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m Delvoye: Cloaca 2000-2007 来自Wim Delvoye的泄殖腔200
发起人:oui  回复数:0   浏览数:2972   最后更新:2010/09/20 17:48:20 by oui
[楼主] oui 2010-09-20 17:48:20
自从去年9月在电子艺术节上,我听过Wim Delvoye有趣且令人喜欢的讲座后(哈哈!他的每一个手势和每一句话都在喊“比利时!”),我便一直追看他的泄殖腔(Cloaca)冒险剧集。

Wim Delvoye,无题,2004
卢森堡赌场最近在举行一场Delvoye的排粪机器的回顾展。
整个家族都有出现:“泄殖腔原件”,“改良新版泄殖腔”,“泄殖腔涡轮”,“泄殖腔四驱”,“泄殖腔5号”,“超级泄殖腔”和“私人泄殖腔”。附加设计原稿,3D图片和X光片,泄殖腔诊所大门的模型,录像,泄殖腔粪便密封袋等其他用品。

全新的第八代泄殖腔,迷你泄殖腔(左图)首次在赌场出现。管状构件是由金属和玻璃而制,并被组合起来实现吞咽、咀嚼、消化和排泄特定食物量的机械机能。“超级泄殖腔”每消耗掉300公斤食物便生产出80公斤的粪便,这个矮个子每日的食物摄入量相当于一顿早餐。
人类消化系统的机械复制这个想法应追溯到18世纪工程师Jacques de Vaucanson创作的消化鸭(Digesting Duck),正如Piero Manzoni的Merda d’artista(艺术家的狗屎),Delvoye的机器可被视为对艺术体系的抨击。

对于我来说该展览最精彩的部分是关于泄殖腔的电视电影的精彩片断。
我最喜欢的一个片断是“这是狗屎艺术吗”,来自绝妙非常的“艺术游猎(Art Safari)”的一集。
Ben Lewis为BBC4创作了一个系列,他想去那里与当代艺术最具标志性的人物见面。他凝聚他的做法,他在一篇关于他遇到Delvoye的文章里写道:
“我将会从不同的深度去探求艺术的意义。仅仅与艺术家谈话并研究其作品是远远不够的。艺术家往往不善言辞,或者英语只是他们的第二语言,又或者他们只是不那么活泼。这些批评都与Delvoye不符——但他的艺术是如此含糊不清以致不可能去了解其意思。是使低微者得到提升,还是使强者谦卑?是乐观的还是讽刺?”
在这种情况下,Lewis不仅没有使获得与Delvoye的视频片断)的,他还像“泄殖腔”机器一样用餐,收集一些消化物产品,上洗手间,收集一些他自己的排泄物,并带了两个样品到实验室。科学家分别对两个样本进行细菌测试,发现两者非常相似。视频地址:
http://www.youtube.com/v/5vcmIUqN-rg&rel=1
Video:
我在网上找不到其他视频,除了这个来自节目“欧洲败类(Eurotrash)”的片断。这肯定不是我在那里所见过的最好的,但如果你对泄殖腔的放屁问题和解决办法有兴趣……
视频地址:
http://www.youtube.com/v/VdlLBWymnUA&rel=1
我发现我最喜欢的并不是Delvoye的作品本身,而是Delvoye 谈论它。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泄殖腔”与美学无关。每台机器完全与科技进程同步,无一偏离。你看到的每一个组件都有自己的功能:将食物倒入机器的“口”,然后经由一系列机械器官(有胃、小肠和大肠)处理。然而,“泄殖腔”不是科学说明,也不具备实用意义。事实上,艺术家拒绝出售他的任何一件机器给尿布公司用作测试。

Delvoye也为自己定下了任务,将“泄殖腔”的产品置入全球经济体系中。卢森堡赌场有一间特别的Wim商店,在那里你不仅可以买到Wimaction figure,还可以买到一整套“泄殖腔”产品:泄殖腔T恤,三维Viewmaster,泄殖腔厕纸,海报,等等等等。但这只是一个购买单:“泄殖腔”机器是艺术作品,其生产的是艺术作品。你在上图中看到的是数十个真空包装的泄殖腔排泄物,制作于机器的前5个在世界各地举办的展览期间。显然,有收藏家急于购买其中一个,而在纽约展览期间制作的粪便是最抢手的。这件东西被采用γ射线杀菌、烘干、真空包装。之后,它们被密封包裹在一个有机玻璃盒里。2003年,它们在网上出售。这些粪便也入股成为“泄殖腔有限公司”的一部分。

泄殖腔X光片,2003
泄殖腔X光片立刻让我想起Delvoye的另一件著名的艺术作品:性爱中的人们的X光透视,之后他将其变成教堂的彩色玻璃。除了标准的X光检查,还加利用乳房X光检查、超声波扫描和磁共振成像,艺术家抓获瘦(他们不得不适应内机)模型舌接吻,手淫,或口交。取得这些图像的关键是在模型身上大量涂抹钡粉末与妮维雅面霜,以在X光照射过程中“照亮”骨骼。

继续引述Ben Lewis的发言:“Delvoye的作品讽刺了艺术界膨胀的价格和愚蠢的思维死胡同。‘泄殖腔’对当代艺术作出终极批判——当代艺术中大多数是垃圾;艺术世界最终消失在自己的屁股后。‘当我上艺术学校时,我所有的家人都说我是在浪费时间,而现在,我创作了一件关于浪费的艺术作品’,他开心地告诉我。”
我的照片专辑。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