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世华个展【现场】
发起人:artspy  回复数:1   浏览数:2757   最后更新:2012/05/14 20:46:10 by guest
[楼主] artspy 2012-05-14 11:21:22
邱世华个展

展览日期:2012-5-12 至 2012-7-8

开幕酒会:2012年5月12日下午4 :00
主办单位:
麦勒画廊·北京 
展览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104号
艺  术  家:邱世华

新闻稿
邱世华的作品乍看只是一块白色的画布,然而细细品味,观众就能发现艺术家飘逸空灵的绘画在某种程度上,与照片冲洗的视觉感知过程相似——眼前的风景逐渐浮现出来。虽然看起来眼前一片白色,然而艺术家却用油彩与颜料精心构建画中层叠的风景。邱世华的作品好比他精神世界的视觉体现,反映出他的道家思想;在结构方面,也折射出前近代中国山水画的特点与精髓。邱世华的作品将东方传统哲学思想以及他对浪漫主义及表现主义等西方美术经典流派的个人化解读合二为一。值得注意的是,在他的绘画作品中,光影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不仅作为表现质感的重要手段,也揭示着精神世界的场域,变成了“刺点”(punctum)。光影是打开画面相关性的一把钥匙,然而只有观者抛下惯有的思维及观看逻辑,花时间去观看、去体验,这把钥匙才会真正生效。
即将在麦勒画廊 北京-卢森北京部举办的邱世华个人作品展,可谓为国际观众提供了一次审视邱世华近20年艺术实践发展的重要机会。在该展览举办的同期,邱世华的大型个人展览《邱世华. Weisses Feld/White Field》也将在欧洲最重要、最具影响力的美术馆之一——柏林汉堡车站现代美术馆举办,该展览将展出邱世华自上世纪70年代至今的四十多幅油画及纸上作品。邱世华也将荣幸地成为在柏林汉堡车站现代美术馆举办大型巡回回顾展的第一位中国当代艺术家。之后,展览将巡回至德国凯撒斯劳滕Pfalzgalerie博物馆,并继续在欧洲其他的重要美术馆展出。
另外,观众可以在麦勒画廊 北京-卢森北京部阅读到有关邱世华大型个人展览“邱世华. Weisses Feld/White Field”的相关画册《邱世华》。画册由Richter & Fey 出版社出版,画册语言为德语和英语, 共180页。
邱世华于1940年出生于四川省资中县,1962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在那里,邱世华得到了有关中国传统绘画及苏联写实主义的绘画训练。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直至1984年,他在中国铜川的一个剧院担任绘制海报的工作。目前他居住在中国北京、深圳,以及美国旧金山。邱世华举办的重要国际个人展览及群展包括: “山水——无声的诗?中国当代艺术中的风景”,卢森美术馆,瑞士卢森(2011);“麻将——希客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展”,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美术馆;太平洋电影文献馆;美国伯克利(2008);上海双年展,上海美术馆,中国上海(2004);“邱世华”,美国纽约美术馆;第二届柏林双年展(2001);第48界威尼斯双年展,意大利威尼斯(1999); “邱世华”,巴塞尔美术馆,瑞士巴塞尔(1999)。
 



















[沙发:1楼] guest 2012-05-14 20:46:10

油画家 邱世华 海外标价几十万 内地只值200元
对一幅艺术作品的商品价值评估,其实也是对其艺术含量及精神感召力的评估,更是它所赖以生存的环境、专业人员与一般欣赏者及社会意识形态对它所体现的文化内涵的认同程度。但从历史来看,许多杰出的艺术品在它呱呱坠地时并不受欢迎,但内在的人文精神会在日后逐渐显现出耀眼的光焰,而大量作品虽然被时誉捧上九天,但经不起历史长河的冲洗,很快就无影无踪了。当代艺术在中国的种种际遇,或许也难逃这一规律。

  事情还得从2004上海双年展说起。11月24日中午,双年展进入“收宫”阶段,一个中年男性观众走到参展艺术家邱世华的油画作品前,突然从怀里掏出一罐油漆朝画上乱喷一气。画布上立即留下一条条深灰色的印痕。

  那么,这是怎样一组作品呢?作品共有四幅,总标题为《风景》。与邱世华以往很多作品一样,画布上其实看不到什么“风景”,浅灰接近于本色的调子。这是邱世华的一贯风格,这种类似皇帝新衣的作品,还频频参加威尼斯、柏林、圣保罗等著名双年展,老外评论甚高。邱世华对自己作品的注释也让人颇费思量:“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

  有关方面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条例》和修订后的《上海市特种行业和公共场所治安管理条例》要对肇事者进行处理,事先要确定受污损作品的商品价值。上海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承担着为司法机关提供涉案物品评估的职能,这次特地请了三个专家。上海美术馆方面透露,邱世华的这组作品是策展人从香港汉雅轩画廊借来参展的,画廊事前的报价是“数十万港元”。但本地专家报出的价格却让人大跌眼镜。一画家认为:“作品的价值最终由画家的劳动来决定,这个劳动包括他的思想深度、想象力、表现技巧等。从这组作品看,我实在看不出画家的劳动在哪里。一个木框,绷上画布,用白色颜料抄了抄底,标了一个似是而非的题目,你说这里有多少劳动、有多少思想?所以要认定它的价值,只能算材料费。”他给出的价格是5000元以下。

  另一位在艺术市场运作多年的专家认为:“在近二十年来,上海的拍卖行也没拍过此类当代艺术品,即使哪家拍卖行受理了,想必也不会有人举牌,除非有幕后交易。同样一件当代艺术品在沪港两地画廊,市场价格也会有天壤之别。再说这幅作品只是在香港画廊里的标价,而不是最后成交价,案发在上海,我就只能按照上海的行情估价。现在它受了污损,只值2000元。”

  还有一位著名油画家给出的结论更具戏剧性:1000元。他的理由是:这种以某种观念来哗众取宠的所谓先锋派作品,对处于发展初级阶段的中国当代艺术本身也是一种误导和伤害。“他没画什么,只能根据耗用的材料来评估,而喷了油漆后,我反倒认为价值上升了,值10000元。”

  专家对作品“戏剧性”的评估,折射出当代艺术在中国的尴尬处境。上海美术界有不少人认为:西方国家常用他们的价值观来判断发展中国家的艺术品,这对艺术家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因为盲目地、迷信地、甚至献媚邀宠地争相“与国际接轨”的后果只能是民族性的丧失和自我的毁灭。在一体化的叫嚣中,文化的多元性也无法保持。对此我们要有足够的警惕。但也有一些在国际美术大展上频频获奖并有相当知名度的当代艺术家对此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在对外文化交流上,中国要对国际社会产生更大的影响,当代艺术担当的使命可能比传统艺术更沉重,但也更容易找到共同话题。接受国际上的游戏规划,与献媚、邀宠无关。我们只有在共同的平台上争取到更多的发言权,慢慢地将音量调高,才能将中国的民族精神“贩卖”出去,不然人家不理你,你奈何不得别人。

  据我所知,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没有一个专家是来自当代艺术领域的,也就是说,当代艺术家在商业价值的认定上还没有发言权。

  十天前,肇事者如释其重地向接受他的朋友透露,公安机关综合各方面的意见和国情,并考虑到他本人的赔偿能力,对他进行了轻微的经济处罚:200元。

  事情似乎结束了,剩下的事由双年展策展人跟香港汉雅轩的交涉。不过我们应该将思考的焦点对准艺术本身:为什么一幅抽象作品的商品价值在日益开放的中国大陆,特别是很早领受欧风美雨的国际大都市上海,有如此大的落差?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