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haf: 阿拉伯现代艺术博物馆
发起人:ba-ba-ba  回复数:0   浏览数:711   最后更新:2011/01/13 10:13:58 by ba-ba-ba
[楼主] ba-ba-ba 2011-01-13 10:13:58
来源:artforum 文/ 安妮卡-莱森 | Anneka Lenssen, 译/ 王丹华


塞尔维亚艺术家Fateh al-Moudarres1965年画下了自己演绎的版本《最后的晚餐》(The Last Supper),画面上杯盘狼藉,这些布道者、宗教偶像毫无神圣之态。几十年过去,在多哈新开放的Mathaf: 阿拉伯现代艺术博物馆里,公众们首次看到了这件作品,它将近六英尺高,由油画颜料、沙子、蜡做成,画中的基督徒沉沦于杯中之物与勾心斗角。这幅画的购买者,是大马士革美国使馆的文化专员,这幅画尺寸的笨重,意义晦涩,但此人还是破不期待地将其搬回了家里。al- Moudarres(1922-1999)在此将救世主耶稣的生命循环作为一个反抗殖民争取自由的现代阿拉伯故事进行描述。如果说阿拉伯的当代艺术创作在过去十年里,已经开始进入了批评领域,那些重要的鼻祖比如al-Moudarres,几乎依然被完全忽略。他们的遗产主要是以交口相传的方式传播,偶尔人们看到类似的作品时,会暂时想起它们。

在开放Mathaf之际,卡塔尔博物馆管委会就痛下决心,誓要改变这一切。Mathaf这个词的意思在阿拉伯语里指的是博物馆。这一直白的名字本身就彰显了他们加大学院化机构化的信心,与那些不太靠谱的艺术博览会和冒进的双年展之举有所区别,它也从一开始,就宣布了和海湾地区的卢浮宫和古根海姆等项目截然不同。博物馆目前已经拥有六千件永久藏品。而且,它的策展导向是希望能让多哈的观众们直接面向现代主义,而这点在独门的博物馆学中是缺席的:以阿拉伯的思维方式创作的艺术作品,随着改变二十世纪跨地区品味的经济和政治潮流的不断的贸易往来而产生。

在开幕的三个展览序列中,最为突出的是Sajjil: 现代艺术史。这场展览从馆藏品中选出了二百多件,人们从而看到了al-Moudarres的《最后的晚餐》。此外还有黎巴嫩Maronite画家Daoud Corm1899创作的甜瓜静物画。其他的亮点都是架下作品,有艺术家的书,树脂雕塑,铜像,平面设计(包括Jawad Salim1945年为巴格达杂志《新思想》所做的封面)以及阿联酋艺术家Hassan Sharif 1994年做的橡胶拖鞋拼凑装置。

当人们穿过十二个展厅时,甚至可以感受到其中的历史脉络,比如在卡萨布兰卡高等美术学院的艺术革命。1962年到74年之间,在摩洛哥艺术家Farid Belkahia的领导下,教职员工自行发展本民族的艺术教育。Belkahia和其他人如Mohamed Melehi,他们本着缩小工艺和艺术之间的差距、将艺术带上街头的目的,将受到希腊雕塑影响的绘画课改为对民间艺术的和柏柏尔符号文化的研究。他们让学生的注意力专注在几何图案,实物设计,和各种的书写交流上。这场戏剧性的变革在整场展览的作品中都有所体现。

两个特别展将历史的发展之路带到了现实中。一个是“介入”(Interventions)展,意在表现二十和二十一世纪阿拉伯的艺术创作的重叠性。Nada Shabout策划了由五位在世艺术家参与的主题展,其中有Sharif, Belkahia, Dia Azzawi, Ahmed Nawar和Ibrahim el-Salahi, 尤其是在Mathaf新近委托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他们的创作从中世纪到现在的发展脉络。另一场是由Sam Bardaouil和Till Fellrath策划的“说/不说/再说”(Told/Untold/Retold)展,这场大展囊括了二十三位享有声誉的与中东有关的艺术家新作(包括Walid Raad,Hassan Khan, Lara Baladi, Wafaa Bilal等人)。

我们都知道,多哈已经拥有一家地标式样的博物馆,由I.M.Pei设计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位于多哈的一个岛屿上。不同的是,Mathaf则位于教育城的一座之前是学校的空间内(当然,设计也不错)。与前者相比,空间与资本上都大不相同,虽然Mathaf希望能以观众拉动它的发展,但前景并未看上去那般明朗。在多哈,阿拉伯艺术保持着与高端旅游和国家大厦截然不同的作用,它依然是将艺术作为具有教化价值的媒介。这家博物馆,早期的时候已经为知名的伊拉克艺术家如Azzawi和Ismail Fattah提供了一席之地和资金支持。90年代,联合国对萨达姆侯赛因的制裁,也破坏了伊拉克的文化生态,多哈的阿拉伯现代艺术博物馆(依然由创办人Sheikh Hassan bin Mohamed bin Ali Al Thani主管,在两座别墅内保存藏品,当时还没有被命名为Mathaf)给了伊拉克艺术家再生的机会。12月30日开放的Mathaf是对Sheikh Hassan的馆藏作品的重新规划和扩大,上级管理者为卡塔尔博物馆管委会。由此,私人性质的委托和资助变成了正当的博物馆化。所以,这次变革的重要之举,还是要对它那错综复杂的过去进行保留。如果说,现代阿拉伯艺术运作于其中的转型中的团体街名一度证实了某种模糊性,但它们依然带来了希望与生气。

安妮卡-莱森(Anneka lenssen)是居住在剑桥,MA的一名研究伊斯兰和阿拉伯艺术的评论家,史学家。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