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政治:当代艺术与向后民主的过渡
发起人:嘿鬼妹  回复数:12   浏览数:1754   最后更新:2011/09/01 00:00:00 by guest
[楼主] 嘿鬼妹 2011-09-01 00:00:00
艺术的政治:当代艺术与向后民主的过渡

题目:Politics of Art: Contemporary Art and the Transition to Postdemocracy
作者:Hito Steyerl
来源:12月份的e-flux journal

一般来说联系艺术和政治的标准方式是让艺术通过不同的方式提出一些政治问题。但也有一个更有趣的观察角度:艺术领域的政治。只要看艺术做的事情而不是介绍的事情。

艺术领域里,美术是最接近后福特主义的投机和它的‘珠光宝气’、繁荣和萧条。当代艺术不是一个脱离的、无俗念的行业。反过来,它属于东西的新自由主义。我们不能分开当代艺术的时髦和恢复经济的政策。这样的时髦性体现全球经济和相关市场的状况。当代艺术是一个没有品牌的品牌名、可以随便使用,是一个给需要改头换面的空间兜售新创意的‘整容’,是一个赌博的悬念,是一个给一个迷茫世界的游乐园。如果当代艺术是一个回答,问题是:怎么资本主义能够更优美?

但当代艺术不光是关于美感。也是关于功能。在祸乱资本主义艺术有什么功能?当代艺术利用穷人给富人的重分财富来养活自己。另外呢,当代艺术也扩大到一些其他地方——主要的艺术地点不光在西方。今天, 分解当代美术馆在任何自尊专制出现。碰到一个不遵守人权的国家?那么可以放Gehry的画廊!


Frank Gehry的结婚戒指

全球化古根海姆是一个给后民主寡头政治的文化工厂。那些累累国际双年展的义务也是提高和教育人民。所以艺术促进地理政治权利的一种新多极分散发展。

当代艺术不光反映并干涉往一个新后冷战世界的过渡。艺术是一个不公平地推进半资本主义。它挖出来和处理一些原料。它污染、腐化和抢夺。它引诱和消耗,突然离开,伤你的心。从蒙古的沙漠到秘鲁的草地,艺术到处都在。当它身上满了血和灰尘终于进去高古轩画廊,它就引起许多鼓掌。

为什么当代艺术那么有吸引力?它吸引谁?我们可以猜:艺术的制作提供一个后民主形式的超级资本主义的反映。艺术好像不可预料、无法形容、辉煌、易变、忧郁、被灵感和天才引导。就像任何追求独裁的寡头对自己形象的追求。艺术家角色的传统概念很接近独裁者的追求者,这些人把政府看为一个可能——危险——艺术形式。后民主政府跟这种古怪类型的男的-天才-艺术家态度有关。它很晦暗、腐败以及完全无法解释的。两种模式都属于一个男人结合系统,这个系统跟黑社会一样民主。当代寡头喜欢当代艺术:条件都很适合他。

这样,传统艺术制作可能是暴发户的新模式来自于私有化、征用以及投机。但艺术的制作同时也是很多新穷人的工作室,他们试图发挥他们的jpeg才能和概念骗子⋯⋯因为艺术也涉及到工作,尤其是突击手的劳动。艺术的操作像一个表演一样,按照一个后福特工作方式制作出来。原来,“突击手”是早期苏联工人的一种类型。词是从“udarny trud”来的,意思是“超高生产力、兴奋工人”(udar 的意思为“打击、突击”)。在今天的情况下,在现在文化工厂里这样的突击劳动涉及到一种感知上的突击。艺术突击劳动再也不是绘画、焊接或造型,而是奇妙、聊天、 摆姿势。这样的快速艺术制作产生力量、潮流、 轰动和冲击。它的历史来源按照斯大林主义模式给超高生产力加上一个边缘。 突击手提供给消耗者他们从来不知道他们想要的东西:强度或疏散、精神或垃圾、现成品或现成事实。

突击劳动需要耗尽与节奏、时间期限与策展废话、闲话与精致印刷。突击劳动也需要快速开发。我估计艺术是有最多未付工作的行业。艺术行业利用没有工资的实习生以及其他不同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动力。免费工作是文化行业的黑暗方面。
自由突击手、新(与老)精英分子和寡头构成艺术的当代政治。精英分子和寡头管理往后民主的转接而工人把这个后民主代表出来。这个都说明什么呢?什么都不说明,出了说明当代艺术参与全球化的权利模式改变。

