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qs~Raqs~Raqs媒体小组(Raqs Media Collective)
发起人:missbobo  回复数:2   浏览数:2804   最后更新:2011/04/11 18:27:47 by missbobo
[楼主] missbobo 2011-04-11 13:51:41
Raqs媒体小组(Raqs Media Collective)


Raqs媒体小组(Raqs Media Collective)  左起:舒德哈巴拉特·森古普塔(Shuddhabrata Sengupta),吉比什·巴什(Jeebesh Bagchi), 莫妮卡·纳如拉(Monica Narula)

Raqs媒体小组于1992年由理论学家、媒体人、艺术家吉比什·巴什(Jeebesh Bagchi,德里, 1965?), 莫妮卡·纳如拉(Monica Narula,德里, 1965), 舒德哈巴拉特·森古普塔(Shuddhabrata Sengupta,德里, 1968) 三位艺术家在印度德里共同创立的, 当时三位成员刚从德里著名的Jamia Milia Islamia大学的多媒介研究中心毕业, Raqs是波斯语、阿拉伯语和乌尔都语中的一词, 原意是指当“反复修行的苦行僧”进入轮回的那种状态;Raqs还是一个用于描述舞蹈的词。

当下,印度的当代艺术家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与世界交流着,Raqs媒体小组作为当今印度多媒体艺术的先驱,从它建立至今一直都在印度当代艺术舞台上活跃着,它将摄影、影像和装置艺术结合于一身,他们经常挖掘全球化和城市化的主题,他们的家,印度的德里(Delhi)也经常成为他们作品的主题,他们也从印度当地的文化中汲取创作灵感。在Raqs媒体小组创立的随后十年中,他们的艺术实践方式越来越多样化了,在媒体历史和研究、批判和策展、档案和数据、文化实践和开放的公共空间,新媒体和数字艺术,摄影和图像设计,网络和网络文化等之间不断地尝试着结合。

2001年Raqs与Ravi Vasudevan 和 Ravi Sundaram两位研究员合伙创办Sarai,新德里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个项目。词“Sarai”或“Caravanserai”是颇具历史根源的,在莫沃儿时期它指的是为商队和旅客修建的驿站。“Sarai”本身对研究新德里都市生态学就很意义。对Raqs来说,Sarai提供了他们一个可以自由地去创作跨学科的多样化作品的空间,并让城市和多种媒体的实践方式不断融入其中。

Raqs媒体小组参加了许多重要国际性博览会。2002年,Raqs媒体小组被邀请去参加第11届卡塞尔文献展,德国的卡塞尔文献展每5年举办一次。这也是Raqs媒体小组继续当代艺术世界实践活动的开始。他们的作品在影像中很明显地应用了集体一起的组合背景,但是在视频或图片、文本、声响、软件、表演、雕塑和所有能找到的事物间的对话过程更复杂、诗意。Raqs还参加了2003年和2005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利物浦双年展,广州三年展等,他们创作的很多作品都可以在其网站上找到;2004年在ISEAR,Raqs被授予科文组织数字化艺术奖(the Unesco-DigiArts Award)

Raqs媒体小组不仅仅是艺术家组合,他们还作为策展人,为许多重要展览策展:2006年Raqs为德国斯图加特的艺术馆策展“关于区别”("On Difference"); Raqs的成员还为Manifesta 7与2008年夏天在意大利Trentino-Alto Adige/Südtirol举办的欧洲当代艺术双年展策展。

Raqs和Sarai的不解之缘

Raqs的三位艺术家本身就是印度90年代学习纪录片和交流传播的学生,2001年巴什、纳如拉、森古普塔和新德里大学社会研究中心的桑德拉姆和瓦苏德文两位研究员共同创办了Sarai空间,是非盈利组织创办的一个项目,亦是“关于当代媒介和城市构成的研究、创作、对话的一个空间”。

Raqs和Sarai的关系,可以说是一个提出主题,提出观点创意,另一个则去执行。Raqs提出想法,Sarai则提供一些实际或虚拟的空间对Raqs的想法进行实践。Sarai为Raqs的艺术实践提供了很多研究室,其中包括在CSDS的研究室,那里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和访问学者;Raqs还与其他艺术团体合作;自由软件的开发、应用和发展也成为Raqs和Sarai的研究项目之一,如OPUS平台,所有的这些不仅将城市和国外分散团体有效地联系起来,同时还将数字媒介流动的敏感性整合在一起。

