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位年轻艺术家
发起人:ba-ba-ba  回复数:1   浏览数:1772   最后更新:2011/04/21 02:03:22 by guest
[楼主] ba-ba-ba 2011-04-14 14:36:26
来源:艺术界LEAP
Text: Karen Archey

从埃拉德·拉斯里时髦又诡异的录像作品到乔·布拉德利看似傻乎乎的极少主义绘画,再到托拜厄斯·麦迪逊带有明显坏小子气质的作品,本期介绍的七位年轻艺术家正在创作道路上急速奔跑。



托拜厄斯·麦迪逊,“水合物+表演/我能!影片预览”现场,2010年,纽约瑞士当代艺术中心

1. 托拜厄斯·麦迪逊 TOBIAS MADISON
二十五岁的瑞士艺术家托拜厄斯·麦迪逊在创作中将极少主义雕塑与流畅的八十年代设计、一点点品牌塑造和故障美学结合到一起。麦迪逊最近在纽约瑞士当代艺术中心和慕尼黑艺术协会举办了个展。他最出名的作品是往鱼缸里倒五颜六色的维他命饮料(麦迪逊说服了饮料商提供赞助)以及把DVD光碟的扫描图像打印出来——上述所有工作他都完成得非常有策略。麦迪逊还有几分坏小孩脾气。2009年夏天,他开始了一场从瑞士到中国的旅行,一路上偷取丽笙酒店的旗子,旗上写着非常奥巴马风的标语“我能!”最后,这些旗子都被藏在麦迪逊绘画作品的画框里。麦迪逊和策展人丹尼尔·鲍曼、伊曼纽尔·罗塞蒂、丹·佐尔巴赫共同管理瑞士巴塞尔由艺术家成立的空间New Jerseyy。



萨拉·范德比克,《Caryatid II》,2010年,C-print照片,188 × 117 厘米,艺术家和纽约 Metro Pictures惠允

2. 萨拉·范德比克 SARA VANDERBEEK
萨拉·范德比克不仅是一名艺术家,也可以被看作是一名收藏家或策展人她收集报纸、照片以及其他使用期限极短的小物件,这些东西最后往往以不同组合形式出现在她的艺术作品里。范德比克在工作室内利用这些“收藏品”制作复杂的雕塑,将其拍成照片后再迅速拆卸。这些带有沉重历史感的雕塑包括受考尔德启发的动态装置以及野口勇式的塑像。奇怪的是,尽管三维物品很可能比照片更有市场,但它们
从来没有作为独立作品展出过。范德比克通过仔细重组和并置来自过去的遗物,把她锐利的目光直接对准摄影图像隐含的当代情感。2010年,范德比克首个美术馆个展在惠特尼美术馆开幕。除了在艺术创作上取得成功以外,她还是纽约Guild&Greyshkul画廊的联合创办人以及联合总监,2003至2005年曾与弟弟约翰内斯、艺术家安雅·基勒共同管理画廊运营。



谢尔盖·延森,柏林KW当代艺术馆个展现场,2009年,纽约Anton Kern惠允

3. 谢尔盖·延森 SERGEJ JENSEN
丹麦艺术家谢尔盖·延森2009年在柏林KW当代艺术馆的个展上把上场展览的墙壁拆掉,让拆卸留下的残余物成为自己画作的展示布景。作为倾向于极少主义审美的一位艺术家,延森经常“凑合使用”一些现成材料,但他所选材料绝对是经过了精确的考量。一张风格类似塞·托姆布雷的画上透出一道彩虹,把轻薄纺织物直接绷在画框上的作品让人马上想起伊娃·海瑟。延森显然对艺术史抱有好感和敬意,但又不愿像那些艺术硕士画一样用大量指涉把我们绕得晕头转向。他的构图很像是二十世纪中叶日本物派艺术家的做法,主要强调材料自身最基本的审美体验。近期举办过延森个展的机构包括洛杉矶汉默美术馆、科罗拉多阿斯本美术馆、伦敦白立方画廊、柏林Galerie Neu和KW当代艺术馆、纽约Anton Kern画廊。