当代艺术的劳动主要由跟传统工作没有关系的人构成的。他们反抗属于一个容易识别的类型。面对这个问题最简单的解决方式是把这些人分类成一个群体,还有一个比较难听的说法是全球性自由游民。

出了建造一个新的阶层之外,这个脆弱的选区由“反坑所有的阶层”构成的: 像安娜 阿伦特说过。[…]


这张图片来自于科技网站。说明为:“创造JPEG格式标准的Joint Photographic Experts Group 联委会[...]发布了他们格式的下一个迭代基于Microsoft HD Photo格式”

我们得面对没有一个已经做好了的反抗或管理艺术工作的一条路。这种机会主义和比赛属于这个劳动的一部分。国际已经结束。现在是全球化。

一个负面的讯息是:政治艺术平时回避这些问题。基本上对艺术家来说,针对艺术领域的内在状况以及相关腐败问题——比如跟双年展相关的贿赂问题——是一个犯忌话题,不管他们认为自己有多政治化。算政治艺术能够在全球上代表所谓的当地情况,以及不平与贫困的被包装问题,它的制作和展出的条件基本上没怎么被探究过。基本上都可以说艺术的政治是当代政治艺术的盲点。

当然,学术评论传统地对这些话题感兴趣。但,今天需要把这个话题扩大。因为跟学术评论时代(主要跟艺术机构有关)比较,艺术制作(消耗、推广、营销,⋯⋯)在后民主全球化里的角色不一样。据一个例子,一个比较荒唐但普通的现象:激进派艺术今天经常由一些掠夺性银行或商人来赞助,同时也完全嵌入城市营销、品牌以及社会工程的修辞。因为一些很明显的原因,这个情况很少在政治艺术被提出,大部分政治艺术提供一些异国情调的自我民族化、 简练表示和战斗性怀旧。

我没有打算在这里争取一个无罪的地位,因为在最好的情况下是一个幻觉,在最差的情况下再是一个卖点。最重要的是很无聊。但我真的认为政治艺术家可以更恰当地去面对这些问题,而不光像斯大林现实主义者者或CNN情况主义者一样安全表演。现在该把纪念品艺术扔掉。如果把政治看成为在其他地方发生、属于没有代理人的剥削社区的他者,那么我们最后错过什么今天让艺术政治化:它的作为劳动、矛盾和娱乐地方的功能;一个资本与全球和当地之间非常有趣但也很有破坏性的误会的矛盾之地。


给Haper的Bazar的时装,2009年9月份。题目为:“Peggy Guggenheim的威尼斯”

艺术领域是一个狂暴矛盾与现象性剥削的地方。是一个威权生意、投机、金融工程以及大规模操作。也是一个通用性、运动、力量和欲望的地方。在最好 迭代的情况下,它是一个出色的国际竞技场满了突击手、巡游推销员、科技天才、骗子、超声波译者、博士学位实习生以及其他数码流浪者和日常劳动者。它硬连线、 脸皮薄、塑料-荒诞。一个没有规则的比赛和没有团结概念的有可能性的普通地方。[。。。]

这些都对当代现实比较恰当。艺术因为跟这个现实的所有方面 纠缠在一起所以直接影响它。这个很乱、 嵌入、苦恼、不可抗。我们可以试图去了解它的空间相当于一个政治空间而不要每次去代表一个无论如何会发生的政治。艺术不在政治之外,但政治属于它制作、推广和接受的一部分。如果我们这样去做的话,我们可能会超越有代表性的政治而从事一个目前在我们前面的一个政治。




