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灯”未展,微博先行
发起人:ba-ba-ba  回复数:8   浏览数:1845   最后更新:2011/04/02 12:56:44 by guest
[楼主] ba-ba-ba 2011-04-01 11:58:40
4月1日上午10点多,@UCCA发布新浪微博,内容如下:

UCCA大展“黄灯”邀请你来直观体验,并参与到艺术作品的创作、发生中来!先锋艺术家@汪建伟WJW 带来的“黄灯”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多媒体艺术个展。为此,他专门开设了@黄灯剧场 微博,邀请大家进入这个奇妙的地带,质疑制度与规则,参加并见证艺术实践的过程、思考、修改甚至失误。

@UCCA、@汪建伟WJW、@黄灯剧场同时展开微博攻势,提前曝光“黄灯”细节!
[沙发:1楼] ba-ba-ba 2011-04-01 12:26:33
以下选自@黄灯剧场新浪微博:

在第一幕#用赝品等待#的影像中,那些来自日常的场景互为联系但各自独立。


不论你在里面还是外面,靠近铁窗,看起来你就像囚犯。
分享图片:铁笼里的汪建伟。


分享图片:汪建伟的装置——“边沁之圆”,这也是#黄灯#第一幕首先映入眼帘的“建筑”。


#黄灯#序幕:边沁之圆,源自19世纪英国哲学家及监狱改革者边沁(Jeremy Bentham1748——1832)的圆形监狱理论。它将监管者的视线设置于圆形建筑的中央,使囚犯始终意识到监管者的意志压迫着他们的神经系统,它让自我监禁成为本能,让控制虚拟化、制度化。这是一种存在于日常秩序的自我管束模型
[板凳:2楼] ba-ba-ba 2011-04-01 12:29:54
转自@黄灯剧场:

黄灯同时面对两个正确的“敌人”——对于绿灯正确性的终止,对于红灯正确性的否定,它在使双方丧失唯一性的同时获得自身的位置
3月30日 20:58 来自新浪微博转发(7) | 收藏 | 评论(5)

世界上最伟大的地带就是黄灯地带!准与不准都可以进入这一地带。
3月30日 09:48 来自新浪微博转发(6) | 收藏 | 评论(3)

中间地带里没有旁观者 ——UCCA推出大型多媒体展览“黄灯” 2011年4月1日,北京 红灯停,绿灯行。而黄灯,它既是一个信号,也是一种征兆,是介于红灯和绿灯、禁止与允许之间的合法中间状态。UCCA携手艺术家汪建伟,邀请每一个人进入这个奇妙的地带,质疑制度与规则,参加并见证力量的转换。
3月30日 00:18 来自新浪微博转发(4) | 收藏 | 评论(3)
[地板:3楼] ba-ba-ba 2011-04-01 12:42:53
@黄灯剧场:布展中的汪建伟说:黄灯剧场从这里开始。也许它不会结束,在黄灯地带展开的话题将持续进行。
[4楼] ba-ba-ba 2011-04-01 12:45:05
@汪建伟WJW:其实#黄灯#的第一个作品是“边沁之圆”。我喜欢边沁的“圆形监狱”,它只提出一个模型,而不需要建造,因为只要有自我管束,那个监狱就在。
[5楼] ba-ba-ba 2011-04-01 12:48:11
UCCA馆长前言

先锋影像及多媒体艺术家汪建伟,即将带我们走进一个“中间的”、“难以定义的”地带,其间蕴藏着有待发现的真理,而我们大多数人正寄居其中。

黄色交通信号灯,它既是信号,也是征兆,更是介于红灯和绿灯、禁止与允许之间的合理状态。汪建伟特别为UCCA大展厅打造本项目,以四个连贯又独立的章节,为我们逐一揭幕一次持续的、完成中的叙述。

第一章节《用赝品等待》用八台投影仪从多角度投放影像,建立起一连串让观众产生不同体验的“视觉场”;第二章节《“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是由无数相互连接的篮球网和篮球组成的迷宫般的巨型装置;第三章节《内战》用一系列综合材料构成一个动力循环系统;第四章节《去十三楼的会议室看免费电影》中艺术家试图制造一个“物理上不可能存在的空间”。
[6楼] ba-ba-ba 2011-04-01 12:52:43
UCCA艺术部总监前言

汪建伟是UCCA 一直关注的当代艺术家,他早期的绘画作品已为体制内外所共知和肯定,而由画架转向当代性更强的装置和影像创作之后,艺术家特有的敏感、对现实世界的警觉让他的作品更具备一种先锋的姿态。

可以说汪建伟的作品总会让人有所思。以“黄灯”为例,具体来说,一个抽象概念形成于人脑中,不管我们是否意识到,因为这个概念有一个清晰的边界存在,与之相对应的另一个概念也就很自然的产生了。比如运动与静止或者清晰与模糊,都会形成一种对应关系。这种对应关系让我们认识世界变得容易,然而事实上,我们却不得不面对一个更为复杂却真实、模糊又交错的对应关系群,此时参照物的作用就得以凸显。黄灯的状态其实是一种参照与过渡,以黄灯做参照,通行和停止同样合理。如果仅以红灯或绿灯做参照物,通行和停止必然只有一种合理的存在。

“黄灯”这组作品恰恰揭示了这种由于参照物不同所导致的事物身份和象征的转换,那种合法的中间状态的存在与否,已超过认识论层面所涵盖的范围。当这种过渡不存在的时候,只有两种鲜明对立的状态相互循环、相互否定与代替,固然,一个简化的二元世界更容易被理解和接纳,却掩盖或是忽略了事情的多元性和真实性。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透过“黄灯”,旁观者能否意识到这种由于参照物的介入和变化所引发的视角的转变,这可能正是展览要留给观众的另一种思考。

- 郑妍,UCCA 艺术部总监


艺术家自述

黄灯同时面对两个正确性的敌人——对于绿灯正确性的终止;对于红灯正确性的否定,它在使双方的唯一性丧失的同时获得自身的位置——中间状态的合法。它既是干预也是中介,它使制约与延时成为可识别的“硬物”。

“黄灯”作为征兆,提供了另一种观看与理解事物的方式,我们企图建立一种矛盾与纠结的现场,一种使事物总是处于允许与禁止;主动与被动的途中状态,并通过反复的中断与修正,使现场成为无法融合、不可兼容的异质共同体?黄灯共同体?

- 汪建伟 2011.01.18
[7楼] guest 2011-04-02 12:48:40

[8楼] guest 2011-04-02 12:56:44
忽悠的不如说明书,展览不如图画书。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