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艺术巴塞尔迎来开门红
发起人:ba-ba-ba  回复数:3   浏览数:1689   最后更新:2011/06/16 14:14:18 by ba-ba-ba
[楼主] ba-ba-ba 2011-06-15 14:14:10
作者:ARTINFO(陈颖编译) 来源:artspy艺术眼



道格·艾特肯(Doug Aitken)作品“1968(broken)”(2011)将在303画廊展出,售价待询。

混迹于艺术界中的名流们上个星期也许还漫步在威尼斯,尽情欣赏威尼斯双年展上的艺术品。但是这个星期,是时候开始购买艺术品了。2011年艺术巴塞尔(Art Basel)将于今日正式拉开帷幕,展出时间将一直持续到6月19日。预计今年将有6万名观众前来参观。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最有名望的现代及当代艺术博览会,今年的艺术巴塞尔聚集了2500位艺术家和300间画廊(这是从超过1000间画廊中挑选出来的),展出作品的总价值高达20亿美元。直到今天为止,本届的艺术巴塞尔已经迎来了一个“开门红”:在VIP预展期间就已经取得了数千万美元的成交额。



呼玛·巴巴(Huma Bhabha)作品“Untitled”(2010)将在Peter Blum画廊展出。

在今年的艺术巴塞尔上,先机销售主要是由欧美领导的,不过仍有大量来自香港及土耳其的藏家在伺机而动。各界名流也纷纷参与其中,尽管在现场没有看到布拉德·皮特的身影,但有人发现超模纳奥米·坎贝尔星期一现身当地的一家咖啡馆中(据悉,这家咖啡馆是预展前唯一还营业的几家商店之一,VIP们在预展前一天到达当地时,大部分商店都已经停止营业了,这是因为艺术巴塞尔在瑞士相当于一次全国性假日)。

今天,所有商店和艺术巴塞尔都将正式开始营业。艺术巴塞尔的参展者们比大多数艺博会都更能反映国际艺术市场。今年,将有73间美国画廊、50间德国画廊、32间瑞士画廊、31间英国画廊以及23间法国画廊参展。印度、巴西、中国以及俄罗斯的参展画廊较少,总共12间。匈牙利、泰国以及黎巴嫩的画廊则是首次参加艺术巴塞尔。



约瑟夫·阿尔伯斯(Josef Albers)作品“Variant / Adobe: Red Front”以40万美元的价格成功出售。

尽管在艺术巴塞尔上获得展位不像进入常青藤联盟学校那样困难,但有幸参加艺术巴塞尔的画廊主们也的确拥有赚取大把钞票的机会。“艺博会在平衡拍卖行势力的方面十分重要,另外,还有一批新的买家更喜欢到艺博会而不是画廊中购买作品。”布鲁塞尔经销商Marc Blondeau说。他在预展当天以15万美元的价格成功出售了吉姆·肖(Jim Shaw)的作品“Dream Object(I Was in Vegas to Pickup My Stuff)”。以伦敦为基地的英国美术基金执行董事Philip Hoffman则表示:“我对今天在这里所获得的回报表示惊讶。这是一个十分强力的市场。我们在08、09甚至是10年购买的作品在这里获得了50%至80%的利润。”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作品“Field of Figures”以45万美元的价格成功出售。

现在来分析本届艺术巴塞尔的交易行情还比较困难,不过有一个实例也许能够说明一些问题: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的作品“Untitled(Jill+Sander)”(1993)在杜塞尔多夫Hans Mayer画廊中卖出了35万欧元的价格,考虑到施纳贝尔不再是20世纪80年代的艺术明星,这样一笔交易也许会让你明白某些东西是绝对需要酝酿的。反常的商业现象的另一个标志可以在纽约的Per Skarstedt画廊中找到:迈克·凯利(Mike Kelley)的作品“The Poltergeist”(1979)以8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位欧洲藏家,这是一件由7块银明胶板装配在一起的作品。对此,画廊主Per Skarstedt表示:“你不会想到能够在一场艺博会上卖出一件这样的作品。”此外,该画廊还以13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的作品“Ordered”(1990),以45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的作品“Field of Figures”(2011)。



