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齐美尔论时尚与艺术
发起人:理论车间  回复数:0   浏览数:1363   最后更新:2012/03/24 14:37:14 by 理论车间
[楼主] 理论车间 2012-03-24 14:37:14
展示:齐美尔论时尚与艺术


1-个人生活的内在能量的外溢、冲出,造成新的不竭的可能性,去重新凝结破碎的现实。
2-内在生活是在两者之间摇摆:一边是社会主义,一边是个人主义;一边是生活的一般性、一致性和生活形式和内容的消极的相似性,一边是运动,分立因素之间的不断的差异化。
3-人一方面是模仿的动物,另一方面又是不受既存现实和传统制约,被未来引领,是一个目的论动物。时尚既把人领到人人都在走的路上,使个人成为一个大倾向中的例子,但又使个人脱颖而出,使其差异化,展现与其他个人之间的对比。
4-时尚又是一个阶级之间的游戏。低一阶级的人一掌握了流行的时尚,高一阶级马上就弃之如敝履。时尚是阶级分化的产物,一方面将一个阶级小圈子凝结在一起,另一方面又使它与其余的社会群体割裂。时尚像一个艺术作品,里面有一致、同质和独立的实体,但它同时又与社会现实完全割裂,与周围现实没有任何直接的联系。它是一种奇怪的荣誉:跟上了时尚,就在同个小圈子里获得归属感,但这种荣誉是以瞧不起下一层级的人的跟不上时尚为代价的。
5-时尚对于物质存在的冷漠,几乎是施虐式的;它越能使我们接受最骇人的发型和服装,就越能显示其力量。时尚是不以任何可触摸的动机为基础的,正如真正负责的行动,只有不以外在的内容和目标为动机,才算道德的(康德)一样。所以,宗教、科学研究、社会主义和个人主义,也都可以成为时尚(因为它们不以外在的内容和目标为动机)。
6-这样的游戏是欢快在进行着:下层阶级一来触碰上层阶级的时尚,上层阶级马上转身就去弄出另一个新时尚。这时,上层阶级并没有吃亏:他们找到了一个与大多数群众区分开来的机会,这机会是下层人民自己白送上来的。下层阶级模仿上层阶级,这是最不会受到抵抗的。而时尚也是下层阶级模仿起来最容易入手的。同一阶层的女主人和女仆之间有这样的时尚区分-等级的流动,为两个不同阶层服务的女仆之间,也会出现这种流动!
7-小群体很容易发展出时尚,因为这有助于与另外的群体分开。追求这种排他性的最好办法,是把国外的时尚强加到国内。我们在一个小群体里,但相互共同与外在于这个群体的某一个点(国外的就更好)的关系,形成一种团结,后者的排他性更大。我们的社会眼光之轴,往往是在很遥远的他乡交汇的:在喜马拉雅山、在北极相遇。所以,巴黎的钮扣经常是由尼日尔的渔民用贝壳制作,后者根本不知道这些贝壳已在法国走红。同样,在法国,个人主义式时尚比在德国更盛,但是,同样,在法国,一般化的时尚框架,也比在德国要明显:也就是说,一个不爱打扮的法国男人,会比一个不爱打扮的德国男人更易找到那些大路货的服装:证明:个人的个性化时尚,是从来不会与那一一般的时尚框架冲突的!这是为什么?
