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
发起人:hk-art  回复数:0   浏览数:957   最后更新:2011/10/11 00:23:17 by hk-art
[楼主] hk-art 2011-10-11 00:23:17
流水账

10月7日晚河蟹(与河蟹有关的日子)电话说他想去山东看陈律师,苦于没有同伴。我因之前就有此想法便一口应下愿同去,同时河蟹告诉我作业本发了个微博,正在组织网友前往东师古旅游。放下电话,我便点进作业本微博,看见此消息,于是与作业本取得私信联系。

本子回信问了出发时间后,8日我便开始准备,与工作室同事联系去前的物资准备,工作室同事李卫应邀同行,同时电话河蟹。

9日中午十二点,我与李卫、河蟹乘座前往徐州的高铁,并于五点转乘前往临沂的火车,晚上八点到达临沂火车站。下火车后我与作业本联系好了碰头地点。

我们先到达碰头酒店,本子随后而至。不久,网友编剧高老师与导演何老师自北京驾车而至。此时只有北京作家海涛还在长途车上,一时到不了,于是我们决定先到夜排档边饭醉边等海涛,我们此时六人已达成共识,低调前往、安全第一!我们看见海涛出发前所发微博,直接提及此次行动,略觉不妥,作业本电话商量最好先删除,但海涛表示因无法上微博,未删除。

六人排档坐下,酒菜上齐,交谈甚欢,对于后面的行动方案,大家踊跃发言,基本达成共识,首先要安全,其次到达村路口探视,有危险就撤,不可发生冲突。高老师认为事态过于夸大,大家不必紧张,我表示还是要做坏打算的准备。后海涛至,继续讨论了约半小时,饭醉结束,一起回酒店。

我们本打算再在酒店确定最后的方案,除编剧高老师与导演何老师外,都在我们的房间坐定,等了约半个多小时,两位老师还没有过来,我们继续耐心等待。后有人敲门,作业本被叫出去,剩下的人不知事情缘由继续等待,约一小时后还不见他们来房间,期间我们出门找寻过几次,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然后作业本来到房间,与我私下通过手机传递一个消息"别关机,等会给你电话"然后作业本离去。我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又完全不知什么事便开着手机等电话,大约两点,电话来了,本子叫我到离宾馆较远的一个路口找他,我过去后找到了他,此时作业本的情绪非常低落,告诉我,接到通知,情况非常危险行动取消,并得知,我们夜摊回来后,编剧高老师接到电话,此行危险,万万不能去。高老师与何老师得知此消息后告诉了作业本便先行离开。高老师是位老前辈,其人脉关系宽广,加上之前乐观情绪的对比,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非同小可。作业本还通过自己的朋友再次确认了此危险信号不是空穴来风!(还有晚上其他一些细节,令人悚然:比如作业本的车子被无端向前移动;在大厅上卫生间时被一直在大厅的人盯,此人从我们出去吃饭到回来,再到我两点出门一直在大厅中,或坐或卧。)

我得知此消息后也感觉异常紧张,我和本子商量下来,行动取消,作业本暂时回青岛,我因暂无其他事情要忙便决定先和本子一起到青岛停留几日再做打算,而与我同往的李卫和河蟹,应作业本邀请前来的作家海涛,我们一致决定为了安全起见让他们先行撤离。说好这些大约早上5点左右了,我们就直接在作业本的车里打了一会儿盹,其实都基本没有睡着,早上大约7点我们又再大致商量了一下,觉得现在最要紧的是先让还在宾馆的三人撤离,我们查了从临沂到上海的飞机是十点多,并且有余票,我便立即给李卫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行动取消,马上撤退,为了安全起见,我叫他们不要退房,直接离开。海涛由作业本联系撤离事宜。

在约好的一个路口,李卫和河蟹将我的行李给了我,我问了下海涛的情况,他们说海涛下楼就上了出租车去长途车站了。我告诉他们要先回上海,至于细节我会以后再说,并告诉他们,如果没有到上海的机票了,可以看看是否有到南京或者杭州的飞机。然后两人坐上出租车,临别,李卫的一声保重令我感动至极。

我再次回到作业本车上,我有点担心李卫和河蟹买不到机票,因为时间很急。不久就大约九点半了,我再次电话李卫,被告知他们已经买好机票,我一下就放心了。同时作业本联系海涛,被告知,海涛不愿撤离,要一个人前往村子,作业本非常担心,叫他别去,海涛说他已经买好去孟良崮的车票了,叫我们放心,本子也不知如何再劝便放下了电话。

