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尤伦斯离去的N种说法
发起人:ba-ba-ba  回复数:5   浏览数:1556   最后更新:2011/03/14 22:28:39 by guest
[楼主] ba-ba-ba 2011-03-14 09:59:05
来源:《NO ART》


尤伦斯是寒心离去吗?

首先,我们搜罗了尤伦斯决定拍卖106件中国当代艺术拍品之后众多媒体的不同反应:

“别吓我,这个尤伦斯”——《新民周刊》

尤伦斯宣布将把他对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管理权移交给某些“长期合作伙伴”,并与这一艺术机构拜拜。同时,他们还将“阶段性”地抛售自己收藏的中国当代艺术藏品。在商品市场上,出货就意味着套现,就意味着这个商品很难有升值空间了,掌控定价权的收藏家不再看好这类商品,与期货、股票、黄金等不同的是,抛出者在近阶段也不会再买进。所以,“中国当代艺术即将崩盘”的猜测不胫而走,弄得不少艺术品收藏家过年也不太平。

“尤伦斯‘抛盘’外资撤离‘ 中国当代艺术’玩完?” ——中新网

人们应该从对尤伦斯是否撤离以及“当代”行情涨跌的争论中升华出来,以更博大的胸怀来思考如何推动中国艺术走向未来。这是放在政府决策者、美术组织、艺术院校、画廊、美术馆、大众传媒、艺术家、收藏家和经纪人面前的问题。无论尤伦斯撤还是不撤,都感谢他带给我们的经验和教训。中国艺术的未来,更应该由中国人自己去开拓。

“尤伦斯抛售中国收藏,游戏结束了?” ——《第一财经日报》

尤伦斯说:“我不想再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了。”他新近入手了第一件印度艺术品:英国籍印度裔女艺术巴哈提·科尔(Bharti Kher)的作品《被猫吃剩的老鼠基因》。

“被误读的尤伦斯”——《经济观察报》

尤伦斯虽然对中国当代艺术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但这种作用被无端地放大,人们不免将想象中的义务和责任扣在他脑门子上,希望他能继续为中国当代艺术买单。中国大藏家刘益谦和王薇正在上海做私人美术馆,目前正在设计中,他们头疼的是,这个美术馆因为要放自己最喜欢、最珍贵的藏品而造价惊人。举个例子,摆放艺术品的展柜,一延米的价格是30 万。 一斑窥豹,一年要亏500 万,这个数字王薇都觉得太大,更可况是迟暮之年的尤伦斯,一个外国老人,凭什么让他散尽千金为中国人造一个美术馆呢?

“尤伦斯风暴:艺术市场也是资本市场” ——《上海证券报》

将于4 月初举办的香港苏富比春拍推出尤伦斯专拍对未来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今后会怎样?这些自然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而尤伦斯本人也因此引来诸多媒体的一片质疑。

“淘金中国20 年 尤伦斯退出中国” ——《华夏时报》

北京798 艺术区建设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他们没有得到尤伦斯方面更具体的相关信息。而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给记者的声明中,明确表示:尤伦斯基金会和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独立机构。基金会关于艺术品的收藏、展示和出售并不会影响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日常运营与长期发展。截至25 日前,基金会方面未做任何表态。

“别了,尤伦斯男爵?”——《现代快报》

不管它最终的走向如何,我想说尤伦斯男爵开设艺术中心的冒险,曾对中国当代艺术发展有所助益,希望他走好,据说尼泊尔的慈善事业和印度年轻艺术家正等待他的垂注。

帝国主义夹着尾巴要逃跑?——河清答《中国文化报》

UCCA 希望你一切顺利

微博(http://t.sina.com.cn)里已经炒得纷纷扰扰了,这个话题说起来并不轻松,其实还有点伤感,记得尤伦斯风光开业的时候,还记得开业当晚的大PARTY,还记得当晚的衣冠楚楚,艺术圈打心眼里欢迎这样的欧洲大藏家,可是事与愿违,中间的内幕很多,传言到尤伦斯从一开始基建过程就已经超支数十倍,日常布展刷墙、挂画的费用就超过平均水平的5 倍,就好像用的不是中国人,也许这都是传言,总之,老两口子有点心寒。以下是本刊采编的各方说法,加减乘除之后也许就是事实。

下面是众多圈内人多尤伦斯离开的各种版本的说法:

NOART 李昱:尤伦斯最不能容忍的或是贪污?