8-时尚的波动大小取决于个人和群体的神经能量。越紧张的社会,时尚起伏的幅度就越大。所以,上层阶级总是坐着时尚的交椅的。
9-阶级分层越细,时尚就越发达,阶级分层,时尚变动就少。
10-时尚总是由一个群体的极少数先来动用,它同时是存在与非存在,同时是开始与结束,同时是开创与死亡。它总是站在过去与未来之间的分水岭上,因此,时尚比其它任何现象都能给我们带来更强的当前感。
11-只有当一个东西像来得突然那样去得突然,我们才会称它为时沿。那为什么我们时代里,时尚会在我们的意识里产生那么大的作用,其原因是:我们越来越无力去确信那样重大的、永久和确实无疑的东西了。我们的生活中的短暂和波动的因素,获得了更自由的空间。过去一个世纪里我们拼命想要与过去决裂,现在却将意识集中于当前了。专注于当前,迷恋变化本身,时尚如今对我们的趣味、理论确信和道德基础产生着更大的影响了。
12-个人时尚与集体时尚:年青人与集体的汇合,是今天关注这一点,明天又去关注另一点的,他们常常只在自身之中模仿,仿佛他们自己是想用各种服装比量着去与大众汇合,已顾不得自我矛盾了。
13-个人的主体世界总是被时尚左右,只会重复群体的时尚。本来很奇异、野蛮和狂烈的东西,一进入时尚,也被我们说成酷和靓,这表明,形式和联合的因素,会战胜理性和客观的因素。穿这些有点热辣、过度甚至恐怖的东西在身上,这是一种征服,是对它们获得了权威,让个人获得到了种权力感,让个人觉得是决定性地压倒了对象。个人对宇宙的高高在上,独立和冷漠本来是不断抱有仇恨的,所以,人类的很崇高和珍贵的奋斗,都是为了压倒、克服外在对象。在时尚中,个人通过让这些外在物服从于一些主观的程式,而不是要将自己的个人性强加到它们头上,就吸收和塑造了这些外在物的力量。时尚是:个人并没有真的统治这些外在物,而是控制住了这些外在物的虚假的幻想-图像而已。 但由此获得的权力感,也很快就消失,所以,总是很快地需要寻找到新的时尚。
14-时尚是好像想要永远树立在那里的。时时在更换,但某一刻里总有一个时尚存在着,不论时尚变得多快!时尚的确是不朽的。而时尚的本质是:不要不朽;只有变化才是不变的。
 13-Fashion从来无法变成vogue。时尚从来不会固定为一种流行样式?Fashion就是那个众目睽睽的聚焦点,它时时引领着我们,但也时时在进化。卢曼所说的社会集体观察的时时进化,也假设了这样一个集体以为的共同观察点:个人往往不是直接观察社会的,而是先绕到那个他以为的集体观察点(时尚??)背后,迂回到那里再出发去观察的。
14-个人内在地被那些做着与自己一样的事或追求着一样的目标的人的奋斗打动,而得到满足,而在其它的事上,别人在做他内心想要做的事时,却是不能给他带来满足的。这就是时尚的社会性!它的交往是健康、修复性的!
15-时髦个人所面对的情感,是妒忌和同意的混合。妒忌另一个人的时尚,但是却同时又很想同意他成为自己的小群体里的一员。所以,哪怕是这一妒忌,也是微妙的:妒忌者在观念上其实很想加入到被妒忌的对象之中: 工人路过有钱人家草坪,看到丰盛的宴席刚开始时,就是这种情况。这是一种个人的偷偷篡夺,其快乐类似于失恋情人的或情困中单相思者的暗暗的快乐。这种快乐是一种抗生素,能抵销掉极端的妒忌!
 16-时尚给了这种和解式妒忌一个发展的台阶,也使被妒忌者心里好受一些,同时又给被妒忌的人看到自己的好脾气给妒忌者带去了满足,而更满足,就因为时尚并不绝对地排斥没钱的人,这样一去一回,也就使之前一直陷于妒忌的人,这时也得到了满足。时尚因此是那些偷懒、虚弱但却一心想出人头地、被人关注并独树一枝的人的真正操场。
17-而时尚恰恰能使一个不大起眼的人成为总体的代表,成为一个共同榜样的化身。时尚奴隶(Modenarren)恰恰也是那些实现了自己的全部个人性和特殊性的人。
一个讲究时尚的人总是在数量上来强调那些在其质量上讲是很公共和共同的东西的。他不强调质的独特,而是强调所拥有的公共流行的东西的数量的堆积。他是领导者吗?正如在现实中一样,引领时尚的人,总是那被领导的人。
一个在此刻最时尚的人代表了个人的社会化冲动和个性化冲动之间的平衡点的原初状态。在个人的时尚行为里,物与人结合,不分了,个人的鲜明的个人性与社会平等合一,也是主导和屈服的混合,也是男性原则与女性原则的混合。对于那些不愿触碰刚硬 现实的人,紧跟时尚成为介入社会的一种方式:破坏性冲动和积极建构可同时发作。
18-不爱时尚的人,要与时尚唱反调甚至复古的人,也是在搞时尚:这是无神论也成为时髦的宗教。反时尚也是很时尚的,一样地专制和恐怖。孔乙已也时尚。
