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伦斯:游戏结束了吗
发起人:ba-ba-ba  回复数:1   浏览数:1676   最后更新:2011/04/17 14:21:21 by guest
[楼主] ba-ba-ba 2011-02-20 16:06:18
来源 :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曹俊杰

为什么应该关注尤伦斯中国艺术藏品的拍卖

尤伦斯:抛弃中国 转向印度

  夹杂着褒奖与无奈,甚或包含着一些对老无所依的同情,现在也许是时候向76岁的盖伊·尤伦斯(Guy Ulens)男爵说再见了。

  香港苏富比近日宣布,即将于4月3日举办的春季拍卖会上,将推出“尤伦斯当代艺术收藏”拍卖专场。其106件中国当代艺术品,都是尤伦斯在中国经营20年的收藏。作为收藏中国艺术品最多和最重要的国外藏家,尤伦斯拥有近2000件收藏,其中80%为当代艺术。

  目前仍在欧洲的尤伦斯,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邮件采访时表示:“尽管将逐步分批出售手中的藏品,但无论是对中国当代艺术和艺术家的喜爱,还是对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的倾情,都不会改变。”

  分批出售中国艺术

  盖伊·尤伦斯,这个满头白发的和蔼老头,曾经常出现在798的艺术酒会,甚至艺术家团体的聚会中。“我爱你们,我爱中国艺术”言犹在耳,如今却像是到了散场时刻。

  本次苏富比的专场拍卖后,尤伦斯仍将寻机出售手中剩余的1000多件中国艺术品。对于这一行为,尤伦斯2月12日在接受美国《艺术新闻报》采访时解释,他想花费更多时间在尼泊尔的慈善教育事业上,并回归到对青年艺术家的收藏,并且,他现在关注印度艺术家胜于中国艺术家。

  “我希望未来可以更多地关注年轻艺术家的创作,就像当年我对中国‘85新潮’时代艺术家的关注一样。现在,‘85新潮’的艺术家已经成长为世界级的艺术家,拥有以往不可比拟的资源和平台,相较而言,当下的新兴艺术家仍然需要支持和关注。”尤伦斯对本报如此解释。

  事实上,从2009年起,尤伦斯就开始通过与中国收藏家联系紧密的大型拍卖行,选择对自己系统的中国收藏品做一个了结。

  2009年春,尤伦斯便在内地拍卖市场抛售其于2002年以 2530万元人民币从拍卖行拍得的宋徽宗《写生珍禽图》。上海的“法人股大王”刘益谦以6171.2万元接盘。尤伦斯当年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这是为了“提供资金支持UCCA的运转”。

  从2009年春拍至2010年秋拍的近两年间,尤伦斯已在中国市场抛售了诸多珍贵中国艺术品,包括吴彬的古画《十八应真图卷》、夏昶的《湘江竹石图(手卷)》、曾巩的书法作品《局事帖》、陈逸飞的《踱步》、张晓刚2001年创作的《血缘大家庭系列》,套现金额累计达6.05亿元人民币。

  “我的梦想是能够将我的这些藏品当作一个完整的整体卖出去,但它们数量巨大,全部买下花费的金钱太多,只好通过分批出售的方式。”尤伦斯在接受《艺术新闻报》采访时说。

  作为收藏家,尤伦斯本人不仅拥有丰富的艺术收藏知识,还有一支专业的收藏顾问团队。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在巴黎著名的东方古董商人克里斯汀·戴迪(Christian Deydier)和伦敦的吉瑟普·埃斯肯纳茨(Giuseppe Eskenazi)那里,尤伦斯就开始接触顶级的亚洲古董。

  “尤伦斯收藏的中国艺术品,都是很早期、很经典的一些艺术家作品。他是一位很好的收藏家,作为画廊,我们欢迎这种收藏家。现在有一些收藏家,买了作品只等一两年就直接放到拍卖行去洗。尤伦斯却在收藏中国艺术这一领域经营了20年。”上海香格纳画廊老板劳伦斯说。

  “我去过尤伦斯家,看过他的艺术品收藏。对于他的收藏眼光,我很佩服。他相信艺术,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买下他喜欢的艺术品,他对人也很信任。”艺术家、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周铁海说。
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功不可没

  “听到尤伦斯要退出中国市场,我们都感觉很吃惊。可能是他想退出这个游戏。尤伦斯和乌力·希克两人,是对中国艺术关注最早、投入最多的国外收藏家。”艺术家张晓刚对本报说。

