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迎华:开放的双年展——关于双年展机制变化的一点思考
发起人:ba-ba-ba  回复数:1   浏览数:939   最后更新:2011/01/13 14:18:46 by guest
[楼主] ba-ba-ba 2011-01-11 11:09:42
来源:东方视觉 作者: 卢迎华


双年展是一个重要的机制,它与艺术中心、美术馆和博览会一样是重要的思考和生产的空间和平台。而这种机制本身和围绕着双年展的各个环节的内容和组织方式也往往成为策划人和艺术家置疑和叩问的对象,这种思考又可以被转化成具体的行动,来不断地在其中进行改变和实验。上一届的伊斯坦布尔双年展(第11届)的策展小组WHW就把双年展的新闻发布会变成一场戏剧表演。2006年第四届的柏林双年展把展厅分布在柏林艺术区的一条街道上,把人生命中必须进入和体验的各个场所,从家到学校到礼堂到墓地都变成展示和体验作品的地点。双年展的各种新形态和思考同时也能刺激和带动艺术家的思考和创作。

自威尼斯双年展伊始,双年展这种形式就一直在国际保持着活力。第一届威尼斯双年展于1895 年4月30日开幕,至今她仍然是世界上呈现最活跃和最有持久性的艺术生产和艺术思考的最重要的平台之一。每一届威尼斯双年展被任命为总策展人的人选总是经过威尼斯双年展组委会任命的专业评选委员会推选出的。他们往往是在国际上具备了深厚的工作经验和影响力的策展人、批评家和思想家,被选中是一项殊荣,也是一个巨大的责任和考验,整个艺术行业的目光都将聚焦在他们的身上,期待着对他们通过双年展所表达出的对于近期的艺术创作和思考的认识做出评判。他们所面临的观众除了艺术的爱好者以外,更多的是每届展览开幕前后特地从四面八方聚集在此的同行和专业人士。

双年展除了是两年一度的艺术盛会以外,已经成为艺术系统当中一个不可或缺的机制,它和艺术中心、美术馆和博览会一样已经成为一种机构,虽然它的形态并不总是限定在固定的场所之中,而且它只在一个时间段内存在。双年展的策展人都很认真地对待展览本身,也不断地对展览机制本身进行思考和革命,这种策展实践也是一种艺术创作和思考。比如,2003年的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 Francesco Bonami就对双年展的策展方式有所改革,他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策展人和艺术家在双年展场馆中分别策划了十个主题展览,既有地缘上的丰富性,也有思考上的多种角度和声音。不仅双年展本身,威尼斯双年展的国家馆也提供了一个被艺术行业的实践者们珍视的舞台和展览机制。不少国家馆的组织者和策展人在这里实践和分享他们对于艺术的新认识。比如,下一届威尼斯双年展中的挪威馆将以遍布在威尼斯各个场所的由思想家、文化批评家和艺术家举行的演讲,以及由艺术家在威尼斯开办的关于艾滋病的一个课程为核心内容。这个举措是对于思考价值的一种充分承认,艺术创作的载体不仅是物品和展览,也可以是更无形的思考和思想本身。

在欧洲和美国所形成的双年展机制都有不断自我反省和审视的勇气和习惯。在策展人和批评家Jens Hoffmann提出下一届的卡塞尔文献展应该由艺术家来策划的提议后,下一届即第六届的柏林双年展将由艺术家波兰艺术家亚特祖米卓斯基(Artur Zmijewski)担任。这种选择充分地承认了策展人与艺术家的思考和实践的平行性,而不是一种选择和被选择的权力关系。艺术家可以将其思考用一种展览的形式呈现出来,像创作作品一样策划展览,当然同时也具备了策展人一样的开放性和客观性。而策展人也应该像艺术家一样思考,更具有个人的见解和角度。这种角色边界的模糊性和可互换性非常有意思,也是必要的。

双年展在亚洲的历史相对比较短,其中最有影响力有光州双年展和伊斯坦布尔双年展,光州双年展成立于1995 年,是为了纪念上个世纪80年代在光州发起和被镇压的民主运动。当年民主运动的先锋在执政之后创立了光州双年展并对之提供持续地支持。历届的光州双年展曾由Harald Szeemann、Okwui Enwezor、Charles Esche、Hou Hanru,以及2010年的Massimiliano Gioni。这些策展人都是活跃在国际上最前沿的实践者,他们的经验为双年展不断地注入活力,编织新的历史。2010年的光州双年展的策展方式本身反映了一种政治思考的取向,一种制度上的专制主义倾向,这在根本上是有别于思想上的专制主义的,它更多的是在一种组织的方式上突出了策展人的权力和主导性。今年的光州双年展可以被认为是策展人Massimiliano Gioni以作品、图片、广告、各种视觉素材编织在一起的一个故事和图景,一件作品。个体的艺术家和作品只不过是他的材料和索引罢了。今年的光州双年展也呈现了双年展的另一个可能性。以往的双年展与时效性密切关联,它往往被最新的艺术思潮有关。2010年的光州双年展更像一个美术馆的展示,呈现的内容古今贯通。就这一点而言,一个双年展对于策展人的选择相当关键。策展人思考和工作的活跃度和敏感性决定了展览的内容、质量、重要性和所得到的关注度。

因此,策划人对于双年展而言是至关重要的,双年展可以是策展人的创作和作品。策划人如何通过一个复杂的展览运作和平台将其对于艺术和世界的认识和思考转化出来,这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和机会。我也曾经讨论过从艺术机制本身来考虑,越来越多的双年展、艺术节、博览会使艺术家陷入了无尽的提方案、接定单的工作模式之中。这种工作方式往往要受制于主题、空间、预算、截至日期、观众的接受度等等条件。艺术家和策展人之间的关系以项目为单位,艺术家与双年展等有时效性的展览机制之间形成了一种定制的合约关系,形成供应商和客户的权力关系。这种倾向使艺术生产和思考陷入了一种僵化,也使艺术自治和艺术家思考的独立性和自主性再次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国内的双年展存在的时间比较短,对她的认识也千差万别。有的把双年展理解为博览会,有的把双年展理解为建立权力的平台,有的把双年展理解为嘉年华和游乐园,有的仅仅把双年展作为城市旅游项目。当然也曾经出现过比较出色的双年展项目,如广州三年展,也对一些问题展开过讨论,但总的来说,娱乐和权力的欲望大于思考和实践的分享。

刊登于《大家东方艺术》2010年12月上半月刊,总第216期,第66-69页
[沙发:1楼] guest 2011-01-13 14:18:46
这个女人对艺术一窍不通,以为靠读书就能解决艺术问题吗?到处乱策,真是奇怪!和她老公一样,混混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