罗伯特·德劳(Robert Delaunay)作品“Relief Rythme”以45万欧元的价格成功出售。



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作品“Untitled”以将近500万美元的价格成功出售。



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作品“Ordered”以130万美元的价格成功出售



安塞尔姆·基弗(Anselm Kiefer)作品“Sonnenreste”以29.5万欧元的价格成功出售。
[沙发:1楼] guest 2011-06-15 15:13:26
来源:99艺术网

第42届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开幕

2011年6月15日-6月19日,第42届巴塞尔艺博会今日在瑞士巴塞尔展览广场盛大开幕,这一届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吸引了来自全球35个国家近300家画廊,一共有2500多名现当代艺术家将为巴塞尔艺术博览会贡献作品。在每年必设的多个版块中,巴塞尔将一如既往地给数量众多的参观者们呈现最高质量的绘画、雕塑、素描、装置、摄影、影像作品和出版物。

拥有世界第一流的博物馆、户外雕塑、剧院、音乐厅,田园诗般中世纪古老城区和由顶尖建筑师设计的现代建筑,巴塞尔所承载的文化资本和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使得全球的艺术爱好者的日程中不自觉地加入这一站。随着国际艺术展览和各式表演在这座城市登陆,各类活动的陆续展开,巴塞尔这座古老的城市弥漫着令人倾心的节日氛围。








标价2500万的毕加索作品


标价达3000万的毕加索作品







展览现场沃霍尔作品


























[板凳:2楼] guest 2011-06-15 16:25:26
挺棒的!
[地板:3楼] ba-ba-ba 2011-06-16 14:14:18
来源:艺讯中国 作者:贾德·塔利 申舶良 编译

2011 Art Basel:VIP首日遍是百万美元交易


George Condo《人物场(Field of Figures)》在Skarstedt Gallery展位以45万美元成交

巴塞尔报道——昨天(14日)上午11点,第42届巴塞尔艺博会(Art Basel)VIP入口处便排起了长队,作为国际艺博会之尊,当天的盛况令人不禁想起2007年艺术市场黄金滚滚的鼎盛期。今年,来自35个国家的300多家画廊参展,是从1000余家申请参展的画廊中严格筛选而出的。

“商家们愈发难以找到一件没有拍卖史的佳作了,”纽约私人商家Jim Jacobs称,“因此找到时,一定得要个好价钱。”拍卖的阴魂在现场徘徊,纽约、伦敦和巴黎的大拍卖行的顶级专家们都流连于各个展位,无疑是在观察价格,以评估市场态势。

“艺博会对平衡拍卖行的力量而言非常重要,”布鲁塞尔商家Marc Blondeau称,他已缺席巴塞尔艺博会15年,如今卷土重来,“有些新客户更愿意来艺博会而非画廊。”

功成名就的大牌商家云集的主楼层可谓人潮汹涌,令伦敦Waddington/Custot这样的艺博会老战士都感到惊奇。这家画廊已参加过38次巴塞尔艺博会,这次在头一分钟就售出两幅约瑟夫·阿伯斯(Josef Albers)的作品(1964,1967-56),每幅约40万美元。同时还以略高于百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一件让·杜布菲(Jean Dubuffet)的《华盛顿游行中的人(Personage pour Washington Parade)》(1973)。此外还售出肯尼斯·诺兰(Kenneth Noland)的《博尔顿登陆9号(Bolton Landing No.9)》(1963),买家要求对价格进行保密。

说到超过百万美元的作品,楼下那些提供二级市场作品的商家中不乏佳作。弗兰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三幅人体研究(Three Studies for the Human Body)》(1970)在伦敦Marlborough画廊展位标价6000万美元,纽约和洛杉矶的L&M Arts展位中一幅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的画作《无题(Untitled)》(1975-77)标价1500万美元。目前这幅画仅有人随便问价,不见诚心买家,该画廊倒是以约500万美元的价格将一件小幅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无题画作卖给一位美国藏家。

