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看的东西什么也没有:贝.瓦尔特的艺术
发起人:ba-ba-ba  回复数:0   浏览数:1122   最后更新:2011/03/02 10:17:35 by ba-ba-ba
[楼主] ba-ba-ba 2011-03-02 10:17:35
转自方振宁的博客

值得看的东西什么也没有
----贝.瓦尔特的艺术
方振宁
1997年7月14日


贝.瓦尔特(BEN VAUTIER)现和妻子阿尼,两个儿子和两个孙子,住在法国南部的尼斯.1935年出生于拿破里,参加艺术活动和作品属名时只写"贝"(BEN),母亲出生于爱尔兰,父亲是法语圈中的瑞士人,由土耳其,埃及,希腊和意大利这些地方养育了贝,自1949年移居尼斯至今.十六岁中断学业,有四年时间在书店工作,以后成了古董商.二十五岁时认识了新实在论者们,然后开始制作作品,63年开始参加佛鲁萨斯(FLUXUS)现代艺术不成形的团体,成为里面的主要成员,且留下了重要的活动记录,从那以后,三十年间没有改变过风格,曾在欧美一些重要的美术馆举办过个展,来亚洲的日本办个展还是首次.




贝和他的妻子来到东京,在GALLERY GAN为他举办个展的开幕当天晚上,来了三百多位客人,其中大都是二十多岁的年青人,谁也没见过贝,但久仰大名,熟识他那家漫画解说文一样的字体,他把周围一些日常用品变成艺术的"愚行"和把一切都视为艺术的童心,迷住了众多的想自由自在表现和生活的年青人,遗憾的是,他的作品还没有进入亚洲美术馆的收藏,这样也好,因为历史上尽管禅画在文化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但一直都受到同时代所谓正统文化的排斥.

把贝的艺术与禅文化联系在一起,并非牵强附会,只要我们用心地考察一下贝的艺术行为,他的观点,和他说过些什么,就会发现他象是行走在西方现代都市中的寒山和拾得.

他绝大多数的作品都是用随意书写的文字表现,也有一些作品用象垃圾一样的物体来拼凑,并稍加一行字点睛,还有一些就象是白说的话,在这些看似简单,又有些荒诞,搞不清楚书写着真意的话里,渗透着贝的一切,贝的思想和他那种同等于禅宗似的放浪哲学.到此还是让我们看看贝说了些什么.

贝说:贝是什么人?

他是,对冲击的理论,文化的理论和无的理论抱有兴趣.

他是与人种的,政治的立场有关的自我艺术的杂志的编辑者.接受琼.凯吉(JOHN CAGE)和马鲁塞.杜尚(MARCEL DUCHAMP)的影响之后成为佛鲁萨斯的成员.

他声明:新的重要,不是旧的.

得意的事情是,怀疑,苦恼,啤酒和三明治的味,他说:我喜欢意大利面.

有时艺术让我无聊.

我要我没有做的,没有说的什么东西,是那个看上去极难的东西.

我憎恨传记.

我放弃艺术,但是我创造了艺术.我虽然想爱一切,但是我只爱我自己.我虽然想得到依赖,但是依赖不存在,我想做新的东西.因此与大家做的一样.我想说真的,我从真实做出胡说.

以上便是贝的自白.

贝的作品没有统一的尺寸,技法和材料均不统一.在巴黎逢皮杜文化中心有一件题名为"店"的作品,在那些高雅的六七十年代抽象大作群中,贝的作品象是防震棚.很多人从店的入口进去,然后匆匆出去,我亦如此.五年前留下的印象是,那是一件挂着许多象破烂一样的小商店,夹在一大群时髦的现代风的作品之间,当时觉得看了心情不舒服,没想去看那许多牌子,物品上写了些什么字,更不想去记那作者的名字,没想到他就是现在眼前闪光的贝.那个店由无数件小作品组成(象是一个放大的货郎担),同时又是一件大作品.店,好象贝什么也不想扔,直至把电变成艺术才松手,象是变戏法一样地充满玄机,但又是我们谁也料想不到的妙计,终贝的手一动,赠给我们一个莫大的幽默.

比如,他在一件盛满水且有些乱烟头的水桶下面写了两个字:污水.

在一个没有亮点的蜡烛的旁边标明一个字"光".

在一个直径一米的黄色画布上写了"太阳绝不沉没",象是诅咒.

在一块黑板上写着"从虚无脱出".

一只涂着黑漆的盒子上写着:秘密的箱.

一个长方形的盘子里放着不知从什么地方拾来的破烂,烟头和废车票,取名为"镜".

从一个小黑板中间伸出一只橡皮的塑胶手,而板上写着"我喜欢钱",就直率得那么露骨.

一只鹦鹉扶着一张招牌,上面写着"新的东西在哪".

另一块大黑板上有一句声明"不重要的东西重要".

还有一件特别棒,天花板上吊下来一个只嵌着一块玻璃的镜框(无衬板),玻璃上写着"值得看的东西什么也没有".

现在已经把贝介绍得差不多了,他就是这么一位严肃不起来,且让众人开心的艺术家.说是让他到日本来办个展,他最耽心的是,在西方他还可以拿这些东西惹人眼目,回到东方这个贝的作品的"老家",怕日本人不买他的帐.开幕那天,他坐在画廊正中,桌上立一小牌.牌上写着:我能回答所有的问题."象是艺术医院的值班医生.画廊正中白色的墙壁上写满了用喷罐写的字,先开始用法文(因为他来自法国),写到三分之一处便改写英文(怕懂法文的人少),而到了三分之二处又突然变成日文(即英文字母拼写法),这时他考虑到用日文才最合适.贝认为,如果别人不懂得他写的内容,作品就失去了传达的意义.

禅宗不立文字,贝则相反;禅宗重瞑想,贝则不断地攻击;禅宗守静,贝则说个没完,禅宗避世,贝则不断煽火,甚至在电脑网络上开了专页,寻找对手,那不是有关艺术的发言,而是发言本身即艺术.在这些方面贝与禅又大大不同.

贝在布置展览会时从不让人帮手,他把挂画也看成行为艺术.贝有许多鬼脸,但不让人讨厌,贝的诚实表现在,获盛名之后,仍把自己排位在大师门下,自白受某某人影响.贝的艺术在日有许多年青的"迷".因为贝向年青人展示了生活中的一切都有变成艺术的可能.同时贝又让许多人失望的是,你想看的东西什么也没有",因为不是让你看,而是让你想,让你去发现那些通常人们认为没有价值的东西的价值,这就是贝的深奥与平凡.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