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at 现场】动物园:邱黯雄个展
发起人:artspy  回复数:3   浏览数:2411   最后更新:2011/07/16 09:40:17 by guest
[楼主] artspy 2011-07-06 19:20:27
动物园:邱黯雄个展
展览日期:2011-7-2 至 2011-8-23
开幕酒会:2011年7月2日下午6点
主办单位:OCT当代艺术中心(OCAT)
展览地址:深圳南山区华侨城创意文化园恩平街F2栋OCT当代艺术中心
艺 术 家:邱黯雄

关于“囚禁”的话题对于看过10年10月邱黯雄在Boers-Li Gallery的展览的人并不陌生,精致的展厅被艺术家的作品充斥着,那些带着些许衰败的动物园场景继续蔓延到了深圳ocat邱黯雄个展《动物园》。ocat比我想象好寻找,特地提前了半个小时来到展厅,偌大的展厅人流传动,展厅的布置也很是对称,从哲学角度看来对称性就是自然界的物质和过程之间的一种关系。这也不难从邱黯雄的作品中看到人和动物以及自然界的这种关系。

ocat的展厅两侧都有大门进入,那个被铁笼子关着的《怀疑者》,死在马桶上的大猩猩被放置在展厅的最前方的中心位置,它看起来就像那幅名画“马拉之死”中的马拉,地上丢弃着《圣经》和《物种起源》两本书以及一把手枪,是否是这样两本书让大猩猩有所思考有所怀疑?
鹿角的作品《迁徙》是这个展览中唯一试图打破对称的一个作品,倾斜的穿越在《怀疑者》与《 豹房》之间,这是一批来至内蒙古的鹿角,高高低低参差不齐。透过这件作品你可以看到那个名叫《 豹房》的作品,豹房两字是有典故的,据说是明武宗在宫廷外的养豹的地方设隐秘的密室。一米五左右大小的软皮毛包裹的大球, 奢华感十足,外表华丽,有三个从窥视镜,可以分别从中看到里面播放的不同的动画录像,荒诞溃烂的动物演变图像。展厅两侧墙壁上挂着艺术家去动物园写生的作品,每件油画作品所给人带来的是一种窥视感,是我在看你还是你在看我?

最新的作品就是在整个展厅中央的看似博物馆结构的空间里的三个作品,借来的马鞍、马具被放置在木框与玻璃结合做的罩中,就像在博物馆中展出的那些承载历史的艺术品一样,曾经作为最原始的主要交通工具的马匹,如今在这个社会已很少看见,艺术家将这种普遍记忆放在一个凝固的位置以阐释那遥远的记忆碎片。空间的两侧墙壁是这件作品的另一个部分,艺术家用12张水墨画以最传统的形式来诠释马奔跑的运动过程,(英国摄影师伊德韦尔德·迈布里奇对马奔跑的一个有趣的记录,这也是最初动画出现的开始。)马作为为人类工作上千年的动物,现在却只存在于人类生活中奢侈运动的一些项目,不再有利用的价值, 这种疏远是否就是人类喜新厌旧的本质必经的过程?艺术家把这件作品叫做《剩余价值》。在往前走一步的距离处,是艺术家用工业中的橡皮管,抽风机,水泵等制作的一个动物的内部解构。开动水泵整个装置内部就会运作起来,那些橡皮管中水会不断循环,装置的外壳也同样是用木框与玻璃结合做的罩,罩的两边分别有4个出气空,定时会有蒸汽喷出。这是他整个展览里比较容易看懂的作品。

通过这个中心的展厅空间,接下来就是那个名字叫《莫名的幸福》的作品,昏暗的灯光,棚顶和正面都是由铁栏杆围成完全不能进入的屋子,三面是墙壁,典型的中产阶级的布置的客厅,墙上挂这《蒙拉里莎的微笑》油画大花红地毯上那个的沙发上两只人形的兔子夫妇很恩爱的抱在一起看电视,对面的小兔子趴在茶几上睡着了。电视正在播放大卫林奇的电影《摇摆画廊》。棚顶的铁栏杆犹如可以看到最清净世界的天窗,抱歉的是视乎谁都忘记了仰视。《革命》和《异端的权利》右侧不远处平行的装置作品《革命》是一个圆柱形的铁笼里面吊死着一直微笑着的猪,身体被缝补起来,面带微笑,脚下是一些火腿一样的东西,革命者在不知道结局的情况下牺牲在人们的需求中。另一侧的《异端的权利》是一个锥形的笼子,里面叠着一些正方体。他把古希腊时期(那是人类最初的启蒙时代之一)的毕达哥拉斯的数学宇宙秩序的模型做成一个如祭坛的塔,顶端是白公鸡据说是这个教派禁忌。

对于动物园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记忆,这种记忆一般都发生在儿时,当人们的思维没有被唤醒的时候,我们对于动物园只是一个硬性的需要,你是否有想过到自然中去观看,似乎这样的一个问题从未有人告诉我,除了动物园还能去哪里接触到这些动物。也许动物会有同样的感受?这种外部的控制与给予的规则感在无形中变成自我的一种控制,你可能忘记原有的初衷,你可能被规划在一种环境下不曾想过怀疑。




















































最新作品









[沙发:1楼] guest 2011-07-14 13:10:57

[板凳:2楼] guest 2011-07-14 20:42:01
抄袭可耻。无耻,蠢货!
[地板:3楼] guest 2011-07-14 21:55:17
黄永坪的世界剧场一件就把这邱小人灭啦。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