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眼展评:其他画廊 沃基特克·乌尔里克
发起人:artspy  回复数:4   浏览数:2350   最后更新:2011/06/25 12:36:51 by 其他画廊lynne
[楼主] artspy 2011-05-24 00:00:00
沃基特克·乌尔里克(Wojtek Ulrich)这位现居纽约的波兰籍艺术家是一位很低调的人。他混迹在黑暗展览现场的人群中,观察人们如何看待他的作品。正厅的影像作品《狗》,几只鲨鱼正在深海撕食一头带有牺牲意味的猪,黑白彩色各一;《浮渣》是三频道有声视频装置,35毫米摄像机和超16毫米摄像机拍摄转成的视频。两个小厅为视频装置和数码打印作品,主要寓意在去图像的图像性以突出文字主体。

乌尔里克不喜欢解读自己的作品,但一旦表达出旺盛的求知欲,他又会带着你每个展厅乱走,滔滔不绝,思维就像是跳跃的兔子,从一件作品快速移动到另一件作品上。带有浓重波兰口音的英语令人有些迷惑,但抓住重点并不算困难:“我想把它们称为‘play’”,艺术家说,“在中国我没有看到很多好的观念艺术,也许是我还看得不够,也许是你们没有这样的艺术历史,并不熟悉这一表达方式。就我而言,我的作品意味都在catalog里,你们可以阅读。”

这一本catalog没有多余的溢美和废话,批评家已经用利奥塔的“元话语”和拉康对于潜意识类似于语言结构认知的角度对于乌尔里克的作品进行了解构。私人以为,外国观念艺术家如今装置中必谈拉康福柯本雅明海德格尔。仿佛了离开了他们对于“视角”“语言无意识论”或是“去符号化”的一系列哲学指引,当代艺术就会不成样子。劳尔·扎穆迪奥称乌尔里克:“有时候他是建筑师,哲学家,或人类学家,有时候又变成社会学家,海洋学家或动物学家,而这还不是他涉及的全部领域。”其实他更像是一个顽童。比如那张用了大家耳熟能详的Tina Turner专辑封面下面一半的作品,他问我,你能看见什么?我说,看见Tina的名字。艺术家说,there is no alternative. Alternative是当代摇滚音乐类型的一个流派,用来贴合一位流行摇滚女歌手的作品,当场令人觉得:“wow,一个文字游戏。”艺术家对此图片进行了语言学的转换,去除了歌手的形象,才把人们的意识引向了文字本身。“我们如何拒绝广告和每天大量的图片信息?人们在观看语言的时候看到了什么?”艺术家向我发问。之后,我恍然大悟:如果你读懂了Tina,那件《黑与白》和《颜色》,其实使用的是一个隐喻。

让我们来看看乌尔里克与故宫做的游戏。“看,这条南北贯穿的中心线。里面有许多东西,是吧?它们整齐地排列开来。但是,若我把中心轴移走,把东西清空呢?”于是,我们看到了没有龙椅和皇帝的紫禁城纵观图。“移走他们,我们是否会有更大的和谐性?”张口结舌的当儿,艺术家转向作品,欣赏他的“play”,试图把一种极端对立的元素展示在观众面前。这两幅作品的背后是一个背对着观众的电视机,与镜子距离很近,观众可以在缝隙中看到视觉作品,但是很艰难。几个孩子走过来,说为什么只有从缝隙里才可以看到里面演什么?之后便离开了。“电视节目对他们来讲,比这容易看到的多,”艺术家说,“一场精心设计的展览也许可以让人们意识到,那些轻而易举得到的享受体验,其实是虚假的。”

我们走回正厅。影像作品对于观众来说,从来都显得柔情——我是说从理解角度上,不是内容。“太残忍了”,一个女人看着不断吃掉猪肉的鲨鱼。“我是亲自拍摄的,并且没有足够的经费去买一个笼子。”艺术家耸耸肩。三个连续屏幕的作品《浮渣》内容丰富,裸露的男女和各种仪式性的动作以及足够去让人们浮想联翩了,不用赘述。

一个记者走过来,说过会儿她要采访艺术家。我问艺术家或许我们可以一起,这样他的话就不用重复两遍。乌尔里克笑:“不必。我相信每次交谈的内容都是不同的。”

“非常感谢与你的交谈,这是一次非正式的采访,更像聊天。”艺术家笑:“不必客气,乐意之至。”
——你看,其实他最早说,他可讨厌采访了,并且拒绝在那面写了“很傻的关于展览的话”的墙前面留影。

文:胡畔 转载请注明来源艺术眼 http://www.artspy.cn/exhibit/comment?i=22#22











[沙发:1楼] guest 2011-05-24 17:00:36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板凳:2楼] guest 2011-06-19 23:31:27
顶~~~~~~~~~~~~~~~~~~~~~~~~~~~~~~~~~~~~~·
[地板:3楼] guest 2011-06-25 00:56:40
[4楼] 其他画廊lynne 2011-06-25 12:36:51
给力的展评,谢谢ARTSPY~~~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