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 艺术与影像(The Queen: Art and Image)”巡回展:王心难悦
发起人:missbobo  回复数:0   浏览数:2833   最后更新:2011/08/18 15:21:14 by missbobo
[楼主] missbobo 2011-08-18 15:21:14

摄影.Thomas Struth,2011

这场庆祝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登基60年的巡回展(“女王:艺术与影像” The Queen: Art and Image) 比听上去的有趣得多, 女王加冕日的新闻片段到卢西安·弗洛伊德2001的女王肖像等等的绘画、摄影、电影纪录片都在展示之列。人们也许零散地看过这些作品(至少是复制品),但把它们按编年体一一陈列的观感却是迥然不同。

主办方选择了女王具有标志性的肖像作品,并在公共人物与个体、标准肖像和新闻摄影的风格之间交替展示。

在展厅一头,悬挂着Dorothy Wilding 1952年创作的手绘照片,无论大小、外观都意图令新晋女王化身成为宗教偶像。这是历史铭记的珍贵时刻,也是一个个体演化为一个国家的象征的第一步,印钞厂和邮票局可以无止尽地翻印女王的肖像了。另一面墙的尾端,是一张1992年女王目视温莎城堡大火的照片,一向懂得控制情绪的那张脸上呈现出极度痛苦的神情。

Dorothy Wilding 手绘照片 1952


Dorothy Wilding 1952

摄影师和艺术家们创作女王肖像的成败关键在于他们能否抽离自我、表现出真实的她。如果当中有败笔,应该是Cecil Beaton, “童话式”的女王形象完全与她本人耿直坦率的个性大相迳庭。而且这些照片也并非无伤大雅。Beaton过于卖弄的画工使画面传递出女王存在于虚幻世界的信息。他自己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这样做有多危险,随时可能被扫地出门。

如果Beaton是会错意,那么意大利画师Pietro Annigoni(还有后来的美国摄影师Annie Leibovitz)也没好到哪儿去。天空下女王身披军袍的处理过分夸张,用一个五星上将描画一位温和的君主根本有失事实。

Pietro Annigoni, 1969

60年代后期出现了新一代的皇室摄影师,他们对女王少了一丝敬畏,结果反而更好地向世人诠释了一个真实的她。Yousuf Karsh带有戏剧效果的布光让照片真实而迷人,Patrick Lichfield捕捉到“大不列颠号”皇家游艇上的皇室亲朋,女王看上去着实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这也是这场展览里我们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她。


Gerhard Richter, 1966


Eve Arnold, 1968

近年来女王令人称颂的照片大多出自一些新闻摄影记者之手。当中著名的一张是女王独自打着伞站在英国法网协会的新总部空地上,这张照片的片刻并没有人在看着这位世界名人。还有一张被认为目前为止最搞笑的照片,是1995年Dave Cheskin记录的女王与Susan McCarron及其儿子詹姆士在后者格拉斯哥国会府邸的家中喝茶的画面。女王全程都谨身危坐连大衣也不脱,人们起初会留意到她对女主人流露出的温和笑容,但她们身后一名侍女正清楚地忙着劝阻小詹姆士别挖鼻子,赶紧加入她们的谈话。

Hew Locke, Kim Dong-Yoo, Justin Mortimer,无数的当代艺术家为此竭尽心力但却未能遂愿。他们也许不明白你可以热爱或讨厌她,但绝不能对她冷嘲热讽。她如此高高在上以至于艺术家们那些轻率的迎合只会徒增自己的难堪。撇开卢西安·弗洛伊德略为恼人的厚涂不谈,我尤其不喜欢Chris Levine趁女王拍摄间隙取下的画面。它想告诉人们什么?女王有时也会闭眼吗?

Chris Levine, 2007


Justin Mortimer, 1998


Hiroshi Sugimoto, 1999


Hew Locke, 2008

女王与菲利普王子最近期的官方肖像出自德国摄影师Thomas Struth之手, 照片传达出很多讯息让人印象深刻。今年早春,Struth受国家肖像馆委托拍摄王子90岁生日的纪念照。这堪称是皇室肖像摄影的一幅杰作,意义不亚于劳伦斯或雷诺德。

这张照片的超大版正是艺术家所需要的,因为他想让人们像他一样着迷于温莎城堡的Green Drawing Room各个完美的细节-庄严的烛台、厚实的地毯、女王夫妇坐的翠绿丝绸质地的沙发。他还希望人们能留意到两人的穿戴-以及他们没有穿什么。女王和王子的穿着都很正式,但并不是代表国家出席场合的那种。女王并没有戴皇冠,只戴了一个三排珍珠、一个珍珠钻环和极其醒目的-结婚戒指和订婚戒指。王子正装出镜但胸前并没有徽章和勋牌。

从皇室肖像的过往拍摄经验来说,Struth这次让两人并肩齐坐俨然是构造出了一个双人王座。尽管他们在等级上并不相同,但在照片中Struth只是确保让更多光打在女王身上以此稍作区分。

菲利普王子正视镜头,读不出什么表情不知道他的心思。女王却不是这样。Struth捕捉到了一个她从来没有过的表情,透过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所传达出的隐蔽的满足。当然她也许只是在想着赛马,但我更愿意相信那是因为她坐在了她真正想坐的位置。

本次“女王:艺术与影像”(The Queen: Art and Image)巡回展已在英国国家肖像馆举行,另外分别还将在爱丁堡国立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Complex, 2011年6月25到2011年9月18日),北爱尔兰首都贝尔法斯特的阿尔斯特博物馆(Ulster Museum,2011年10月14到2012年1月15日),威尔士加地夫(Cardiff)的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2012年2月4到2012年4月29日)等地举行。

文/ Richard Dorment
来源/英国电讯报
编译/猫日那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