 
A/S/L :2003,录像、声音、图片、文字、模拟聊天室对话记录、尺寸可变


屏幕细节
 
 
屏幕细节



在录像和声音装置A/S/L(Age/Sex/Location)中(质疑为一个基于文本的独幕剧电子影院), 聊天室的记录构成了一个电子拼贴图,其中包括呼叫中心的女员工和病人之间的对话的真实电子记录,背景是一位女员工咽喉的图片,音频在英文口语的节奏中来来回回,呼叫中心作为镜像世界中一个角色,让我们对世界有了一个新的理解,劳动意味着什么,在一个地方,横跨了整个空间。
 
TAS,2003,多功能结构,条板箱,计算机,投影仪,纸张,声音,人。装置现场,沃克艺术中心,明尼阿波利斯。
 
细节

 
细节1

 
细节2

临时自动的Sarai (TAS:The Temporary Autonomous Sarai), Raqs为“How Latitudes become Forms”做的项目,灵感来源于哈基姆贝(Hakim Bey)的“临时自动区”(Temporary Autonomous Zone)。一个即兴创作的,可以给随意搬移的装置,是对从一个地方移到另一个地方的一个永久结构的尝试,形成了一个人的避难所,电脑,文本,纸笔,软件,使用的灵活性以及在使用者和生产者之间角色转换的可能性,操作者和观者,主人和客人。在这个空间的配置中——所有的参观者被鼓励去和作品及他人一起参与到作品中去,成为作品的一部分。

Raqs用作品进行了具体性的讨论,通过艺术家作品产生出思考的方式,这样的创作更多针对伦理性的参与,而非美学领域的介入,Raqs分析性的构建通过调查、写作、策展、编辑、摄影和纪录片拍摄过程的形成,对平凡性进行了审视。

TAS是一个物理空间,一个为参观者探索网络艺术而设计的方案,其中介绍了来自7个国家的艺术家他们那些基于网络的艺术创作,包括Raqs自己的作品OPUS(无限意义的开放式平台[Open Platform for Unlimited Signification]), 与Sarai的多位研究员共同合作的。



OPUS试图与全世界的媒体实践者、艺术家、作家和广大大众建立一个创作共享的平台。在OPUS中,人们可以展示他们自己的作品,任何人都可以对其作品公开进行修改,此外,他人通过带入新的材料、实践和新的见解观点来干预和改变别人的作品,是对作品再创作的反思与批判。

OPUS中的录像,图像,声音,或文字…….任何人都可以自由运用,编辑或者重新传播,它清楚地表达了修正的信条——Raqs的复制非分层法理论——在这种理论当中,没有任何衍生工具,因此没有主源,只有新的变化。OPUS是被看作是一种数字化的“实验室,文化或艺术作品不断增长的实验室”,在OPUS的底下是一个深刻的政治承诺,赋予其开放资源创造力和合作能力的权利。

OPUS是大众对作品再创作的一个免费的网络空间,OPUS项目让人们重新认识了网络,将原作者、文学、艺术和创作的传统观念转变了,还有一个对公众领域或文化领域不断增加的需求,允许人们参加各自批判性的对话当中,他们的作品,也经历了一个分享、合作和批判的过程。

OPUS网站:http://www.opuscommons.net; http://opus.walkerart.org

OPUS作为一个自由开放性资源平台,拥有众多的在线用户,它没有艺术作品所具有的被拥有的权利,可以说,它根本就不是一个作品,但是OPUS对匿名大众的开放性资源,在大众内部所产生的特别意义对Raqs来说非常重要,OPUS在文化创作和艺术普及方面的两个突出点:一是OPUS是自由文化运动的虚拟平台,大众可以随意发表自己的言论;二是它汇集了众多全球艺术精英,OPUS让他们跨越了国界的界限,超越了固有的领土限制,享受着文化的自由,也可以说全球化的一个缩影。

[沙发:1楼] missbobo 2011-04-11 15:08:50
相关作品

逃离(Escapement)

2009年7月8日至2009年9月30日在Frith Street画廊举办的展览;
时间随着地球的自传而流逝,日复一日,日分割为小时,小时又细分为分钟和秒钟,他们一直走着,不会因任何事情或事物而停下,永不停息。为了与时钟保持一致的脚步,我们在不同的地方一直用时差来表示不同地方随地球自传而产生的差异,与其他地区相比,总会或多或少稍早一段时间或稍晚一会。

轻柔地隐藏在某处的滴答声在我们脑中回响着,被我们加快的心跳和加快了的生活节奏所切分了。昼夜的节奏(起床和睡觉的时间,工作和休闲的时间,对着阳光和星星的时间) 变得混乱了,当数百万张脸庞发现他们自己面对着不停息的弥红灯,早已将昼夜颠倒。该睡觉的时候却清醒无比,饥饿也被刺激填饱,梦想和警觉的时刻也被对心底的恐惧和遥远战争的了解腐蚀掉。

逃离,当可能的时候就逃离。在这个展览中,Raqs引用时钟,情绪,地理,想象和时区提出这样的问题:什么是同一时期?生活在这些时期,在这些沉淀下来的时数中,在不断累积的分钟中,在这些成倍增长的秒钟中,这里,现在,究竟意味着什么?

