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的残留物:画在巴塞罗那墙面上的涂鸦
发起人:艺术眼artspy  回复数:2   浏览数:1412   最后更新:2012/04/29 11:22:09 by 艺术眼artspy
[楼主] 艺术眼artspy 2012-04-28 10:12:45
革命的残留物:画在巴塞罗那墙面上的涂鸦 Pt.1
作者:Celie Dailey(陈颖编译)  2012-4-27    来源:《每日播报》

充满了无数细节的城市可以被看作是遭受了数据的“集火式攻击”。在巴塞罗那的街头漫步,我在装饰细节繁茂的建筑与粉饰掉落的光秃秃的墙之间穿梭,就像是沉浸在了各种各样的纹理中一样。充满男人气息的标记到处都是,它们等待着人们去破解其背后的含义。虽然我对街头涂鸦一窍不通,但我也被这些分布在平面空间上的画作与其掩盖的信息迷住了。

“更多的枪击声响起了。从那座塔里发射出来的子弹穿过了一整条街,飞过了一群正惊慌失措地冲向兰布拉斯大街的人们;街上到处都能听到咔哒咔哒的声音——这是店主们在猛砸覆盖在其窗户上的钢铁隔离物。”
保护财产的需要为巴塞罗那赋予了某种意义上的空白画布:即能够保护商店玻璃窗的卷帘门。它可以把整个店面都罩起来,让人们无法在商店关门之后还能通过橱窗来观看里面的商品。这无形中就为艺术提供了填补门上的空白的机会。
变化多端而且引人注目的壁画在Gràcia的街道上成排地分布着。Gràcia位于兰布拉斯步行街和各种俱乐部的内里,而外在于宽敞、呈边角形网格分布的Eixample。这给人一种涂鸦在这里是被允许的感觉;它被人接受了,被人热爱着。
在这个涂鸦的世界中,现状的反对者们通常都会展开对话或是与对方进行对抗——壁画被油漆涂抹掉了,关键词丢失了,信息层也结成块状“转移”到了隔壁的墙上。

“隐藏在高楼表面的下方,隐藏在奢华和正在增长的贫穷后方,隐藏在看似喜庆的街道中,再加上那些花摊、色彩斑斓的旗帜、宣传海报以及拥挤的人群,存在一种明显而又可怕的政治对抗与憎恨的感觉”。
被看作是破坏行为的街头涂鸦呈现了一个正在恶化的邻近区域,但将相同的图案看作是艺术则赋予了邻近区域某种意义上的地位与身份。对某些人来说,能够出现在后者之中才是一次更加珍贵的体验。
英国《卫报》在其2010年12月的文章《巴萨罗那店主因过度涂鸦装饰面临罚款》中报道这座城市的政府官员已经开始严厉打击街头艺术了,从涂鸦式的标语到受委托创作的作品,并将这称为是“有损城市形象的反社会行为”。这些街头涂鸦有时可以被看作是装饰性或是创造性的作品,但它们通常都与店面本身联系在一起,成为了一种广告牌。各个涂鸦的质量层次不齐,但即便它们不是什么具有伟大意义的艺术品,它们也为这个城市增添了一些特色。
“他们降下了那面红旗,升旗了加泰罗尼亚的国旗。在电话谈判上,所有麻烦的起点便是那两面一起飘扬的加泰罗尼亚国旗和无政府主义的旗帜。”
在Orwell见证过的大部分革命时代中,无政府主义者与加泰罗尼亚的旗帜都是并置在一起的;一种二元性坚持了下来。当无政府主义者被镇压时,他们的旗帜也被降了下来。在Orwell的时代,这座城市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海报,信息也被直接刻到了墙上。西班牙被分裂成了数个企图夺得控制权的相互矛盾的团体。市民们被推到了中间,而在反弗朗哥的一边,反抗组织们也都分裂成了好几块。
未完待续…

