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黑龙江盒”仇晓飞个展
发起人:嘿乐乐  回复数:8   浏览数:1696   最后更新:2008/06/20 05:49:23 by
[楼主] 嘿乐乐 2006-05-12 05:58:57


“黑龙江盒”仇晓飞个展

展览名称:黑龙江盒

艺术家:仇晓飞

策划人:皮力

主办: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 环碧堂画廊

展出地点:中央美术学院陈列馆 北京王府井校尉胡同5号

开幕酒会:2006年5月16日晚6:00—9:00

展出时间:2006年5月17日—2006年5月20日

电话:(010)8580609/687746339



1984-12003

百货商店2005

半导体-12004
[沙发:1楼] 嘿乐乐 2006-05-12 06:01:34

看图识字-42003


快7点了2005
[板凳:2楼] guest 2006-05-12 06:43:44
蹦友!弄画得老好库! [s:78]
[地板:3楼] guest 2006-05-12 07:01:41
楼上的假上海人吧?

应该是——绑友!
[4楼] guest 2006-05-19 16:16:13
画得挺好,没听说过,介绍一下吧谁 [s:59] [s:59]
[5楼] guest 2006-05-23 10:49:54
仇晓飞呀,北京最有才气的年轻画家,图上那些桌子电视可都是画的,原作非常煽,能否多上点图啊,我看了他的展览,有几百张画,足足三层楼。
[6楼] guest 2006-06-14 11:08:15
傻逼,艺术家就是傻逼,自我娱乐就行了,还拿出来给人看,都是为了钱。
[7楼] dlouis493 2006-06-14 13:38:28
恩, 不错的。
生活气息很重
无生无灭无字经,有生有灭著法成
[8楼] guest 2008-06-20 05:49:23
我对没有选择的事情充满了感情——仇晓飞访谈
2008年03月31日 

ArtWorld: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这个名为《黑龙江盒》的画展是你的第一个大型个展,把作品从工作室拿到空间里,感觉会不一样,所以有时候会紧张一点吧?


仇 晓 飞:其实倒没有,因为这个展览是把这三年的大部分作品整理出一个思路,这个思路
包含三个方面,陈列馆的三层空间正好把这三个问题说得比较清楚。

ArtWorld:你怎样看待绘画在当代艺术中的作用?在目前的格局中,你刚毕业很年轻,从这个角度看,你觉得绘画在当代艺术这个空间中有没有可能性?跟其他媒介相比,它的长短在什么地方?

仇 晓飞:我有一个感受,就是越来越觉得我的画跟传统意义上的绘画关系不是特别大,越来越觉得我没有特别强烈的想法去做一种绘画的新形式或做一个什么样的图式。所有的画都一个回忆的过程,就是说绘画这种时间性特别适合我去回忆某种东西,这个东西里面有我自己的情感。过程很重要,所以你看我的画不像一些当代中国的绘画,他们很多人的面貌是一种风格,比如一种样式或一种图示,我的画这方面是乱的,这一张是这样,那一张是那样,但是我觉得都不重要。

ArtWorld:那你觉得什么时候画出来的一张画是好画?

仇 晓飞:我自己认为好的画就是,绘画让我特别强地能体验到某种东西。在这个过程里,我想起很多很多事情,里面有我自己的情感、有我的经历。画完之后我觉得这是一个享受的过程,那么这张画对我来说是非常顺畅的。如果这张画画到中途的时候我逐渐忘记了我最开始想要做的一个事情,或者说这个过程变成不是享受了,变成我来回地寻找一些方式或方法,这张画对我来说就是失败的。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这个形式很有意思,可是对我来说是不好的。

ArtWorld:所有的画都是你自己的一个过程,你还要给别人看,那你希望别人看你的画看到些什么?