[沙发:1楼] 万红西街 2011-01-19 19:19:55
这篇翻得不全,有一段控诉艺术界人压迫人人吃人的血泪文字被省略了!作者说:全世界的艺术果儿醒醒吧,别跟这帮臭爷们儿玩儿了。全世界的艺术爷们儿醒醒吧,别真把自己当爷了。
[板凳:2楼] guest 2011-01-19 19:22:33
@dukeke 说:基本上呢,这篇好像是在说,那些为艺术牺牲的童鞋们,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为之牺牲的艺术到底长什么样呀?如果说不清楚,又自觉本事不够,赶紧改回正当营生(要是来得及的话),参加普通高考,别在奥赛组里混,上大学希望还要大一些。
[地板:3楼] guest 2011-01-19 19:53:09
艺术领域是一个狂暴矛盾与现象性剥削的地方。是一个威权生意、投机、金融工程以及大规模操作。也是一个通用性、运动、力量和欲望的地方。在最好 迭代的情况下,它是一个出色的国际竞技场满了突击手、巡游推销员、科技天才、骗子、超声波译者、博士学位实习生以及其他数码流浪者和日常劳动者。它硬连线、 脸皮薄、塑料-荒诞。一个没有规则的比赛和没有团结概念的有可能性的普通地方。[。。。]
[4楼] 万红西街 2011-01-20 17:00:03

挑出来几段意译,这是第一部分。
先去血汗工厂上班了,放工再接着贴后面的。
此人是左棍,又是德国女知识分子,文章写得这么情绪化,简直不能放过。

Politics of Art: Contemporary Art and the Transition to Postdemocracy

把政治和艺术联系起来,标准做法是:艺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表现政治问题。
但还有一种更有意思的做法:关注艺术领域内部的政治。说到底,艺术也是革命分工的一种,所以不要看它展示了什么,去看它怎么干这份工作的。

在所有文化形式里,艺术跟后福特主义式的投机倒把关系最密切(什么是后福特主义,看百度知道: 后福特主义(Post-fordism)是指以满足个性化需求为目的,以信息和通信技术为基础,生产过程和劳动关系都具有灵活性(弹性)的生产模式),简短总结一下就是:闪亮登场——迅速升值——瞬间跌破发行价。所谓当代艺术,可不是什么象牙塔里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行业。相反,它正正中中就陷在新自由主义的泥潭里。当代艺术吸引眼球的神奇魅力跟刺激经济增长的休克疗法(什么是休克政策,看百度知道: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61418529 )分不开。这种魅力代表了全球经济诉诸情感的一面, 庞氏骗局(指骗人向虚设的企业投资,以后来投资者的钱作为快速盈利付给最初投资者以诱使更多人上当)、信贷贷上瘾、一去不复返的牛市都跟这种情感战术有关。当代艺术就像个还没有品牌名的万能品牌,那儿需要大规模换门脸,把它拿过来用,保证立竿见影。这里有赌博的悬念,又有上流社会严肃的愉悦,世界被充分的放任自流冲昏了头,当代艺术就是它合法的游乐场。如果当代艺术是答案,那么问题应该是:怎么让资本主义更漂亮?

但当代艺术不光只是关于漂亮,它还有实效。艺术在灾难资本主义(什么是灾难资本主义?参见娜奥米·克莱恩(Naomi Klehin)的《休克主义:灾难资本主义的兴起》,豆瓣页面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214390/,讨厌新自由主义的朋友们会喜欢 )里发挥了什么实效?通过自上而下的阶级斗争(统治阶级也搞阶级斗争哦),全球财富开始从穷人到富人的大规模“重新分配”,当代艺术跟在后面捡点儿面包渣吃,养足了精神就给这种原始积累喷点儿后观念香水。除此以外,当代艺术的足迹已经遍布全球,解构主义当代艺术博物馆可以出现在任何想把独裁做得更体面的国家。说我有人权问题?把弗兰克•盖里叫过来修个美术馆!
[5楼] 万红西街 2011-01-20 23:29:08
接着她说:

古根海姆在全球到处开分馆,是给后民主寡头政权扑粉的文化机构代表。各种国际三双年展主要任务则是对剩余人口(?)进行更新和再教育。所以(?)艺术推动了新的地缘政治权力多极化分布,而与这种多极化的地缘政治权力相联系的经济是掠夺性的,是以内部压迫,从上至下的阶级战争和各种休克或震惊经济政策为基础的。
所以当代艺术不仅反映了,而且积极参与了朝向新的后冷战世界秩序的转型。(⋯⋯)