我们在车里此时没有多说什么,都在考虑下一步应该作何打算。并大致分析危险的来源,可能是昨晚夜摊电话都被监听了,我和作业本从半夜碰头开始就是有事要商量就把手机全扔在车上再下车说话,安全第一。

大约十点,李卫发消息给我说他和河蟹已上飞机,此时我完全放心他俩了。但我们怎么安排呢,我们踌躇很久,后来作业本说干脆高速路上经过一下东师古再说,我觉得没问题,因为所有的危险都来直205国道,高速路应该问题不大,于是我们便启动车子了。

查看好地图,加好油我们便上了G2高速,一路没多聊,我查看微博看见海涛更新了两条微薄,还透露了自己位置所在,我们觉得这样比较危险,作业本便联系海涛,但是已经关机了,从这时起我们就再也没有取得和海涛的联系了。

快到G2青驼出口时,作业本决定先下高速,我们下去后不远就是一个十字路口,横着的这条就是205国道,左转就将去往东师古村。但是本子选择了往前开,路口我们看见不少警察,我们就一直开,开出了十多公里才停到了路边,扔下手机我们离开车子,继续商量办法。现在作业本是开的自己的车,车牌被盯的可能性非常大,我的意思是我们继续往前开到沂南县城,我租一辆小面包带我再回头去东师古的路口探虚实,作业本县城等消息。作业本觉得不妥,我没问原因,但是我想要是换成我,我也不会答应一个朋友前去危险之地而自己在后方等消息。

几支烟后,我们上车,本子将车子掉头,我知道他试图冒险从国道经过东师古了,大家心情很紧张。快到刚才经过的十字路口时,作业本又将车子开入了另一条路,大家都在紧张并犹豫中。我们徘徊的地点是青驼镇,作业本不停换路,不停掉头,我不停查看周围情况。

几次犹豫之后,作业本将车子对准了205国道开去了,前面又看见了刚刚看见的十字路口,现在如果右转就是去东师古了,我希望这个国道中间没有绿化隔离带,这样我们就还能再掉头。作业本毫不犹豫的在路口选择了右转,看着路口的警察没有对我们有任何反应,我稍微有些安心了点。

车子一路往前,速度不快,我们都边走边看周围的情况,好几辆警车停在路边,还有几辆坐满人的面包车来来去去。我们继续慢慢往前开,地图显示我们快要接近东师古的路口了,我打开我的手机,开始对着车的前方录像。

没多久东师古村的路口出现了,先看见一个小房子,然后看见路口那个直挺挺站立的村民,很远就盯着我们的车子观望,眼神中透露出警觉和威胁,不错,这就是传说的守卫,他身后不远处停了一辆面包车,所有车门都是打开的,里面坐满了人。作业本开车,我继续对着他们拍录像。我们不敢停下来,真的不敢。那个门口村民的眼神让我难忘,他和他身后面包车的后面就是一座桥,桥的后面就是牵动无数网友神经的盲人律师陈先生,我们现在离他如此之近,却又如此遥远。

我们的车开出大约1、2公里后,作业本将车靠边停了下来,试图再掉头去村口看一眼,这时两辆装满人的面包车在我们旁边一来一回,为了安全起见,本子把车继续向前开走了。

我们从最近的岔路开上了G2高速路,在快到G2高速的路边,本子停车,我们各自发了此行的第一条微博,因为本子开车不能拍照,我将录像中能同时看见房子,村民和面包车的镜头截屏传给了他。

然后我们上了G2高速一路直走,我们相信我们现在安全了。车一直开到我们看到的第一个服务区停下,本子上厕所去了。我下车抽烟同时舒缓心情,不一会儿旁边一辆红色面包车停了下来,车窗打开,里面几人注视我和本子的车,并且到了服务区后此车无人下车,我有些怀疑此车的来源,偷偷拍了一段录像,并斗胆移动到车前身拍了车牌,大约3分钟后车离开。

本子回来后,我大致叙述了刚刚红面包车的情况,我们再在休息站稍作停留后便继续在G2高速上往南行驶,我查找地图,找到江苏新沂市,是最近的临沂市外的城市,大约100多公里,我们一直在路上行驶,本子不停问我还有多远,我在旁边报数,因昨晚一夜没怎么休息,加上今天刚刚的紧张行程,两人又累又饿,没有坚持到江苏新沂便中途下了高速,我们随便找了家馆子吃了点东西又继续上路了。

快到新沂的时候,看见我们进入江苏界内,两人松了一口气,我对着车前方拍了张照并对微博网友报了平安,几分钟后抵达新沂某宾馆,两人倒床睡觉。

此行结束,流水帐记录一下。

2011.10.10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