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头”专访,by“gages inspire”
发起人:ba-ba-ba  回复数:0   浏览数:1612   最后更新:2011/04/19 14:19:09 by ba-ba-ba
[楼主] ba-ba-ba 2011-04-19 14:19:09
转自gages inspire

欢迎大家来阅读第4期的 gages inspire 栏目,我们邀请了上海得摄影组合“鸟头Birdhead”,对于“鸟头”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对他们我有的是更多得敬重和热爱。鸟头得两个搭档:宋涛和季炜煜,是我中专时候的学长。认识他们已经接近10年了。在这10个年头里,我无数次得看到他们拿着相机出没在上海各个文艺场所,记录着上海当代艺术和文艺得一些点滴。从宋涛的行为艺术到他的个展。从比翼画廊的展览到顶楼马戏团演出现场。作为观众我和马西兰总在角落里默默注视着这两位精力无限的摄影师。他们一直在坚持着自我。一直在和人们开着属于鸟头的玩笑和诉说着鸟头的故事。这次把他们拉来做这么一个简陋的采访,让大家更多的了解他们的态度和些许。

01. 先自我介绍下吧,你可以把自己吹的贼牛b,没事,这年头谁都牛b哄哄的,gages inspire愿意给你这么一个展示的平台。
Birdhead st: 1979年生于上海。生活工作于上海。2004年与季炜煜于上海成立鸟头小组并且一起工作至今。
Birdhead j: 我是季炜煜

02. 很多时候你有没有怀疑过自己或者说气馁过?你最不能接受的是什么?
Birdhead st: 有过一些怀疑,但是从没气馁。最不能接受的和最能接受的都是欺骗。
Birdhead j: 怀疑过,到目前还没有气馁。最不能接受的很多!!!其实也没有什么。随性

03. 你的作品里面有没有更深的观点?或者说你的作品能让你更什么?还有商业作品是否同样也能给你带来更自由的创作?
Birdhead st: 作品是照射自己的一面镜子。 我的作品让我更满足了对于我自己的好奇心。我几乎没接触过商业作品。
Birdhead j: 作品就是把多余的精力和脑力消耗掉,让自己活的更舒畅。商业不懂怎么办

04. gages inspire团队的人都非常想知道你对于职业和兴趣爱好之间的关系是如何处理的。还有你对于这两者的态度是什么?
Birdhead st: 我现在几乎不太思考这个问题。因为这两者对于我已经基本上混合在一起。
Birdhead j: 两手抓,我对它们的态度很不错的。带着真心喜欢的态度去抓,有时候还搓揉在一起

05. 你希望观众欣赏了你的作品后,能有什么反应?什么反应是你希望见到的?
Birdhead st: 呼喊尖叫!嚎啕泪奔!捶胸顿足!互相撕打对方。。。。。
Birdhead j: 以往经验都是看完就默默走掉了,我也不知道希望他们有什么反应,如果真的有反应那么也蛮可怕的。还是看完就默默的走掉的好

06. 你创作的灵感从哪里来?不许说生活,因为这个太他妈的套路了。给点具体的、或者给点例子。
Birdhead st: 哇哈哈哈哈哈!!!!!生活!
Birdhead j: 生活,这个真的他娘的太套路了?!频繁的或者平凡的有时就是不简单的。比如所有的人都只能是通过一个频繁的而且机械的方法来的,但是长大后都不一样!整个人生过程也各有特色,死法也不同。当然也有通过特殊的办法来的那也不能证明它是最好的

07. 你最喜欢什么音乐或是什么乐队或是什么歌手或是什么音乐人,为何?你的作品里有没有他们对你的影响,具体是些什么?
Birdhead st: Neil Young 因为我每次都能从他的作品里体会到宽广,纯净,直接 的感情。他让我感到一个人可以长成如此的一棵参天大树。
Birdhead j: 我听音乐随大流的从来自己不研究人家说好听我就听一下觉得可以就全收集来听。如果觉得不好就不要。对作品没有什么影响倒是会在做事的时候选择相对的音乐

08. 在电影方面,至今最打动你的是那一部?如果你来给他做美术设定或是编剧,你觉得还有什么能够改善的、或是你想把它拍成什么想他拍成什么样子?
Birdhead st: 看电影。也不看DVD。我长时间来一直追的是《海贼王》。我就是追着看,从没想过要自己去改善它。
Birdhead j: 电影也差不多雷同于音乐的选择, 我自己看的比较多次的是<荒岛余生>和<大话西游>, 就是反复看也没想改变他们。其实我最爱看 亚洲自拍 亚洲无码 这两部。

09. 对于中国的艺术教育你想说什么?发牢骚或者表扬或者咒骂?没事尽管来。
Birdhead st: 我无话可说。
Birdhead j: 外国的也不怎么样

10. 对于你身边周围的设计师或是艺术家朋友们,你想说什么?期望?祝福?诅咒?埋汰?狠点没事!
Birdhead st: 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东西做不好是正常的。可以接着再做。因为一样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活着的都无法评价。因为我们中国人说的是“盖棺定论 。”
Birdhead j: 大家把事做到最好就好

11. 你在生活方面或是工作方面有什么特别的癖好?必须是癖好。
Birdhead st: 没想出什么特别的癖好。
Birdhead j: 我从来不踩到我父母家那栋楼5楼第16阶台阶。这个算伐?:(

12. 如果真有2012末日,你在死前最后一个作品,会是什么?如果让你完成后送人,虽然送谁大家都是死。但是这个作品会送给谁?为什么?
Birdhead st: 当时正好做到什么就是什么。 能正好做完就不错了,不敢奢望还能送人。。。。。。。。
Birdhead j: 不知道估计那天没空做作品

13. 如果你放弃你现在的职业或是爱好,你想去从事什么?
Birdhead st: 出租车司机,A片导演。
Birdhead j: 公务员

14. 你想对gages inspire 说点什么?
Birdhead st: 你们快点解散。去当出租车司机和A片导演!
Birdhead j: 祝好运


鸟头前些日子出版了他们名为《新村》的画册。作品大都拍摄于2006年,通过一整年的时间,他们用镜头捕捉四个季节里新村的面貌。
可新村是什么呢?是20多年前上海市民眼中的新公房,还是从小生活在新村里的“鸟头”眼中的成长记忆,又或者是因为世博会被纷纷推倒的瓦砾残骸?新村就是这样,曾经存在在上海的各处,而现在又被渐渐遗忘甚至是拆除。新村现在依旧可以叫作“新村”,就像鸟头这些5年前的作品在今天看来依旧会觉得它们仿佛就像昨天刚拍的一样。如果愿意购买可以前往 neocha.com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