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霍伊兰德~约翰·霍伊兰德~ John Hoyland
发起人:missbobo  回复数:3   浏览数:7810   最后更新:2012/07/10 19:23:34 by guest
[楼主] missbobo 2011-08-09 14:15:15


约翰·霍伊兰德 John Hoyland (1934 - 2011)

霍伊兰德, 最杰出的英国色域画家,英国抽象主义绘画的领军人物之一。运用厚涂法作画,色彩浓艳, 以红绿两色为主。作品以大量简单的形态、色调和织理表现富有想象力的情感世界。


[生平]

约翰·霍伊兰德 (John Hoyland)出生于英国谢菲尔德的约克郡, 先后在谢菲尔德艺术学校(Sheffield School of Art,1951-1956) 和英国皇家学院(RA,1956-1960) 学习. 之后任教于弘赛艺术学院(Hornsey College of Art,1960-1962)和切尔西艺术学校(Chelsea School of Art,1962-1969) 。 其后, 又继续在圣马丁艺术学校(St Martin’s School of Art )和皇家艺术学校(RA, 1974-1977) 以及斯雷德美术学校(Slade School of Fine Art, 1974-1989)执教。

1964年, 霍伊兰德的首次个展在伦敦的马尔波罗新伦敦画廊(Marlborough New London)举行。其后在包括白教堂画廊(Whitechapel,1967)在内的国内外众多艺术机构均举办过个展。20世纪70、80年代的所有展览在瓦丁顿画廊(Waddington)展出。1979年和1999年霍伊兰德分别在伦敦蛇形画廊(Serpentine)和皇家学院的萨科勒画廊 (Sackler)举办他的作品回顾展。2006年, 泰特圣艾弗斯美术馆(Tate St Ives)举办了他个人的第三次回顾展。


1964年白教堂画廊的群展“新一代”(the New Generation)之后, 霍伊兰德参与过的国际知名群展不计其数。1993年他曾参与泰特美术馆、利物浦和巴比肯画廊 (Barbican)的重要群展。1994年, 参与的群展有荷兰阿姆斯特丹Galerie Josine Bokhoven和伦敦蛇形画廊(Serpentine)。2010年9月,霍伊兰德联同其他五位英国艺术家Howard Hodgkin, John Walker, Ian Stephenson, Patrick Caufield以及R.B.Kitaj在耶鲁中心的英国艺术馆举办了名为“独立之眼:塞缪尔&加布里埃尔·劳瑞当代英国艺术收藏展”(British Art From the Collection of Samuel and Gabrielle Lurie)


霍伊兰德的艺术生涯中获奖无数, 如Calouste Gulbenkian 基金会收藏奖 (1963)、Peter Stuyvesant交流奖学金 (1964)、约翰·摩尔(John Moore) “利物浦展"(Liverpool Exhibition,1964)一等奖 (1982)、艺术协会收藏奖(1979)、光辉国际联合一等奖(Korn Ferry International,1986. 联合获奖人William Scott) 雅典娜艺术奖一等奖(Athena Art Award,1987). 皇家学院夏季展最佳作品Wollaston奖(1998) 。


60年代后期以后,霍伊兰德与美国的联系甚密。1972年, 他受邀成为纽约汉密尔顿Colgate大学艺术教授,1978和1979年作为艺术家分别驻留纽约Studio School和墨尔本大学。1991年入选皇家艺术学院,1999年被委任为皇家艺术学院绘画系教授。2001年,获谢菲尔德哈莱姆大学名誉博士学位。


[艺术创作]
霍伊兰德早期的作品受1959年泰特美术馆举办的“新美国绘画展” 影响,逐渐转入美国色域绘画。1964年起开始频繁访问美国,在那里认识了巴内特·纽曼(Barnett Newman )、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马瑟韦尔(Robert Motherwell)、弗兰肯塔勒、路易斯、诺兰德、奥利茨基和批评家格林伯格。格林伯格向他推荐了霍夫曼的作品,这对他影响很深。60年代他的作品呈现出简单线条,高亮色彩和扁平画面的特点。70年代,作品趋向更明显的纹理感。他的绘画风格常常与“后涂绘抽象”(post-painterly abstraction )、色域绘画(Color Field painting)和抒情抽象(lyrical abstraction)联系起来。



