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普曼兄弟白立方新展点评
发起人:missbobo  回复数:0   浏览数:3366   最后更新:2011/07/22 14:15:38 by missbobo
[楼主] missbobo 2011-07-22 14:15:38
在1991年凭借损毁戈雅名作《战争的灾难》而名声鹊起的杰克•查尔曼和迪诺斯•查尔曼(Jake & Dinos Chapman) 这对叛逆十足的兄弟,最近在英国白立方画廊展出了他们最新的创作。


摄影:Tony Kyriacou / Rex Features

查尔曼兄弟在白立方向人们展示了似曾相识的重复震撼

查尔曼兄弟(Dinos &Jake Chapman)的艺术事业伴随2000年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展览《地狱》(Hell) 到达巅峰。展览展出了一件三维全景式的雕塑拼贴作品—10,000个疯狂沉浸在杀戮快感中的玩具纳粹士兵。这场戏剧政变之后出现的是他们对人种志的艺术讽刺《查普曼家族收藏》(The Chapman Family Collection, 2002)以及向戈雅(Goya)的《战争的灾难》(Disasters of War)中的83件版画致以亵渎式的致敬的作品。

在这些作品里他们创造了一个遍布不可救赎的道德和灵魂真空的宇宙,在这个世界里善恶并不对立,因为根本不存在善。他们的艺术是发自内心的趣味,完全没有任何心理诉求或忸怩情结。这基本上也是对最近在基加利和塞黑发生的屠杀事件的注解。但查尔曼兄弟所透露的邪恶还带有例如英国童话画家Richard Dadd和Richard Doyle式的肆无忌惮。

逛完这次的新展,我在想要是他们现在就退休而不是这样一味重复过去的想法,那他们在艺术史上的地位该有多重要啊!他们试图以两人是分开作业且不说谁做了哪件作品来掩饰两人完全丧失的活力。但我这样比谁都关心他们作品的创作分工的人来说,这种说辞简直失败透顶。

早在90年代他们就展示过背上、额头、脸或大腿上长出成人性器官的裸体模特娃娃。这次的白立方,变异娃娃们又回来了。不同的是这次他们穿着校服,戴上了狗、鸭子、大象和熊等的动物面具。这些在白立方Mason’s Yard空间的小纳粹冲锋员们和真实小孩一样大小,脸看上去像被虫蚀的尸体,这地狱里的景象演变为一个人类屠宰场。他们穿着时尚的黑色军服,肩配笑脸袖章,变身为巡视一场抽象雕塑展的艺术爱好者-这对真实的纳粹来说一定是不允许的。另外, Hoxton广场上不知兄弟二人谁的作品的损毁圣母玛利亚和先哲雕像,也是他们早对戈雅的版画动过的手脚了。

有些艺术家能两次做同样的事情,因为通过重复他们会修正和精炼先前的想法。但如同大木偶剧场一样,第一次所见的震撼才是无可取代的。从伦敦London Dungeon到凶杀电影,没有比血腥场面更让人觉得无趣的了。但是不用担心,就像每每电影里的画面特写在电锯或大菜刀上,你可能会以为故事结束了一样,其实并没有。他们还会回来的。

文章: Richard Dorment 
编译: 阿特宝宝
来源: 英国电讯报(The Telegragh)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