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专访宫岛达男:流行≠伟大
发起人:ba-ba-ba  回复数:3   浏览数:1131   最后更新:2011/08/04 00:00:00 by guest
[楼主] ba-ba-ba 2011-08-04 00:00:00
来源:新京报 作者:李健亚



此次展出作品之一,通过视频投影注入彩色闪烁的数字,并让观众有互动体验。( 摄影/ 杨杰)



宫岛达男 日本艺术家。( 摄影/ 杨杰)

1987年首次发表使用发光电子二极管的作品,次年在威尼斯双年展上获得高度评价,逐渐成为除村上隆、草间弥生外闻名国际艺坛的日本艺术家。宫岛达男的装置作品常常使用普世通用的媒介表现生命、死亡、时间、历史、沿革等抽象题材。其个展“无形无常”正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出中。

我的作品有维修说明书

记者:你的很多创作看上去是关于生命和死亡的思考,甚至有末日情结。

宫岛达男:我还没办法完全将世界末日呈现出来。艺术家能提供的只是一个视野,通过它让我们去看、去思考。其实我的作品不止探讨生和死,也是对观众的提问,因为艺术好比是衣服,如果没人来穿,就无法称其为“衣服”。我希望能通过互动来表达艺术。没有观众来提问,也不能称其为艺术。

记者:你曾很喜欢西方表演艺术、前卫艺术,但后来你的作品充满东方和佛教色彩,这转变是怎么发生的?

宫岛达男:如果我从事艺术创作仅仅是跟着西方的观念,那只能成为复制品,谈不上是真诚地在进行艺术创作。我不停地思考“什么才是我的原创性”,最后我意识到,只有回归到自己文化传统的根部,才能寻找到自己的原创语言。而行为艺术并不能保证所有的人都能看到,我之所以转而做装置,就是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艺术品。

记者:你的作品使用了很多LED管,它们过了寿命期后怎样继续收藏呢?

宫岛达男:其实我的作品最好收藏,也最好维修。我的作品有维修说明书,到一定时候需要更新。比如油画,四百年后会变旧,但我的作品经过不断更新后永远都是新的。

当下艺术圈确实比较拜金

记者:相比架上绘画,装置、行为等艺术门类在中国收藏市场还没有培育起来。日本的情况如何?

宫岛达男:架上绘画同样是日本收藏市场的主流,主要因为日本房子比较小,很难收藏大的作品和装置。尽管我在日本创作,但收藏我作品的都是国外的———在欧洲有很多人真诚地支持装置和行为艺术,所以会给大家一个印象,认为欧洲市场对装置作品的评价比较高。

记者:日本在经济高速发展阶段迎来了美术馆、画廊建设的高潮,艺术市场得到长足发展,这些现象也在当下中国发生,但也有质疑认为这种高潮带有盲目性。

宫岛达男:当代艺术圈内目前都是考量金钱更多一点,不光是日本、中国,到处都有。这会对艺术家的创作产生威胁。画廊遵循的是商业法则,除了画廊外,应该有其他艺术空间保证艺术家可以展示先锋性、实验性的艺术。这样不仅艺术作品能卖得好,那些新的、有价值的作品也能得到更大的认同。

记者:谈到艺术与商业的结合时,大家都会提到村上隆。你觉得艺术真的需要营销吗?艺术和商业结合的尺度在哪儿?

宫岛达男:我们不能说“流行的艺术作品=伟大的艺术作品”。艺术长河中从来不乏很流行、卖出高价的作品,但能沉淀下来的是少数。好的作品是超越社会需求和普世标准的。这样的作品很难有买家,但创作过程就能让艺术家获得愉悦,而不是金钱。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