态度。现在,若干年、其实都过去十年了,咱们都由旧世纪跨入新世纪了,“艺术家”也都冒上来好几荏了,可是遇到问题大家依然是这么付德性,一切如故,想想都令人泄气、悲哀!
既然是圈内,大家都是以艺术为生涯的,大家应该都懂得艺术之所以存在于当代的理由,懂得创造的重要性,套用时下官方用语就是“创意”吧,(后现代所谓“挪用”也好“权充”也好,其实只有在创意框子内才获得其价值。)而“创意”首要的条件是什么呢?无疑它需要超常思维,需要打破种种人为的束缚、局限,全方位地展开;尽可能地去达到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如此才可能使艺术创意犹如大海一般宽广和生猛活鲜,而不至于象我们现在蜷缩于某一点某一方面时呈现的日益狭窄和干涸。那么,当某些作品挑战或突破了世俗观念以及中国特色的意识形态,(不管它在多大程度上)这都属于艺术份内的事,属于全方位创意所必须的;社会上一般受众,包括官方的不理解、“误读”,从一定意义上是在所难免;然而作为同行,大家不能站到“同一战壕”去表示一下个人的声援和支持,至少总应本着自己“良知”去作认同、理解吧。这是其一。
其二,因为“挑战性”创意,因为做艺术而遭受执法部门不明智处罚,不要以为轮到的只是与自己无关的,甚或是自己竞争对手,便趁机瞧别人的哈哈镜;要明白,只有你我除了干这一行别无选择,那么在中国现状里,谁都有可能撞上的;除非你是个平庸之辈,没能力创意,也不敢创意。对此,还有个很好的说明,即在这次上海“个展”名单里,我就看到其中一个艺术家,他在当年圆明园画家村遭执法部门驱赶时,亦说过某种“幸灾乐祸”话的;现在,轮到他“出事”了,他被今天的同行们同样幸灾乐祸着;而我完全可以预料,在今天那些人中,到了明天、后天他们一样会轮到。信不信?
只有在搞创造性艺术,咱们等于都在河边走;这就意味着身下那双脚,随时随地会被河水沾得湿漉漉。当然,要是哪一天我们社会也迈入世上的正常社会,比如那里的人们,对此普遍有个共识:搞艺术的脚应该湿漉漉——那除外。在中国的现状下,我们湿脚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因此,我们自己首先要以“湿脚”为荣,其次再向社会,向官方争取为荣的权利和条件。现代社会是公民社会,公民社会就是大至一个国家的政治,小到一个社区,个人所在的专业领域公共事务,公共问题都应积极议论、参与。我们作为搞艺术的,可以对国家政治不甘兴趣,不参与,但总要甘兴趣身边面对着的政治,“日常的政治”,并竭力推进它们。如果人人只想明哲保身,坐享其成,到头来谁也保不了身,也享不了成,最后人人都平庸完蛋了事,这样说的理由,我想不用举例了吧。借用网络里流传甚广的一段德国牧师当年的“忏悔”再作一表述:当纳粹迫害共产党人时,我觉得与自己无关,没站出来说话,当接着迫害犹太人时,我也觉得与自己无关,没站出来说话,当再进一步迫害一切持不同政见者时,我还是觉得与自己无关,没敢站出来说话,当最后迫害轮到自己时,已经没人可以站出来说话了。——要知道,什么样艺术环境以及整体上所能达到艺术成就,其实还是由艺术家们自己弄成的;就象什么样人民配什么样制度,什么样制度又造就什么样政府。



                                2006年6月10日于宋庄







文字在河边走
[沙发:1楼] guest 2006-06-20 06:16:44
写得好,狂顶楼主!
[板凳:2楼] 顶贴帅哥的胸 2006-06-16 11:29:08
顶你个胸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