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德里亚:虚拟-整合现实里我们如何去展示?
发起人:理论车间  回复数:0   浏览数:1312   最后更新:2012/01/16 14:03:36 by 理论车间
[楼主] 理论车间 2012-01-16 14:03:36
波德里亚:虚拟-整合现实里我们如何去展示?

当世界用不着真理和表象时,世界将会变得怎么样?它变成真实的宇宙,成为整合型现实的宇宙了。没有了真相,没有了表象,只有整合型现实了。如果在过去,世界是倚向先验的,如果它有时是落进了那后-世界(arrières-mondes)里,那么,在今天,它是落入了现实之中。本来是从一种高度的先验掉落到另一种高度的先验中的,这一次是掉到深度之中。这仿佛就是海德格尔说的我们人的第二次堕落:我们堕落到了庸常中了----不过,这一次是没有救赎的了。根据尼采,一旦失去真实世界和表象世界,宇宙就会变成一个事实性的、正面的宇宙,以至于它从此都用不着是真的了。我们这个世界具有像一个现成品那样的事实性了。杜尚的《泉》是我们的现代的超现实性(hyperreality)的象征。它产生于每一种诗性幻觉向纯现实的狂暴的反-转换(counter-transfer),它是:一个对象被转换到了它自己之上,所有的关于它的隐喻全被当场切断。

这世界太真了,以至我们只有永久地否定现实,现实才对我们变得可忍受。艺术家Magritte的超现实主义式的对于证据的否定,可帮我们一把:我们可以照着他的“这还不算是一个烟斗”这一句,来说“这还不好算是一个世界”。这一一方面是关于这世界的证据的绝对和明确的证据,别一方面又激烈地否定这一证据的双重运动,主导了现代艺术的轨迹,而且不光这样主导了艺术,它还主导了我们的所有的更深层的对于世界的知觉, 主导了我们所有的对于世界的领悟。我们并不是在讨论哲学上的教训,我们并不是在说“世界还不是它应当是的样子”或“世界不再是它原来的样子了”。世界就是它现在这德行了。先验一旦消失,物也就只是它现在所是的样子了,而且照它们现在的样子,它们是无法忍受的。它们失去了所有的幻影,变得立即、全部地真实了,没阴影,不带评论了。同时,这一无法被超越的现实已不再存在。它没有理由来存在了,因为它无法去与任何东西交换了。它没有交换价值了。

......
我梦想得到这样一个图像:它是对于世界的独特性的自动写作----照拜占庭的打破偶像者之梦来执行。打破偶像者们认为,唯一纯正的图像,是令圣者立刻在场的图像,比如圣脸上的薄纱----对于神性、对于基督之脸的自动写作,不带人的手的任何干预。我梦想得到立刻的仿造(calque),得到像摄影底片里还倒着的形象。偶像破坏者剧烈地拒绝一切其它图像,一切人工的图像在他们看来只是神性和原初生成之似象。

同样,我们现代的偶像破坏论者也会拒绝一切只是类似于一个真物、或一个观念、一个意识形态的图像,不管它真到何种地步。大多数的图像都属这一类。而虚拟图像更是这样了。它们不与任何东西相像。这就是要害。什么是原初生成性?摄影行动不正是原初生成式的吗?它通过光,来做自动写作,不受真物或关于真的的观念的干扰?这样的自动性使摄影成了一个关于世界的事实性的原型,人类的手再也碰不到它。世界成了自我生成器,成了激烈的幻觉,成了纯粹的踪迹,没有了模拟,没有了人类干预,而最要命的是没有了真相。如果有一个产品是一看就知道属于人类心灵的,是一种原初生成的产品,那它一定就是真相,那个客观现实(波德里亚,“虚拟-整合型现实之暴力”)。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