埃琳·希芮夫,《无题(系列1)》,2009年,银盐照片,40.6 × 50.8 厘米,艺术家和纽约Lisa Cooley画廊惠允

4. 埃琳·希芮夫 ERIN SHIRREFF
埃琳·希芮夫通过雕塑、摄影、录像敦促观众对认知的多变性进行考量。她的照片稍加处理,就让面团看上去像行星,让压缩灰烬做成的脆弱雕塑看上去像月球表面。希芮夫最擅长把尘土变成山峦,再把山峦变回尘土,以此提醒观众图像并不总是可靠。2005年,希芮夫在久负盛名的耶鲁大学雕塑系获得硕士学位,2010年参加了纽约三家大型艺术机构的展览,它们分别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雕塑中心、MoMA、P.S.1。她的作品在P.S.1当代艺术五年回顾群展“大纽约”中占据了显要位置。



乔·布拉德利,《手和脚(Ichthus)》,2011年,布面油画,199 × 254 厘米,纽约Canada画廊惠允

5. 乔·布拉德利 JOE BRADLEY
媒体常常说画家乔·布拉德利“懒”或者“二”。他是炙手可热的话题,也是批评家乐于攻击的靶子。从几何形状的机器人到线条人像画,再到用油画棒创作的抽象作品,他看似傻乎乎的极少主义绘画不断改变着自身形态。布拉德利可以把阳具和睾丸画得很模糊很漂亮,这样的作品也许是他对当代极少主义绘画的一种表态。自从2006年在纽约下东区CANADA首场个展以来,他的画从区区6000美元疯涨到70000美元,增长了1100%。2011年头两个月,布拉德利已在纽约三家不同的画廊举办了展览,分别是老东家CANADA、德高望重的Gavin Brown和布鲁克林的Journal画廊。



埃拉德·拉斯里,《波斯黄瓜,特拉维夫跳蚤市场》,2008年,C-Print照片,彩色相框,24.1 × 27.9 × 3.8 厘米,共5版

6. 埃拉德·拉斯里 ELAD LASSRY
以色列出生、现居洛杉矶的艺术家埃拉德·拉斯里善于把时髦和诡异混合在一起。他效果独特的录像、照片和拼贴作品让人同时联想到宣传头像、低成本商业片或七十年代杂志广告,画面往往颜色鲜艳,色彩种类少而精。七根黄瓜被小心地搭在一起,华丽的照明,鲜绿色的背景,鲜绿色的相框;或是三只高度反光的透明水瓶消失在一片黑色的背景里,熠熠生辉中透着邪恶。拉斯里利用数码和模拟技术对原来的现成物进行处理,将图像的目的和背景从其来源剥离,促使观众延伸对照片的观看。拉斯里近期在圣路易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一次大型专题展,同时在惠特尼美术馆、芝加哥美术馆、苏黎世美术馆还有若干较小规模的展览。



戴维·阿达莫,《无题》,2008年,纽约P.S.1画廊,艺术家和伦敦Ibid projects惠允

7. 戴维·阿达莫 DAVID ADAMO
行为艺术家和雕塑家戴维·阿达莫喜欢使用一些在艺术界不太常见的材料:棒球棍、手杖、斧头。喜欢探究情感的阿达莫把这些工具削减成它们前世的幽灵。曾经明显充满力量感的棒球棍和斧头被压缩到只有牙签厚薄,削下来的外部骨骼散落一地。而经过处理的手杖如果真的用起来也百分之百会折断。阿达莫在制作这些物品上的力道和精准度观众一看便知。艺术家的行为作品具有同样的情感诉求。在最近的一次行为中,他在大都会博物馆约翰·辛格·萨金特《X夫人》的画像前足足站了一天。来自纽约州北部的阿达莫现居柏林。他参加了2010年惠特尼双年展。
[沙发:1楼] guest 2011-04-21 02:03:22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