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床异梦”——陈箴个展【现场】
发起人:artspy  回复数:1   浏览数:2180   最后更新:2012/03/27 23:51:19 by guest
[楼主] artspy 2012-03-25 03:47:36
“同床异梦”——陈箴个展
展览日期:2012-3-24 至 2012-6-3
开幕酒会:2012年3月24日下午4:00
主办单位:林冠艺术基金会
展览地址:北京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院798广场
艺 术 家:陈箴
新闻稿
概述
活动详情

此次的春季展览,林冠艺术基金会将推出中国最知名的先锋艺术代表陈箴的个展。陈箴于1955年在上海出生,2000年不幸去世于巴黎。

与许多同时代的艺术家(如黄永砯、艾未未、徐冰、蔡国强等)一样,陈箴在20世纪80年代晚期离开中国,并迅速以他的混合媒介装置作品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虽然,陈箴在世界各地都有过展览,但在他有生之年并未在中国举办过个展。此次林冠的展览将呈现陈箴在1992年至2000年之间的雕塑以及装置作品,大部分作品都由各类日常生活用品制作而成,像布匹、蜡烛、椅子、编织品、自行车胎等等。

融超经验

此次展览题为同床异梦,源自展览中的一件大型装置作品,而这个作品诗化般的浓缩了陈箴的艺术。《同床异梦》(1999)是一件复杂的装置作品,作品由一大块织物从天花板悬挂,由一个装有风景画的笼子,一个带有医用玻璃曲颈瓶的网格以及一个电视屏幕构成。这件作品集中体现了陈箴艺术的中心思想: 肉体与精神的和谐统一,不同人种文化之间的博爱与友谊,冲突的解决,中西文化大联谊。

陈箴主要居住于上海和巴黎,经常旅居美国、南美、中东和澳大利亚。在多元文化和全球化尚未被广泛提及时,陈箴已经开始对跨文化社会动力学感兴趣。他个人的跨文化交际经验以及浓厚的兴趣和广泛的文化涉足,令他创造了“融超经验”这个概念。这个理念也是陈箴作品的提炼,同时也表达了他迫切创造异中求同的努力。他的作品更是某种介于中西方思想间的体验,这种体验既是存在的,又是理性的。

物质与精神

在陈箴25岁那年,不幸患上了溶血性贫血症,疾病对他的艺术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的作品经常植入身体的图解,如茧、器官、皮肤、药品和衣料等。受到中医有机整体理念的启发,陈箴探索物质与精神世界之间微妙精细却又不时自相矛盾的联系,探索集团和个体,内在与外在的联系。

《水晶体内风景》(2000),由透明棕色玻璃塑成的内脏器官组成,意在表现中西医学的差异。同时它也揭示了生命的价值和脆弱。几件作品显示不同方式的协同、杀菌和清洁,这些同时也可理解为对我们的环境的协同、杀菌和清洁。

《激动人心的交货》(1999),是一件木偶形式的雕塑。作品由自行车内胎组成,看上去好像要衍生出成百上千的小型黑色玩具汽车。陈箴不少作品都由自行车胎和玩具汽车构成,表达了在中国式进程中,即从自行车时代向汽车时代转变过程中凸显的生态环境问题。

佛学精神和阴阳两极的辩证是《六根/记忆》的创作来源,《六根/记忆》是一件纺织拼缀图作品,采用阴阳象征符号从天花板向下悬挂。六根暗指佛学术语中的六种感觉,即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和意识。

在冥想中,身体和意识是从不分离的,第一眼看到《消毒》(1997)这件作品。难免让人联想到蒸笼烹饪系统,与平常不同的是,这里蒸煮的对象是书本而非食物───物质和精神养料在此赋予了同等重要的地位。

交流

陈箴擅长运用互动元素于他的作品之中,借此培养艺术空间与观赏者之间的交流。《不间断的声响》(1998)由两架大鼓组成,这两架大鼓又是由覆盖着动物毛皮的椅子构成,这件作品与陈箴同时期的另一件著名作品《绝唱─各打五十大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对声音和日常材质的运用,陈箴巧妙的把物理世界同精神世界联系在一起。击鼓是一系列的自我照顾,自我洗涤,释放了压力,并再次寻觅身体与情感之间的平衡。这件作品是物理的、物质的,同时也是象征的、精神的,击鼓便是一种自我体验,用你独有的能量,独有的激烈。

关系网络

陈箴的作品,反映了在极速全球化的过程里,他对不同文化,不同社会框架,不同美学途径的痴迷。带着先锋派的艺术观点,陈箴视艺术为一种人际关系网络中至关重要的工具───在不同种族之间,人与自然之间,人类与科技之间,在西方与非西方文化之间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所有这些,在今日看来也是同等重要的,甚至更是息息相关的。






























[沙发:1楼] guest 2012-03-27 23:51:19
尊敬他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