[沙发:1楼] 艺术眼artspy 2012-04-28 10:40:28

革命的残留物:画在巴塞罗那墙面上的涂鸦 Pt.2
作者:Celie Dailey(陈颖编译)  2012-4-28    来源:《每日播报》

“人类努力让自己的行为看起来像人类那样,而不是像资本主义机器里的齿轮。理发店里全都是无政府主义的条款(理发师基本上就是个无政府主义者),庄严地解释了理发师不再是奴隶。大街小巷上那些五彩缤纷的海报也在呼吁妓女们不要再从事卖淫的行业。”
街头涂鸦显示出了当前的状态以及趋势。它之所以会第一个做出回应,那是因为它的产物在公共空间中形成,这让它看起来是直截了当的。它的目标通常在于激发社会变化。上面那幅壁画传达的信息便是要保护邻近社区的别墅村庄,尽管在艺术中找到一种加泰罗尼亚的身份这一理念在世纪初就已经开始形成了。这幅壁画谈及了一种二分法,即同时抵抗和创造流行文化;它参考了“成批的集团(Block bloc)”以及在烈火中崩塌的城市风光。外来者不应该决定那些它似乎想要说明的身份。
这些“火焰”让我联想到了欧元区防火墙——这是在近日提出的、试图保护欧洲免受西班牙经济问题影响的一个概念。较高的失业率折磨着这个国家和它的年轻人。街头倒是充满了活力,但是各种商店和餐厅又无趣又昂贵。主流文化似乎已经被耗尽了。
对传统文化的模仿看在旅游业的面子上被传播了开来。在深冬的一个大风天,我步行通过了巴塞罗那的一个村庄;在那里,海岸边供应西班牙肉菜饭(paella)的海鲜餐厅里基本上全是空荡荡的大座位,还有一个供应煮得稀烂的海鲜与啤酒的拥挤的吧台。但游客们几乎不会来到这里。
革命精神在某些指示了社会行动的自制海报中也保留了下来。一个模板式的符号告诉我“欢迎你来到这里”,但度假公寓的租赁却毁坏了当地的社会-文化结构。

“我转过身看到了一些年轻人,他们手里拿着步枪,脖子上戴着无政府主义者红黑相间的围巾,慢慢在聚集在了一条小街道上…”革命的残留物遍布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Orwell将巴塞罗那描述为一座“带有悠久的巷战历史的城市”。他的书给了西班牙内战一个截面图;但早在那之前,巴塞罗那的街头就已经能够看到许多对这座城市的围攻了,它们来自加泰罗尼亚内战、大同盟战争、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以及半岛战争,当然还有让国家军队对抗工人阶级的臭名昭著的Tragic Week。随着共和政府被推翻,弗朗哥的专政一直统治着西班牙直到他去世。
去年11月在各种经济困境中进行的选举带来了一次变化:从萨巴德洛(Zapatero)的社会主义政策转变成了由拉霍伊领导的人民党。对镰刀和锤子(即前苏联国旗)的描绘在城市各处都可以见到。被强加到了西班牙旗帜上的这个符号似乎是左派或是反法西斯主义的——尽管它不是特别明显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或是无政府主义。它们中的一些被喷漆毁坏了,显示了在街头画下这些涂鸦的人的不同的政治派系。

“…每一面墙上都被潦草地画上了锤子和镰刀,以及那些革命政党的首字母缩写…”
巴塞罗那的商店在西班牙内战时期是被用作监狱的。今天,那些墙面之后的场景仍然是一个迷,而营业时间也通常很分散。当我经常会路过的那个地方突然“苏醒”时,一扇开启的百叶窗就能很明显地改变整条街的场面。
在Gràcia一条狭窄的人行道上,我在一间福音派教堂的门上看到了对人类的昏睡和软弱的描绘。我在其它地方也见过这位街头艺术家的作品,它们全都用类似的黑白线条风格描绘了正在呕吐的生物。另一位画家也采用了相似的装饰理念在图像上覆盖了一层——这正与巴塞罗那和它如海洋一般的细节如出一辙,但却缺乏了宏大的设计。相反,以下这些涂鸦中的装饰细节却似乎由于那些重复的形状而变得沉重了。

