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其:我确实不想“混”
发起人:oui  回复数:21   浏览数:2520   最后更新:2010/09/11 00:06:53 by guest
[楼主] oui 2010-09-02 14:34:46
我确实不想“混”

文/朱其



每当我批评大腕的文字上网后,一个叫“嘿社会”的网站论坛上总是会顶起一个匿名老贴“朱其,我看你是不想混了吧?”



记得在2008年揭发天价拍卖时,有一个带四川词汇的帖子,威胁数日内就会潜入京城,要候在我家小区等着索命,结果我等了这个杀手三个月也未等到。今年初,我批评某大腕个展,结果收到威胁我家人短信,我回他信说,我等着,不过我去见上帝一定要拖着你一起去。后来这个影子杀手又杳无影踪。



艺术批评受威胁,说明批评的价值可以影响经济,可能会影响某个艺术家的几百万收入,甚至某个炒作集团的上千万销售计划。冲这一点,批评家不应该对自己失去信心。天价拍卖时期,网上出现威胁我的言论,有一个武警的朋友借我一把军用匕首,还问要不要派两个小战士跟着。但我请他尽可释然,当代艺术尽管也终于为了钱开口威胁人了,但这毕竟是一群靠忽悠骗钱的,如果他真敢刀刀见血,这代价也未免太大,因为把我做了的胆都有,做局这种游戏就太小儿科,他早就该包赌涉黄霸地,成为一代黑道地产大亨。



今年那个老威胁我要不要混的贴子,这一看就是小弟猫在网上假扮杀手,古龙的小说中,真正的杀手都是沉默不语。至今所有的匿名帖子,基本上都属于躲在网上啷啷,这一看就是江湖小弟替老大老喊话的。小弟熬夜写出的威胁贴子,一看就和老大一样没文化,因为他们真得不懂知识分子书生内心地追求是什么,他以为知识分子到江湖的终极动机是为了跟他一样抢地盘。



第一次看到这标题,我想,这到底是在威胁我,还是说出了我的心声。1994年,我一边在机关工作,一边偷偷做文学青年。终于我决定辞去公务员做自由撰稿人。在九十年代初,搞文学和当代艺术既挣不着钱,也不出了名,圈里的活动不要说美女,连女的都很少。但我很怀念九十年代初,那时候有一批60后从各自的单位出来,最终在文艺圈汇合。这一群人都是在八十年代的读书运动和文化理想主义思潮中成长的。他们有很多优秀者都是放弃了挣钱机会来干这行的,所以就从来没想过要混,要混就不会来艺术圈。



出来是为了“在路上”,而不是为了混。这一点,那些不读书的艺术大腕和江湖小弟是永远不懂的。威胁我要不要混的小弟,估计看了不少香港嘿,社会电影。但我们这一代人的很多精神线索,更多是在垮掉一代文学、朦胧诗、法国新小说、精神分析、存在主义之中,这要搞得江湖小弟们头大了。因为他们不能理解,来江湖转一圈,就算不成功也没什么,做一个“现实中的失败者”也是一件很美的事情。



对于成长于八十年代的书生和青年知识分子而言,“你不想混了吗?”这句话根本算不上什么威胁,甚至还会觉得这种香港电影似的语言很搞笑。这也是现在看香港电影长大混迹江湖的艺术小弟很难理解的,香港电影从未描写过以失败为美的“垮掉一代”文学青年。在北京十二年,我最享受的事情是一个人在街头徘徊,或者下午迷茫地走进书店,扛一捆书出店时已华灯初上,然后跻身在下班的人群中等在公交站台。现在购书生活有了进化,从万圣书园出来,可以将书往私车后座一扔,然而在长安街或者东四环在绵延的车阵中慢慢蠕动,心情跟着车龙漫游。威胁我的江湖小弟和他的大哥,恐怕永远不懂我的满足为何物。当然,我也不解有些大哥的内心满足为何物,比如我见过数次四个画画大哥通宵打牌,跟我逛书店一般乐此不疲。



我们这个年代的大小媒体时刻弥漫着一种成功意识的洗脑,好像你不成功就不是人似的。八十年代,则弥漫着一种对在现实中很失败但精神上很彻底的文艺才子的崇拜,顾城最后的疯狂结局也是那一时代文艺美学的最后绝唱。跟八十年代谢烨那一代文艺女青年比,现在看看艺术江湖上混的所谓女作家、女画家,在境界上真的不在一个层次上。



当代艺术商业化后,艺术圈不说欣赏“现实中的失败者”,甚至直面真实的勇气都没有了。大家心态有时特别矛盾。比如自己没有勇气说真话,但理直气壮地抱怨批评家不说真话,好像说真话是批评家的事情,自己只要躲在一边当裁判。但批评家如果真得说了真话,很多人又受不了,说他不讲江湖规则。也许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国民性。



最后,要对江湖小弟说:兄弟,我确实不想混,我想混就不搞艺术了。





2010年9月1日写于上海虹桥机场

[沙发:1楼] guest 2010-09-02 16:53:54
朱其先生,你并不孤独,有很多人敬佩你!而且也会支持你!!!!!!!!!!
[板凳:2楼] guest 2010-09-02 17:31:08
讲的好!
时间久了,态度也自然就可信了。
[地板:3楼] guest 2010-09-02 17:33:51
你以为 你以为 不自量力的周
[4楼] 艺术玩家 2010-09-02 20:42:19
顶一帖,尊重朱其先生的话语权。
[5楼] guest 2010-09-02 21:46:05
朱虽然在学术上谈不上多大成就,他的自我标榜也不可信,但他确实说了些真话,反观老邱老方等等确已成为一个活生生的反面教材,而且还很愚蠢。
[6楼] guest 2010-09-02 23:40:03
那个老大是周椿芽吗
[7楼] guest 2010-09-03 08:26:30
老写这样泻私愤的文字,有什么劲
[8楼] guest 2010-09-03 13:34:26
他确实说了些真话
[9楼] guest 2010-09-04 00:30:19
撒狗血
[10楼] guest 2010-09-05 00:42:41
朱其,好样的!
[11楼] guest 2010-09-05 04:26:25
“混”是个好字眼么?不混也罢,呵呵
[12楼] guest 2010-09-05 08:26:34
你确实混不了了
[13楼] guest 2010-09-05 09:05:26
我确实不想混了
[14楼] guest 2010-09-05 09:45:10
你们中国人确实很傻比
[15楼] guest 2010-09-05 15:43:12
你们人类确实很傻比
[16楼] guest 2010-09-07 23:44:30
楼上你装得也很傻比
[17楼] guest 2010-09-09 00:45:22
年轻人这么小就开始混了
[18楼] guest 2010-09-09 01:45:46
17楼的青年很可悲
[19楼] devil 2010-09-09 09:22:43
做自己想做的
[20楼] guest 2010-09-09 14:06:52
17楼这种无知功利的青年太多了
[21楼] guest 2010-09-10 13:41:24
混是不行滴
返回页首