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日《弱像绘画》——上苑艺术馆2011年驻馆艺术家架上画四人展
发起人:上苑艺术馆  回复数:0   浏览数:1148   最后更新:2011/07/30 12:33:43 by 上苑艺术馆
[楼主] 上苑艺术馆 2011-07-30 12:33:43
31日《弱像绘画》——上苑艺术馆2011年驻馆艺术家架上画四人展
Weaken Image—— Joint Exhibition of 4 Shangyuan Resident Artists' Easel Paintings



展览前言(夏可君)

与这个技术时代的图像爆炸比,架上绘画显得虚弱乃至过时了,如何面对技术所带来的视觉冲击力,还余留架上绘画自身的手感与书写性?这次展览的四位画家都面对了如此的挑战。

图像时代的特点具有如下四个特点:一是高清,当下发生的事情只有通过影像技术的细节处理与放大,才变得清晰与真实,因此还出现了超写实的绘画,但是如此以来,绘画的写实与具象丧失了,愈是接近高清,愈是绘画变得多余;二是高仿,通过技术模仿或者恢复过去的光晕,似乎过去都成为了现在,技术复制取消了过去发生的唯一性;三是胶片,胶片效果带来的怀旧以及忧郁,有着少许诗意,但是却丧失了绘画自身的时间性;四是动漫或者卡通,卡通的平面性消解了绘画的精神,动漫则消散了绘画的形式力量。因此,绘画应该减弱图像的力量,这个减弱既是绘画自身的示弱——并不与图像比拼,也是绘画回到对不可见的虚无生命的揭示,那是只能是微弱的、虚似的,却保留了绘画自身的可能性与个体自由的表达。
绘画如何与这四重视觉经验相关但是并不成为附庸?这就必须回到绘画自身:在二维平面上,通过回到内心,以身体气息的书写打开自身独特的生命形式,这是生命力的形式而不仅仅是形式性的力量。


展览城市:北京 Exhibition City: Beijing

学术主持:夏可君 Host: Xia Kejun

展览时间:2011-07-31~2011-08-25 Date: From July 25th to August 15th

开幕时间:2011年7月31日16:30 Opening Time: 16:30, July 31th

研讨时间:2011年7月25日14:30 Time of Discussion: 14:30, July 25th


参展人员:方诚、刘玉涛、佟耀文、汤宇
Exhibitors: Fang Cheng, Liu Yutao, Tong Yaowen, Tang Yu

展览地点:北京怀柔桥梓沙峪口 上苑艺术馆
Address: Shangyuan Art Scene, Shayukou Village, Qiaozi Town, Huairou District, Beijing


主办单位:北京 上苑艺术馆
Sponsor: Shangyuan Art Scene

组织策划:程小蓓
Curator: Cheng Xiaobei




方诚新作《既来之,则安之,安以安安之》(油画120x120cm 2011年):



夏可君评:方城对床与椅子的书写,打开了一个临界的时刻,来自于对医院生死边界的绝对经验,这些凌乱床单铺就的床,并没有身体或者死者的在场,但是死亡却最为明确地在来临,这是白色的死亡与言词,当整个房间只有床,那是弥留之际的凝视,整个空间成为生死之间的交界之处,哀悼不再可能,却更加激发了一种内在的隐痛。有时候以一种从上而下的俯视角度把床置于一个死角,悬浮的凝视如同死者的告别。孤零零的床也打开了一个孤独或者告别的戏剧,但是一切都被冲刷了,并不成为明确的图像,而仅仅是暗示。因为物的客观与孤独甚过人类,那些杂乱无章堆砌在一起的座椅,似乎是一场聚会之后的残局,或者就是最后余像的残留——刮擦一下还残余着事物的痕迹,或者似乎就是世界末日来临之前的短暂安宁,绘画仅仅是让物充分显露自身多余的存在,这多余性却成为余像,成为生命的见证。



刘玉涛作品《夜行 圆》:




夏可君评:刘玉涛的作品则是一个孤独者披带夜色——那是生命孤独的底色,而在现代大都市里踽踽独行,尽管绘画似乎带有胶片的那种感官,但是这个漫游的孤独者看到的城市中的某个闪光之所,仅仅是一种短暂的打断,一种临时的休止,一个无意义的过渡,或者就是一种走神,发光的事物仅仅是打开了一个世界的缝隙,绘画并非要记录这个闪光的片刻,而是那种闪光如同摄影机的曝光,仅仅是一种瞬间的裂隙,并没有意义,因此是弱像——每一个场景都是一个切片,并且被匆匆的行走擦洗过了,变得模糊起来,孤独者背对着我们,并不与画外的我们交流,绘画是他孤独的见证。这种带有极强本雅明所言的拾垃圾者的孤独者,有着极强的文学诗意。这种对黑夜的凝视,如同诗人俄尔甫斯去往地狱寻回自己死去的妻子,那是对黑夜的黑夜的凝视,对于刘玉涛,绘画就是如此的冒险,尽管这只能是失败,但这失败却激发了白昼的疯狂,如同名为《白夜行》的作品,现代都市的无人角落被凸显出来,要求我们的关注,“物”其实比人更加客观,更加孤独,这是最为微弱而迷人的诗意图像。



佟跃文作品《故乡.有石头的风景》200X150cm:



夏可君评: 佟耀文的风景并非景观,被压得极低的地平线以及画面上部的巨大空白,似乎是一个匍匐的动物以平静的态度看到这个行将消逝的世界,灰色的冷色调带来一种漠然的凝视,却让风景中的山水,植物等等显露出自身的肌理,事物仅仅剩下微弱的景象,画家的内心捕获这剩余的景象就以足够。观看风景或者山水是不可能的了,绘画仅仅是去触摸那变得卑微的自然之物,以细腻的笔触画出山石水草带有呼吸的呢喃,绘画倾听到了来自自然内在的幽怨之音,很微弱但却充满诗意。而且,画家还自觉回到了传统山水画的皴擦笔法,以极为含蓄的书写性呈现出自然的肌理,在冷漠与深沉之间打开了一个让人沉思的空间。


汤宇新作《色体 .幻》布面油画 186cmx193cm 2011年:



夏可君评:来自四川的汤宇则带有一身的鬼机灵,深受佛教和道教熏陶的年轻画家一开始就面对了绘画本身:绘画是可见与不可见之间的张力,是显现与隐藏的游戏,因此不可能成为清晰的图像,而是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之间找到事物来临的征兆,人物形体被掏空了,却可能加入其它的莫名的东西,而最为迷人的肖像画则是让人物在反复被涂抹的笔触中被掩埋,层层的涂抹似乎要覆盖面孔,但是面孔却仍然执着地透显出来,这种显现与隐埋之间的反复挣扎,画家所画出的是在这种挣扎中艰难喘息的生命,画面流淌的笔触与硬朗的面孔之间的交织就是此喘息的记录,这是生命微弱的形象,也是对生命的珍爱。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