那当代艺术究竟为什么这么有魅力?对谁有魅力?我们猜:艺术生产是镜像,镜子另一边是超级资本主义(hypercapitalism)的各种后民主形式。很明显,这些后民主形式对成为冷战后世界主流秩序模式似乎已经胜券在握。它不可预知、不可解释、才华横溢、情绪多变,靠的是灵感和天赋。渴望独裁的寡头不正希望大家都如此看他么?对艺术家角色的传统理解和做着独裁梦的统治者之自我形象太吻合了,后者巴不得把政府治理也变成一种艺术。后民主政府跟这种让人琢磨不透的天性-天才-艺术家行为有密切联系:不透明、腐败、叫你彻底没法说。(省略若干修辞⋯⋯)

所以,传统的艺术生产对于私有化、国家征用和投机热潮中产生的“新贵”来说堪称楷模。但实际的艺术生产过程同时也是无数“新穷人”打工的大工厂,无数制图高手、玩儿概念的骗子(?)、画廊果儿( gallerinas 学习一个新单词!)、打了鸡血的内容提供商在里头混饭吃,碰运气。因为艺术也意味着工作,跟准确地说,是高强度的工作!

(接着作者用了前苏联早期的突击手来形容这种精神亢奋的高速工作形式。她认为这种形式之所以有效,主要因为能给人情感上带来强烈刺激,刺激越大,需求越大,又对应回经济。)

回正文:
突击手工作赖以生存的是消耗和速度,是截止日期和垃圾策划,是闲聊扯淡和精美印刷。加速的剥削让它越来越繁荣。我猜测——除了保姆和看护——艺术是无偿劳动最泛滥的行业。它维系自身运转的秘诀在于,有各种不要钱的实习生,遍布各个层面、扮演各种角色的自我剥削的劳动力愿意为之付出时间和精力。免费劳力和疯狂的剥削是推动文化行业前进的黑暗力量。无着落的突击手工人加上新(旧)精英和寡头,等于当代艺术的政治框架。(⋯⋯)

组成当代艺术劳动大军的人有什么特点呢?他们总在工作,但无法与任何传统的劳动者形象对上号。他们固执地拒绝融入任何足以被定性为一个阶级的固定团体。
(接着作者分析这种联系松散、整体脆弱的群体如何让她想到阿伦特所鄙视的“对所有阶级的拒绝”。 他们永远不可能自动团结到一起,做出任何实质意义上的组织或抵抗。机会主义与竞争内在于这种劳动力形式的结构中,并不是什么扭曲或偏离造成的恶果。)

尽管存在这么多问题,所谓政治艺术仍然对其闭口不谈。就连那些自认为政治色彩鲜明的艺术家在作品中也回避艺术界内部的各种腐败、各种贿赂,各种龌龊。虽然政治艺术已经成功表现了全球各地的地方现状,经常拿本地的不公和贫困说事儿,但其自身的生产状况却鲜有人提。可以说,艺术的政治是大部分当代政治艺术的最大盲点。
[6楼] 万红西街 2011-01-20 23:45:05
(作者接着说,以前的机构批判是走这条路的,但今天光机构批评已经不够了,因为如今艺术的生产、消费、流通和营销在后民主全球化背景下起到的作用变了,而且影响范围也扩大了。)
[7楼] 万红西街 2011-01-20 23:45:43
再接下来⋯⋯
⋯⋯
我的鸡血用完了。:(
[8楼] 万红西街 2011-01-21 02:54:47
实在忍不住,纠正一个小错误,gallerinas翻成画廊果儿有贬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画廊小姐。《纽约时报》2008有一篇文章《艺术界的守门人》(原文:http://www.nytimes.com/2008/03/30/fashion/30gallerinas.html?pagewanted=1&_r=1)专门写纽约雀儿喜大画廊的前台小姐,听上去都很吓人,这些前台年轻、漂亮、着装有品味、很多人会四门以上外语,动不动就是哥大艺术史或苏富比艺管毕业,还有不少是需要挣工资支持创作或寻找机会的年轻艺术家。这么牛比为什么还要当前台?因为这是进入闪闪发光的纽约艺术圈的极佳门槛。画廊小姐如果混出头,可以变成画商、策展人、艺术顾问,进入核心商业和创意团队。那一年,艺术家Brina Thurston还把画廊小姐拿来做展览。
看完都忍不住想,要不是有野心或意识形态,为毛要为艺术牺牲?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