仇 晓飞:我希望看画的人不是去关注我所用的某一种方法,或者说是一种形式,而是这幅画背后的那种感情。我画一个东西,比如说临摹一张照片,重要的不是画张照片,而是我对那张照片里面的场景,包括对这个照片本身所怀疑的那种感情,这种感情是支持我去画这张照片的一个重点,而不是说我要用绘画去替代照片。

ArtWorld:但是艺术里边的感情也见不得是永恒的,至少对我们这个年龄来说是有一个时间的限制,可能到了40岁的时候,我看事物或者回忆事情会用另外一个态度。我想问的是,你画的这些东西严格意义上来说与你经历的时代是有一点距离的,可能要更早一点,有些图象我们可以上推到六十年代甚至至四五十年代,那最早是什么因素促使你去看这些照片,觉得它是表达的一个材料的呢?

仇 晓飞:可能跟家庭有关系吧,说得比较深的话就是,我长这么大对我影响最深的其实不仅仅是我所经历的一些事情,包括我的父母所经历的,他们在年轻的时候接触的一些东西,对他们硬席那个很深的政治、文化这些东西,对我也有比较大的影响。比如我父亲、母亲的性格,包括他们有一些我很不能理解的东西。我小的时候,哈尔滨是一个很老派的没有改变的城市,不像现在城市变化非常大,它多少年都没有什么变化,我回哈尔滨的时候看到那些老的楼、街道、房子都还在,这些东西正好是我童年时代经历过的,它们有的可能是四五十年代的东西,有的属于80年代,所以最后决定我是不是对这个东西有感情不在于它是50年代还是80年代的建筑,完全在于它是我经历过的。

ArtWorld:现在也有一批艺术家描绘那些不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东西,我觉得你的作品跟其他人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你没有一个道德的判断在里边。如果真正要让你回头看一下你所描绘的那个时代,你是怎么判断的?还有一个问题,哈尔滨这个城市在今天来说是很衰落了,很可能有一个人从小在那长大生活,然后他会有一种很伤感的感觉,比如我跟曾梵质聊这种感觉就很强烈,他每次回到武汉就很憎恨,他恨那个城市,童年的所有美好回忆全部被摧毁掉了。对这个问题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仇 晓飞:首先我觉得我对这座城市肯定没有愤恨的感觉,包括它后来的那种变化。但是它的变化相对于北京这些年的变化来说——因为我12岁之后一直在北京,哈尔滨的变化是非常非常小的,比如说我小时候经历的那些破水沟、儿童公园里边的旧滑梯,那种用水泥浇铸的滑梯,都还在。我回去以后觉得有一点像是从北京逃离到另一个地方。逃离到另一个地方,我愿意回到哈尔滨去,因为在那个地方,在街上走,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熟悉的东西,而在北京每一天都是新的,每一天都是我不熟悉的东西。

ArtWorld:如果哈尔滨是一个从北京逃离的地方的话,那你的绘画是不是也是从现实的这种剧烈的变化当中逃离的一种方式呢?

仇 晓 飞:我对现实的这种强烈的变化有怀疑,就是什么是最重要的,我觉得太多的变化把人的情感,这种开始的东西切断了,重新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新的形象,这时候最重要的东西也许就失去了。

ArtWorld:对生活来说,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在往前看,包括我也不喜欢回忆。当你把绘画当成一个过程往回拉的时候,你觉得你的绘画所承载的相比前几代的画家而言是多了还是少了?你会不会认为你的绘画小了?因为从小我们就受到美院这样的教育,我们觉得绘画是有功能的。

仇 晓 飞:换句话说得明白点,就是我对那种绘画确实没有什么兴趣。在美院这么多年,或者写实绘画或者抽象绘画,我对这个一点兴趣都没有。如果让我选择,要不是因为绘画的时间性适合回忆的话,我是绝对不会选择绘画这种方式的。

ArtWorld:就是这个原因导致你后来尝试做一些立体的作品?