  本次苏富比推出的尤伦斯收藏专场中,最贵的一幅画就是张晓刚于 1988年创作的三联作《生生息息之爱》,估价为320万至380万美元。

  据张晓刚回忆,“两三年前在北京算真正认识了尤伦斯本人,那是他最有理想的时候,状态也最好。我们经常在一起聚会,尤伦斯也把拜访中国艺术家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希望能在中国打造一个国际性的当代艺术机构。不过金融危机之后,就很少再看见他这样了。”

  1987年,尤伦斯首次来到北京,开始其收藏当代中国艺术家作品的历程。他总是每周一至周五谈生意,周末就和那些极具创造力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待在一起。让他惊讶的是,当时即使是很著名的画家,仍然屈居在小小的画室中工作,要和别人共用走廊尽头的公共浴室。

  但尤伦斯敏锐地发现,他们已从集体主义中解放出来,创作非常有活力。尤伦斯买的第一件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是艾轩画的西藏小孩,“当时他是在25瓦的灯泡下作画。”

  2000年后,尤伦斯夫妇退出家族管理的生意,专职慈善和艺术品收藏。两年后,尤伦斯开始在瑞士注册设立尤伦斯艺术基金会。2007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在北京798艺术区落成。这个配备三个展览大厅、一个礼堂,有咖啡馆、图书馆等设施的非营利性艺术机构,完全依靠尤伦斯的资助运营。

  “如果说UCCA的成立,纯粹只是为了尤伦斯本人的商业目的,我并不赞同。你分析UCCA的诸多展览,展出的东西只占他本人收藏的很少一部分,这很难与商业目的挂钩。他在欧洲还举办了众多关于中国年轻艺术家的展览,这对推动中国艺术的影响是巨大的。”周铁海说。

  他认为,尤伦斯对中国艺术发展的正面贡献非常大,“在中国艺术刚刚起步的时候,就给了你信心,这不仅仅是资金的支持,而且是这么长时期的支持。比如成立UCCA,也填补了中国当代艺术机构不足的问题,维持这个机构的运营成本每年都是巨大的开支。”
 退出游戏,回归家庭

  在尤伦斯40年的工作生涯里,他在世界各地逐步建立起颇具规模的家族产业。同时,他又身为古曼东方美术馆、巴黎卡地亚艺术基金会、英国泰特美术馆等多所国际博物馆和艺术中心董事成员。不过,近十年,尤伦斯把他的目光完全放在了中国。

  “中国是我一直非常热爱的地方。我对中国的感情来自我的父辈,在我的生活中占有无比的分量。”尤伦斯说。他的父亲参加过一战,战后被派驻北京担任了五年外交人员,曾走遍中国各地。那时候动荡的北京市面上充斥大量艺术品,和很多外交官一样,他偶尔也会买下自己喜欢的中国古玩,其中有几件留给了他的儿子。那可以算得上是尤伦斯和中国古董的最初接触。

  不过,岁月不饶人。尽管尤伦斯本人对于为何退出中国三缄其口,但他的行动已经表明了一切。除了分批通过拍卖行出售手中的藏品,他也将退出UCCA的管理决策层,UCCA可能引入西方艺术机构普遍采用的董事会机制。

  尤伦斯基金会和UCCA目前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独立机构。UCCA已发表有关声明表示,基金会关于艺术品的收藏、展示和出售,并不会影响UCCA的日常运营与长期发展。而尤伦斯也认为,董事会机制对UCCA的未来发展是最好的选择,也会带给UCCA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当被问及他是否愿意UCCA的最终拥有者仍然保留“尤伦斯”的名字时,他说:“我认为这并不重要。”尤伦斯目前已76 岁,在接受《艺术新闻报》采访时,他称他的年纪已不适合再像以前那样定期前往北京,而他也无意将这一艺术机构留给他的继承人。

  周铁海介绍说,“尤伦斯现在年龄大了,年龄和家庭原因都不允许他总是在欧洲和中国之间飞来飞去。”同时,子女对中国艺术品毫无兴趣,也动摇了尤伦斯对于继续经营UCCA和支持中国当代艺术的雄心。

  不过,收藏市场普遍担心尤伦斯的这些藏品规模性出售,会再次打击去年刚刚转好的中国艺术品市场。

  “尤伦斯当时收的作品,确实是各个艺术家早期很好的作品。对于它们的流转来说,拍卖应该也算正常,毕竟多年未流通过。对于收藏家来说,现在可以买到很多好的作品,也许价格不是那么高,这是一个机会。”劳伦斯表示。

  当问及是否仍愿意收藏中国艺术品时,尤伦斯说:“我不想再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了。”他新近入手了第一件印度艺术品:英国籍印度裔女艺术巴哈提·科尔(Bharti Kher)的作品《被猫吃剩的老鼠基因》。
[沙发:1楼] guest 2011-04-17 14:21:21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