8位数屡见不鲜,日内瓦Galerie Krugier的毕加索画作《女人头像(Tete de Femme)》(1938)标价1200万美元,另一幅壁画尺幅的《斜倚的女人(Femme Allongee)》(1946)标价3000万美元,两幅都来自毕加索遗产,此前从未展示过。

而在这个沃霍尔当红的时代,重头戏还属于这位波普教父那招贴尺寸的《150黑/白/灰玛丽莲(One Hundred Fifty Black/White/Gray Marilyns)》(1980)在苏黎世的Galerie Bruno Bischofberger标价8000万美元。遗憾的是,有位欧洲客户已经谈好了价钱,却空手而归,因为在最后一分钟那位匿名的作品提供人改变了主意,不想卖了。通常来说变卦的卖家并不是个大问题,但当下的市场却是充满了这种变幻不定的心态。

“市场真怪,”伦敦私人商家Wendy Goldsmith称,“没有人知道别人想要什么,或是哪件作品值多少钱。”

而苏黎世Thomas Ammann Fine Art那贴满银色墙纸以向沃霍尔的“工厂”年代致敬的展位上,13件组合放置的沃霍尔“金宝番茄汁(Campbell Tomato juice)”盒子(1964)已卖出两件,每件110万美元。

相对明确的是,在展会最初的几小时,购买的气氛极为活跃,尽管全球金融市场的态势仍不稳定,有些欧洲国家(如希腊)的紧张状态仍不知将走向何方。有几家展商可谓大获全胜,如纽约的Luhring Augustine画廊,其中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幽灵般的抽象画作《Sangerin von Urkunden》(1999)迅速被一位美国藏家以55万美元买下。雷切尔·怀特瑞德(Rachel Whiteread)的雕塑《临界IV(Threshold IV)》(2010)以18.5万美元成交,汤姆·弗里德曼(Tom Friedman)的无题新作(2011)以同样的价格成交,这是他离开高古轩画廊后为Luhring Augustine创作的第一件作品。

Luhring Augustine还卖出一组乔什·史密斯(Josh Smith)的作品,包括一件2011年的8屏无题综合媒材作品,价格9.5万美元。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1996年的画作《自行车上的女子(Woman on a Bicycle)》大受欢迎,价格250万美元。

慕尼黑的Galerie Thomas同样生意兴隆,罗伯特·德劳内(Robert Delaunay)的俄耳甫斯主义作品《Reflied-disques》(1936)被一位瑞士藏家以45万欧元买下,安瑟伦·基弗(Anselm Kiefer)的《太阳的遗骸(Sonnenreste)》(1998)被另一位瑞士买家以29.5万欧元买下。

扫荡一空的市场劲头也令纽约的Acquavella Galleries获益匪浅,西格玛·波尔克(Sigmar Polke)的《无题(约1990)[Untitled (Cycle 1990)]》以近于其询价的130万美元成交,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的《苹果与橘子的下场(Consequences of Apples and Oranges)》(1990)则在马德里的Elvira Gonzalez画廊以200万美元左右的价格卖给一位欧洲藏家。

“今天在这里赚的钱真令我吃惊,”伦敦Fine Art Fund的首席执行官Philip Hoffman就二楼的一级市场画廊区说。“市场处于强劲态势,”这位资本经理人的艺术基金也获利颇多,将数件作品委托此处的几家画廊展位销售。霍夫曼称:“我们2008、2009,甚至2010年购买的作品在这里委托销售,已得到50%至80%的利润回报。”

这种看涨的态势在初期尚难分析,然而看看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的《无题(吉尔+桑德)[Untitled (Jill + Sander)]》(1993)在杜塞尔多夫的Galerie Hans Mayer以35万欧元成交——施纳贝尔已不再是20世纪80年代的艺术红星了,所以这笔交易无疑会提供一些关于未来的信息。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