仇 晓飞:如果让我所有的作品按照一种形式,今天回忆这个,明天还用同一种方式回忆另外一件事情,对我来讲是特别可怕的一件事。我喜欢用各种各样不同的形式,但是最终我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没变,就是记忆的过程。做这个东西的过程是一个回忆的过程。这个回忆的过程让我回到离现实世界非常远的一个地方去,是我童年的时候,就是没有紧张、焦虑、压力这样一个状态当中去。

ArtWorld:那总结一下前面我们谈的概念。你绘画是一个记忆的过程,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里面,在绘画的行为当中体会到一种记忆的乐趣喝情感的重新表达,然后你觉得对记忆的表达不应该局限于某种形式,应该是多元的,所以你打算往立体这个方向走。但你有没有觉得这些东西都是一个阶段性的?

仇 晓 飞:这些作品肯定是阶段性的,这事肯定的。接下来会不会用绘画这种形式,不是一个确定的事情。我觉得我有区别于一些上一代画家,我觉得他们对手工感包括对绘画这种东西有一种迷恋,但是对于我来讲不见得,这种东西可能慢慢地在变淡。

ArtWorld:我在看你的东西的时候觉得还有一点就是很冷静,很平静,我不知道你工作状态是怎么样的?这种平静好像是目前在你这个年龄层的艺术家里比较少见的。

仇 晓飞: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一点其实就是平静,我画任何一件作品的过程都是很平静的。上学的时候在三画室,我也比较系统地接触过表现主义的绘画,但是我对表现主义一点兴趣都没有。包括对颜色的冲击力、画面构成上的冲击力,我对这个东西没有兴趣。最重要的东西是我在画的过程里是一个平静的状态,甚至于没有目的,因为没有目的所以才平静。

ArtWorld:我是做策划、评论的,我觉得每一个艺术家的语言喝方式都有一种潜在的危险在里面,所以我比较关注艺术家下一步会怎么走?

仇 晓飞:人的性格也许是不会变的,我这个人喜欢回忆,这个东西可能不会变。但是会不会还做有关过去的作品,甚至于如果我还有兴趣做绘画,那么这种绘画的过程是不是还要体现记忆,这些都不重要。在美院二三年级时候做装置,包括想做行为艺术、拍照片等,那时候觉得艺术是一种新的形式,但是现在觉得艺术离新的形式很遥远。

ArtWorld:你怎么看待观念在艺术中的作用?
仇 晓 飞:我所理解的观念就是做艺术的初衷,它决定你的艺术是什么样的一种东西。

ArtWorld:你的作品中的观念是什么呢?
仇 晓飞:我一直试图把绘画最终的传达转到作画的过程上来,我觉得这是一个我理想中的做艺术的状态。我在美院学了这么多年的画,在很大程度上对绘画有一种反感的情绪在里面。我们学的写实绘画关注的都是最终的结果,关注过程的都是行动绘画,没有内容。但是我最终喜欢的是过程,而且我希望它是没有目的的。

ArtWorld:那你怎么看待观众在你的作品创作中的作用呢?
仇 晓飞:绘画很大程度上是画给自己看的。如果观众说在我的画里看到了他们熟悉的东西,或者说很感动的东西,那可能是因为我和他之间有相似的生活经历,而不是说我就特别强烈地希望他从里边看出什么东西。我觉得,艺术不要去强奸观众。因为如果你带着特别强烈的目的希望观众从里面看到什么东西的话,我觉得这东西就不好玩了。

ArtWorld:那你有没有发现记忆也是被动的呢?
仇 晓 飞:对,记忆也是被动的。包括人从生下来到长这么大,很多经历都是被动的。我的画也是被动的过程,因为我没有权利去选择一些事情。我对很多没有选择的事情却充满了感情,这是很矛盾的,因为这是我的经历,是其他东西不能替代的。

ArtWorld:有没有艺术家对你影响特别大?
仇 晓 飞:我发现我不是很喜欢艺术家。如果让我去看个展览,还不如去逛逛旧货市场或者去看看跟我的记忆有关的东西,我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比看到《蒙娜丽莎》感动的多。

转自artvip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