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遁形:爱德文·斯瓦克曼-刘建华对话展即将开展
发起人:artspy  回复数:0   浏览数:1911   最后更新:2011/07/16 09:40:17 by artspy
[楼主] artspy 2011-07-15 10:26:05
文/胡畔 摄影/赛

“上海浦江华侨城公共艺术计划”是由何香凝美术馆OCT当代艺术中(OCAT)和上海浦江华侨城共同主办的开放性公共艺术计划,计划总策划人为黄专。它由何香凝美术馆OCT当代艺术中心(OCAT)、荷兰国际文化交流中心(SICA)和上海浦江华侨城联合主办。荷兰驻华使馆、荷兰驻上海领事馆、荷兰蒙德里安基金会、荷兰视觉艺术,设计和建筑基金会、C-空间、华侨城集团给予计划极大支持。这也是首次采用荷兰艺术家与中国艺术家对话的形式呈现公共艺术计划。



本次活动主题确定为“无所遁形”,这一主题既是对两位艺术家作品方案内在理路的提炼,也表明上海浦江华侨城公共艺术计划对全球化的后工业时代的思考。海德格尔寓言性地将我们所处的时代称为“世界的图像化”时代,它是指世界被理解为图像和我们被图像掌控的悖论事实,他认为这体现了我们所处的科技化和现代化世界的本质。鲍德里亚进一步将这种现实概括为“拟像”,即真实世界与符号化的拟像之间二元关系的消失,我们几乎只能在一种混合性的幻象中才能呈现世界和表达自己。“无所遁形”既是指在互联网组织的电子世界中我们无法超越的视觉困境,也指我们对这一视觉困境赖以形成的政治机制、权力话语和操控网络的关照与反思。

此次参展的荷兰艺术家是观念艺术家爱德文·斯瓦克曼(Edwin Zwakman),他的作品再现了城市的冷漠和人工化感受,通过巧妙搭建的布景和一系列欺人眼目的视觉效果,反写了摄影的记录功能,表达了对现实的怀疑。本次参展作品是《虚假但却真实》。世界上的景观大多数是人文的。农业生产,植树造林,城镇都让人和大自然历经时间慢慢融合到一起。有些景观很特别,他们在建筑师、城市规划者和工程师的画板上彻底地展现,然后被做成乌托邦式的设想在现实中实践,我管他们叫概念景观。荷兰的景观就是当中较早的一个实例。这里的围海造田从罗马时期就已经开始,过去的一个世纪这个过程加速,于是从前海边的湖泊和低洼地就变成了现在的荷兰。爱德文·斯瓦克曼说:“这些完全人造的景观就像是一副荷兰的自画像。而改造这些景观则要求去体量和质疑他们的创造者当初的设想。我通过在工作室做建筑物的模型并且拍摄他们来完成这一工作。我工作的过程全凭记忆,中间绝不会去看图片。画板上的肖像是作者脑海中对景观和内设的描绘,而不是这些地方在照片中应该呈现的样子。景像常常被人为地改造甚至扭曲以符合我脑中已有的设想,由此而来的创作不是对实际场景的准确无误的捕捉,而是一个意念里的空间。”

中国艺术家方面,则请到了著名雕塑家刘建华和隋建国。此次参展的作品叫做《遗弃》,作品是由各个时期碎瓷片完成,在中国瓷都江西景德镇,从古至今都有一种把烧坏了的瓷形打碎遗弃的习惯,方式非常随意,河边、街道、作坊门口、窑炉外、垃圾场等。这里面有对历史和传统的反思和重新认识,同时也是一种文化态度。而在价值标准不一样的今天还在延续的这种行为,也许是人们对历史的一种表面模仿和肤浅认识。刘建华称:“之所以选用这种方式进行作品的创作,是因为这个材料一直都贯穿在我的作品实验中,材料本身有很深的历史和人文痕迹,每次新的作品都会带来一种全新的体验和更深入的可能性,并能产生艺术语言的纯粹性。”



作品设想是用一种量化的手法来呈现,还原一个废弃的瓷垃圾场。从08年开始,他针对当下的社会现实场景和艺术环境提出“无意义、无内容”的概念进行作品实验,借此找到个人新的创作方向并期望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2007年,作为浦江华侨城公共艺术工程的首次实践,隋建国针对浦江华侨城的规划,创作了名为《偏离17.5度》的大规模公共艺术作品。这件作品实际上是根据浦江华侨城的实地情况,发展了他个人1992年的一件作品的构思。作品《偏离17.5度》也将贯穿整个“上海浦江华侨城公共艺术计划”,成为该计划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

相对于地球的南北轴线,整个浦江华侨城总体规划的轴线向东偏了17.5度。从规划角度来看它是合理的,因为这是为了适应浦东地区大的城市交通道路网络设置。隋建国的作品是在城区2平方公里规划布局中,建立起一个正南正北的坐标网络系统,这个系统叫做“偏离17.5度”。意思是说,由于它的存在,可以觉察到浦江华侨城与地球南北轴线的偏离。

作为一件公共艺术作品,它的实现方法是特殊的。因为92年最初的想法是以隋建国自己的生命周期为依据来完成,所以,在实施这个现空间中的坐标柱阵时,也只能每年立起一根柱子。这意味着,2007年正式实施,每年只能选择一个点立起一根铁柱,并在以后逐年立起(当然,柱身会标明年号),而2011年,隋建国也将树立其作品的第五个立柱。同时,由于每一个方柱之间相距约220米,这样的空间距离也使得实际存在的柱阵,对于观者来说,几乎难以靠视觉把握,而只能在理解其布局原理之后加以想象。这一点则加强了《偏离17.5度》作为一个相对于现实生活的绝对理想坐标系统的存在。这个理想坐标,也是相对于公共空间的个体意志存在。



主办:何香凝美术馆OCT当代艺术中心(OCAT)、荷兰国际文化交流中心(SICA)、上海浦江华侨城
策划:黄专
支持:荷兰王国驻中国使馆、荷兰驻上海领事馆、深圳华侨城股份公司、荷兰蒙德里安基金会、荷兰视觉艺术,设计和建筑基金会、C-空间
时间:2011年9月3日—12月3日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