未完待续…

[板凳:2楼] 艺术眼artspy 2012-04-29 11:22:09

革命的残留物:画在巴塞罗那墙面上的涂鸦 Pt.3
作者:Celie Dailey(陈颖编译)  2012-4-29    来源:《每日播报》

“人的身体混杂在了一起,缺乏家具的点缀——只剩下裸露的石头地板、一张长凳和几张破破烂烂的地毯——还有从波纹钢的百叶窗透出来的朦胧的光线。肮脏的墙壁上潦草地写着一些充满革命气息的口号,例如‘Visca POUM!’、‘Viva la Revolución’等等。这个地方曾经是用来关押政治犯的垃圾场。”

安德烈(Andrea Michaelsson)的作品“艾米·怀恩豪斯(Amy Winehouse)”在2011年8月11日时首次出现在了Flickr的“BTOY”专辑中,这时这位歌手已经去世了1个多月了。以其对女性的描绘而闻名,安德烈(Andrea Michaelsson)的这幅画展示了她的文化直觉。艾米·怀恩豪斯的死让她这种模板风格的画看起来如同幽灵一般;而同样以这种风格描绘出来的女性则是演员金吉·罗杰斯(Ginger Rogers)

安德烈(Andrea Michaelsson)将名人看作是包含了流行思维的力量,在现有的结构中展示了强有力的女性。她笔下的人物形象看起来棒极了,但他们都致力于通过自己的创造性努力去改变他们的世界。安德烈(Andrea Michaelsson)从她文化认知之外的地方寻找了一些创作来源,然后将作品呈现在其家乡的街道上。

“目前最安全的事便是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像是贪图享受的。我们时常出入这座城市中那些时尚的住宅区以及昂贵的餐馆,用标准的英语和服务生们说话。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喜欢上了在墙上写字。我在许多设计巧妙的餐厅的走廊上潦草地写下了‘Visca POUM!’的字样。”

西班牙面临的问题被强加到了它的人民的身上。然而,个人能做的事似乎是微乎其微的。我们被告知要保持信心、继续消费,这样我们的经济就能迅速恢复活力。涂鸦通常回避了消费文化,而它们对卷帘门的使用也许就是以示抗议——尽管它们的艺术在本质上来说是装饰性的,并且产生了一种“这里是巴塞罗那”的归属感。

据《纽约时报》称,“这场经济危机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大约有一半25岁以下的人将会失去工作;两年前兴起的建设繁荣带来的后果便是6000亿欧元——约合8200亿美元未偿付的房屋贷款;生产力和竞争力很低。”因此我们当中的许多在今天都是生活在面临挑战的经济状况中的年轻艺术家。这样的艺术家是我们当前这个世界的原型,而非仅仅是西班牙的年轻人才会面对的一种命运。各种想法推动我们急速向前。年轻、奋斗的艺术家并不是西班牙独有的,尽管他们的确面临着一份独特的“遗产”带来的挑战。

在一扇破旧的木质门板上,一只螃蟹正举着一个镜头被标记为“月光”的相机,这是用图片来阐明了什么是“为避债趁黑夜搬家(shoot the moon)”。

“在这个事物瞬息万变的地方,各种小集团都是现成的;每个人都熟悉当地的‘地形’,当枪开始扫射这里时,人们只会把它看作是一次消防演习。”

对战斗做好了准备这一印象让Orwell注意到了巴塞罗那巷战的历史。今天,街头艺术家们开始努力界定并展示他们自己的文化。墙上潦草的信息并不是一种新出现的表达方式,而是公共传播中最基本的方式之一,而涂鸦本身也是一种国际性的现象。巴塞罗那及其它各地的涂鸦都是一种表现力丰富、具有装饰性、对街头生活来说必不可少的艺术形式。它们是一种充满了各种理念以及需要将文化移出旧世界的理想主义的景观。涂鸦是受到了高度打击的群体发出的声音,但它还存在一条与艺术力量有关的统一的信息。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