相关视频:



作品图: 



 


Five pieces of evidence

一个好的例子就是“证据的五个部分”,在2003年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的作品。一件由五个屏幕组成的影像装置。作品反映了关于失踪人员,城市神话,转型过渡,测绘和网络等。五个屏幕的标题分别是“失踪者”“行凶者”“行凶现场”“踪迹线索”和“动机”- 承诺给刺激惊险小说的最终一个真相明了的定局,在小说中,事实的真相总是藏在迷雾重重的假象或是超现实的诡异底下的,而且总在最后才显露出来。但是在这件作品中,Raqs请观者来分析这起犯罪事件,从五个屏幕的不同陈述中,寻找证据以及线索。

在“行凶者”向我们展示了一位被神秘抓伤了脸的“猴人”,住在德里工人阶级社区的闹鬼区中,据说是有实例依据的,当年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还被报道了好几周。或许城市是真正的罪犯,我们开始意识到它的种种面孔——失踪人口的告示,城市街道地图,人口统计,管道,铁路轨道,闪闪发光的摩天大楼,用侦探质疑的眼光审视着,我们越接近,那五个屏幕就开始变得越模糊了,似乎真相也是如此。正如影像所说,这个闪亮的城市就是所谓的“动机”,亦或是“行凶者”?作品没有给我们答案,我们不太确定谁才是罪犯;它只是呈现了大量的城市密集度,让我们想象到与之相关联的事物,而且似乎没有了不会给人强烈的恐怖感的可能性叙述了。

自建立以来,Raqs媒体小组的创作很多都跟所处的地域相关联。德里这座城市经常成为了作品的主题,在他们探索现代性的过程中,他们经常展现了一个与南亚就更广区域的神话和历史的坚定关系。但是,他们一直不肯贴上“印度”的标签,他们对多元文化,身份,国籍和世界各个地方最近发生的事抱着玩世不恭的态度,去找寻阐述自己个人和社会历史的其他语言,也可以说,他们用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阐述着自己对社会及历史的理解。

作品图:








Time book 计时簿

2007年9月1日至2008年1月20日,在匹兹堡床垫工厂(Mattress Factory, Pittsburgh)所做的展览;
材料; 用电线杠子,投影仪,不锈钢丝网印刷釉,屏幕上打印丙烯酸瓷漆,数字喷墨的镀锌钢板。数字屏幕,玻璃纤维绝缘,绘画。

“由警报器标记的时数,随着时光的流逝,变得越来越厚重了。”
(选自“Time Book”的“Ceasural 1”)

每个工厂都有一个计时簿。计时簿是衡量一名员工的工作时间价值的一个量度,对员工工作效率的一个考察。作为一个工厂的记忆机器,它记录着小时,分钟及薪资间的关系。

一根已修复好的电线杆在空间中适时地曲成一条对角线,从树桩电线杆中传递出来的信息,散落在各处,像密语,耳语,又像工作时的声响。在一片火热的橙色中一件令人好奇的装饰物在不锈钢的树桩上闪闪发光,仿佛记忆着钢铁工人失去的休闲时间。蜿蜒的不知道通往何处的纹路,或许经过了那些叫做和谐,产业,企业,经济的城镇。在最后一声鸣响过后,时钟停留在了那一刻,一个怪异的照明盘旋着接近地面。计时簿在弹性记忆和感性失忆之间保持平衡。

从入口进入空间,挂在墙上的是四个不再工作的时钟。每个时钟的把手都有1-9-8-6这几个数字,正是当年有许多家钢厂都关闭了。旧的电线杆与地面成60度的姿势摆放着,电线杆的一端点着地面,另一端顶在了天花板的房梁上。一只灯泡挂在了电线杆的最顶端,却几乎要垂到地面上了。

除了电线杆,从房梁上垂下来的一不锈钢片——上面是钢铁工人绘着的一幅丝网印制橙色图案。窗户的下部分是工业管道和锈渍的丝网印画,窗户的上面部分仍保持的很清晰明朗,很好地反映了山坡上空的美好景色。