关于这个消息,我采访了很多人,众说不一,很多人认为是费大为一开始的巨额而无休止的装修开支惹怒了尤伦斯,尤伦斯认为贪污是最不能忍受的。尤伦斯这个名字对于拍卖行来说是一个幸运词,因为保利和苏富比拿到了一批重要的当代艺术作品。尤伦斯男爵是一个非常有爵士风度的长者。对人真诚,讲究信誉,热情,总希望所有的朋友都好,据网上所言,他之所以放弃这批收藏,是因为原本他怀着无比的热情来到中国,但很多事情令他失望,或者说令他难以忍受,但他也全忍受了,比如说:巨额的开支,巨额的策展费,找人挂一张画的价格在尤伦斯都比墙外的798 贵N 倍,他本身是怀着对中国人的爱,对中国艺术的爱到中国建立博物馆的和自己庞大的艺术品收藏,7 年前由吴尔鹿先生介绍找到了保利博物馆,想在新保利吊楼建立其“尤伦斯艺术中心”,但他的策展团队坚决反对,认为在798 合适,后来前面的事就发生了,他解雇了费大为先生,但大势已去,大钱已经花出去了,只能继续....不讲了。看看其他人的评价吧!

民生美术馆:藏品易手很遗憾

美术馆有关人士对媒体表示:当民生获知这批藏品将易手时,我们确曾努力于尤伦斯先生将他的收藏留在中国的愿望,并与尤伦斯有关方面就此事进行过详细友好的讨论。但鉴于交易过程中出现的种种困难和障碍而未能达成目标,我们也非常遗憾。至于与UCCA 的合作,有关人士仅表示“保持开放的欢迎姿态”。(源于《上海证券报》)

尤永:尤伦斯收藏成功,是因为有好的引路人

这就是鲁迅先生所说的‘自信力’薄弱转而依赖‘他信力’,尤伦斯的一举一动,才会有这么大的震动。他不是风向标,没有必要跟随。就算尤伦斯去收印度的艺术品也没关系,中国的藏家们也要有自己的判断。尤伦斯收藏之所以成功,在于他有着西方人信任私人顾问的传统,打小就有私人医生、私人律师。尤伦斯有非常好的领路人,吴尔鹿帮他看古画,张颂仁向他介绍了中国当代的中坚力量,他充分地相信了他们,也舍得花钱,才收到了这么好的东西。即便当年的尤伦斯没有买,吴尔鹿和张颂仁也会向其他的收藏家介绍这些作品,这些作品现在这么值钱,和尤伦斯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也有砸在手里的东西,也买过‘行画’,还有无法上拍卖的影像作品,只不过你不知道。中国的藏家一方面自己的判断力不够,也没有对经纪人的信任。当然,这一块中国还在进步中,所以,不要听到他去买印度的了,就忙着去研究印度的,他也就买了一张,后面怎么样还不知道。(源于《经济观察报》)

他们眼中的尤伦斯

张晓刚: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很吃惊。

听到尤伦斯要退出中国市场,我们都感觉很吃惊。可能是他想退出这个游戏。尤伦斯和乌力·希克两人,是对中国艺术关注最早、投入最多的国外收藏家。两三年前在北京算真正认识了尤伦斯本人,那是他最有理想的时候,状态也最好。我们经常在一起聚会,尤伦斯也把拜访中国艺术家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希望能在中国打造一个国际性的当代艺术机构。不过金融危机之后,就很少再看见他这样了。(源于《第一财经日报》)