19-现代性是对社会榜样的模仿。
20-个人不敢在群体中太招摇,于是就在时尚中来标新立异;时尚是阀门。所以中世纪时,时尚成为女人的个人运动和自我改进的场所,她们那时的服装是最夸张和奢靡的。
21-时尚这件事儿表明,女人是更忠诚的:她们要求外界有更多生动的变化,以便能在生活的多种倾向中达到更高的平衡,让内心生活压倒现实生活。
22-因此,时尚是灵魂战胜了物质的既定存在后的状态,这是一种最高、最精致的胜利。这时,敌人被改造成为她自己的仆人,本来是要来侵犯她人格的东西,这时也被她欣然接受。
实际上,半边天(demi-monde)们是暗中仇恨一切法律和永久秩序的。你看到了,越是地位不稳定的女人,其时尚越激进,这解释了发廊妹的打扮的激进的革命性。
23-对于有地位的女人,时尚因为拉平了一切而对她的地位造成了冒犯,可是,她转而看到,这种时尚可以成为她们内在生活的外在层面,时尚向她们提供了一层面纱,可去保护她们的内在生活----有了朝三暮四的时尚,她们的内心生活反而更自由了!所以,有些打扮入时的女人,真的常给我们一种错觉:我们还以为她们的漂亮衣服下是真掩盖着一个深刻的灵魂的。
 24-人出于模仿但又想与众不同这一矛盾的冲动,而走向时尚。而时尚竟还成为阶级流动的暗道:低一层的阶级想要跟上或篡夺上一层阶级的地盘,在穿衣、戴帽和做头发这些事上头,会较少被抵抗!货币经济里,捏钱的新资产阶级会使时尚的进化短路(比如薄希来家的消费LV和牛津大学)。
25-为什么女人格外会被时尚吸引?齐美尔解释:女人长期处于社会弱势,所以较不愿意个人化,会较愿依附于那些典型的生活形式,在那儿,有权者不能运用权力到她们头上(安娜你看反而嫌卡列宁太不去关注她那些很出格的衣着)。所以女人最愿意漂浮于时尚这一最宽广的社会大海上,放弃趣味和行动,光只炫耀
26-所以,时尚像是阀门那样控制着女人对炫耀和标新立异的需要。齐美尔用了内在生活和外在生活两个概念来讨论时尚对于女人的重要性。自我的一面是羞耻的来源(黑格尔就说过),女人不愿在内心感到耻辱,却愿为一条裙子的不够时髦而痛心;女人通过主动牺牲,在穿衣上被公共专制所奴役,来保住她们内在的自由
27-也许晚年的歌德是像女人那样保住了内心的自由:表面上很讲究身形和格调,同时却很好脾气地顺从了社会的约俗和陈规,从而获得了内心自由的极大值。
28-“所以时尚像法律,是极其便利的社会测试形式。它考验了我们生活中朝向外部社会的方面。它测出了我们多大程度上依赖于那些被普遍地接受的东西,测出了我们对由时代、自己阶级和内部圈子所确定的规则的依赖程度,也使我们多少能收回一些我们生活中已被给定的自由,使我们专注于更内在更基本的因素。”
29-“时尚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内心生活的复杂结构,灵魂中最主要的那些对立倾向,都在其中得到展示。”社会中,最高阶级是保守和习古的,最低阶级也是,不过后者的保守是无意识的。只有中产阶级最与时尚合拍,因为,他们是最流动和变化的阶级,时尚使他们的外在生活能与内心生活平行和合拍。
30-单个时尚的本质是:只有变本身才是不变的。这反而使变化所及的物品给我们带来心理上的一丝儿永恒(本雅明也讨论过,最近阿甘本也讨论过这个)。时尚总想变,但想变得省力,所以老回到过去之上。
31-古典的东西远离了时尚袭击,但条件是,它必须像古希腊的雕塑,管住四肢,外形整体完全受内心精神的控制,达到“古典式淡定”而巴洛特式的建筑,其花哨的边枝,常就被织入当代的时尚:怪诞、出格和极端的东西容易被时尚收编,而理由竟也是:我们很快会厌倦它:人类生活在劈腿后总会返回原路。
32-齐美尔的意思是相反:因为内在现实动荡,才将自己的一部分牺牲、献祭到公众面前,这样有利于(尤其是对女人)内心现实和外在现实之间在更高程度上达到平衡;女人打扮是冒着风险的,但这么投资是为了扳回她的内心宁静或平衡!像艺术家办个展览一样!是献祭!
艺术家做展览,也是与女人将一件她认为可能有点刺眼但因此更想选中它的衣裳穿到街上,是一个样的,那个忐忑!不是内心强大,而是在做交易:我委屈自己一下,冒着出洋相的风险,希望大家给我肯定,你们一肯定,我内心就释放,我就更积极、更高地重融入这个本来对我已变得越来越灰暗的外在现实之中。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