[个展]
2009 Beaux Arts, 伦敦
2008 Beaux Arts, 伦敦
Lemon Street画廊, 特鲁罗
Nevill Keating McIlroy, 伦敦
Sarah Myerscough Fine Art, 伦敦
2007 Hillsborough Fine Art, 都柏林
2001 Beaux Arts, 伦敦
1999 皇家艺术学院 Royal Academy of Arts
1996 卡洛艺术节 Carlow Arts Festival, 爱尔兰
1995 Theo Waddington, 伦敦
1994 Annendale 画廊, 悉尼
CCA画廊, 伦敦
1992 Galerie Josine Bokhoven, 阿姆斯特丹
Graham现代画廊, 纽约
1991 Eva Cohon 画廊, 芝加哥
1990 Austin / Desmond Fine Art, 伦敦
Waddington Galleries, 伦敦


[公共收藏]
Albright-Knox 艺术画廊, 水牛城, 纽约
渥太华艺术画廊 Art Gallery of Ontario, 多伦多
南澳艺术画廊 Art Gallery of South Australia, 阿德莱德
英国艺术协会 Arts Council of Great Britain
阿黛农美术馆 Art Museum of the Ateneum, 赫尔辛基
伯明翰城市艺术画廊 Birmingham City Art Gallery
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部 British Council, 伦敦
Calouste Gulbenkian 基金会, 伦敦
卡内基研究所Carnegie Institute, 匹茨堡
城市艺术画廊 City Art Gallery, 曼彻斯特
当代艺术社会 Contemporary Art Society, 伦敦
Courtauld Institute, 伦敦
Frederick R Weisman 艺术收藏基金会, 洛杉矶
Government Art Collection, 伦敦
Laing艺术画廊, Newcastle-upon-Tyne
莱斯特郡教育局 Leicestershire Education Authority
Maclaurin Collection, Rozelle,艾尔
墨尔本大学艺术画廊 Melbourne University Art Gallery
罗得岛设计学校美术馆Museum of Art, 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 Providence, R.I.
MoMA, 里约热内卢
芬兰国家美术馆 National Museum, Finland
Neuberger Collection,Purchase大学, 纽约
Perth艺术画廊, 澳大利亚
Peter Stuyvesant 基金会, 伦敦
凤凰城美术馆Phoenix Museum, 亚利桑那
Picker 画廊, Colgate大学, 汉密尔顿, 纽约
Power当代艺术画廊, 悉尼大学,澳大利亚
皇家艺术学院, 伦敦
皇家内科学院 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 伦敦
Stadtisches博物馆, 勒沃库森, 德国
泰特美术馆,伦敦
德黑兰现代艺术博物馆, 德黑兰
Toledo 艺术博物馆, 俄亥俄
Ulster美术馆, 贝尔达斯特
V&A博物馆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伦敦
Warwick大学
Whitworth艺术画廊, 曼彻斯特



[作品 后期]




After Jamaica', 2009.


Love and grief,2006


Yellow Boat, 7.8.98, 1998.


Moon's Milk 17.12.2009


Life & Love 2.7.2009


Song 2.7.2009


Wild World 9.9.2008


Tree & Sun 15.8.2010


Shangri-La 4.7.2010


End Game 15.6.2010


Lost Place 7.6.2010


Life's Pleasures 5.9.2007

[沙发:1楼] missbobo 2011-08-09 15:41:07
[作品 前期]


Gadal 10.11.86 1986


Vigil 1980


Tembi 1980


Memphis 1980


North Sound 1979


Dido 1979


Rankin 1979


Anking 1979


View 1979


Trickster 1979


Trace 1979


Splay 1979


Saracen 1977


Untitled III 1974


Orange-Pink-Green 1971


Orange, Pink 1971


Grey / Blue on Green 1971


Brown Black on Pink 1971


Brown-Beige-Pink 1971


17. 3. 69 1969


25. 4. 69 1969


Yellows 1969


Blues, Reds 1969


Reds, Greens 1969


No. 22, 20. 2. 62 1962


April 1961 1961
[板凳:2楼] missbobo 2011-08-09 18:06:21


约翰·霍伊兰德与达明安·赫斯特的对话 

文/ Amy Macpherson
摄/Jillian Edelstein
译/阿特宝宝

 
作为同样具有争议性的艺术人物,霍伊兰德与赫斯特都和新的艺术方向相联系。霍伊兰德的事业起步于“情境”展(‘Situation’)以及1964年白教堂画廊的群展“新一代”( ‘New Generation’)。赫斯特则是成名于20世纪90年代的“青年英国艺术家”(YBAs)团体的中心人物。 
(地点:霍伊兰德工作室)
JH:   约翰.霍伊兰德(John Hoyland)
DH:达明安.赫斯特(Damian Hearst)

   
JH 我只是随便问问,你平常睡得好吗?

DH 戒酒以后我总是很早醒。有时候早上6点就醒了。

JH 我觉得喝酒的人早起是因为他们脱水-比如弗兰西斯·培根。他习惯早上画画。

DH 是吗?我以前喝酒的时候更喜欢睡觉,不过那时通常会熬夜。

JH 所以你现在不习惯晚上画画,对吧?