费大为:不可能存在商业阴谋论

曾身居尤伦斯艺术中心馆长的费大为透露,2002 年尤伦斯提出和费大为合作时,曾慎重说明过他收藏的目的。尤伦斯说他希望做最好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并把这个收藏封存20 年,之后捐赠给中国政府。希望能为建立这套收藏而工作。这个说法在2007 年UCCA 开馆,他接受采访时曾多次提起。尤伦斯也曾多次表示自己非常痛恨那些把收藏作为买卖的投机分子。他还表示,与尤伦斯之间的早期合作很愉快。这些合作对中国当代艺术作出了重要贡献。最重要的是,对于如何收藏、如何做展览,如何赞助等专业问题,尤伦斯一概都不干涉。这一阶段的工作得到了专业界的高度评价。北京尤伦斯艺术中心的开幕展“八五艺术运动”的策划,尤伦斯既没有干涉展览的内容,也不可能存在商业阴谋论。(源于《上海证券报》)

男爵,你为什么想走?

周铁海:退出是个人原因。

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家在西方就是两个人,一个是乌利·希克,一个就是尤伦斯。尤伦斯现在虽然选择了退出,但不影响他作为收藏家的身份。从1987 年首次到中国访问并开始收藏中国艺术品,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他对中国是有感情的,而且二十多年如一日。他现在选择退出,有他个人的原因。尤伦斯艺术中心需要他经常来北京,但他七十多岁了,身体健康也有问题,不允许他继续下去,加上家族的原因,他要退出是可以理解的。如果说UCCA 的成立,纯粹只是为了尤伦斯本人的商业目的,我并不赞同。你分析UCCA 的诸多展览,展出的东西只占他本人收藏的很少一部分,这很难与商业目的挂钩。他在欧洲还举办了众多关于中国年轻艺术家的展览,这对推动中国艺术的影响是巨大的。”(源于《第一财经日报》《上海证券报》)

朱其:一个外国人何苦为中国人拼命赔本

对外国人来说,一个文明的国家建立基金会制度是不用讨论的问题,首先但他没想到中国未来10 年可能还不会建立基金会制度。这就意味着他自己必须要掏钱烧。他真豁出去把财产拿出来也能烧10 年。但是关键的是,他会觉得这样做没有多大意义,毕竟这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他也宣布过以后要把美术馆和藏品捐给中国人,但持有资本的人不愿捐赠出钱,国家也不支持税收免税优惠政策,他一个外国人何苦为中国人拼命赔本。第二,艺术市场的资本炒作及学术体系的缺乏,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资本“运作”,而是一种类似击鼓传花的投机资本“炒作”,在艺术金融立法遥遥无期、拍卖在当代艺术市场的破坏性影响以及中国艺术家批量生产、艺术日益平庸化的情况下,再大量购买、保存或宣传中国艺术品,已看不到一种上升趋势。第三,中国的当代艺术创作处于滑坡状况应是令尤伦斯等许多西方收藏家失望的主要原因,这些年多数有才华和知名度的艺术家都卷入了“做明星”、“赶场子”和大量生产艺术品的状态,几乎没有人静下心来思考艺术。(源于《华夏时报》)

林松:尤伦斯的离开很遗憾

尤伦斯要离开798 很可惜,它在798 画廊里面是排第一位的。也是798 最重要的画廊。但尤伦斯是一个非营利性质的机构,是在亏本的,它推动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做出了很多贡献,但是,中国的当代艺术的发展,不能只靠外国人。

田恺:如果尤伦斯离开,真的很可惜

尤伦斯夫妇,当初为了撑起这么大的局面,做了很多努力。如果他们要离开,短期内,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不会有人做这么大的东西。尤伦斯作为一个非营利性的美术教育基地,有传播美术教育的功能,年轻人也喜欢去那里学习。如果尤伦斯离开了,年轻人失去了这样一个基地,这和他们夫妇当初的想法也是相悖的。