一个纯银幕放映着在一个废弃了的钢铁厂中拍摄的一张图片的多种角度的画面。在钢片上的投影包括1930年代Carrie Furnace 和Homestead作品的档案照片。另一件将图片同时一分为二的作品,另一半就像是一扇窗户的框架——上半部分是投影,废弃旧工厂在大自然广阔的领域中显得那么渺小,而废弃的工厂最终也会在大自然中消融;下半部分是显示的是过去工厂的滚滚黑浓烟席卷了整个天空的画面。

入口右侧挂着一个长方形的铝制长板,上面附着19幅关于一条路路面的丝网印画。最远的窗框的下班部分呈现着一扇破裂的窗框的丝网印画;而窗框的上半部分是匹兹堡高耸入云的大厦的一个清晰剪影。

在Mattress Factory对Raqs的采访中:“我们对记忆的脉络纹理最感兴趣。它是怎样排列的,有哪种节点和标记——像电线杆。它不仅仅是一个平滑的建筑物,时间将它分层了。这件作品,记载了很多我们试图去了解匹兹堡的不同方式,也许跟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匹兹堡不一样。我们收集的所有的东西都有一个印记的纹理。我们正在试图做的是呈现一个思考,一个在任何事物表象的臆测上的揣度。”

作品图:


 





[板凳:2楼] missbobo 2011-04-11 18:27:47
The Things That Happen When Falling in Love

受BALTIC当代艺术中心的委托,Raqs创作了装置作品“The Things That Happen When Falling in Love”作品来源于Raqs媒体小组2009年春季在泰恩塞德(Tyneside)的经历。
部分雕塑,部分诗歌,部分冥想,这件装置作品采用他们经历中发现的图片,连续的画面体现出丧失亲人的哀婉情感和对失去的思念。跨越了地域或文化的界限,这些情感将整个世界结合在一起,穿越了遥远的距离,拉近了距离,创造了意想不到的亲密关系。

Raqs的装置作品将图像和文字交织在一起,来描述船舶和人们的运动。类似于“分析”“评估”“分类”“缓和”和“索引”的词,被用来描绘推动船舶横行广袤海洋的狂风,亦描绘了恋爱过程中感情的波动。用寻找来的照片和电影片段,Raqs创作了这样的一个世界:爱和劳动被全球的力量束缚、分散了。生活的方式消失了,又在其他的地方重生,例如造船业,就从英格兰北部迁移到印度西海岸。像岸上的情人告别在帆船上的爱人,世界注视着自己的历史渐渐流逝。

相关视频:


作品图:



Wherehouse

Wherehouse 是一系列图像,物体和计数可能性的集合,为了展现一个对当下某个时刻的揣度研究。它构建了一个对在一个世界中的时间,记忆,运动,停滞和位置的反映集合,而在这个世界上,一些人被迫放弃了家,而其他人可以看作是被当前位置的稳定所束缚着。这个组合指示着我们所居住的物质世界中的停泊处的脆弱,以及我们对自己命运脆弱的信任。它通过一次与在布鲁塞尔的街上被遗弃的事物进行的持续互动,通过对记录的已知经历和对向欧洲移民(很多人都被拘留了)的反馈书写着这个指示。

作品图:



There has been a change of plan

适时的调整很有必要的,计划也需要改变。突发事件,问题,难以抑制的需求,软弱无力的借口,强烈的愿望,行程半途而废,降落在野外木制平台上的飞机,像火葬柴堆上的寡妇尸体。航班停飞了。发动机生锈了,推进器也显得无能为力了。无法实现的碎片堆积在人们热切期望的表面上。时间好像停止了,飞机盘存着,安静的坐着让一次对话开始,这是计划的一个改变(There has been a change of plan)。

相关视频和作品:





The Surface of Each Day is a Different Planet

泰特展览“Art Now”的其中一个板块“Art Now Lightbox”。Raqs影像装置作品: The Surface of Each Day is a Different Planet

这件影像装置,结合了在伦敦和德里收藏中的历史图片、配以录像,动画和音频背景,流传的故事,历史的碰撞;骨架,身躯,脸庞和字迹模糊的手稿;拥挤的人群和集体的行动。公开探讨和反纪录片,这件作品检验着集体性和匿名性一直是怎样存在的,在当前的情况下,后殖民和全球化条件下促成了身份和权利的持续危机。



从印度当地文化中汲取的创作灵感

Unfamiliar Tales

“不熟悉的传说”是一组图文双联画,以“最可怕的孤独如何被战胜”和“等待冰雪消融的漫长过程是怎样度过的”命名。作品以摄影作品和在硬塑料表面刻字的凸镜再创作为特色。文字内容是很短的两个故事,刻的是两个新的本生经(Jataka)的传说,内容长度一样。

