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子给俺写的书评
发起人:ba-ba-ba  回复数:0   浏览数:1313   最后更新:2011/02/28 15:53:02 by ba-ba-ba
[楼主] ba-ba-ba 2011-02-28 15:53:02
地狱里的天堂景象

——《烂生活》读后感



狗子




够烂。看顶了都。

这不是我认可的生活,这却是我最想要的一种生活。

此生过不上了。但怎么又好像过过?别装逼或叫树牌坊了,您这些年可不就是这么插花着过过来的吗?

一堆人在明目张胆地过这样的生活,弄艺术的,奸商,地市级腐败官员,黑道兄弟……更多人在偷偷摸摸地过。捣乱的与镇压的,破坏的与和谐的,他们过得差不多,都热热闹闹红红火火有声有色沸反扬天的。

别以为这日子好过,过晕了过傻了过残了过废了的大有人在,这叫现世报?那也拦不住大队人马奔这过……

一眼望去,这就是我们的社会表象,黄燎原写的是文艺圈的表象吧。



我很小的时候,就觉得这个文艺圈很好玩或直说就是很黄,也奇怪,那时还没改革开放呢,看来文革还是不彻底。

后来就是改革开放了,我也进入了发情期,第一晃眼的就是社会上那些流氓团伙,但我生性胆小也不知仗义为何物,加之生活环境禁锢(干部家庭重点中学),让我对流氓只能羡慕地眺望;好在文学热开始了……

1983年左右,在35中路口,黄燎原斜背军挎座下一匹快散架了的二八永久,他单脚点马路牙子,手拈一根香山,他在等人。不久,我和另外两个四中小哥们飞车而至,当然也是快散架的自行车,那时我们喜欢旧的破的,洗得发黄的军装或洗得发白的工作服最是正点,我还记得那时我给在老家矿山工作的表哥写信要旧矿工服,表哥没领会意思,来北京笑嘻嘻递给我两套崭新发亮的混纺矿工服,我近乎大怒。那时大家都背军挎,一般同学军挎里是书本铅笔盒,流氓军挎里是板砖菜刀(传说啊),黄燎原军挎里是两本油印文学刊物及一本《外国现代派文学作品选》。

接头之后,我们奔赴师大一附中(纪连海任课的那所学校)去灭一个叫吴小中的,这孩子得过北京市作文比赛第一名,那时我们所谓的“灭”,经常是这样,见面验明正身,态度不温不火地上下打量,再打量,说点不着调的(比如“你这手套不错”之类),或一言不发看得对方发神经掉头就走……这是我们当年结识新朋友的惯常伎俩,也不知哪学来的,那个年代就是这么怪。后来跟吴小中成了朋友,他说那第一面之后他几天没睡好觉,完全搞不清这是哪路神仙什么意思。

见女的不是这路,一般是套磁掏杂志约稿,只要黄燎原在,这女的总能拿下,但那时的“拿下”也就是聊天约稿,那时真的不会搞,也有发展到谈恋爱的,但也仅限于拥抱接吻,搞得小哥几个下身发硬小肚子生疼,我怀疑如今老哥几个的前列腺纷纷出问题都是那时坐下的病。

总之,中学时代的我们,通过文学,认识了很多男孩女孩,所谓生活面一下拓宽了,生活不再是家里学校两点一线,生活灿烂兼绚烂了起来。



2008年,在上海莫干山路50号黄燎原办的北京现在画廊,酒友高岩松的装置艺术展在布展中,我那时恰好在上海,终日无事,常耗在布展现场枯坐,等待岩松工作之后喝点。莫干山路50号类似小一号的798,我闲来无事各个画廊乱转,也碰到些半熟不熟的艺术家或闲坐喝茶或身影匆匆,那几天我好像产生了幻听及幻觉,耳边隐隐是印钞机的隆隆声或验钞机的哗哗声,腰眼上有一股钱劲儿顶得我坐立不安。

某日午后,我在布展现场二楼闲翻画册,一抬眼见楼下入口处有二人凭栏而立,时而窃窃私语时而指指点点,定睛看去,一位梳背头穿紧身黑衣,周佛海,不,是周铁海,上海艺术家后奔成国际艺术家,另一位秃头穿宽身中式褂子,斜背一军挎,是好几年没见的黄燎原。

下楼见面,穿中式小褂的老黄没抱拳作揖倒来了个西式拥抱,胡茬还挺扎,他从北京飞来“视察工作”。

晚上先饭后酒,先沪上美食后会所洋酒,还有洋妞,灿烂绚烂直至我两眼发黑彻底喝大。

老黄业已做大。但还是当年的黄燎原,从里到外。

有那么个说法,最多通过七个人就可以认识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陌生人,那么,有老黄这么个朋友,我只需通过五个人就行了,老黄几乎就是人际交往中的一个快捷键,吧唧一点,便是一串一片,当然这个快捷键未必对什么人都有用。

还有个说法,在艺术圈,没有黄燎原没涉足过的领域,更有个说法,如果你是个一文不名的艺术青年,只要认识了黄燎原,您就成功了一半,这些几乎都是真的。

容易么?

这些年,老黄摔断过腿,磕掉过门牙,跌断过肋骨,这还只是我仅知的几次外伤,简直是枪林弹雨地过来的。我们还真经历过一次真实的枪林弹雨,那是……现在还不让说的……

不好混,但他只能这么混,尤其不易的是,在他混成那么多事的同时,依然文学艺术依然浪漫情怀,这个在《烂生活》里体现得淋漓尽致。文字绚烂传神,完全活动开了的架势,尤其描写男欢女爱。也有对摇滚对当代艺术的认识和判断,不敢说真知灼见,但他是此道中人,他的这些认识和判断至少是真切的。

文学着,艺术着,美女着,音乐着。齐活。人间的盛宴莫过如此。

黄燎原热爱这个人间,哪怕有地狱之苦,他也要将它过出天堂景象。



--------摘自黄燎原新浪博客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