我从一开始就不赞成尤伦斯进中国

Noart 专门采访了尤伦斯的老朋友,他在电话里直言不讳地说道:“这个事情已经在网上炒得很热闹了,其实我看了网上写的基本属实,除了有些媒体写:他们是因为赚了大笔钱逃跑了,这都是胡说八道、别有用心,这几年他们赚得钱,也都不够填补尤伦斯艺术中心的大亏空,从一开始,我就力阻尤伦斯不要进入到中国,中国的人事险恶,绝不是这么单纯的两口子能分辨得了的,他们真是金子般的心,却遭到了如此残酷的现实,从一开始基建,就已经被玩了,没想到政府没有打扰尤伦斯,但也没有帮助过他们,却被险恶的艺术江湖涮了一把,英国媒体去年年底就报道了这件事情,2 月12 日我接到了Marlbrough 画廊的短信短短数字you are right。我和尤伦斯夫妇2 年前谈到过撤出798的话题,那时候正好是经济危机,以这个由头撤出也不丢人,后来是因为民生银行托住了他们,但最终还是不能继续维持下去了,不能说失败或是黯然离去,只能说不是那么成功,这无疑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损失。

马芝安:uuca, 是他们夫妇的历史性遗产

大部分媒体只是在重复一则新闻,而并未从尤伦斯夫妇本人那儿寻求采访。尤伦斯夫妇将会因其为北京带来一座世界级的私人艺术机构而被人记住,我相信这是他们的历史性遗产,也是给北京的一件礼物。(源于《深圳商报》)

杨卫:尤伦斯抛售中国当代艺术藏品可能是受到了金融危机的影响

目前,欧洲经济依然处在低谷状态,复苏还有待时日,而中国经济却在持续发展,这也带动了中国的艺术品市场,使其价格处在一路飙升的状态。一高一低的比较,使尤伦斯做出了以上判断。我觉得,这更多还是出于经济的考虑,因为尤伦斯当初购买这些艺术品时,与今天的价格有着天壤之别。低价买进高价售出,这吻合商业规律,毕竟尤伦斯也是个商人,不会不明白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沙发:1楼] guest 2011-03-14 13:45:17
@徐累63:关于尤伦斯离去的N种说法。重要的不是艺术,是“失望”。
[板凳:2楼] guest 2011-03-14 13:46:55
@顶层杂志:费大为:我知道尤伦斯的总资产,他投入中国当代艺术的钱,就好比现在的白领买一个mp3,iphone都不是。所以他并没有抱着投资的打算来做中国艺术,而是要做一番事业,千古流芳的。2005-2007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爆涨与英美几只大的对冲基金介入有很大关系,而与尤伦斯关系不大。

@顶层杂志:费大为:我并不认为张晓刚要在苏富比上拍的三联画是他最好的作品,他最好的作品出现在89后。
[地板:3楼] guest 2011-03-14 13:48:02
@朱少吉:这次春拍这么多人关注ucca的拍品,报报料,晓刚那张3连张,其中补全的那张钱没有全部付清,所以现在那张拍品属于2个人,还有讲过亿的人们,我认可的当代现在春拍前最好的作品就是3千万。现在春拍狠多人比的是心气,今年调整一下吧,当代这样才有机会。
[4楼] guest 2011-03-14 20:56:30
今天看到了拍卖的作品,多数的确垃圾,难怪要甩手呢。当时犯晕收那么多垃圾干嘛,85时期,没有几件上称得上当代艺术的作品。
[5楼] guest 2011-03-14 22:28:39
中国让尤仑斯看不到从金融危机中恢复的希望,拍卖那些垃圾也是为了起码缓解自己面临的窘境。中国的当代艺术没有资本的融入其实狗屁不是,东西太幼稚,对人本身的认识太幼稚。那些作品只是一个初期的历史遗迹而已,真正的好东西还没有出现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