DH 是的,戒完酒我的生活变得很规律。但是我并不常画画…我的画都是请别人来画的,不是吗?

JH 一开始呢?一开始怎么样?

DH 一开始我自己做一小部分类似Harry Thubron的拼贴画。我喜欢安排事情。看到培根的画以后我就他*的放弃了,我觉得我就是想这么做。

JH 你觉得培根的画太好了?

DH 作为一个孩子,培根的那些惊叫的头颅…一定会让你喜欢的。那些噩梦的空间、暴力,我就是对这些很着迷。

JH 我就不会害怕,相反我觉得很可笑。他们太过于尖锐夸张了。

DH 我认为这就是具象绘画的问题所在。我之前欣赏过您的作品,我觉得你绝对是英国最伟大的抽象主义画家。

JH 多谢 [笑]

DH 在您之前我们有Peter Lanyon,还有Ivon Hitchens, Ben Nicholson, 但他们都带有一点装饰性。英国画家的画总是有点小家子气,对我来讲画幅太小了…你见过罗斯科的吗?

JH 见过。我自己从来不画小幅的作品。我以前尝试过,但它们看上去跟个不成型的模具似的。我只有用更多的颜料和厚涂才能让它们看上去像回事儿。[指着墙上] 那幅画是1971年在纽约画的。没有人买,所以只好是我的了。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同样的状况。我的生活就像个学生。

DH 一个家境富裕的学生!

JH 我在韦尔特郡有一栋小屋和一个小教堂。买的时候是1968年,花了£4,500。我想现在没人能阻止我画画了。我老往那跑而且随时都可以工作。因为我已经度过了那些可怕的穷日子。

DH 什么时候开始研究抽象画的?你一定看过罗斯科的作品吧?那是在什么时候?

JH 1956年,在泰特美术馆。后来我去纽约参加了很多罗斯科在场的聚会,不过我总是害怕和他坐得太近。

DH 因为他是个英雄?就跟我看弗兰西斯·培根一样。我常在Colony Room看见他,但是从不跟他说话。

JH 我去过罗斯科的工作室几次。他会跟我描述他的日常生活。他会说“我是直奔过来的,跟我妻子吃了早餐”(他那会已经结婚了,说着看一眼他的画,然后倒在沙发上睡起觉来)现在我知道那种感觉了。他曾经问过我有没有去看德库宁在57号街的展览。那时候的英国具象绘画和抽象绘画存在很大的鸿沟;抽象的东西很傻*,尽管我从不同意这点。他在白纸上用很厚重的油画颜料画画,看着感觉像生肉一样,而且都是裸体。我说我觉得那个展览很棒。罗斯科说“可不是嘛!”

DH 哦, 他也会喜欢这个?可是他们完全不同啊,罗斯科和德库宁。我爱罗斯科,但我总觉得那种精神性的东西,那种力量、色域的感觉,现在已经没有了。你其实做到了但剩下就没什么可做的了-永远画那些浪漫的天空吗?

JH 这就是我们所继承下来的。一个死胡同。罗斯科关上了那扇该死的门,我们不得不重新创造艺术;这是我回到欧洲的原因之一。

DH 你在纽约呆了多久?

JH 前后差不多5年。

DH 那时正是贾斯帕·琼斯、沃霍尔,几乎每个人都奔着波普艺术去的年代。罗斯科显得有点过气。

JH 可我还是要把罗斯科的故事讲完。他说我早上和晚上都很精神-吃饭、听音乐会、约朋友叙旧做各种事。但是下午做点什么呢?原来他想说我的年纪。“我(在你这年纪)一到下午就开始幻想女人的胴体”他说。我当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现在当然知道他的意思了!

DH 就如我之前所说,我对你那个时期的作品大小感到很惊讶。我在访谈里一直强调是我和萨奇画廊的出现,才有了更大画幅的作品。在萨奇之前,伦敦只有考克街和那些小画,连Peter Blake 也在画些小画。但就如美国人说的,你干了件了不起的事-走红20年. 你这些年里画了多少画?

JH 每年大概80幅。

DH 还不错。沃霍尔估计画了10,000幅。我今年的产量已经超过80了!你这些年关注的东西事什么?罗斯科那种超验主义?

JH 我对佛教禅宗有点兴趣,但没有宗教信仰。我那时以为所有伟大的绘画在某种程度上都存在形而上学的维度。



[地板:3楼] guest 2012-07-10 19:23:34
感觉很山寨,与罗斯科比起来差几个数量级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