本生经的传说经常包括动物和普通百姓,通过一个通俗的成语,表现出成佛或启蒙有一个普遍的潜力。一只猴子,一只鸟,一个工匠,一位洗衣妇——每个都可以是一个佛。因此,我们认为,佛也可以是一片自由的天空和一辆愉快行驶的自行车。

“不熟悉的传说”将这种启蒙的普遍存在的潜力作为它的一个支点,为了叙述行为的两种模式,这种行为大致体现了“非自我”的状态——一种感觉性的方式定位在它的本源与利用独立的网络和围绕物质宇宙不断变化的性质的存在之间。作品提出了关于天空的一块缺失和朝着成佛而冻结的自行车的旅程中的各个时刻。这些时刻对今天什么是解放的一个典型例子。








The Reserve Army

材料:玻璃纤维重塑Ram Kindar夜叉和女夜叉像,钢丝饰物及纸钞;
大小:5英尺,4英寸X 2.5英尺,2英寸X 2.5英尺

“后备军”是Raqs颂扬印度现代雕塑家Ram Kinkar Baij所做的项目,在印度共和国成立后的第一个十年,印度储备银行委员会在得到Baij的同意后,将他的两座雕塑,一尊夜叉和一尊女夜叉(Yaksha 和 Yaksh)放在银行大门口。在印度神话中,夜叉是护法,为众生排忧解难,还守护着那些隐藏的财富。在石头基座上雕刻了两尊不朽的雕塑,一尊夜叉一尊女夜叉,作为印度共和国财富的守护神。Baij在僵硬的石刻上留下了两个问题:财富如何防护?出于什么目的?

时至今日,守卫和门将的雕塑成倍的增长着,越来越多的夜叉出现在印度。但是Baij的问题在这片欣荣中静下来,被人们逐渐忽视了。Raqs的“后备军”,将Yaksha 和 Yaksh造成跟普通大众一般大小,将他们从石头基座上搬下来,玻璃纤维和沙子代替了石头,让他们自由的在世界范围内工作,带着纸钞做成的子弹带和带刺钢丝的腰带,守护着财富。



策划过的展览:

Raqs还作为策展人,为许多展览策展,如2008年伦敦蛇形画廊“印度公路”(Indian Highway)群展;2008 年,Raqs为“Manifesta 7”的“The Rest of Now”单元做策展;2007年伦敦沃特曼斯画廊(Watermans Gallery)策展“建筑景观”(Building Sight)等。

2008年在蛇形画廊举办的介绍印度当代艺术家的展览“印度公路”(Indian Highway),展览邀请了19位已于国际艺坛崭露头角的印度当代艺术家之外,Raqs也在场中自行策划了另一场“展中展”。展出作品范畴相当广泛,摄影、装置作品、大型雕塑、网络艺术与录像艺术等均包含在内。策展人之一、同时也是蛇形画廊执行长的欧布什特称,“印度公路”做为展览的主题,灵感来自“信息超高速公路”(information super-highway)一语,主要想反映出快速变迁中的印度当代社会──无论是连接各大城市的高速干道,或是串起城市与乡村间的郊区网状乡间小道,皆扮演着促进印度社会高速发展的重要角色。


Indian Highway

Raqs如此描述他们策划的“展中展”项目:
我们邀请了那些过去二十多年为纪录片做创作的影像艺术家,他们的作品不断反映当下生活。我们邀请他们来回顾这些影像产生一种“历史景观”,提供一个独特的视角,从当前焦躁不安的现状,根本性的冲突和前所未有的机遇等方面来展开。展厅是和Hirsch和Müller共同设计的,旨在创造一个身临其境的环境,让人们感受处于物“之间”的状态。

Raqs媒体小组的成员身份多重,艺术家,媒体实践者,策展人。研究员,甚有人称他们为“文化进步的催化剂”,他们的作品经常出现在国际上重要的艺术博览会或是知名的艺术机构中。他们的创作融合了当代艺术,历史探究,哲学思辨,研究和理论,经常以装置,网络和媒介对象,表演等形式出现,创作媒介多样化,从不拘泥于一种形式。Raqs的装置作品都是是具有挑战性的。他们的作品表现出对现代性的持久的矛盾心理,极少涉及艺术创作的一些既定主题 - 进步,发展,民族国家等,他们的作品更愿意继续停留在一个略带诗学且不可捉摸的水平上。

Raqs的网站:www.raqsmediacollective.net

(以上内容来源:artspy艺术眼 作者:邹爱兰 )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